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新不了情 [蓝剑军团]

小西天的兵 收藏 45 302
导读: 大佛的邻居和星月相识是在国内一个知名交友网站上,那天,大佛的邻居打开自己的ID信箱,收到一封热情洋益的来信。 大佛的邻居打开对方发来的信件,原来是一个叫星月的女子写来的信件,再看对方的资料,原来是从深圳发过来的呢,这点引起了大佛的邻居的注意,因为几年前他在深圳工作过九年的时间,没想到回到家乡后还能收到从深圳发来的交友信件。 大佛的邻居就给对方回了信,慢慢的了解了对方,对方ID星月,比大佛的邻居小两岁,原来家乡也是和大佛的邻居一个城市的,只是那年当大佛的邻居从深圳回家乡时,星月却在那年从家乡去了深圳发


大佛的邻居和星月相识是在国内一个知名交友网站上,那天,大佛的邻居打开自己的ID信箱,收到一封热情洋益的来信。

大佛的邻居打开对方发来的信件,原来是一个叫星月的女子写来的信件,再看对方的资料,原来是从深圳发过来的呢,这点引起了大佛的邻居的注意,因为几年前他在深圳工作过九年的时间,没想到回到家乡后还能收到从深圳发来的交友信件。

大佛的邻居就给对方回了信,慢慢的了解了对方,对方ID星月,比大佛的邻居小两岁,原来家乡也是和大佛的邻居一个城市的,只是那年当大佛的邻居从深圳回家乡时,星月却在那年从家乡去了深圳发展,两个人可以说是擦肩而过,根本不认识,但在交友网站上却相遇了,那是星月在网站上寻找合适自己条件的男士时,把选项择条件设定在故乡的城市,在网站提供的同城男士资料中,她一眼就看中了大佛的邻居,因为从相片上看了大佛的邻居的相片后,她便觉得这个人应该值得交往,于是就主动给大佛的邻居写了一封信。

从交友网站的站内短信到更方便的QQ交流,两人象火一样的快速热起来了,后来大佛的邻居想这也许是天命中注定有这一劫吧。

或许真是命中注定这两人有一段不了的情,所以在今生要了断吧,两人在不长的时间里聊得就难舍难分了,大佛的邻居喜欢星月有素质,有文化,思想意识能跟紧时代的发展,接受能力强,能理解和认同自己的思维和看法,而星月却认为大佛的邻居是个可以依靠的男人,踏实纯朴,能让人放心的男人,重要的是,两人在交流中感觉到能说到一块儿,有共同语言,这点很重要。

大佛的邻居还记得第一次给星月打电话时的情景,那是一天上午,他在公司的三楼董事长办公室打的,因为公司的董事长常不在公司,而大佛的邻居是行政科长,能方便随时进入空荡荡的办公室的,所以,他在这里向深圳打了一个电话,那是在交流时星月主动留给自己的,当他拨通这个深圳电话号码时,心里怦怦地有些激动,不知道对方的声音是怎样的?当电话铃声振过几声后,对方有人接听了,是个女声传来:“喂,请问找那位?”说的是普通话。

他说:“您好,我找L老师。”(QQ交流时对方告诉说姓L,叫芹)

没想到对方告诉他,L老师去买菜去了,一会就回来,大佛的邻居说好,谢过对方,他说一会再打去,就掛了电话。

那天下午,大佛的邻居按奈不住内心的激情,又给深圳打去了电话,这次接电话是的L老师,那个叫芹的女人。

简单的对话,大佛的邻居听出一个很浓粗声的女子,她就是芹。

有了这次通话,两人后来就常发短信联系,越说越有兴趣越有心劲,就象是很久的恋人一般了,大佛的邻居也说不清是什么原因,只是感到和星月越聊越投机,越有说不完的话儿。

通过电话的交流,云(交友网站ID大佛的邻居)知道了芹在深圳自己办了个小学生家教中心,请了几个老师,那天接电话的就是其中的一个老师,她一个人在操办,很辛苦的,随着两人感情的火热,她有个想法,反正云在内地上班工资也不高,要是能去深圳帮助她该有多好啊。

这个想法一来是工作上的便宜,二来是对云的喜爱,任何恋爱中的女人都渴望心爱的人在自己身边。

自从芹提出这个想法后,云就有点动心了,数年前,他在深圳工作过,知道那边的情况,了解那边的风土人情,正是在深圳那几年的工作挣的钱才让他在家乡的市区买上了房子,把一家人都迁到市区来生活了,所以,他对深圳怀有一种深深的眷恋之情。

