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流 正文 第二十八章 招安

无真子 收藏 4 1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2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23.html[/size][/URL] 张三崇对方才的震天雷却是极为垂涎,听对方愿意相授,先是一喜,接着听到一枚竟索要三两黄金时,又大骂南阳义军无耻。思虑多时,才鼓足勇气,骑马来到南阳义军阵前,说道:“方才炸响之物可就是那震天雷吗?仓促间未能见得真切。” 李明华见对方问起震天雷,出阵回道:“正是此物,张头领也可先用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23.html


张三崇对方才的震天雷却是极为垂涎,听对方愿意相授,先是一喜,接着听到一枚竟索要三两黄金时,又大骂南阳义军无耻。思虑多时,才鼓足勇气,骑马来到南阳义军阵前,说道:“方才炸响之物可就是那震天雷吗?仓促间未能见得真切。”

李明华见对方问起震天雷,出阵回道:“正是此物,张头领也可先用上一枚试试。”说完命人将手雷递给张三崇,并详解用法。

张三崇接过手雷,只见一木柄上镶着坨铁疙瘩,也不甚大,看来平平无奇,心下有些疑惑,想道:“凭这玩意儿能有如此威力?”听对方问要不要试试,张三崇更是没口子的答应,不过这回却讨了回乖,先命亲兵将马匹牵开,也不怕李明华等乘机捉拿,接着拉出引信拉环,套在小指上往空旷处扔去。

那张三崇倒有些臂力,只见手雷翻滚着直飞出六七十米方才落下,接着“轰”的一声巨响,霎时间沙石横飞,地面立时被炸出个大坑来。

看到爆炸,张三崇再无怀疑,说道:“此物威力倒是奇大,只是太过昂贵,我这出来的匆忙,也没带那许多金银。你看…这个…可否便宜些,或者容兄弟拖欠些时日?”却是讨价还价起来。

李明华自然不信这拖欠之说,回道:“此物制作实在不易,十两已是极少!若非我等实在穷困得很,送与兄弟又有何妨!日后只要兄弟需要,只管派人拿钱来取便是!”话里意思却是明显,先付钱,再交货!

张三崇哪里会相信这白送之话,见对方不肯松口,无奈此物它处又绝无仅有,乃独门生意,当下只得赶回本阵找人筹措银两。心想:若有此物在手,就是几倍的官军又有何惧!今日若不多多购入,待各路义军闻讯而来,这些满口仁义道德的土匪岂有不坐地起价之理!

不多时,张三崇、张显吾二人便将手下财物聚到一处。可惜此来本为劫掠,沿途又一无所获,收刮半天,也只弄到黄金四五十两,银子三千来两。

接着,刚才还打得热火朝天的战场转眼间却又变作市场。

张三崇换了三十多枚手雷后便下令打道回府,沿途脑中意淫自己率领大军,手持震天雷,所向披靡…….脸上竟全无半点战败的颓废。

李明华待张三崇离去,正要到城下和那严知府说上几句,而后派人传信商量出售震天雷之事,却见那严知府竟命人将城门大开,不一刻便领着一干官员自城门走出。城中百姓多有闻得义军仁义者,胆大的也挤出城门来观看。

李明华却没料到还有这出,仓促间见严知府向自己走来,只得迎上说道:“知府大人近来可安好?”

自当初李明华等和严知府交手以来,每隔几月,实力便胀大几倍,那严知府今日在城头看到义军震天雷威力却想:如今这天下糜烂,若要保得富贵,还是要手中有兵方才妥当。此间匪寇如此强悍,短短数月便发展出如此规模,若照此下去,恐怕夺得天下也非不能!此番不若暂时投靠于他,通过自己关系让其能假意招安,到时若朝廷尽剿天下匪寇,自己也至多背上个识人不明的罪名,丢官去职而已。若这些人真能发展出问鼎天下的实力,自己又岂不是开国的功臣!只要能得这彪人马守住城池,凭借其震天雷威力,到时管你天下谁胜谁败,我严某自可安然无恙。

此番严知府却正是为招安而来,见李明华上前问候,急忙回道:“当日一别,李义士越发的清健了!此次南阳危急,多亏义士赶来相救,才令我南阳百姓免遭生灵涂炭,本府特为此道谢而来!”说完竟是一揖!

李明华见对方称自己义士,倒有些错愕!急忙回道:“这些匪寇军纪败坏,解救百姓乃我辈男儿分内之事,知府大人客气了。”说完也还了一揖,不过李明华本就不善临场应变,话却没编圆。若是张子雨在此,却又可以说得更加滴水不漏了。

严知府见对方接下自己戴上的高帽,急忙续道:“如今匪寇盛行,义士何不投身朝廷,从此常驻我南阳,保得一方百姓平安!”说完连连向李明华打眼色。

李明华却不知对方这是唱的哪出,又见严知府急打眼色,一时之间也想不通其中关节,只好问道:“还请知府大人细细道来!”

严知府回道:“此事说来颇费时间,义士大军远来辛苦,不若进城休息,到我府中相商。”

李明华见对方竟愿放义军进城,有些怀疑,不过旋即便明了对方意思。想是此间绝非议事之所,又怕自己不敢入城,才请义军进城休息。

要说有什么阴谋,以城中官军实力,就算埋下伏兵,又岂能奈何这些如狼似虎的义军?只是此行确实冒险,李明华一时间也不知如何回答,半响才道:“如此有劳知府大人了!”却是已答应入城。

要说严知府敢放义军入城,也全耐义军平时军纪森严,对百姓秋毫无犯,加之南阳本就是义军嘴边之肉,要取也是旦夕之间。若是如张献忠所部一般,那严知府只怕宁愿收集残兵决一死战,也不肯轻易打开城门了!

却说义军随严知府从西城而入,百姓虽早有耳闻义军仁义,但还是小心的将门户紧闭。

义军一路行来也是整整齐齐,队列井然有序,也有那胆大好奇的听见外间脚步声,偷偷探头窥探,见义军不作理会,慢慢的这些人便不怕了,心想若当真要对自己不利,这道门又有何用,便走出屋门,看起热闹来。

其他人间有人开门无事,也渐渐相信从亲戚口中听到的传闻,大着胆子将门打开上街观看,甚至更有那胆大者去和义军搭讪,回过头来时自是洋洋得意之状!义军行到城中心时,两旁已挤满围观的百姓。隐隐有夹道欢迎之势!

每每遇到搭讪之人,义军也客气回答,百姓皆相互感叹:“果然传言非虚,这些义军可和气的很。”

待到得府衙,严知府着人安排下士卒休息,便将胸中想法向李明华道出。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