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刃——我的黑道生涯之学生时代 血刃——我的黑道生涯之学生时代 四十七 白兰走了,生活还要继续

梅戈 收藏 1 4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9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96.html[/size][/URL] 从土六子家回来的第二天就是星期三了,这天早晨等家里人一走,我也紧跟着就出了家门。从我们家到白兰家就是走快了也要四十多分钟,我是紧赶慢赶,就是那样到白兰家那里估计也有八点多了,在远处向白兰家的楼门口一望,她家楼门口外是真够热闹的,除了拥拥挤挤站着有好几十人外,汽车也停了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96.html




从土六子家回来的第二天就是星期三了,这天早晨等家里人一走,我也紧跟着就出了家门。从我们家到白兰家就是走快了也要四十多分钟,我是紧赶慢赶,就是那样到白兰家那里估计也有八点多了,在远处向白兰家的楼门口一望,她家楼门口外是真够热闹的,除了拥拥挤挤站着有好几十人外,汽车也停了四五辆,其中还有两辆小轿车,自行车就更不用说,差不多不碍事的空地上都搁满了,我用眼睛大概瞧了瞧,那些站在楼门口外的人瞧着都是像干部模样的,各个都穿得有模有样、干干净净,有些人手里还提着个包,此时站在那里正说说笑笑,而妇女们呢?看着不是像女干部就是像家属的样子,也个个都是衣光鞋艳,眉开眼笑,高兴非常,好像象是有什么大喜事。对这些人我一点儿都不感兴趣,睁大眼睛后我又朝人群里仔细看了看,想看看白兰在不在,却无意中看见黄海东的爸爸也站在人群里和几个人在说笑,这让我猛然想起昨天土六子他们说的话。这就是所谓门当户对的一群人吧!

黄海东的爸爸虽然不是什么挂长的官,手里却是握有一定的实权,按黄海东的话说,我爸爸虽然不是什么官,但手里有房子,就是靠手里的这些房子,发展的路子,有这些路子,我爸爸就比一般的官还拽,一般的小官我爸爸还不放在眼里。……

反过头来我再想想我自己的家,虽然穿的都很干净,可母亲的几件衣服只有一件是没补丁的,而父亲也因为需要出去工作的关系,衣服还稍微好些,但也不过就是冬夏各有一身没补丁的,回到家就必须赶紧换下来,到我们兄弟几个,则是老大穿完的衣服老二穿,老二穿完了再是我,等到了韩峰那里,那衣服就不定穿了多少年了,搞得韩峰经常是瞅着富裕家庭孩子的新衣服掉眼泪,这也还多亏是母亲手巧,补丁补得好,不然我们兄弟真是羞于见人了,我活了十六、七岁,印象里恐怕只穿过两件全新的衣服,至于袜子、内衣类,那就基本是补丁摞补丁了,一双袜子五六个补丁再正常不过,……

我这里正瞧着想着出神,白兰家的楼门口就是一阵乱,六七个女孩子如众星捧月般地陪着白兰走出了她们家的楼门口,而围在她家楼门口的那些男男女女一看是白兰出来了,纷纷笑着围上去和她说话打招呼,更有几名妇女过去拉着白兰的手一再表示亲热,而白兰在和他们敷衍客气了几句后,就朝这边的路口走来。我一看她向这边走,就知道她是想看看我来没来,所以就赶紧快步走了几步,从路口走到了楼边的一棵大树下。

白兰见我守信来了,显得很高兴,偷偷的冲我莞尔一笑,人就没敢继续向这边走,一群女孩子聚在那群大人旁边的一个楼门边,叽叽喳喳地聊了起来。

我看了看她们那群人里面,除杨丽红外,其余的人都不认识,这也就没什么可担心的了。

白兰站在她的那群女伴中间,一边和她们说着话聊着天,一边还时不时地偷偷扭头瞧我,每次瞧我时还都是一脸的笑,这让我很高兴很欣慰,所以她每次瞧我时,我也是冲她微微微笑,两个人颇有心照不宣的味道。

杨丽红在和白兰走过来时也已经看见了我,但她只是朝我眨了一下眼,算作打了招呼,之后再没其他动作表情。而其他女孩子则不知道白兰走过来的缘由,一看白兰不走了,大家也就站下围着她不走了,一伙人在那里说的是热火朝天。

等白兰她们在那里聊了也就有十几二十分钟,三辆解放牌卡车鸣着笛从楼群外开了进来,每辆车的车厢里还都站着七八名、八九名身强力壮的小伙子。瞧那样子,不用说,那准是来给白兰家搬家的。

果不其然,这三辆车是直接开到了白兰家的楼门口,小伙子们立刻利落的跳下车,一个干部模样的人也从驾驶室里跳出来喊道:“你们先等一下,我先上去请示一下白副市长,等白副市长家里准备好了,你们再上去给搬!”

