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明 正文 第八章 科考

peter_niu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1.html[/size][/URL]   转眼间,秋试的时间到了。   考试的地方叫做贡院,崇祯三年的秋闱就在这里进行。卯时刚过随着主考官的一声高呼:“开龙门了”贡院的两扇朱漆铜钉大门缓缓打开,各地的秀才随着门吏的唱名依次进入,林皓然从灵儿的手中接过盛放着笔墨纸砚的篮子和一屉食盒也随着进入贡院。   各地的秀才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1.html


转眼间,秋试的时间到了。

考试的地方叫做贡院,崇祯三年的秋闱就在这里进行。卯时刚过随着主考官的一声高呼:“开龙门了”贡院的两扇朱漆铜钉大门缓缓打开,各地的秀才随着门吏的唱名依次进入,林皓然从灵儿的手中接过盛放着笔墨纸砚的篮子和一屉食盒也随着进入贡院。

各地的秀才随着贡院的钟声响起,纷纷进入各自的考棚。考棚面积不大,甚至可以用狭小来形容,考棚内除了一套桌椅,还有一盏烛台。

林皓然虽说以前在电视、电影里看到过这种景象,但亲身体验还是第一次,觉得甚是新奇。他将竹篮内的笔墨纸砚拿出来,放到桌子上铺好。又将灵儿精心准备的食盒放进书桌的下面仔细放好,这可是这三天的伙食。明朝的考试制度和清朝的没有多大分别,可以说清朝的考试制度大部分都是延续明朝的旧制。考生自从进入贡院的那一刻起,就必须在考棚内呆满三天,不论你是快也好,慢也罢。

随着一声鼓响,主考官将试题分发给各个监考官,监考官在一队队士兵的带领下,将考题分发给每个考棚的考生。

林皓然拿着考题,心中反倒有几分的雀跃,自己竟然能有机会体会老祖宗的科举制度。

随着鼓声的再次响起,林皓然打开试题,上面写着一行字“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

这是出自《大学》里的一句话。意思是:心术端正之后,自身就能获得修养,自身有了修养之后,家庭也就能够治理得和睦团结。这题对林皓然来说并不是很难,他原本还带着几分紧张,看到这考题心中踏实了许多。

他从桌边的篮子里拿出水袋,往砚台里倒入些许清水,磨起墨来。因一场要考三天,并不急于一时作答,一边磨墨,一边寻思如何破题。

这八股文是明朝考试制度所规定的一种特殊文体。八股文专讲形式、没有内容,文章的每个段落死守在固定的格式里面,连字数都有一定的限制,人们只是按照题目的字义敷衍成文。分为破题、承题、起讲、入手、起股、中股、后股、束股等组成部分,合称八股。

用三天的时间琢磨出一篇八股文来,对于稍微有些才学的考生都不是什么难事,剩下的就要看运气了。

磨好墨,林皓然提笔蘸墨,脑中已经有了破题、承题之句,正要下笔书写,突听的考棚外面传来阵阵的脚步声,其间夹杂着一人高声喊道:“诸位学子听令,放下手中笔墨!”

不一会一队身着飞鱼服的士兵飞快的跑到各个考棚门口站定,手中的佩刀直指考生口中喊着:“放下笔墨!不准乱动!”

林皓然被这个阵仗弄糊涂了,这是怎么了?怎么突然之间不让作答了?出什么事情了?本想探身观看一下,可被站在对面得士兵拿着佩刀给逼坐回去了。

原本寂静的考场内顿时噪杂声四起,众考生议论纷纷。按说考场历来被文人视为神圣之地,极少有中途停考之事,今日不知为何。

就在众考生惊慌失措之时,一声高呼传来:“奉指挥使骆大人令,着诸位考生宽衣!”此令一下顿时在考生中炸开了窝,“考场神圣之地,岂能如此亵渎!”“有辱斯文!”“藐视圣人……”

“肃静,尔等听令,如有违抗,就地捕杀!”这句话一出,考场内顿时安静了许多。

不一会就听的一阵“唏唏嘘嘘”的脱衣服的声音!看来还是怕死的多。

林皓然也是愕然,干嘛要宽衣?这是怎么回事?想着自己头一回参加科考,竟然碰到了这种事情,不由得哭笑不得。带着一头的雾水,林皓然在士兵的怒视下将外衣脱掉。

在看看其他考棚,考生们均是光着膀子。一幅敢怒不敢言的神态,站在考棚前的锦衣卫士兵仔细的检查着每位考生的衣物,并令考生原地转圈的检查身体!林皓然当然也没例外。

难道有人作弊?想起以前看过的电视剧中经常有这种镜头。某个纨绔为了求得功名,在贴身的内衣上写满小抄,有的夹在砚台的机关之内,更有甚者在自己肥硕的肚皮上写的密密麻麻。

不一会,就听得考场的一角传来一阵骚动“大人,此人在这!”而后又是一阵慌乱。良久后终于平静下来。

就在众考生面面相觑之时,一位身着飞鱼服两眼阴沉的走到考场中央“诸位,本千户奉令搜查忤逆,刚才多有得罪,如今忤逆之人已经就擒,请诸位穿衣。”

这时,主考官也走了出来:“诸位学子,今日之事,乃事不得已。我等已经禀明应天府尹魏大人,待魏大人禀明朝廷将择日再考!”

