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媒:朝居民这样看金日成(脱北者的自述)

炮灰团政委 收藏 2 4967

只要是朝鲜人,今天早晨脑海中一定会条件反射似的浮现金日成的脸。从蹒跚学走路开始就学到“领袖父亲”这句话,还学会向金日成肖像画行礼。


不知是否由于环境变化太大,到韩国还不到1年,在朝鲜生活的那些日子的记忆已变得模糊。与记者相同的脱北者也会想“我难道已经变成韩国人了”。


就算在韩国的生活删除朝鲜记忆的速度飞快,到4月15日太阳节(金日成生日)那天,在被窝睁开眼睛的刹那,脑海中也会闪电般浮现金日成的相貌。


无意识中让人联想到金日成的词就是“领袖”。想到金日成的相貌就跟上来的“领袖”两个字…尚未完全摆脱其残影的自己让我懊恼。


韩国人对朝鲜的金日成生日庆典表示“金日成又不是上帝,还是已去世的人,有什么大不了的成就给他操办如此盛典不可理解”。到韩国后,我听说很多人通过电视看到1994年金日成去世当时失声痛哭的朝鲜居民时,感到很深的异质感。


从对朝鲜体制的逻辑判断能力缺乏的朝鲜居民的立场看,没有对金日成怀有特别不好的感情。


由于金日成去世后遭遇的大饥饿的冲击太大,以至于完全没有试着客观地评价金日成。虽然是单纯且直接的表现,“领袖在世时至少不是这种程度”是朝鲜百姓普遍的想法。


金日成1970年代决定父子世袭,到80年代自己与金正日共同掌权,90年代开始却要看金正日的眼色。这些是我到韩国之后才知道的。不然怎么会写赞扬金正日的“颂诗”送去了呢。金日成其实也只不过是同样的独裁者。


昨天晚上,我与朝鲜的熟人通了电话。听他说,两江道甲山郡的大米1kg价格为2100朝币,猪肉1kg为4500元朝币,玉米1kg为800元朝币。


他抱怨称“节日也不发配给,到春季粮价又上涨”。到4月15日这一朝鲜所宣称的民族最大的节日,不管党干部、平民百姓还是有钱没钱,都会对“政治”各舒一句。


熟人称,“苦难的行军(粮食危机)之前,一到4.15家家传出的打糕声音和炒菜香味充满大街小巷。现在,没有哪一家炒肉吃。”


“即使是富人也自检,生怕不留神显出自己家的富有被保卫部盯上而受检查。如今国家让百姓大气不敢出。希望重新回到领袖在世时的好时光。”


与记者住在同一区域的脱北者金氏(55岁,2009年2月入国)也回忆,“现在想想金日成执政时生活不是很富裕,但没有现在这样担心吃的问题。配给也正常,商店里虽然不是很好还是有国内生产的商品。”


他说,“当然不能和韩国或富国相比,但按当时的水平也是比较不错的”,“由于能分到配给粮,一天能吃上三顿饭。也能用上国内生产的鞋和衣服等生活必需品。”


金氏认为,“现在金正日挥动着先军政治,对外关系上也坚持独善其身。而金日成的政治领域比他宽,从很早之前与中俄保持纽带关系,对外关系方面很圆满”,“金正日不论是性格还是政治业绩都不及父亲的脚后跟。”


直到80年代,朝鲜百姓做梦也没想到自己的国家会成为现在这样讨饭吃的国家。虽然没有达到为未来储蓄或能自由地开发个人潜能的程度,大体上还是比较满意。


在朝鲜,即使有眼睛和耳朵也看不到听不到什么,国家经济达到崩溃的地步才知道了真的很困难。当时,周边社会主义国家出现崩溃、金日成也去世。


朝鲜百姓在自己家庭成员中的一位因饥饿而倒下后才知道了“真的困难”。1995年,粮食危机正式出现,即使是那个时侯也以为“不会真的让我们饿死吧”,却真的毫无对策地一个个倒了下去。


金日成去世后,金正日在全国每个村子上都建立了“永生塔”。那个塔上都写着同样的一句话,即“伟大领袖金日成同志永远和我们在一起”。


讽刺性的是金正日躲在自己父亲的政治宣传背后,使自己的暴政合理化。即由于生为永远领袖的儿子,是独一无二的名将,百姓应该为他献出忠心和孝心。但是,看来这也撑不了多久。


现在,金日成还受到比他好的评价,但总有一天金日成的真面目会被昭示于天下。没有教育好子女的父母从未得到世间称颂。三代权力世袭就在眼前,让父母死不瞑目的金正日的不孝行径看来就要到头了。

7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