小伙子们听罢应了一声是,这带队的干部腾腾腾的跑上了楼。

最多也就一两分钟,这干部陪着十几个人下来了,其中有男有女。等到了楼门外,这干部冲走在前面的一个四十岁出头的中年人问道:“白副市长,让他们开始搬吗?!”

中年人点点头:“那就开始搬吧,让大家都注意安全!”这中年人不用问,肯定是白兰的父亲,原来我们区的区委书记、新任的北蓟市副市长。

小干部满脸是笑地应了一声是,刚想喊人上楼,站在白兰父亲身边的一名看上去和他岁数相仿、女干部模样的中年女人说了一句:“老白,我看我还是上去看着些吧,有些怕摔怕碰的东西我还是瞧着跟他们说说比较好,万一磕了碰了就不好办了!”呵呵,这人也不用问,瞧那说话的神色、语气,多半就是白兰的母亲。

白副市长听爱人这么说,考虑都没考虑,右手一挥,答应道:“既然你不放心,那你就上去看看,我可不想让这些小伙子因为摔了你的盘子碗回去还要写检查!”

白副市长的这话才一落,周围的人,包括那些来帮着搬家的小伙子全都乐了。

白兰母亲对丈夫的这话也没在意,冲那小干部一招手:“来,王干事,咱们动手吧!”

被喊做王干事的小干部听白兰母亲招呼他,马上应了一声,随后招呼那些小伙子们道:“来,同志们,咱们今天的任务就是来给白副市长搬家,一定要善始善终,白副市长家的东西不太多,最多两卡车就能全装完,剩下的那辆车一会儿咱们这些人也跟着坐着去,到那边再帮着把东西搬上去,最后大家要记住,搬东西时一定要注意安全,好了,废话不多说,现在咱们就开始动手,中午回来区委食堂管大家的饭,下午休息半天!”

这些小伙子们听完,全都答应没问题,王干事一挥手,二十多个小伙子鱼贯上了楼,白兰母亲怕家里的东西有磕碰,也就跟着他们上去了。

等小伙子们开始给搬东西,原先聚在楼下的人就凑过去跟白副市长说话,这时楼门口又陆续来了一些送别的人,白副市长是满面春风地和大家说话道别,整个楼底下除了这些干部、卡车、帮着搬家的小伙子们,又来了一些看热闹的人,那情景热闹的象是谁家在办喜事。

看着这些事,我觉得很无聊,白兰这时又偷偷瞧着我笑了一下,我这时正无聊,有了她这一个微笑,我觉得感觉好了不少。


到底是人多好干活,不过一个来小时,白兰家的东西就全装上了车,而且没一件损坏的,这让白兰的母亲感到很满意。看着已经全装上了车的家具、日用品,一直站在白兰父亲身边的,也是一名很有派头的高个男子大声道:“白副市长,那我们今天就不远送您了,好在有王干事,他这人办事一向很稳妥,什么事交给他一定是让咱们放心的!别的我就不多说,我现在仅代表区委、区政府欢迎您以后常回来看看,指导一下咱们区的工作!这几天区里稍微有些忙,这您也知道,过几天我和老牛、老赵他们几个一定再到市里去看望您和弟妹!”

白兰的父亲握住这个人的手也是非常高兴:“老李,我这一走,咱们区最重的担子就交给你了,咱们区是工农混合区,许多事办起来有些麻烦,你可要掌好舵啊!”

这男人呵呵笑道:“有白副市长给打好了基础,我这书记好当,您就放心吧!”

