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流 正文 第二十七章 解围

无真子 收藏 5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2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23.html[/size][/URL] 城上官军惊恐的望着城下匪寇,城下却已集结完毕拉开了架势。张三崇今日骑了匹高头大马,志得意满地来到阵前,见部众情绪高涨,也甚为满意,正要下令开始攻城,却见城西烟尘滚滚,隐隐有一队人马奔来。 张三崇有些疑惑,心想:“按说这左近官军皆自身难保,义军又忙于应对熊文灿,左良玉,来的却又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23.html


城上官军惊恐的望着城下匪寇,城下却已集结完毕拉开了架势。张三崇今日骑了匹高头大马,志得意满地来到阵前,见部众情绪高涨,也甚为满意,正要下令开始攻城,却见城西烟尘滚滚,隐隐有一队人马奔来。

张三崇有些疑惑,心想:“按说这左近官军皆自身难保,义军又忙于应对熊文灿,左良玉,来的却又是哪一路人马?”思虑间,这一路人马来得却是十分迅速,只盏茶时分,便已到得近前。只见其穿着整洁统一,却并非官军服饰,虽行进极速,但步履整齐,阵型严整,行进间犹如行云流水般协调,端得是难得的强军。

此时张三崇不用猜也能想到是哪路人马了,这才有些后悔,想道:先前听闻此地义军强悍,自己兀自不信。如今看来,却比传说中的还要厉害些了!”此时心中又不由的生出一丝嫉妒来,叹道:“若自己手下能有这般强盛,又何惧他左良玉,更不必投靠张献忠了!这当地土匪腻也狡诈,竟等咱们和官军杀得两败俱伤,他们才肯来捡这现成便宜,”

待李明华领军在城下站定,城上严知府待看清来人,却满脸兴奋之色,全然没有往日见到时那般咬牙切齿,似乎来得乃是官军援兵一般。心中想道:“有这路“匪寇”不,是义军前来,即便被攻下城池,自家财产性命也还是大有希望地,现下倒是该想个万全之策,怎么安抚这些义军才好!”

张三崇见南阳义军虽人马不多,却阵型严整,当即收起前日轻视之心,带着几个亲信保护,来到李明华百步之外站定。大声说道:“来得可是南阳的义军兄弟。”其实先前早已和特战队交手多次,又哪里称得上什么兄弟!

李明华见对方前来交涉,也不想就此扯破脸皮,回道:“正是我等,这南阳府城乃我军势力范围,留着不打,自有我等考量,还请兄弟高抬贵手。”说完向对方拱手施礼。

张三崇性格狡诈多变,却最见不得别人不讲义气,此来本是准备和李明华商量联手攻下城池,均分财物,哪知听对方话中意思,竟是意欲独吞,心中骂道:“老子损兵折将攻打了几日,你现如今来捡现成便宜倒还罢了!他妈的竟然还想要独吞,太也欺人太甚,要不是看你实力雄厚,老子立马便要你好看,我倒要看看你这区区几千人马,竟有三头六臂不成?”想罢也不多说,径直打马而去。

待回到本阵,张三崇也不顾那城上官兵,领着一干部众奔李明华而来。

李明华见对方气势汹汹而来,知道光靠嘴说是不能解决问题的了!待对方接近到两百步左右,便下令道:“弓弩手在敌人奔到一百五十步时,射住敌人阵脚。骑兵携带手雷自阵两面交错而过,将手雷投向敌军阵前,吓阻敌军。”

却说那张三崇被李明华气得七窍生烟,回到本阵将对方话语与众匪寇说了。一干匪寇立时群情汹涌,待张三崇命令一下,便一起奔来。方到两百步时,只见对方阵前跑出几队人,不一刻便手持弓弩交替射出,接着面前箭枝便如雨而下。

张三崇手下以前多为当地匪寇,如何见过这等场面,急忙刹住脚步,但也有那反应不及之人被弩箭射中,倒在前面哀号,可对面箭枝却似流水般永不歇止,顷刻间那哀号之人便又被射成刺猬。

张三崇想要调出弓箭与对方对射,却又苦于自家弓箭射程不及,着急间,又听对面蹄声雷动,抬眼望去,只见自对方阵型两边跑出两队骑兵,纵马杀来。对面弓弩手立时停止射击,为骑兵让出道路。骑兵则在奔到阵旁六十来步时,自阵前交错而过。

一众匪寇正思索对方到底弄何玄虚间,却见那骑兵手中扔出一片黑乎乎的物事,看样子倒是砸不到自己,比之方才箭雨可要轻松多了,只是不知对方此举意欲何为?正纳闷间,前面突得轰然一声巨响,接着便响成一片。顷刻间便地动山摇,仿佛天都要塌下一般。

张三崇所部措手不及,哭爹喊娘声响彻四野,更有不少胆小之人被吓得尿了裤子。张三崇马匹受惊,被甩倒在地,待前面响声停歇之时,也吓得不轻,急切间爬起身来,前面士卒皆被吓得蜷住一团,倒是不用上马也看得真切,此时阵前硝烟滚滚,刚才巨响之处,隐约被炸出许多大坑。

张三崇心中大骇,知道对方有意相让,急忙呵责士卒,准备整队撤离。但一众士卒此时耳边犹在轰轰隆隆作响,如何能听得见命令,任凭张三崇拳打脚踢,一个人却又如何踢得过来。

踢打了一阵,张三崇踢得累了,便停歇下来。此时阵前烟雾已散去不少,张三崇透过烟雾看去,才见到对方原来也有不少马匹被惊到,此时正有士卒在救治摔倒的骑兵。

李明华也颇为郁闷,这些马匹前时也曾经过些适应训练。但毕竟手雷十分金贵,平日都是以火药代替,今日又是将手雷集中使用,这才致使部分马匹受到惊吓。

只是现在不是李明华检讨的时候,除了救助落马的骑兵外,李明华此番使用手雷却还有个推销的目的。

张三崇透过烟雾见对方并未乘胜攻击,自己也实在被吓得有些腿软,忙了半天后方要颓然坐地,却见对方阵中有人打马奔来。

张三崇怕手下士卒冒失伤到来人,到时又惹麻烦,也顾不得再坐,急忙迎上前去!

骑马之人奔到近前,见张三崇领着几个亲兵走到阵前,便迎上前去说道:“我家将军令我将此信交与张头领。”说完下马将信件递过。

张三崇将信接过,待信使回转,急忙找来识字的手下拆开,却听手下念道:“………..我等同为义军,原不该互相残杀,如今愿以震天雷相授,助贵军抗击官军。因此物制作颇费银钱,我军亦极为贫困,无力制造,贵军若有意获取此物,须负担制作所需财物…….每枚折合约黄金十两………”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