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贴:花园口掘堤是不可避免吗

hengang1 收藏 20 44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1938年5月19日满怀着报台儿庄失败一箭之仇的日军进入徐州后,他们发现国军已全部撤走,顿时恼羞成怒,不但歼灭国军主力的算盘落了空,连怎样向大本营交差都成了十分尴尬的问题。日军指挥官寺内寿一和畑俊六当时只有一个想法,那便是:追!至于国军方面,在5月下旬完成了退却,按计划路线抵达了豫南与皖西一带,连掩护撤退的六十八军刘汝明部队,也巧妙地闪过了几十万日军的包围圈,安全转移。徐州大突围的成功,说明了我国幅员辽阔的益处,由于我方能充分利用空间的优势,并以此换取时间,进而累计成了最后的决战筹码,徐州的突围是成功的。但我们也别忘了那毕竟是5、6十万大军和难以记数的老百姓,在交通工具缺乏,满天都是日本飞机炸射之下,这番景象非身临其境是难以想象。运伤兵的车上坐满了百姓,被敌机投弹命中后,血肉横飞,可以想象当时的撤退与突围是在何等惊险的状况下进行的,抗战我军民的死伤者中,有25%是死在跋涉逃亡的路途中。

东京的日本统帅部这边,此时仿佛感觉到在中国战场上处于被动的窘况。为了摆脱这种窘困决定加大筹码,日军大本营新的作战方案是这样:

1.围攻徐州的部队沿淮河由东向西边追边打。

2.华中派遣军主力沿长江西上。

3.华北方面军南克郑州沿(北)平汉(口)路南下。

三路日军的目标都指向我抗战统帅部所在地-武汉。武汉大会战也由此而来拉开了序幕。

武汉会战之前全国的战略形势是这样:至放弃徐州为止,抗战才十个月,我国已失去了长江以北(北)平汉(口)路以东的十六个重要城市,此时国民政府已迁都重庆,但最高军事指挥部则还在武汉,日本想要彻底击败我国,武汉自然是下一个目标,武汉不仅是大别山下长江中游的最后防线,也是政府西迁途中许多重要物资的转运点,一旦武汉失守,这些物资来不及往内地转移的话,那么当初来自京沪的那段努力可就要付之东流了,所以国军必须在武汉拼上一拼,就算保不住,也不能让日军轻易得逞,这便是武汉战前的情况与态势。当时华中一带天气炎热,在在东起(天)津浦(口)路,西到平汉路这一大片土地上,50余万国军正拖着疲惫的身躯,在交通,给养条件极为有限的条件下,向西缓缓移动。而日军的机械化部队就紧随在后,一路追杀了过来,保卫武汉的前哨战,就在这种状况下,分别在河南,安徽和江西打响。首先进入战场的是华北的土肥原第14师团,他本来是要驰援徐州的,此时掉过头来朝西逼近了陇海路上的兰封。

5月底,南路的106师团和波田支队兵分二路,沿长江进进攻,6月6日,日军已经破兰封下开封向郑州推进了,一旦郑州失守,日军浩浩荡荡的机械化部队在平坦的原野上顺着平汉路南下,多则十天,少则一星期便可以直扣武汉的大门-信阳。而我们从徐州撤下来的部队还在半路上,显然摆在眼前的当务之急是要阻挡日军沿着铁路干道快速南下。在武装部队无力抗衡的情况下彻底破坏交通便成为唯一的方法了。就这样我军于5月下旬炸毁了平汉路上的郑州黄河铁桥。现在炸毁的铁桥桥墩部分在枯水季节会露出水面,为当年的千钧一发与万般无奈作证。另一个痛苦的抉择是掘开黄河的堤防,以天然资源阻断日军的攻击路线。其实这个构想早在一个多月之前陈果夫就已经提过了,当时只是要掘开北堤阻止日军南下增援徐州,但国民政府顾及掘堤固然可以却敌,但河水泛滥也必将殃及百姓,因此迟迟没有决定,直到6月3日日军已兵临开封,军事委员会才批准了刘仲元等的报告,令林蔚将军密电程潜决堤放水。

