晏子的风采

聚庄 收藏 0 83
导读:说起晏子,早在中学时,一篇《晏子使楚》,就为他“桔生淮南则为桔,生于淮北则为枳,叶徒相似,其实味不同,所以然者何?水土异也。今民生长于齐不盗,入楚则盗,得无楚之水土使民善盗耶?”的辩才所倾倒。谈笑风生,挥洒自如,既有原则性,又有灵活性,既不长对方的志气,又利用对方无礼的玩笑以退为进,使辱人者自辱,这就是晏子的风采,中国式的机智。难怪孔夫子愿以兄事之,司马迁“假令晏子而在,余虽为之执鞭,所忻慕焉。”愿为之做“执鞭”的奴仆。可见晏子风采之迷人。   司马迁在《史记》中记叙了晏子两件事:一是赎救越石父。越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说起晏子,早在中学时,一篇《晏子使楚》,就为他“桔生淮南则为桔,生于淮北则为枳,叶徒相似,其实味不同,所以然者何?水土异也。今民生长于齐不盗,入楚则盗,得无楚之水土使民善盗耶?”的辩才所倾倒。谈笑风生,挥洒自如,既有原则性,又有灵活性,既不长对方的志气,又利用对方无礼的玩笑以退为进,使辱人者自辱,这就是晏子的风采,中国式的机智。难怪孔夫子愿以兄事之,司马迁“假令晏子而在,余虽为之执鞭,所忻慕焉。”愿为之做“执鞭”的奴仆。可见晏子风采之迷人。


司马迁在《史记》中记叙了晏子两件事:一是赎救越石父。越石父是当时的一个贤者,不幸沦为奴仆。一次,晏子外出,在路上碰到了正给主人干活的越石父。晏子卖掉了驾车的马,为他赎了身。到了家门口,晏子“弗谢,入闺”,招呼也没打一声,就自己进去了。越石父见晏子对他无礼,立刻要走。晏子很奇怪,问道:“我和你素不相识,你给别人做了三年奴仆,是我把你赎出来,你为什么要离开我呢?”越石父说:“吾闻君子诎于不知已而信于知已者。方吾在缧绁中,彼不知我也。夫子既已感寤而赎我,是知己。知已而无礼,固不如在缧绁之中。”晏子很虚心地接受了他的批评,“延入为上客”。二是御者改过。晏子车夫的妻子从门间窥视其夫,只见其夫“拥大盖,策驷马,意气扬扬,甚自得也”。车夫回家,刚一进家门,她便要求离婚。车夫十分奇怪,她说:“晏子长不满六尺,身相齐国,名显诸侯。今者妾观其出,志念深矣,常有以自下者。今子长八尺,乃为人仆御,然子之意自以为足,妾是以求去也。”车夫听了妻子的批评,深深自责,并认真改正。晏子见车夫前后判若两人,便问何故,车夫据实以对。晏子认为车夫勇于改过,为人诚实,就推荐他做了大夫。第一个故事说晏子接受批评,重视贤才;第二个故事讲的是车夫,实际上说晏子不拘一格选拔人才,说晏子在人们心中的崇高地位。


司马迁说关于晏子的事迹,“世多有之”。近日,读《晏子春秋》,记录了不少有关晏子的遗闻轶事,也使我为他的风采所折服。晏子,身为齐国的国相,他看到贵族荒淫奢侈,便提出了减免赋税的主张,反对国君对百姓的过份榨取。一次,齐景公与晏子登高眺望,齐景公看到壮丽的山河,如织的游人,便说:使我的后代世世保有这个江山该多么好啊!晏子说:自古以来明君只有利民,百姓才会拥护,子孙才会永保江山,而陛下“处佚怠,逆政害民有日矣,而犹出若言,不亦甚乎”!齐景公问晏子有何办法改之,晏子说:“今公之牛马老于栏牢,不胜服也;车蠹于巨户,不胜乘也;衣裘襦裤,朽弊于藏,不胜衣也;醯醢腐,不胜沽也;酒醴酸,不胜饮也;府粟郁而不胜食;又厚藉敛于百姓,而不以分馁民。”“夫藏财而不用,凶也。”在晏子的谏诤下,齐景公罢了大台之役,停了路寝之台,撤了长来之工。晏子看到“踊贵履贱”的社会现实,力劝景公省刑。一次,晏子陪景公出游,在麦丘遇见一个八十五岁的老人。景公请老人为他祝寿,老人祝福了景公,又祝福了景公的后代,景公还要他再祝福一次,老人说:“使君无得罪于民。”景公大为不满,说:我只听说有老百姓得罪国君的,哪里有国君得罪老百姓的道理呢!晏子说:“君过矣!彼疏者有罪,戚者治之;贱者有罪,贵者治之;君得罪于民,谁将治之?敢问:桀纣,君诛乎,民诛乎?”一番话说得景公大为惊恐,是呀,桀纣这样的国君,是国君杀的哪,还是百姓推翻的?景公马上表示:“寡人过也。”还有一次,景公心爱的马死了,景公大怒,要肢解养马人。晏子深感景公残暴,便巧妙谏诤,他问景公:肢解人从身上哪一部分开始呢?何尝肢解过人呢?景公明白了晏子的话,便说:那就把他关起来,等着处死。晏子说:这个养马人还不知道他犯了什么死罪,请让我给他说清楚。于是晏子当着景公的面对养马人说:“国君让你养马,你却把马养死了,此为第一个死罪;你养死的马,又是国君最心爱的马,此为第二个死罪;而你使得国君为了一匹马就杀人,百姓知道后一定怨狠国君残暴,邻近的诸侯听到国君这样随便杀人,一定看不起我们。你看,你养死了国君的马,使得百姓恨国君,使得邻国要加兵我们,此为你的第三个死罪。你赶快进牢房等死吧!”晏子的话景公句句听在心里,反复掂量,只好说:“快把他放了吧,不要损害我仁义的好名声。”