这期间,两人继续电话短信联系,有时深夜了,芹对云说,好累啊,真想你能在我身边,云听了感到很心痛,自己不能为心爱的女人做点什么,他动起了心思。

其实当时,云有家的,只是和妻子吵吵闹闹的很多年了,两人在思维观念上有相当大的差距,特别是对理财的理念,妻子只是想把每一分钱存入银行,只是想能去上班挣工资,那怕手里抱着几十万元的现金,她的思想里都只有存银行,上班挣钱的观念,而不知用手里的钱去投资,用钱去生钱,云给她讲这个道理,她根本不懂,总是认为有风险,怕亏了进去,至从深圳回家乡后,错过了一个个投资机会,甚至于在深圳时云想买房子,而且当时能全部现款付清房款,而她则认为把钱全部买房了手里没现金不踏实,坚决不肯,而且认为在深圳上班很累,人很辛苦,所以,夫妻才回到内地的。

没曾想到二年半后,全国房产飞涨,当时云看好的那套房子如果是买了这两年半后就是百万以上的价值了,这个天上掉下的馅饼他们没有捡到,痛失了一次大的机会。

回到内地时,当时经济并不好,市里的房地产也很便宜,云就想买住房,但妻子不肯,要回农村老家去住,因为老家有一栋二层楼房,不肯花钱在市区买房,她想手里握住几十万在农村还是有钱人,在城里怎么生活呢?

但云坚决的在城里买了套房子,他的眼界是看得远的,思维是活跃的,具有超前的投资理念,只花了几万元就买了一套临江的房子,把孩子户口买到市里,(当时迁入城区要花钱的,要交所谓的城市建设增容费,一个人二千多元)让孩子接受城市良好的教育,以期孩子以后能有个好的发展。

而妻子却不同意云的作法,当云在城区买房时,她曾有过和云吵架的情况,并说她不会去城里住,连后来的家俱等家用品完全是云一个人操办的,更不要说孩子的迁户和联系上学的事了。

还有在市里后的一些投资上,云看出了当时的几个投资热点,投资城市的旺铺和好地段的商品房,但妻子死也不肯出钱了,她的眼见和思维只想把钱死死的攥在手里才安全,为此两人没少生气吵闹,但最终由于妻子的不配合,让其损失了很大一次赚钱机会,也是两年后,再一次失去了赚取上百万元的时机。

云的妻子就是这样一个思维的女人,她的思维还是农村的小农意识,没有现代人的理财观念,认为只有每天去工厂上班才是挣钱,而对于用脑筋挣钱没有概念,更不要说去实践了。

所以,这很让云苦恼,他不想过一辈子就在工厂上班而只能有饭吃的日子,他在深圳见识了大量的赚钱投资模式,明白了钱生钱的道理,他听一个香港人亲自讲过关于赚钱的技巧,并且是关心财经信息,有超前的思维能力,同时观察力强,分析能力强,如果是在一两年的时间内抓住了一次机会,那就比你上十年二十年的班的收入都要多。

而他的妻子则不同,你要是不去上班,她会认为你懒汉,每天不停的在云的耳边吵嚷,在这种情型下,云很失望,两个人的观念差距太大了,没有共同的思维和认识,再加上生活中的一些观念更是搞不到一起,所以两人也说过多次离婚了。

在这种情况下,云碰到了芹,大家都想响得出云会作出什么样的选择来了。

那天,云和妻子去民政办理离婚手续,芹刚好打电话来,云只对她说了一句:“我们正在办理手续,办好了给你信息”。

云当时是想坚决的离了,但只要妻子能说句服软的话,能认识到自己的问题,他也会回心转意的,必竟结婚十多年了,虽然分多聚少,但必竟是曾经有过很深的爱恋的,可让他失望的是,至始到终妻子没有说过一句相关的话,她的脾气很倔的,个性很强,这样,他们离了。

当时云还是对妻子有所关照的,由于自己可能外出打工,孩子让妻子带,家里的几十万全部给妻子,房产给孩子,可以说云是净身出门,想到这么多年来妻子操持这个家的辛苦,他做出了这个决定,在这样的情况下,妻子也不好再说什么了。