黄河本来是孕育华夏文明的摇篮,今天民族有难,她又像母亲一样,展开双臂成为孩子们的守护神。

决堤地点最初选在中牟县的赵口,6月4日早上,五十三军派一个团的兵力挖了一天一夜挖不开,第二天又加了一个团还是不奏效,程潜决定换人,任务最后落在新编第八师师长蒋在珍的肩膀上, 蒋在和黄河水利会专家研究商讨后,决定改在郑州东边不远的花园口开掘,该师也用了两个团的兵力连同几千民工连挖带炸, 以及大炮轰。为减少百姓伤亡,国军预先以日军要来为掩护,并散发一些钱币要求附近百姓尽快撤离。黄河终于于1938年6月9日上午被掘开,这时正值汛期,加上连日暴雨,黄河的水有如从天而降般咆哮汹涌,一泻千里,很快包括44个县市5万4千平方公里的土地一片汪洋,形同泽国,决口形成了从郑州到蚌埠长约一千多公里的水障,黄泛区以西的日军尽遭国军歼灭,以东的机械化部队只好望"洋"兴叹,至于水里的则是在水面浮上沉下,死的死、伤的伤,战斗力尽失。因而由北向南的计划完完全全泡了汤,东久弥宫的第二军不得不绕过黄泛区,转向东北到合肥集结,再沿江西上,这一折腾足足耽搁了三个月的时间,这三个月,对国军实在是太重要了。

该次掘堤事件,在历史上有不同的评价,但从国民政府当初对国际社会隐瞒真相一事,可以想象当时此一抉择的痛苦,不过我们后人由此可以感受到国家处境之恶劣,抗战之艰苦。在当时,这三个月对国军而言真是要命的90天,因为华北的这一路日军假如顺顺利利地沿平汉路南下,先拔头筹攻克武汉,那么从皖南强行军西奔的国军精锐部队势将被从安庆西上与武汉东下的两路日军歼灭于大别山下与长江之滨,但现在情况却有了改善,因为我军充分利用里这段时间补充兵员,安营扎寨,构筑工事,准备迎接一场新的战斗。6月20日军事委员会在武汉行营举行武汉保卫战作战会议,会议决定了4项重要策略。

1.各有关战区积极出击牵制日军力量。

2.在鄱阳湖以东迎击日军不惜与日军决一死战。

3.在武汉外围部署重兵并利用地形加强攻势,逐段迟滞日军进攻。

4.在外翼争取主动,以达到消耗日军有生力量为目的。

换句话说就是:武汉保得住当属上策,万一守不住,也要让日军付出惨重的代价。在此战略方针之下,蒋委员长以长江为界,将兵力分成南北两个战场,江北归第五战区,仍由李宗仁负责指挥,统辖23个军,部署在北起大别山西北,蜿蜒而下止于长江北岸。依山傍水迎战来敌,江南战场由武汉卫戍总司令兼第九战区司令陈诚指挥。辖27个军,主力部署在武汉以东的江南岸,跨鄂、皖、赣三省,战场共计117个师,总兵力达110余万人,这些部队50%是徐州会战后保存下来的实力。日军这边被水淹七军后,也拟定了新的作战计划,华中派遣军司令畑俊六辖冈村宁茨十一军与东久弥宫的第二军以及畑俊六所属的5个直属师团,500架飞机以及庞大的舰队,总兵力35万余人,其目的已不再是三月亡华而是"攻占武汉,尽量消灭敌军"。日军的机械化优势在此崇山峻岭,江河纵横的华中腹地施展不开,我军则充分利用,在绵延几百公里的战场与敌打消耗战。白崇禧,薛岳,张自忠胡宗南,孙连仲,汤恩伯,俞济时,王耀武,宋希濂,关麟征,李品仙,张发奎,海军司令陈绍宽等等一个个抗战英雄指挥若定,同仇敌忾,他们必将在我族抵抗外敌史上光辉永存。6月12 日以安庆失守为标志,武汉大会战正式拉开序幕。陈、李二位长官指挥国军各部以逸待劳,逐次抵抗,两翼夹击,使日军吃尽了苦头,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抗战大英雄张灵甫率部奇袭张古山然后与敌意志对意志,血肉对血肉的反复拼杀,为达成几乎全歼一万余敌淞浦师团的万家岭大捷立下首功,张将军由此一战成名。此次会战直到10月22日湖北鄂城沦敌,已经没有打下去的必要了,坐镇武汉的蒋委员长24日遂下令放弃武汉。

四个多月的日日夜夜,我军经过艰苦拼杀,歼敌十万余众,尽管我军也付出了22万余人的伤亡,但经过此战,敌我双方均感吃力,我国抗战从而进入了战略相持阶段。

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