襄樊抛尸事件背后:太平间承包者一味逐利致乱象

爱神在挥手 收藏 0 134
导读: c   [img]http://www.chinanews.com.cn/gn/news/2009/07-08/U125P4T8D1765235F107DT20090708034219.jpg[/img]   襄樊市中心医院太平间,6月19日晚两具无名尸体从这里运出后被私自掩埋。   [img]http://www.chinanews.com.cn/gn/news/2009/07-08/U125P4T8D1765235F116DT20090708034219.jpg[/img]   中

c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襄樊市中心医院太平间,6月19日晚两具无名尸体从这里运出后被私自掩埋。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中心医院太平间承包人蔡贤刚在医院对面经营一家丧葬用品店。




- 核心提示


6月19日,湖北襄樊有2具无名尸体“被弃”,市中心医院太平间承包人蔡贤刚未将其运去火化,而是拉到沙滩掩埋。据当地丧葬业同行猜测,此因太平间和殡仪馆关系不佳所致。


襄樊各医院在2000年后为摆脱财政困难陆续将太平间承包给个人,“太平间”开始和殡仪馆争夺殡葬市场。而承包者一味逐利,造成乱搭灵棚、违规运输遗体等乱象。当地行政部门曾联合整治,但由于殡葬习惯牵涉民众感情,最后也无疾而终。


北京殡葬管理处黄峭泉表示,全国几乎所有医院的太平间都已“外包”,丧葬管理难是共同性话题。也有人建议取消太平间或可破题。


早在6月22日,就已有人嗅到尸臭。但没人知道,死亡的气息是来自于沙土下两米处。


6月23日早8点,20多岁的铲车司机廖师傅在湖北鱼梁洲挖河沙。鱼梁洲是汉江和它的一条支流在襄樊市切割出的一个大岛。廖师傅在这里开挖掘机有一段时间了。


那天,当挖出的河沙卸入车厢时,突然传来“砰”的响声。


廖师傅下车查看,是两具成人尸体。


一具穿着衣服,一具半裸着下体。新挖出的沙坑里还有一个大袋子,里面散落出几具人体下肢。


“有死人啊……”


廖师傅边跑边喊。


工地上,一些工人被吓呆了,一些头脑清醒的,开始打电话报警。


樊城公安分局水上派出所及襄樊市刑警支队的警察赶到现场,他们发现,和尸体一同被埋的,还有印着襄樊市中心医院字迹的床单,纱带和一些医疗器具。


当日18时,经水上派出所与院方沟通确认,这些腐烂人体均来自襄樊市中心医院太平间。


尸从何来?


两具无名尸从市中心医院太平间运出,没到殡仪馆火化,被私自拖到沙滩掩埋


6月27日中午,襄樊市中心医院太平间门口的小院落悄无声息,午间的高温令堆放在太平间一侧的医疗垃圾散发出带着消毒水味的恶臭。


太平间负责人蔡贤刚办公的房间紧锁,门上的“值班电话”被撕去了一大半,只留下几个褪色的数字。一打黄色的草纸散落在太平间铁皮大门口———这里是家属对死者最早进行祭奠的地方。


6月19日夜晚,一辆白色依维柯从这里将一些尸体拉到了鱼梁洲。其中包括手术截肢后的3具腿部肢体、打胎后的6具死胎和2具成人尸体。


这两具尸体留给世人最后可查询的记录是,襄樊市昭明派出所出示的证明。


证明显示:襄樊市中心医院急诊科分别于2009年1月24日和2009年3月25日,经120急救中心医治一女性(50岁左右)和一男性(50岁左右)病人,经医治无效死亡,二人均系在路边经群众拨打120电话接治的,无人认识,身上无任何身份证明。


