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在8楼窗口倒提2岁女儿引公愤(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昨(7)日,一环路建设路口新东方小区,30岁的胡某和妻子争吵后,于早上5点多抱着两岁半的女儿琦琦(化名)坐在8楼窗台上欲跳楼。10时15分,消防官兵第一次解救失败后,该男子自己钻进屋内,却将女儿倒挂在窗户外面……


时间:9时30分


娃娃在晃动神经都绷紧了


昨(7)日上午9时30分,记者赶到一环路建设路口的新东方小区,看到该小区8楼窗口一名男子抱着娃娃坐在窗台上。110、120、119、防暴大队接到报警后,于9时赶到现场。记者从成华区公安分局获悉,为此事前后共出动警察40余名。


“这男的太没出息了!”小区楼下的马路两边积聚了数百名围观群众,大家都在纷纷谴责该男子。“这娃娃太可怜了!”围观者张婆婆擦着眼泪说,“看到孩子在上面晃动,我的神经都绷紧了。”


张婆婆讲,8时30分许,她就看见该男子抱着娃娃坐在窗台上,好多次都欲往下跳,她的心一直悬着。男子不时挣扎,让娃娃的整个上半身向下倾斜,每当这时,娃娃都会用自己的小手使劲抓住窗户,惊得围观群众齐声尖叫。


时间:10时15分


威胁要将娃娃丢下去


上午10时许,消防战士在楼下铺好气垫。此时,男子的情绪比较稳定,孩子也没有被倒挂出来,解救时机非常好。10时15分,消防战士从紧邻事发窗口的9楼绳降到8楼窗台上,欲过去营救,但被男子发现,男子立即紧张起来,自己钻进屋里,却手握娃娃的双脚,将娃娃整个上半身倒挂在窗户外,并威胁靠近的消防战士:“再过来就把孩子丢下去!”


“简直不是人!”“哪有这么狠心的父亲!”围观群众从起初的谴责变成了愤怒。“太残忍了,我不敢看了!”王女士用手捂住双眼,眼泪流个不停。


此时,消防战士看准时机,从8楼窗户上翻进屋,进而打开了8楼房间的大门,为此后的解救创造机会。


时间:10时40分


消防战士一个箭步抱住娃娃


记者了解到,在二次解救行动前,制定了详细的营救方案:先由警方安排人员到8楼房间内谈判,将男子的注意力吸引到室内;同时,消防战士从9楼绳降到8楼平台,趁其不备将娃娃夺过来;在夺小孩的同时,以吼声为信号,以便警察冲进去制服男子。


一切就绪,10时40分,消防战士再次从9楼窗台绳降到8楼窗台,一个箭步冲到窗口旁,拦腰将娃娃抱在怀里。顿时,围观者集体鼓掌、欢呼,还有的兴奋地跳个不停。


然而,意外发生了!男子反应过来后,站起来就想往窗户外跳,“我估计他是想和我同归于尽。”消防战士陈泷告诉记者,危急关头,他大吼了一声:“把娃儿放开!”屋内民警一听信号,立刻冲进来,将男子抱住!


10时45分,娃娃和男子被成功解救。


时间:10时55分


愤怒的群众一拥而上


上百名愤怒的围观者冲进小区,围在欲跳楼男子所住的单元楼门口。“简直是畜生,我们都要教训他!”群众愤怒地说。


10时55分,一名中年男子抱着娃娃从楼上下来,准备送往救护车上。愤怒的群众冲上去就打,该男子赶紧说自己是医生,才“免于一难”。


10时56分,民警将欲跳楼的男子押解到楼下时,围在门口的群众一拥而上,拳打、脚踹。消防战士和民警极力阻止,但异常愤怒的群众全然不顾。民警好不容易将该男子押上警车,愤怒的群众追出好几米后才停下来。


记者专访


救人英雄:紧张得脑中一片空白


昨(7)日下午,记者采访了救人英雄——消防4中队抢险班班长陈泷。


记者:实施解救时心情如何?


陈泷:紧张,整个人都绷紧了。不是怕自己有什么危险,是担心孩子掉下去。虽然有信心完成任务,但还是担心男子做出过激举动。


当时我紧张得全身冒汗,伸手夺人时还在衣服上擦了擦手,害怕手滑抓不住小孩。


记者:现在的心情是激动还是后怕?


陈泷:把孩子送给屋内的警察时,我双手还在微微发抖,太惊险了!我站在窗外的平台上,脑中一片空白。直到楼下响起掌声、叫好声,我才意识到孩子已经得救了。


受惊女儿:以为爸爸在开玩笑


琦琦获救后被送进了市六医院。昨日中午12时许,当记者赶至病房时,琦琦已安然入睡。胳膊、大腿上满是青色或紫色的伤痕。病友称,琦琦入院后完全没有哭闹,安静得有些异常。


昨(7)日下午3时许,琦琦醒来后,眼神里充满了恐惧。“她平时很爱说话,肯定是被吓成这样的。”看着一直沉默的琦琦,亲属急得眼泪直掉。


经过一段时间的适应后,琦琦终于开口说了句话:“爸爸早上是不小心把我弄跩(摔)了的。”昨日下午,琦琦仍天真地以为爸爸是在和她开玩笑。所幸,医生检查后发现琦琦伤情并无大碍。


原因探究


警方:他有精神障碍 疑为吸毒引起


昨(7)日晚9时,记者在猛追湾派出所看到,刑警正在对嫌疑男子进行审讯。男子始终低头不语,打着哈欠,拒绝回答警方任何问题。刑警调看户籍资料得知,嫌疑人胡滨军,现年30岁,万州人,无业,2006年底来蓉。


目前警方已采集嫌疑人的尿样进行化验。另据观察,嫌疑人有精神障碍的表现,至于是否由吸毒引起,则需进行精神鉴定。警方称,不排除将此事立为刑事案件进行侦查。


截至记者发稿时,审讯仍在继续。


胡某妻子:


他怀疑我的事 幻想说有人打他


昨(7)日,记者采访了胡某的妻子王女士。


记者:你们感情如何?


王女士:婚后感情很好,也没吵过架那些。只是最近几天,我发现他情绪很反常,结果他是在外头吸食冰毒。


记者:你们为何吵架?


王女士:他说我手机里女儿给我拍的照片是某个男人拍的,怀疑我的事了。最近几天我们都在为这个吵架,甚至打架,我身上的伤也是他弄的。前晚他幻想说我要找人打他,报过三次警。


记者:琦琦身上的伤也是这几天被他打的?


王女士:不是,他一直很爱女儿,就算这几天吸了毒他也没有对女儿怎么样。


记者:为何会发生早上那一幕?


王女士:早上我看到他抱着女儿坐在窗台上,我还以为他在逗女儿耍,因为他一直在笑。警察来了后,他的神情一下就变得很紧张。后来人越来越多,他就是受刺激过度成了一个疯子。幸好女儿没有骨折那些哦,不然我肯定要跟他拼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