红流 正文 第四章 青城掌门

无真子 收藏 29 6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2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23.html[/size][/URL] 张李二人长期生活在战友之中,察言观色到底是差了些。张子雨意犹未尽,跟着又打了个三发短点射,四下里却是鸦雀无声。二人这才想到,众人皆是习武之人,穷其一生钻研武学,方才张子雨只略微教授,唐林已能一枪命中,若有此物,那习武何用? 众人各怀心事,场面也冷清了许多,其间只唐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23.html


张李二人长期生活在战友之中,察言观色到底是差了些。张子雨意犹未尽,跟着又打了个三发短点射,四下里却是鸦雀无声。二人这才想到,众人皆是习武之人,穷其一生钻研武学,方才张子雨只略微教授,唐林已能一枪命中,若有此物,那习武何用?

众人各怀心事,场面也冷清了许多,其间只唐林请教些问题,倒似乎将那棘手的事忘了个干净,待到得晚间,竟邀二人抵足而眠。好在二人倒也习惯多人同寝,也就答应了。

翌日,待众人用罢早餐,却见那管家急急忙忙走来说道:“青城派掌门到了。”

张李二人随众人出得门来,只见那为首之人五六十岁年纪,一身青袍,一张清瘦的脸上不怒自威。身后众人中一个十八九岁的青年搀着个面色苍白的中年人,灰白的长衫下空着一只衣袖,想来就是事主了。

那青城掌门似是个性急之人,略一拱手便开门见山道:“当日之事我也派人查访,倒不必多说,劣徒虽也有些小过,可这断手之事唐门却还是要给个交代。”

这边唐家掌门听对方也已派人查访,倒不好再啰嗦。转身对唐林喝道:“劣子,你做的好事,还不向人间磕头赔礼。”

那唐林方自跪下,却听那扶人的青年道:“父亲,还与他啰嗦什么?待孩儿一剑砍下他手来为爹爹报仇!”说罢就要拔剑。

却听那中年人厉声喝道:“你掌门师祖在此,轮得到你说话么?还不给我退下!”

李明华听那青年是事主之子,倒想到个补偿之法,便走到前面道:“大侠请暂且息怒,我倒有一法或可略微补偿你那失手之痛。”

那青城派掌门原也是曾调查过当日之事的,虽然知道是误会,可爱徒失去手臂,无论如何无法就如此息事宁人。听对方有人说或可补偿,加之本来亦不愿和唐门结下过深的仇怨,便道:“少侠且说来听听!”

李明华道:“这位大侠失去手臂,大家也是同样的惋惜,只是事已如此,就是砍下一百人的手也换不回来不是?我有一套家传拳法,颇有延年益寿之功,愿教与这位小侠,到时再由其转授,不知大侠可愿意?”

青城掌门待李明华说完却勃然大怒:“我青城派便没有功夫,要你教授?”顿了一下又道:“要教也可以,不过我倒要先见识见识你那家传拳法。”

说完便跨前一步,左手下划,防住对方脚下,右手当胸一掌劈去。

李明华见对方一掌打来,端得凌厉无比,急忙以一招“揽雀尾”左手自上而下顺势采对方右手,右手自下而上崩对方前胸。

这太极拳原是明初张三丰所创,但武当道人素不与人争胜,直至清末才由杨璐婵发扬。

青城派掌门虽然功夫深厚,见识广博,却不曾知晓内家拳的奥妙,右手被人一搭之下,只觉力气被瞬间泄去,重心不稳。待见对方右手拂来,急忙抬手挡驾,却不知将双手搭在一起推手,正是习太极者之所长。好在习武日久,反应敏捷,未被立时推出,却已是左支右绌,颇有些狼狈。只觉对方手臂如棉裹铁,力量无穷无尽而来,压得自己说不出地苦楚。

李明华看似轻松,实则苦不堪言,对方变招之敏捷,手上力度之雄厚,着实令人吃惊。明明已经失去重心,却又每每能突出奇招化险为夷。倘若久战不胜,以对方功底之深,必能渐渐适应,到时即便只是一招失手,自己也万难当得对方凌厉一击。

青城掌门也正自苦恼,自己每次击出之力皆如泥牛入海,反倒让对方趁隙攻击,虽每每皆能化险为夷,但如此疲于应付,终究有失手之时,断非长久之计。况且如此狼狈,也有失大家风范,当下拼着重心全失之险,右手握拳贴着李明华手腕,奋力击向其胸腹。

李明华左手感觉一股大力涌来,心中大骇,倘若不能化开这一拳,只怕胸腔也得被其打塌,急忙将重心移至左脚,身体略微下沉,以左手压住对方右腕顺势下压,然后往外划弧,同时右脚跨出一步,占其中路,以右手插至对方右肋下往外绷出,用得正是太极拳揽雀尾之右绷式。

青城掌门一拳击出后只觉所发之力犹如泥牛入海,因使力过大,往前抢去,接着肋下如遭重锤所击,身体被巨力带着便要往后倒去。正自懊悔不该冒然攻击时,忽觉手上被人往回一带,身体所受之力顿失,又恢复了平衡。

方自出神间只听对方说道:“前辈功夫精深,晚辈无力胜得前辈,那教功夫之事是晚辈鲁莽了!”却是李明华想到若当众折了老者面子,那他徒弟也必不会习自己功夫,倒不如以退为进为好。