2009年3月5日和2009年4月1日,昭明派出所在《襄樊日报》上刊登了认尸启事,至今无人认领。


按照程序,他们成为两具无名尸体。


“这种‘真正的’三无尸体是非常少见的。”襄樊市中心医院分管后勤的副院长孟明全说,四五年来,中心医院只接到三例,其中两例都是在今年。


据襄樊市殡仪馆书记黄民兵介绍,襄樊市殡仪馆每年接收的无名尸体大约有100具(包括下属市、县),其中大部分是交通肇事留下的无法查明身份的遇难者,这类遇难者通常由交警负责联系殡仪馆。而很少一部分是乞讨流浪的三无人员的尸体。


按照现行殡葬管理办法规定,流浪乞讨的三无人员在送入医院后去世的,警方出具证明,医院太平间便成为尸体处理的负责方,通知联系殡仪馆来拉尸。


襄樊市只有一家殡仪馆,当地各医院在取消了焚烧炉后,那里成为该市唯一一家火化遗体的单位。且襄樊市2007年下发文件规定,婴儿的尸体和残肢属于医疗垃圾,应送到中油环保服务有限公司统一焚烧。


6月19日晚,这2具无名尸体并没有被拉到15公里外的襄樊市殡仪馆,他们和一些“医疗垃圾”被拉到10公里外的沙滩处掩埋。


被殡仪馆为难后抛尸?


有殡葬业同行猜测,殡仪馆和市中心医院的太平间关系不佳,才不来运尸


襄樊市殡仪馆,2005年由市区搬至城北的郊区。


6月26日上午,仿古建筑的灵堂前,广场空无一人,灵堂背后的火葬场的烟囱喷出淡黄色的烟雾。


2具无名尸体被“抛弃”后,社会遂传出“为节约火化费用”所致。


襄樊市殡仪馆馆长曾庆中否认了这个说法。他说,“三无人员的火化费其实并不由医院承担。”


《湖北省殡葬管理办法》中规定,无名尸体的丧葬费用“由财政开支”。曾庆中告诉记者,2008年,襄樊市殡仪馆向民政局申请了一笔10万元的经费,专门用于支付无名尸体的火化运输费用。


襄樊市中心医院副院长孟明全告诉记者,他和警方曾询问过蔡贤刚为何要抛尸,“蔡说,他曾打电话给殡仪馆,要求对方来运三无人员的尸体,殡仪馆说,除了要求有死亡证明和警方出示的三无人员证明外,还要家属签字等各种手续。”


“这次的事情,应该是因为太平间的承包者与殡仪馆关系不佳。”作为同行,襄樊市中医院太平间的承包人钟付安说。


孟明全说,中心医院有两台冰柜,每台可以放置三具尸体,这两具尸体和一具因纠纷长期留置的尸体占据一台冰柜,已在冰柜里存放了4个多月。


“这种情况下,蔡贤刚可能不愿意主动联系殡仪馆,看人家脸色行事;又不愿尸体放在冰柜里占地方,浪费电费,索性拉出去埋掉了。”钟付安推测道。


殡仪馆馆长曾庆中否认了蔡贤刚曾经联系过殡仪馆。“只要尸体具备无名尸体证明和死亡证明,我们会及时派车。”


记者曾多次联系采访蔡贤刚,但均被拒绝。


“太平间”打破殡葬垄断


医院受财政所困,丧葬用品经营者借机承包太平间,“侵入”殡仪馆独占的殡葬市场


医院的太平间原本只是一个暂时存放遗体的地方,和殡仪馆无半点利益纠葛。而这种局面在2000年之后发生了改变。


在那年之后,襄樊各大医院陆续将太平间承包给个人。而这些太平间的承包者往往本身就从事丧葬用品的经营业务,包括给死者化妆、遗体运输、搭灵棚、买各种殡葬用品、请乐队等。


“太平间的做法对我们的影响很大。殡仪行业的利润80%都在殡仪服务这块,真正的火葬和冷冻的收益是非常少的。”曾庆中馆长承认太平间对殡仪馆的冲击。


在湖北殡葬市场,原本只有殡仪馆一家被政府规定具有市场准入资格。


襄樊市民政局、市卫生局曾联合下文规定,除殡仪馆外,禁止其他个人和团体从事遗体运输活动。医院太平间等场所不得从事整容、出租冷藏棺、出租灵棚和出售丧葬用品等与殡仪有关的经营活动。