回到家里,云就把公司的工作辞了,内地外资企业的行政科长也还是可以的,虽然不是什么高级管理人员,但对于一个打工者来说也算是小白领了以,工资不高但工作环境好,工作轻闲,工资福利有保障,而这些对于也经在深圳有过九年工作历史的人来说,并不算什么,最主要的是现在深圳有一个心爱的女人有事业让他去帮她发展,所以,这些他都能放弃的。

办理完这一切,云给芹说明了,说明白了自己的情况:特别的强调了自己是净身出门,一无所有者了,真正是个无产阶级了;而芹则安慰他,没关系的,只要有人,我们可以挣的。

这时她告诉云,她有个女儿在外国语学校上学,这个学校就在云的公司附近,云说女儿有没有什么东西带给你呢,芹说去问问她吧,于是云便去了芹女儿所在的学校,在校门口打电话给芹的女儿,一会儿女儿天天出来了,个子高高的,人有些黑,看起来有些平静的,可能是长期缺少父母关爱的原因吧,显得成熟些,云跟孩子说了要过深圳去的事,问她有没有什么东西带给母亲,孩子想了想说没有,于是,云递给天天自己给她买的食品后离开了。

在几天后,2007年10月25日,云丢开了内地所有的一切,飞去了深圳。

当飞机降落到宝安国际机场时,云又回到了阔别5年的地方,5年前他在深圳打工时,由于工作需要,他常到机场接送国外友人,机场旁边的福永码头更是熟悉,他自己也记不清在这接送过多少外国人了,出得机场,看到这个曾经让自己发达和工作过多年的热土,云的情绪又被调动起来了。

芹在市中区的罗湖东门,需要坐车进城,这对熟路熟门的云来说是相当轻松的,他坐上了机场巴士330,从车窗外闪过的曾经熟悉的道路两旁的景色景物让云又思绪万千,没有想到自己在离开深圳5年以后,又会因为一个女人而回来,当年离开时完全没想过还会回来的。

330大巴在高速路上飞驰,福田也建成了深圳最大的交通中心,从这里进城路边可以看到这5年来深圳还是有很大变化的,会展的附近起来了很多建筑,深圳的市民中心,电视台也起来了,而在5年前云离开时,这些都还没有。

到了华联中心,下车,云转乘公交车去东门,他在机场出场时给芹发过一个短信,在这里他又给芹发了一条短信,告诉她自己也到华联了,芹回信说她会在东门车站接他。

华联到东门很快的,十分钟左右就到了,下了车,云站在车站边的道路上向四周观看,从茂业百货的天桥到站台的这段距离间,人山人海,东门真不愧是商业旺地,周年都是人流不断,以前在深圳打工时,也无数次的来过东门。所以,东门对云来说并不陌生。

几分钟后,一个曾经在视频上见过很多次的女人的影子印入了云的眼帘,从天桥下来走向车站,云迎了上去,近了,近了,芹也发现了云,四目相对,是欣喜还有激动?

因为大家都是同一个地方的人, 用家乡话打了个招呼,云便随着芹走,过了天桥从茂业百货的走廊穿过去,下楼,向东门里走去,这些地方云曾来过,记得有次和总经理一起来这买过文化用品,就是在博雅买的。

走过博雅再住前一点,在人民北路的路口转过一点,就到了芹居住的地方:立新花园

随着芹上得她居住的五楼,在一个单元里,她办起了一个小学生家教辅导中心取名叫:〖天天托管中心〗。

我到的时候是上午,正是芹忙的时候,她要自己做菜给来中心的孩子们吃,有近30个小学生,她都是自己买菜回来自己做,她有一手好厨艺,孩子们都喜欢吃她做的菜。

在芹忙准备学生的中午餐的时候,云打量起这里的环境来,这是一个只有七十多平方的二居室,厅里放着很多小课桌椅,还有一个电视柜,放着电视机,两个房间里一个芹住,房子里做的是大铺高低床可以睡十多个孩子,这个房间还有一个小小的衣柜,一个写字台,一个电脑桌,可以说挤得满满的。

另一个房间同样是大铺高低铺,一个衣柜,还有几五张小课桌,芹给我说,晚上请的三个老师就住这个房子,中午这些大铺就给在这里休息的学生们睡,一间睡男孩子,一间睡女同学,中午学生们来这里吃饭后就在这休息,约二个小时左右,下午2点要由老师送下楼去后面约一百米左右的深圳小学门口,由于中间有条人民北路,所以要送到学校,以保证学生的安全。