众位考生,大都是贫苦之人,盘缠都是东借西凑来的,原本指望着此次科考能够博得功名,也好光宗耀祖。如此一来,不免要在这南京城内多呆一些时日,可恐盘缠不多,不知道能不能捱到重新考试之日,一时间众考生哗然!

林皓然对于重新考试倒是没有多想,只是不明白为何忤逆之人能够进的考场?竟然惊动了大名鼎鼎的锦衣卫插手,看来这不是件简单的事情!

刚才自称千户的锦衣卫口中的骆大人,就应该是前任锦衣卫指挥使骆思恭的儿子骆养性。要说这骆养性身在锦衣卫指挥使的位置上到没有太多的劣迹,比起大名鼎鼎的刘锦、魏忠贤等人,可以说骆养性甚至可以称得上好官。

收拾好自己的东西,林皓然带着疑问回到家中。看到林皓然竟然此时回来,灵儿也是惊奇,林皓然只得将考场内发生的事情叙说了一遍,小丫头也没在多问,反正自己家公子没事就行,其他的她才懒得管呢。

在家左右无事的林皓然,每天猫在书房看书,实在无聊就和小丫头斗斗嘴也是乐在其中。

而南京城内,已经到处都是这次停考的留言,林皓然因为一直呆在家里,对于这些事情,他并不知道。


林皓然在南京的酒楼叫望星楼,和得月楼、天和楼并称为南京城内的三大酒肆名楼。其实到不是他们的建筑有多么的宏伟高大,而是因为酒楼内的饭菜口味确实过人。和其他两家酒楼一样,望星楼也是兼营住宿生意。不过望星楼的客房在三家酒楼中是最多的,客栈就在酒楼的后院,院中错落有致坐落着两栋五层木楼,两栋木楼之间相隔数丈,两栋木楼的每层都有栈桥相连。在最里面的一栋木楼和其他两栋木楼相隔较远,但并没有其他的几栋那么高,仅有两层。但客栈中仅有的几间上等房间,全部在这栋楼内。

整个客栈总共有上等房间六间,估计就是现在总统套房吧。中等的房间十几间,剩下的就是普通房间了。由于房租便宜此时这些普通房间均已注满客人,大部分都是前来参加考试的考生。

这几天科场事件,已经被传的沸沸扬扬,各种版本的猜测纷涌而来。但在应天府衙和锦衣卫的招呼下,没几天就被平息了下来,但表面上的风平浪静,并不能掩饰平静之下的暗流。

望星酒楼二楼临窗的桌前,坐着一位衣着青色长衫,手执纸扇的考生正独自一人吃菜饮酒。不时的抬眼看向窗外的大街,时而眉头紧邹,似乎在思考着什么。时而举杯畅饮,唉声连连。在他的对面隔着两张桌子的地方坐着一位长髯道人,身后的柱子上斜放着一面长帆,桌子的一边放着随身的褡裢。

道人一手捻须一手执杯,两眼微闭摇着驴脸缓缓开口道:“功名本是虚无,道法万物本源。”说完微微睁开小眼偷瞄了一下青衫考生,继而又道:“公子本心紊乱,诸事皆为不顺,须知诸事皆有定论,此乃天意。天意不可违,但并不是天意不可测!”

青衫考生神色微动,定定的看着道人不发一言。

“哈哈哈,好一个天意可测!既然道长法力如此高深,竟可测得天机,那就请道长给我测测如何?”随着语音,林皓然笑吟吟的站在了道人的身后,身边跟着一身短装家丁打扮的林虎。

原来,近几日一直呆在书房的林皓然,着实感觉太闷,便带着林虎一同来到自家的酒楼看看。自从过来后,这还是第一次。两人一路闲逛进了酒楼,就发现一楼厅内已经坐满了食客,原本想在二楼找个桌位顺便查看一下酒楼的生意如何。刚上二楼,就听到有个道士在口出诳语,竟然说可以测得天机。这一套林皓然前世自然见得很多,当下也没有多加考虑,便接过话头。

那驴脸道长没有回头,抚须问道:“公子想测何事?”

林皓然拱手道:“就请道长测测鄙人的财运如何?”



PS:诸位看官,收藏支持一下!清风拜谢!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