青城掌门自艺成以来,无有败绩,怔了半晌才道:“罢,罢,罢!你这门功夫端的是值得那一条手臂了。”说完又叫过断臂的徒弟指着那青年说道:“震东啊,若林扬这孩子能学得这绝艺,代代相传,你这条手臂却是赚了。”

要知古时这习武之人,为能学一绝世武功,就是冒生命危险也是甘愿。那断臂的中年原叫林震东,儿子叫林扬,本来在知道事情原委后也有些后悔当初自己鲁莽,只是咽不下这口气才找来讨个公道。如今听自己师傅称赞这门功夫为绝艺,以自己平日里对师傅的了解,那一定是极为厉害了,甚至是高过青城功夫也不无可能。如今既然手是无论如何也换不回来了,若是能让儿子习得如此绝艺,倒比之报仇来得实惠!想到这里后林震东说道:“弟子听凭师傅安排便是。”

青城掌门见弟子同意,又招手叫过青年嘱咐道:“虽然人家是赔你父亲断手之痛,但你林家也未必不是赚了,这礼数是万万不能失了,你快些去磕头拜师吧!”

那青年虽然有些不甘,可见自己父亲都答应了,也只得作罢。加之李明华也不是他家仇人,倒是恭恭敬敬把头磕了,叫了师傅,却还是对唐林怒目相向。

林震东对儿子交了一番,无非是行事当谨慎,对师傅要恭谨之类,说完转身走了。众人见此间事情已了,也相继辞别。

过得两天,待客人散尽后,那唐门掌门又引着一十八九岁的少年来,名叫唐锋,是其小子,四川方言叫幺儿,意欲拜师,李明华也欣然接受。

二人在唐门住下后,那唐林也整日里缠着张子雨要做那简化的火枪,张子雨动手是不会,也就只好参照着汉阳造在理论上加以指导。

这日,张子雨突然想到以前经常在书中见那用毒的武林人物用沾之即腐的毒药,不知是不是硫酸,或是硝酸,便向唐林问道:“小林子,你唐门有没有一种从硝石,硫磺中提炼而来,遇物即腐的毒药啊?”

唐林突然听张子雨问毒药却是大为意外,呆了一呆方才道:“这对外人道来或是神奇,于我唐门却有何难。”说完一副自在满满的样子,这多日来,都是自己问对方,唐林对自己的能耐颇感惭愧,今日见对方也有向自己讨教的意向,也难怪他得意忘形。

这话张子雨听来却像是天上掉下块金子,想到若是有了硫酸,甚至硝酸,那制作简易炸弹就轻而易举了,甚至制作烈性炸药也不是什么难事,当下便向唐林讨来那毒药,独个儿试制起来。

林明华一下收了俩弟子,先把那学武为何要先修德与二人讲了。一来是防止传与心术不正之人,二来那没有武德之人固然前期突飞猛进,可最终却会因为用心狠毒,只钻那些狠辣招数,难以窥得武学的精义。复又传了二人“太极拳论”,盖因二人已学多年外家拳,要令其先明了内家拳与外家拳的不同方能教授,不然就只是徒具其形,不具其里了。

其实,现代人对太极拳误解颇多。因平日见到的都是路边老人健身之用,便以为太极拳不过是影视作品故意夸大,仅能健身,是些柔弱的拳法,实战能力低下。

殊不知修道者多如牛毛,得道者少如麟角。想要修习太极拳所需条件颇多,首先须有名师传授“喂劲”,还要有足够的时间练习,日日不断。此二项已是颇为不易,何况还需个人资质,悟性等等条件不一而足。

内家拳博大精深,相传能得其一二者,足胜少林,而内家拳又首推太极。

可笑我中华堂堂武术之乡,当今反让跆拳道,空手道之流大行其道。

扯远了,其实李明华的功夫虽出自家传,亦算有名师指点,不过相对太极的博大精深,所得也未必能得其一二!

待过得月余,张李二人为方便更好融入环境,也已找来当时的衣服换上,而李明华的两个徒弟拳架已经学完,正对二人拳架中不到位的地方加以指点。二人习得也是加倍认真,倒让李明华想到自己儿时顽劣,自愧不已。

这日练完拳架,李明华又给二人推手喂劲,二人也渐渐去除了起初僵硬,能感悟出拳中义理。

到得晚间,李明华方要就寝,却听门外人声鼎沸,似出了极大乱子!

李明华叫过一家丁,那家丁见是教公子拳术的师傅,主人平日里待之也是极为恭敬,倒不敢怠慢。急忙将事情禀来,却是门外来了大队官兵,已将唐家团团围住。

李明华待奔出察看时,正见那唐家家主匆匆忙忙而来,走到近前,也顾不得那许多礼数,开口说道:“我有个官府当差的侄儿传来消息,外间官兵乃为谋夺二位宝贝兵器而来。那日里两位在院中试兵器,不想我所邀的朋友之中混有锦衣卫暗探,也怪二位兵器威力太过惊世骇俗,那“龟儿子”见后竟起了谋夺之心,想要拿去讨好那锦衣卫指挥使,现下已给我唐家安下个谋反的罪名,派兵将我等团团围住。

1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