而如今在襄樊,太平间的承包者都在提供“殡葬一条龙”服务,从给遗体化妆到遗体运输、搭灵棚、请乐队等,中等规模的花费在1200元左右,好一点的都在2000元以上。


蔡贤刚是从2006年开始,以一年三四万的价格承包了市中心医院的太平间。


市中心医院副院长孟明全说,当时为减轻医院的财政负担,医院先后将食堂和太平间等部门承包了出去,“而且,医院正式员工也没人愿意管理太平间。”


在襄樊,不只是中心医院将太平间“外包”,其他医院也如此。


钟付安说,2004年他从中医院以9000元/年的价格将太平间承包了。


市第一人民医院虽然名义上聘用蔚圣广管理太平间,但并不给蔚圣广发工资,医院新闻发言人宁宗强表示,“太平间的收费包含了他的工资。”


一名太平间承包人说,由于殡仪服务利润丰厚,“没有关系的还承包不上。”


殡仪馆收入缩水过半


太平间承包者能帮家属运遗体至家中办白喜事,顺应民俗且收费低廉,从而赢得市场


蔡贤刚除了承包市中心医院的太平间,还和妻子在医院大门正对面经营一家丧葬用品小店。小店十几平米,堆满花圈寿衣,只留个窄窄的过道。门口大大的牌子上写着寿衣二字。


附近经营丧葬用品生意的都说,蔡贤刚的生意是他们中最好的。


有一丧葬用品经营者说,那些太平间的承包者生意之所以好,是因为他们能第一时间得知人员死亡的讯息,各科室会第一时间通知他们,这样他们就有机会最先揽到生意,其次是他们给家属的印象是医院的工作人员,所以,家属更信任他们。


“白喜事”在襄樊是一项很重要的习俗,这类事在街头很常见,尤其在远离主干道的巷子里和2000年前建的小区里。


家住老城区的出租车司机刘师傅说,在当地办“白喜事”时,搭灵棚、放鞭、烧纸钱,少了一项当儿女的心里就不舒服。


“还要吹吹唱唱到深夜,且连办三天。”家住襄城区陈侯巷的李大妈说。


“除了国家公务人员,一般人只要不制止,都倾向于在家搭灵棚办丧事。”襄樊殡仪馆馆长曾庆中说。


曾分析时还说,相反,殡仪馆过于安静肃穆,则不符合市民办“白喜事”的习惯。其实殡仪馆各方面的整体服务价格并不高于私营殡仪服务,就以冰柜费为例,殡仪馆的租赁价格是每小时5元,一天也就120元,而各太平间则推出200元一天的价格。


“总体算下来,大家价格是持平的。”曾说,“但很多人并不了解,就被太平间经营者说服购买他们的服务了。”


记者还从三家医院了解到,医院一旦有人去世,只要病人家属不要求殡仪馆来接,当值的医务人员就会通知太平间先将尸体运走。


“病人家属会理所当然认为太平间是医院管理的,愿意听太平间的安排,太平间的生意很红火。”市第一人民医院对面一家寿衣行的老板李丽(化名)说。


襄樊殡仪馆书记黄民兵告诉记者,“每年去世的人中,来殡仪馆办丧事的有五成就不错了。”


行政执法难敌民风民俗


襄樊曾严查乱搭灵棚现象,但无疾而终;该市民政局一副局长表示,强令民风改变效果不好


对于殡葬业的市场化,殡仪馆馆长曾庆中有自己的看法。他认为蔡贤刚抛尸表明了太平间承包者只为追求经济利益而忽视对生命尊严的尊重。


“而且运输遗体时要防止尸体污染和传染病菌的传播,私人殡葬服务、在家搭灵棚都无法做到这点。”曾庆中说。


襄樊殡仪馆也曾想过规范殡葬市场,但无疾而终。


襄樊殡仪馆的另一块牌子是襄樊殡葬管理处。管理处原本负责统筹全市的殡葬工作,包括联系各医院的太平间,但医院将太平间承包给个人后,管理处也无计可施。


“我们是事业单位,没有执法权,根本没法管理殡葬中的乱象。”黄民兵说。


殡仪馆的主管部门———襄樊市民政局也曾开展过整治工作。


在2006年底,由市民政、城管、公安、卫生、质监、林业、国土资源、监察等9部门协调进行殡葬管理整治工作。次年3月,当地还成立一个联合执法大队,严厉查处乱搭灵棚、乱奏哀乐、乱放烟花爆竹等行为。