11.40左右就有学生回来了,中心的老师还要去校门口接小一点的一年级和二年级的学生,二十分种后学生都回到中心,有近30人,在这小小的房子里吵吵闹闹的热闹得很,先是排队吃饭,吃好后就上床休息,中心负责看管学生要休息好,由老师看着睡。到13.40分再叫醒学生,送去学校上课。然后由老师收拾床上用品,午休,芹就利用这宝贵的一个小时睡会儿,因为晚上要忙到十点左右学生才能走完,早上还要早起去湖贝路的市场买一天的菜。

这个学生辅导中心是为了解决深圳当地小学生中午午休和放学后没人管而自行产生的一种行业,当时深圳小学的生员来自市区很多地方,因为深小的师资和教学力量强,声誉好,所以不仅是罗湖的学生,还有福田的很多学生,这样,中午就没法回家休息,而小学又没法解决小学生中午休息的问题,所以一些私人办的午托班就应运而生了,这些午托班能有床给小学生睡,能照顾小学生的生活和学习,下午四点左右小学生就放学了,而这时家长们还都在各自的岗位上工作和赚钱,没时间来照顾孩子,请的保姆又无法辅导孩子的学业,所以就送到这些午托班来,晚上做做作业,顺带吃晚饭,等晚上家长下班了,才来接回孩子,一般是在晚间八点到时十点的时间,当公务员的家长可能八点左右等孩子作完作业就可以接回了,而做生意的家长则要到九点十点才能来接孩子,所以,一般这们的托管班要到晚上十点左右才能算完成一天的工作。

这样的托管班在深圳各区各小学的周围有很多家,芹的托管班就在深圳小学的大门对面的立新花园中,在这个小区里都有近十家形形色色的托管班,除了费用的竟争外,学生的学业水平也是家长重要的选择条件之一。

芹自己介绍了自己的经历,她是在2002年过深圳去的,去的时候在人才市场找工作,遇到这样的托管班招老师,她自己是师范院校毕业的,在家乡的特殊教育学校当过老师,有底子,有经验,后来由于恋爱结婚才离开了学校,到公公所在的单位做起了印刷厂工人,公公是当地报纸的副刊主编,在当地文化界是小有名气,目前也退休在家,婆婆是小学教师,同样退休在家,女儿当时在上外国语学校的初中部,平时住校,周末才回家去,由爷爷奶奶照看。

芹的丈夫原来也是在印刷厂上班的,八十年代末下海搞起皮包公司,后来破产,很失败,但由于在社会上混的时间长了,染上了一些坏的习惯,直至吸毒把家里的钱都吸去了,最后连家中父亲的藏画都偷出去卖了去吸毒,更为严重的是,由于长期吸毒,染上了爱滋病,在当地的卫生防疫站是有登记的,最后因为没有毒资而铤而走险去抢劫被判了刑,估计活不了多少年的日子了。

由于丈夫的不争气,芹自己去省城帮人打工,当时去帮人管理按摩店,任大堂经理,但做没多长时间那吸毒的丈夫又寻踪而来,叫她给钱花,在给了一些钱后,芹辞职去了一个新兴的工业城市攀枝花开餐馆,她的厨艺就是那时给主厨师学的,这个工业城市很多工业人员,开餐馆还是赚了些钱的,后来她丈夫又寻来了,他表示要改正悔新,必竟夫妻一场,芹给了他这个机会,于是他就在餐馆帮着料理些事儿,开始还行,没看出什么事,可时间一长又故伎重演,在和地盘上的人们熟悉了后,又开始吸上了,而且这个城市紧靠云南,毒品贩卖比内地更容易,无奈之下,芹只好结束餐馆的开办,回到家乡。

家中的父母也对这个小儿子痛恨入骨,几次送去戒毒都没有戒掉后,双亲也对他失去了信心,也表示断绝和他的关系,不让这个吸毒而屡教不改的儿子进屋了,但由于芹进这个家时,一直到现在,父母亲对她真是爱护备至,当成是自己的亲生女儿一样对待,就是生女儿的时候,双亲都是尽心尽力的关照和爱护她,平时对她也是很好很好的,而芹又是一个非常讲情义的人,感觉到二老对自己是很在意的,所以,尽丈夫到了这种境地,也协议离过婚,但都没有让二老知道,后来实在呆不下去了,丈夫反复的吸毒,她只有远走深圳打工。