晏子不但谏诤国君,他自己也身体力行。晏子身为相国,但住的房子还是从先人那里继承来的低矮的旧房。齐景公要给他换一座高大明亮的宅第。晏子不同意,说:“我的先人住在这里,我对国家没有什么功劳,住在这里已经过份了,怎么还能住更好的房子呢?”过了不久,晏子出使晋国,齐景公利用这个机会派人迁走了晏子左右的邻居,在原地重新盖了一座大宅第。在出使归来的路上,晏子听到了这个消息,便把车停在城外,派人请求景公把新宅拆掉,请邻居再搬回来。经多次请求,景公才勉强同意了,晏子才驱车进城。一天,景公在晏子家喝酒,景公看到了晏子的妻子。景公说:“你的妻子又老又丑,我有一个女儿,年轻美丽,你娶她做妻子吧!”晏子听后,离开酒席,十分郑重地说:“如今我的妻子确实又老又难看,但过去我也曾看到她年轻美丽的模样。何况,一个女人在年轻美丽的时候把自己托付给你,就是防备年老体弱的到来,我怎么能违背自己的诺言呢?”十分委婉而坚决地拒绝了景公的爱女。在晏子任国相期间,他对自己的要求都十分严格。景公见他的车子旧了,给他送去新车;景公见到他的马瘦,给他送去健马;景公见他吃的差,给他送去美味鲜货……这一切,他都一一退回。晏子的声誉越来越高,但他照样勤恳谦虚。景公的宠臣梁丘据感叹地说:“我到死怕也赶不上晏子了。”晏子说:“赶上我没有什么难的。俗语说为者常戒,行者常至,我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只不过常为不止,常行不休罢了。”


晏子为了国家,他富贵不淫,勤勤恳恳,威武不屈,大义凛然。鲁襄公二十五年,齐庄公因荒淫无道,被崔杼诛杀。之后,崔杼为了专权,滥杀异己,一时朝臣人人自危,纷纷逃亡。只有晏子不畏强权,不怕淫威。他的手下人问他:“死吗?”晏子说:“光是我一个人的国君吗,我死?”手下人说:“逃走吗?”晏子说:“是我的罪过吗,我逃亡?”手下人说:“回去吗?”晏子说:“君主为国家而死,我们也就为他而死;为国家逃亡,我们也就为他而逃亡。如果君主为自己而死,为自己而逃亡,不是他个人宠爱的人,谁敢承担责任?我哪里能为他个人死,为他个人逃亡?但我们又能回到哪里去呢?”正说着,崔杼的大门打开了。崔杼和庆封勾结,立年幼的杵臼(即景公)为君,为了弹压朝臣,正设坛立盟。崔杼的家兵拿着戟剑逼迫每一个大臣宣誓服从崔、庆,气氛十分恐怖。崔杼已经杀了七个人,轮到晏子宣誓,晏子仰天长叹道:“呜呼!崔子为道,而弑其君,不与公室而与崔、庆者,受此不祥。”坚决拒绝宣誓。崔杼说:“子变子言,则齐国吾与子共之;子不变子言,戟既在短,剑既在心,维子图之。”晏子毫不畏惧,厉声回答:“曲刃钩之,直兵推之,婴不革(不变)矣!”说罢枕庄公尸股而哭。崔杼迫于晏子的巨大声誉,只好放晏子回去。


晏子一生经历了齐灵公、齐庄公、齐景公三世,显名于诸侯,博得了“管晏”合称的美誉。他主张薄敛省刑,他为政清廉,生活朴素,直言敢谏,正直无私,这是可贵的。晏子死于公元前500年,距今已二千五百年了,但他为百姓做的好事,他的美德,他的风采,依然动人,依然让人怀念。

出处.dzlishi.net/jinghua/jinghua_3048.htm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