浴血龙凤 第四部 返乡:仇恨满腔 第七十五章

潇然001221 收藏 2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60.html


扮成少尉的李家荣走在李小刚后面一步,两个人当先大摇大摆地走向城门,他们身后跟着两个战士,然后是三乘竹躺椅,兰馨这个“少佐”跟在躺着田中的第一乘旁边,沈剑抬着坐着吴庆的第二乘跟在后面,其余扮作鬼子警卫的战士在竹躺椅旁和后面走着。

腊月里的天气寒气逼人,天也是早晨亮得迟,傍晚黑得早,此时已经六点钟了,天色昏昏暗暗的了。

站在守城门顶上的哨兵虽然看不清楚人,但是那三乘竹躺椅做的轿子却很特别,而且,那随队的鬼子军装步枪刺刀上的太阳旗也很醒目。

城门已经关闭了一扇,另外一扇也只留下一条缝,进出的行人还有零星的几个,那城墙上瞭望的日本兵呼喊着,下面守卫的两个鬼子兵让保安团士兵把门开大些,门前那两个用来做路障的木马架子也赶紧拉开。

下面的忙活着,城门顶上的那个鬼子也赶紧着跑了下来,当李小刚距离鬼子只有七八米的时候,李小刚已经看清楚,所有守城门的鬼子兵和保安团士兵都列队站在两边迎接,而两个准备进城的老百姓被他们赶到了城门边上。

按照先前的部署,此时,兰馨悄声对身前的那个战士说道:“喊李家荣医生回来。”

于是,那战士用一路上反复向李家荣学到的日语高声喊道:“鸠山少尉,大佐阁下身体更加不好了!少佐让你快些!”

李家荣听到这暗号,明白战斗就要开始了,很机智地停下来,扭头用日语大声向着后面喊道:“伊藤,大佐阁下的头疼更严重了吗?”

那战士接着说:“是的!少佐让你们快些进城,让我们的医生来看看!”

李家荣趁机让开位置,往三乘竹躺椅旁走来,一边冲着李小刚命令道:“跑步进城!”

沈剑又低声命令吴庆道:“县长大人,表示一下关心吧!”

那吴庆赶紧用日语说道:“大佐阁下不舒服,赶紧进城去请医生来看,‘杏林在望’的李家荣医生是明朝李时珍的后代呢,医术很高的!”又用中文对沈剑他们说道,“你们抬着走快点,直接就去‘杏林在望’!”

那李家荣听到吴庆说这话,心里有些明白他在趁机报复自己!“杏林在望”可是自己家的老字号了,这样高声喊去,当然就等于暴露自己的底细。

沈剑当然也听出来了,腰上一用力,躺椅就往一边歪斜了去,低声狠狠地骂道:“哼!吴庆,你可是自己找死啊!”

先前那吴庆走得汗淋淋、腰酸腿疼的,坐上躺椅后摇摇晃晃地迷糊了一会儿了,有些忘记自己的处境了。听到说要给大佐先生治病,只是自然而然地想着拍鬼子马屁,心里也的确认为李家荣家那老字号医术最好,却不料现在报出他家的名字,就是在自寻死路啊!听沈剑说这话,才突然明白过来,吓得一哆嗦,那躺椅正好被沈剑弄得一歪,差点儿就从躺椅上掉下来!却再不敢说一个字了。

这个时候,距离城门处的守兵还有五六米了,李小刚已经清楚地看到那四个鬼子和四个保安团兵,其中一个鬼子脸上突然现出疑惑的神色,同时右手伸往左肩膀上的步枪带子,而两个保安团兵也在交头接耳。

李小刚估计是有什么地方被鬼子怀疑了,却也没多想是什么,左手抬起来,从肩膀往下拿步枪 —— 这是暗号,同时右手从背后拽出弩箭。兰馨看到李小刚的动作,一下子超过身前的那个战士,错身之时右手的钢针已经奔向了最远处那个鬼子的头!同时,左手摘下腰边挂着的刀往右边送去,右手挥出钢针后顺势握住刀柄。

按照设计,兰馨和李小刚继续对付剩下的两个鬼子,而紧跟着的战士首先压制住保安团士兵,然后再看鬼子是否收拾了决定支援与否。

李小刚只比兰馨迟半秒射出了弩箭里的那支毒箭,这是怕时间短暂来不及瞄准,那么就不用管射击的位置,李家荣医生配的药都是见血封喉的毒呢!然后,李小刚扔掉弓弩,端起上了刺刀的步枪,紧跟在兰馨后面冲到了城门边剩下的两个鬼子身前。

剩下的两个鬼子还没明白情况,但是多年训练的素质也是了得,眼看着兰馨右手挥起雪亮的刀,李小刚端着刺刀扑过来,他们条件反射地往后退了一步,侧身躲避之时已经把也上着刺刀的枪拿到了手里。

战士们的动作也不慢!

那四个保安团兵还没明白,就看到两个鬼子兵躺下,然后觉着刀光晃眼,刺刀寒心,不过是奔向对面的两个鬼子。可是,四个人的眼光还没收回来,几把亮晃晃的刺刀就指着他们的胸脯!

战士们已经控制住了保安团的四个伪军,看到兰馨和李小刚是一对一,就没有前去帮忙,他们心里面太清楚这两个分队长的水平了,尤其是兰馨,三两个小鬼子也未必是她的对手呢!

兰馨在李小刚前面,看到鬼子躲得挺快,脚下更是加快,右脚使劲一蹬地,身子向前飘去,经过第一个鬼子的时候,左手握住的刀柄往下一压,那鬼子还没端平的步枪又被压下去了半尺。——这是给李小刚制造有利的战机!