刚到深圳,被开午托班的老板招去做老师,老板是个安徽女子,人很精明能干,就是私心太重了,对利益看得太重了,用低质来低价营运,抢生源。

做了一个学期后,芹和这个老板的行为合不来,她跳到另一家午托班去,这家是深圳本地的开的,但老板只是当老板,不做具体事宜,所以,和学生的交流,和家长的沟通都由芹来担当,一个学期以来,学生们都很喜欢芹,她教学认真仔细,责任心非常强,和学生关系处得很融洽,由于老板只是业余玩玩,并不上心,他有另一份正式工作,还有别的生意,所以管理得不好,全部事务就让芹负责,但芹提出来是不是可以考虑加点工资时,老板不答应。最后芹又辞去了这份工作,自己单独办起了一个托管班,他请和她一起给这个老板一起当老师的姐妹一起创业,由于芹有良好的从教经验和信誉,第一期自己创办时就有二十来个学生,有些是她以前在帮别的老板时带过的学生,听说她自已办了班就来了,就这样,她开始了自己艰苦创业。

在事业上顺利之时,她同时也感到很孤单,女人再强也需要人来疼和爱,需要人来帮,需要坚强的男人肩膀来依靠,芹就在交友网站上查看有没有适合自己的人选,因为现实生活中她也交过几个男朋友,但都因种种原因没有结果。

就这样,她找到了同城的云,她想必竟最后还是要回故乡的,外面的男人有各式各样的,但她这条漂泊的船最后还得会驶回故里,再说家里还有女儿这个牵掛呢,自己能抛下这一切不管吗,能一个人在外生活吗?

听了芹的讲述,云感动了,这是怎样的一位有自力精神的女子啊,于是就在这里帮助芹一起经营起这个事业来了。

云的英语不行,不能带学生的英语,但他可以帮着检查学生的数学和语文作业,三十来个学生,三个老师,云就在一边帮上忙了,有学生要背课文的他也能帮上忙,这样芹有了云的支持也觉得在精神上和精力上轻松了许多。

在云到达前,芹也为他买好了衣物,包括睡衣,T恤,裤子,运动鞋等,这是她这么多年以来的第一次,以前都是男朋友给她买衣物,现在她心甘情愿以为云付出,这表明芹是真心的爱云的,她是真心的用心的爱云的。

就这样,他们一起工作和生活,云来以前炒过许多年股,这次再到深圳后,也鼓动芹开了户,芹拿出了20万炒起了股,开头云自己做,买了一只以前自己做过的股,但被套上了,芹由于没有炒过股,一开始没有参加,后来看到被套了了,心里有点着急,在她的要求下,云出了货,亏了三万来元钱,但马上转购奥运股,那段时间把当初亏的钱赚回来了,还有赢利7000多元,但由于他们都看好奥运题材,没想到结果会出乎意大家的意料,中体产业一路下滑下去,严重被套上了。

周末托管中心都有学生来补习,只有周末的晚间才能休息下来,深圳的天气很热,芹和云就去人民公园走走,因为住地和这里很近,很方便,他们散步在人民公园的林荫道上,谈论着对未来的理想和憧憬。

早上,云每天都在楼下的财贸幼儿园播放的音乐声中醒来,他负责去湖贝路的农贸市场买回一天的菜,菜谱是晚上排好的,一周的菜单不重复,因为深圳的孩子们家里都很富有,吃的食品都很好,所以,要让孩子们不感到厌烦,除了厨艺要好以外,菜的花样要下功夫,这样才能让孩子们满意和高兴。买菜回来,他又叠被子收拾床上用品,让芹去洗漱。

每个周末他们就去买回一周的猪肉回来,切好肉丝和肉片,平时还要到天虹商场或百佳超市买些肉沫回来备用,芹心地好,用的全是上好的猪肉,鸡蛋也全是上好的正品,(而有的午托班是买的次品来减低成本)买的米也是较好的春米,所以,几年以来,跟着芹的学生都愿意继续跟着她,可见她的信誉是很好的。

不仅是生活上芹很认真,而且在学业上更是兢兢业业,不能有丝毫大意,请的老师都是正宗大学毕业的,要经过考察看能不能胜任辅导学生的重任才行,下午放学生,小小的套房里就挤满了人,有的学生在背课文,有的在学英语,有的在做数学,到期终考试时,这个托管班的学生在班上考得都非常的好,家长很高兴,纷纷送来不少礼物表示感谢!