2007年襄樊市民政局、市卫生局联合下文,规定除殡仪馆外,禁止其他个人和团体从事遗体运输活动。医院太平间等场所不得从事整容、化妆、出租冷藏棺、出租灵棚和出售丧葬用品等与殡仪有关的经营活动。


整治活动中,有部分市民不配合,甚至有人曾在市政府大门的正对面,搭灵棚奏哀乐。


当地一丧葬用品经营者说,当时执法大队的执法范围只是在城区,不包括郊外。


联合执法大队的整治活动只持续了半年。


襄樊市民政局给出的原因是,其他部门都有各自的工作,不可能一直配合民政部。


随后襄樊市殡葬混乱的情况逐渐恢复。


襄樊市民政局主管殡葬事务的张媚副局长也认为简单的行政手段不是一个好办法。她说,“殡葬习惯关系到民众感情,强制的手段效果并不见得好。”


统一取消太平间?


抛尸事件后,医院太平间是否要取消成为议题;在上海大连等城市已取消太平间完善殡葬市场


抛尸事件发生后不久,蔡贤刚接受警方问讯,后又被终止了与医院的合同,并被罚款1万元。他的行为被院方称为“违反程序”。


随后,市中心医院的太平间也被关闭。


副院长孟明全介绍说,从事发时起,他就让各科室有需要直接通知殡仪馆,由殡仪馆直接来拉尸体。


孟明全还说,目前市里处理抛尸事件的专项小组讨论的一个重要议题就是,医院是否还保留太平间。市中心医院的太平间何去何从,他也在等待通知。


殡仪馆书记黄民兵认为,由殡仪馆直接拉尸还是最理想状态,“接到通知后,我们的车半个小时到50分钟就可以到达了,根本无需太平间暂存尸体。”


他说,“这样就杜绝了太平间经营殡葬业务,和家属联系私人殡葬业务的机会。”


“据我了解,全国几乎所有医院的太平间都承包出去了。”北京市殡葬管理处宣传处主任黄峭泉说。


北京的太平间目前也有部分承包给个人。


全国人大代表陈伦芬2001年在议案中这样写道,“北京市有相当数量医院的太平间,未经市民政局批准,就由各医院随意承包给个人或其他单位部门。其中大部分私人承包者都是临时工,素质差,文化程度低,只追求经济利益,一味挣钱。”


现在,北京市大概不到一半医院的太平间由北京市民政局下属的殡仪馆承包。黄峭泉说,这样殡仪馆可以直接管理尸体,负责人明确,防止产生纠纷,且方便死者家属投诉。


北京市民政局的一位负责人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说,最好的办法就是借鉴上海、大连、沈阳等城市的经验,取消医院太平间。不仅医院省下费用,周边个体摊点也就自然消失。


襄樊殡仪馆馆长曾庆中说,他们也考虑过承包医院的太平间,但费用太高,承包不起。


“殡仪馆是事业单位,没有财政拨款,自负盈亏。”曾庆中告诉记者,目前殡仪馆在经济上相当拮据。


至于抛尸事件后,襄樊市将如何加强太平间的管理,以及医院是否会将太平间继续续包给蔡贤刚,记者联系了襄樊市卫生局———处理抛尸事件专项小组的牵头部门,该局局长拒绝接受采访。


并且市中心医院也拒绝回应。


7月2日,记者在市中心医院太平间看到这样一个细节,铁门上事发后撕掉的“值班电话”,又重新贴上去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