自然,紧跟在兰馨后面半步的李小刚不会浪费这个机会的,他挺身上去,左脚踏前一个弓步,双手紧握着的步枪就刺进了鬼子的胸口!

兰馨并不停顿,借左手刀柄压那鬼子步枪的力,身子更快地往前一步,右手上高举的刀已经挥了下来。那刚把枪端平的鬼子,只见刀光如闪电划过来,于是本能地挺枪前刺,想借助枪比刀长的优势先于刀刺到兰馨。

兰馨岂能让他得逞,前冲的身体瞬间左侧,刺刀尖就到了胸前。于是,兰馨左手的刀柄竖起来顶住枪身,右手刀势不变,挥手之间,那鬼子的脸上就出现了一条血线,随着他的一声惨叫,那血线往两边扩散变粗,原来刀尖正从那鬼子脸部正中划下,从眉心到鼻子和嘴都被割成两半,而因为刀短,只是刀尖到了脸部,这满脸血糊糊的鬼子看着好像伤得挺重,其实就是把脸皮给割开了,并没有伤到骨头。

那满脸鲜血的鬼子被划开眉心处的血流得满脸,中间那刀口处翻卷着的肉还在往外流血,胸前那土黄色的军装上也一片红黑色,被割成四瓣的嘴唇吐着血沫,拼命地吼叫发着怪异的声音。

兰馨看着这鬼子的样子,心里一阵恶心,也有些害怕。但是,那鬼子凶悍无比,两手握枪使劲往前、向上挑兰馨左手的刀柄,那刺刀上的太阳旗随着他的动作飘动着,这白色中的血红刺激着兰馨的双眼,左手传来的大力提醒着她鬼子的凶狠!

兰馨赶紧收敛起心中的不适,顺着那鬼子上挑的力量放开压住他枪身的刀柄,身子却往左边侧转,那鬼子手上一松,枪是挑起来了,上身却也跟着仰起来。此时兰馨右手的刀也回转来,照着那鬼子扬起血糊糊的脸后现露出来的脖子横着就是一刀,这一刀却又砍得极深,那血葫芦一样的脑袋就剩下脖颈后面的筋和皮连着一下子就掉到了背上,那没有了脑袋的脖子喷出的鲜血溅到了一米以外!

兰馨一刀砍下,眼前没有了鬼子刺刀上太阳旗的刺激,也没有了鬼子的呼呵声,心里一松,却又都被眼前这血腥的一幕给吓呆了,她的脑子一下子空白了,都在怀疑刚才这两刀真的是自己砍的吗?自己这是不是太狠了?把他砍死就完了呗,干嘛要这么残忍呢?小鬼子是鬼,自己也成鬼了不成?

兰馨忘记了刚才战斗的时候鬼子的凶悍,她终究只是个17岁的女子,如果没有这些该死的小鬼子来到中国,她还在和姐姐嬉戏玩闹,在大学里读书呢!虽然,兰馨也经历了无数次惨烈的战斗,却多一枪或者一刀杀死鬼子,并没有这样血腥的场面,所以她的心中一下茫然。

李小刚和旁边的战士们看到的是鬼子的凶悍,是兰馨的神勇!但是,已经放下轿子往城门奔来的沈剑却明白了,那呆呆地站着的兰馨此时的心情与一个新兵第一次杀人有许多相似处,赶紧跑到了兰馨身边,拍了拍兰馨的肩膀,说道:

“兰兰,你做得非常好!想想南京城里被蹂躏残害的妇孺百姓,想想南京城外被屠杀的战俘,想想西江村、五里墩被杀死的乡亲们吧,你给他们报仇了!他们地下有知会感谢你的!”

听着沈剑的话,兰馨突然哭了起来,狠狠地踹了一下那倒在脚下的鬼子,然后转身指着田中骂道:

“你们这群强盗鬼子兵,不好好在你们那岛子上打渔捞虾,非要跑到我们中国来胡作非为!你们要做鬼,还不让我们好好做人,可是,你们吓不倒我们,我们就来做打鬼的钟馗!”

那田中全身无力,口不能言,耳朵和眼睛却没有一点儿问题,他看到了城门口战斗的全过程,对兰馨这个年轻漂亮的女孩子的身手很是佩服,突然看到兰馨泪流满面地转身来骂他,却也羞愧地低下头去,没有像先前那样狡辩。

说完那些话,兰馨感觉心里痛快了些,伸手扯起衣袖擦掉眼泪,走到被自己的钢针刺中头部的鬼子身边,弯腰拔下那三根钢针,把刀上的血迹在他衣服上擦干净后插入刀鞘。抬起头来,仍然透出坚定果决的神色,但清亮的眼中更多了些成熟。

沈剑看到兰馨恢复正常,放下心来,对李小刚说道:“小刚,赶紧把这几个保安团兵收拾了,我们进城去!”

那几个保安团伪军已经被兰馨和李小刚杀鬼子的身手惊呆了,突然听到沈剑说要“收拾”他们,以为就是要杀他们,一下子都跪下来使劲磕头,哭喊着:“好汉,饶命啊!”

兰馨并没完全气过呢,走过去飞快地一人踹了一脚,骂道:“你们也配做中国人?滚起来吧,杀了你们还怕脏了我们的手呢!好汉?你们看我们是绿林好汉吗?我们是专门打鬼子和汉奸的锋芒铁血队!我记住你们了,再让我知道你们给鬼子当狗,绝不饶了!”

沈剑让战士们把城门口那两个等着进城的人也留了下来,告诉他们等一会儿再让他们回家。

此时,天已经黑了下来。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