平时晚上,芹会经常的打电话给家中的女儿,她的母性的一面表露无遗,她觉得没有能在孩子身边是个深深的遗憾所以平时尽量爱护孩子,平时买上好的衣服快递回去,买了MP4寄回给女儿,在老家给女儿开了户每月给女儿帐上打款1000元,云觉得这每月的生活零用费对一个内地的初中生来说是否是豪华了点儿,但芹考虑到孩子缺少父母的关爱,自己只能在金钱上来弥补一下了。

举个例子说明,家中的女儿来电说MP4耳机有点问题,可能是接触不好,芹就让女儿快递过来深圳修理,虽然商场是在保质期内不收费,但来回的快递费用都是40元,而在当地找一修理工可能5元钱就能搞惦,云给芹说要煅炼一下孩子的自理能力,否则长大成人后怎么办?

最让云担心的是:芹就这一个女儿,以后肯定要和这个女儿一起生活,但有一次女儿给芹说让她先买一个二室房子来住,在深圳的东门要买个二室的房子,要一百来万啊,芹当时逗女儿怎么安排睡觉呢,女儿说她和母亲睡一间,一间给爷爷奶奶睡,芹问叔叔呢,女儿说叔叔睡厅里的沙发。

虽然这只是个童言无忌,但云的心里却打了个结,是啊,我们现在组合家庭是不可能再要孩子的了,那以后将要面对的是这个孩子啊,自己怎么办?

不知不觉中想到了自己的孩子,要过生日了,云给芹提起过,希望能给一个生日礼物也就百把元钱的事儿,可事过了,芹却无动于衷,云口里不说,心里不愿意了,你自己的女儿就百般呵护,我的女儿过生日则象没事一样,心有不平了,现在都是这个样子,那以后怎么相处,自己不会是很尴尬吗?

在这种心理的指导下,云的心里有了阴影,不知不觉春节到了,放假了,他们带学生去儿童公园玩了一天,大家兴高采烈的合了影,芹还给学生们买了麦当劳餐,送到托管班每个学生一份,学生们玩得开心极了。

他们也曾遇到过难关,那是2008的2月,深圳南山区一废品收购站发生火灾,数人死亡。为此,深圳市全市进行了各人员集中场所的集中整治工作,要求每个地方都要检查到位,罗湖区是重点地区,由城管人员参加,各街道办事处和社区人员带队,各角落的有群死群伤可能的地方都给予进行整治,这其中午托班是重点整治点。那天,在社区人员带领下,东门执法大队开来了几辆大卡车,把立新花园的近十家午托班的课桌都没收了,当时还有学生在做作业呢。

芹说以前也有过类似情况,但过了一阵子就没事了,但这次似乎是动了真格的,全市反馈的信息是全市都对午托班进行了封杀。

那两天,是芹最难受的日子,到时处打听这事的结果,全市的午托班业主都去区教育局,区政府请愿,各学校也面临着巨大的压力,一来学校没有能力解决这个学生午休和放学后的看管问题,二来社区和街道谁也不愿接手这个有着巨大风险的事情,中国人就是这样,有利益的时候大家蜂拥而来去抢,没利益有风险的事大家都避难就易,谁也不想沾,这个午托班的事就是明显的例子。

最后教育局和相关部门也没有一个好办法来解决这事,就这样拖下来了,据说当时在制定一个午托班的规定。

事情就这样自然地发展着,在这段时间内,云把自己的一切真实情况都给芹讲明了,但芹相信云,她是真心爱云的,就是云给她讲明了自己是乙肝病菌携带者她也不吃惊,因为她自己的哥哥曾经得过此病,经中药治疗也恢复正常了,她还和云一起去罗湖医院化验,结果证实没有传染给她,她是正常的,这个病菌有的人抗菌素体能抗过去,不会传染,她也稍稍放心了。

转眼到4月份了,云的女儿6月要中考,说起这个中考大家都明白很重要的,不象高考可以重新考过,今年没考好还有明年,这个中考就这么一次机会,考好了就能上一所好的高中,意味着考上大学的机率会大大增加,所以云给芹商量说要回家照看孩子中考,说实话芹是舍不得云走的,她怕走了就一去不复返了,就会失去他,但云执意要走,她也就无语了。