白兰父亲连说了两个好字,和他松开手后又笑着去和其他人握手道别,最后又和周围看热闹的人挥了挥手,这时间就又有了半个多小时。此时白兰早已经被她母亲喊过去和送行的人道别,那些人熙熙攘攘,热闹的不亦乐乎。

好不容易全道完别,白兰和她父母就准备上车了,这时早有人过去给拉开了小轿车的车门,白兰父母又和众人说了一遍再见,一家人全上了小轿车。

嘀嘀,汽车喇叭一响,白兰她们坐的小轿车在前,三辆卡车在后,一个车队很威风地出发了。当白兰坐的小轿车从我身边通过时,我透过车窗看见白兰背着她父母在向我微笑,我也就赶紧对她回报以一个微笑,汽车刷地就开过去了。

白兰她们家一走,那些来送行的人也就上汽车的上汽车,骑自行车的骑自行车,功夫不大,原先站满了人的地方顷刻就走的干干净净,就连杨丽红这时也不见了踪影,这一下我突然感到无比的落寞,瞅着刚才还人声鼎沸的地方,不知怎么地我心里突然充满了惆怅,“白兰走了,我上哪儿去呢?她何时才能回来看我呢?”我心里带着这些疑问,却不知道要到哪里去,但又觉得总不能在这里站一天吧?!晕晕忽忽地,我还是转了身。

看看就要走出机关干部家属区,猛然一个清脆的女音在我耳边猛地嗨了一声,这着实吓了我一跳,我急忙扭头去看,只见杨丽红正笑吟吟地望着我,同时朗声道:“韩永,想什么呢?看你失魂落魄的,又好象地上有金子要捡,怎么了你?!”

我一看是她,苦笑道:“我还能想什么?!无非是想点儿心事!”

杨丽红呵呵笑道:“想什么心事啊?能跟我说说吗?”

“我还能想什么?我想的你都知道!”

“那万一是我不知道的呢?”杨丽红依旧和我耍着贫嘴,拿我开心。

我摇了摇头,道:“我斗不过你,有什么话你就说吧!”

杨丽红前后瞧瞧,无所谓地对我说道:“我和你没什么说的,要是你也没什么说的,那我就回去了,反正开学以后咱们还在一起上学,那时要是我想起什么来再和你说吧!”

我明白她来找我肯定是白兰托她有话转给我,就索性更降低了姿态,笑着道:“好姐姐,白兰有什么话转给我你就直接告诉我吧,我这里可是急着呢!我求你了!”

杨丽红听我喊她姐姐就呸了一声:“呸,谁是你姐姐?!我可做不起你的姐姐,不过你说白兰托我有话转给你,那事我怎么不知道啊?!你是不是做梦呢?”说完,她也不管我的反应,自己先笑了起来。

我知道白兰必然托她有话转给我,也就不想再和她瞎逗,央求她道:“好了,算我求你了,你把白兰让你转给我的话就说了吧,别让我着急了!”

杨丽红这时噗哧一笑,又向两旁看了看,低声笑道:“好了,不逗你了,万一再让别人看见告诉了我妈,我就该有训挨了,白兰的话我还是赶紧告诉你吧!”说到这里,她又前后看了看,马上道:“白兰让我告诉你,她的爷爷奶奶这两天就到北蓟市来看他们,而且还要在这里住一段时间,所以假期里她未必能来找你,让你在家别着急,好好看看书,别总出去乱跑,要记得你说过的话,万一她能来时会提前告诉我,让我再去找你!”

我点点头,不甘心地问道:“就这些?没了?!”

杨丽红感觉有些奇怪,问我:“你还想听什么?”

我摇了摇头:“也没什么了!有这些话就不少了!”

杨丽红点点头,问道:“那万一白兰要来,我去哪里找你?邢立强家?”

我用力点点头,道:“也就去那里最方便,万一我不在,你跟邢立强奶奶说你来过了,邢立强回家也会转告我,我就知道白兰要来了,然后我就会在邢立强家等着!”

杨丽红同情地一笑,我这时才想起来问她:“刚才那些人都走了,你怎么也不见了?”

“废话!”杨丽红瞪了我一眼:“我爸妈也来送白兰她们家,我能让他们看见我和你说话吗?再者还有其他人,我不想让他们看见我和你说话,然后再让他们说出什么,所以就先假装回了一趟家,所幸我爸我妈他们都是回家骑车马上就上班去了,不然我还担心你走了呢!”

我连忙对杨丽红说了声谢谢,杨丽红摆了摆手,刚说再和我说什么,猛然道:“有熟人来了,你快走吧!我走了!”说完也不等我再说话,立刻转身就走了。

我不知道她说的熟人是谁,反正这里也没人认识我,等她一走,我也就出了机关干部家属区,一个人来到了大街上。


(未完待续)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