匪妻 第二部 第十三章:激将

蒺藜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7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76.html[/size][/URL] 第十三章:激将 山路上的积雪已经清理的差不多了,终于露出了一条狭窄的羊肠小道,一直弯曲着伸到山脚下。 张登高抬头望着头顶上红红的日头,脸上露出了一丝满意的笑容。 “走!”他冲众土匪挥了挥手,转身向山寨里走去。院子里传来了一阵杀猪宰羊的声音,几个土匪正忙着在屋檐下张挂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76.html


第十三章:激将


山路上的积雪已经清理的差不多了,终于露出了一条狭窄的羊肠小道,一直弯曲着伸到山脚下。

张登高抬头望着头顶上红红的日头,脸上露出了一丝满意的笑容。

“走!”他冲众土匪挥了挥手,转身向山寨里走去。院子里传来了一阵杀猪宰羊的声音,几个土匪正忙着在屋檐下张挂着红灯笼,整个山寨笼罩在一片过年的喜庆氛围中……

“二当家的!二当家的!”几名扫雪走在最后面的土匪气喘吁吁的从山脚下推上来一辆独轮小车。车上用绳子结结实实地捆着一个硕大的红漆木箱,看上去份量不轻。

“这是啥玩意儿?地主老财送的年货?他娘的还有送的更晚的!谁送的?”张登高听到喊声,急忙转过身子,斜着眼睛骂道。

“送货的也没说是谁送的。见了俺们放下车子就跑了,比兔子跑得还快哩!只是说将东西一定亲手交给大当家的。对了,这里还有一封信哩”一名叫做邱芒种的土匪小头目赶紧从怀里掏出了一张崭新的牛皮信封,递给了张登高。

“神神秘秘的,啥值钱的东西?”张登高接过信封就要撕开,却忽然一下停住了手。只见信封上用墨汁书写的七个大字“谨请崔命硬亲启”。他犹豫了一下,抬脚向崔命硬的偏房走去。几个人把车子推到了院子中央,立即引来了一大群好奇心强的土匪。众人围着这个豪华的木箱团团乱转,纷纷猜测里面是啥值钱的宝贝。

张登高走到门前,轻轻的敲起门板来。

“大哥!”

“嚷嚷个啥!”崔命硬听到门外的叫声,从一间狭小的屋子里走了出来。自从把景奉仙从古宅庄抢来自己这几天一直住在这间屋子里。张登高又给他安排了一间上房,他不要,说是风水不好。

“大哥!弟兄们刚才从山脚推上来一车年货,说是一定让你亲自打开。这里还有你的一封信。”张登高说着便把手里的牛皮信封递了上去。

“是吗?还有这怪事。”崔命硬接过信,脸上充满了迷惑,急忙将信封撕开,取出了里面的信纸。

“这是哪个王八蛋送的?明知俺大字不识一筐还弄些之乎者也的来取笑俺!”崔命硬看着信纸上那些咬文嚼字的俗套文字,不由地骂了一声。看了没一会,就不耐烦地把信搓成一团扔到了旮旯里。

“走,看看啥东西这么金贵!非让俺亲自打开不成。”

崔命硬说着,就跟着张登高一道来到了箱子面前。众土匪一看大当家的来了,赶紧让到了一边,闪出了一条道来。

“砸开!什么破烂值钱东西还他娘的上了锁!”听到大当家的命令,几个早就心痒痒的土匪立即挥动着手里的枪托用力砸掉了箱子上的铁锁。

“吱”箱子被打了开……

“妈哟!”

“俺的亲娘呀!”几个好奇心重的土匪往里面一扒头,一个个吓得脸无血色,面如黄土,纷纷跌坐在地上。

“大当……家,人……人头!”几个土匪浑身颤抖着指着箱子,哆哆嗦嗦地说道。

“人头?”崔命硬一个箭步跨上了车子,低头往箱子里一瞅,不由地倒吸了一口冷气,神情呆若木鸡一般……。

里面整整齐齐摆着一箱子面目狰狞的人头!

足足有四、五十个!全部是前天攻打牛家大院时战死的弟兄们的头颅!

“啊---”崔命硬双手抱着脑袋冲着天空大声嚎啕了起来……

“大哥!”

“大当家!”

“俺的好兄弟们,你们死得好惨啊!”张登高和众多土匪听到嚎叫声纷纷围了上来……整个山寨里立即传来了撕心裂肺般的嚎叫!


“传我命令:马上开饭,晌午三刻准时出发,俺要血洗牛家大院为死去的弟兄报仇血恨!”崔命硬凶神恶煞般的嚎叫着……

山寨里立即忙乱了起来,一片人仰马翻的响声。

“弟兄们多吃点,吃饱了才能打胜仗!多吃点,死了也要做个饱死鬼。”王跛脚手里端着一脸盆猪下水掂着一只脚正在给狼吞虎咽的众匪们挨个添着饭……院子里笼罩在一片悲愤的气氛里。

“集合!”崔命硬站在院子中央,腰里别着两只驳壳枪,催命般地吆喝了一嗓子。

众土们纷纷放下手里的碗筷,抄起身边的家伙乱哄哄的集合起来……

“大娘,外面出了什么事?”景奉仙听到外面乱成一团,心里不禁有些好奇。正好老太婆从外面端着饭进来,便随口问了一句。

“唉,真是作孽呀!听说牛崔洼村的大财主牛志起打死了几十个土匪,还割了他们的脑袋当年货送了来。这不,大当家的要下山血洗牛家大院为他们报仇哩。”老太婆把饭放在桌子上,一脸的叹惜。

“奉仙姑娘,吃饭吧。大当家的说了,吃了晌午饭就派苏满仓送你下山。快趁热吃吧。”

景奉仙听了老太婆的话,脸上并没有露出意料之中的喜悦,反而慢慢的坐到桌边上,手里捧起了热腾腾的馒头发起呆来。

“走!”随着崔命硬的一声号令,仅存的五、六十号土匪纷纷上了马,迎着当头的太阳向山下急匆匆地走去……

“咣当!”两扇屋门发出一阵猛烈的撞击声。

景奉仙从屋子里跑了出来……瘦弱的身子一下摔倒在雪地里……她爬了起来,不顾一切向马队追来!

“站住!都给我站住!”她气喘吁吁的追上了马队,一把抓住了崔命硬的马缰绳。枣红马被她突然一拽,两只前蹄高高的跃了起来,整个马身一下竖立了起来,差一点将崔命硬从马背上掀了下去。

“吁--!”崔命硬赶紧两腿用力夹紧了马背,双手死死拽紧了缰绳,身子才没有从马背上掀下去。

“你想干啥?松手!”崔命硬刚刚制服枣红马便瞪着一双布满血气的大眼冲着景奉仙怒吼起来。

“就不松手!你知道吗,这是一场屠杀!一场早有预谋的屠杀!你这是把几十口人往刀口上送啊!”

景奉仙喘着娇气,脸上一片绯红,额头上也冒出了一层细细的汗珠,手里依旧紧紧抓着缰绳。她本来不想管这档子闲事,但是在山上住了这几天里,他发现崔命硬并不是象大家传说的那样是一个无恶不作的土匪,反而是一个有情有义,有血有肉的男人!作为一个善良的女人,景奉仙完全被他的仗义和豪情感动了,出于女人发自内心的好感,她不得不这样做。

崔命硬看到一个柔弱的女人竟敢在众匪跟前当面顶撞自己,还斥责自己的无能,脸上顿时有些挂不住了。他怒目圆睁,高高地扬起了手里的马鞭……

“啪”!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