那段时间,买的股票也套住了,心情也不好,所以,云想先回家照看孩子中考,同时也好思考一下和芹的事情。

临走前,云在东门给家里买了一点衣服,其中有前妻的一件内衣,因为以前都是云给妻子买衣服,这次回去总不能空手回去吧,再说用的是自己以前从家里带来的钱买,又不是用芹的钱,但芹不这样想,她认为云还在意他的前妻,心里根本放不下她才会这样做,两人第一次争吵了起来,但云还是坚持自己的行为。

本来云也买好了火车票的, 在芹的要求下,退了车票,在执法队的整改通知单到期后没有再大的动作后,云决定要回了,芹就在网上给云订了一张电子机票。

2008.4.9日,云又告别了深圳,告别了芹,回到了内地的家里。

回家当然前妻是没有什么好脸色了,但为了孩子的中考,云还是忍辱负重的不和她计教,这期间吵嘴打架的事都有发生,特别是当以前走时买的股票中体产业随着8月的奥运开幕高台跳水后,两人的关系到了极点,可以说是白热化了,前妻的个性很强,差点搞出人命来了,这让云感到很痛苦。

而这段时间,芹和云仍然在保持通信,开始芹不不停的叮嘱云等孩子中考完了早点过深圳去,她仍对云一往情深,愿意等待,后来不知怎么和云的前妻联系上了,两个女人就展开了一场论战,结果是两败俱伤,芹把云发给她的短信转给云的前妻,云的前妻又拿这些短信来嘲讽云,搞得三个人都不开心,特别是云,夹在两个女人当间两头受气,两头为难。

云在家连电话都不敢开,出外面去前妻又要骂,那些个日子搞得云是生死不能,立马回深圳吧,又放不下前妻和孩子,在家嘛芹又电话诉苦,唉!

在这种极端的情况下,芹也难受,她又认识了一个广西的男朋友,利用放假期间去了广西桂林会面,感觉良好,云当时是有发觉的,但由于自己所处的环境,无法要求芹做什么,所以也听之任之了。

后来听芹说,两人还挺谈得来的,还商量鼓励男方也跳进了股市,结果20万元也套在了中体产业上,因为亏了钱,买房和计划做生意都成了泡影,所以两人就沉默是金了。

而内地的云的前妻为了报夺夫之恨,在她的广东网友中找了一个男的,给他说有个女的好勾引,把芹的QQ号给了对方,让那个人假装去安慰和劝解芹,这让处在痛苦和悲愤之中的芹上当了,她交上了这个无赖的广东汕头人,一个在建筑工地上打工的人,后来的结果让芹真是有苦难言,在一起后发现这个人素质差,提出分手,但男方不肯,天天去找她的麻烦,把窗户都打烂了,为此还闹到派出所去了。这个男人有家的, 还有两个孩子呢,芹不想和这有家有室的男人来往,但这男人死不要脸,在广西去打工了还用几个手机号码一天到晚不停的骚扰着芹,让她无法正常开展工作,电话几乎不能开机,所以不得已只好重开号码。

一个偶然的机会,她重新找到一处房子,这是个二楼,符合目前深圳市对托管班的要求,地方也大了一倍以上,虽然房租也多了一半以上,但只要能符合深圳市对托管班的要求,只要能做下去,还是有赚钱的希望的。

为了不让家里战火不断,云无奈的中断了电话,这样,和芹就断了联系了,在云的心中,做父亲的一定要尽到责任,等孩子高考了,一切问题会迎刃而解的,只是到那时,伊人还在吗?

后来,芹的女儿中考时,她回故乡来了,只是短短的几天,等着孩子中考完后和孩子一起回深圳了,让这个假期属于孩子,这是做母亲的最大心愿,她在家乡的公安机关办理了港澳通行证,要带孩子在假期去香港玩米老鼠,让孩子过个开心的假期。

回到故乡的芹,联系到了云,这时的云在家里没有做事,自从奥运时股票亏损后,全部交由前妻打理,他不再插手了,无所事事的他只是在等待着,等待着机会………。

那天,云和芹第一次在故乡见面了,离开一年半后再次相见,两人都有点不好意思的样子,云对芹说出了自己的内心话,指出了问题的所在,他给芹提出了要求,只要芹能做到,他也愿意再续前缘,重新开始,芹听着,默不作声,但她的心里一定是不会平静的。

孩子在中考,芹要在考完后赶紧去接孩子,所以两个小时很快就过去了,这是芹回家后他们唯一的一次见面。

当目送着芹上了公交车离开的一瞬间,云的喉咙里感觉到有一股热浪上涌,他明白自己是放不下芹的!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7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