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做买卖的大军阀

枭龙FC-1 收藏 4 291
导读: 军阀,顾名思义就是拥兵自重,占地为王,不顾法律,胡作非为的人. 在中国民国史上有这么个军阀,他既是广东人又是广西人,军事学校科班出身,从基层军官做起,最后官拜一级上将. 他很会做生意,小算盘打得利索的很,领兵时瞧着打谁有利克图就打,打来打去自己的军队越打越多,最盛时麾下正规兵员十几万,陆海空三军都有.主政一方时,大做买卖,还办企业.赚了腰缠千万.在他领导下建设的很多公共设施到现在还在使用.他治下的老百姓说他好,共产党也说他不错. 这人是谁? 大名鼎鼎的南天王陈伯南陈济棠是也. 说他既是广东人


军阀,顾名思义就是拥兵自重,占地为王,不顾法律,胡作非为的人.

在中国民国史上有这么个军阀,他既是广东人又是广西人,军事学校科班出身,从基层军官做起,最后官拜一级上将. 他很会做生意,小算盘打得利索的很,领兵时瞧着打谁有利克图就打,打来打去自己的军队越打越多,最盛时麾下正规兵员十几万,陆海空三军都有.主政一方时,大做买卖,还办企业.赚了腰缠千万.在他领导下建设的很多公共设施到现在还在使用.他治下的老百姓说他好,共产党也说他不错.

这人是谁?

大名鼎鼎的南天王陈伯南陈济棠是也.

说他既是广东人也是广西人是因为他出生在1890年,那时清朝的行政区域划分,北部湾边上的防城还是两广总督的管辖下,防城还是叫广东防城.并且,陈一生有作为的时间大部分是在广东,期间回民国后建立的广西省的时间大部分是去打桂军.

广西这地方自明末都是出打仗的人材之处.明末大冤臣袁崇焕在宁远大战辩子兵时麾下的军队中就有”狼兵”,清时,洪秀全带着广西子弟一路打到金陵,所向披靡,若不是老洪做了天王瞧着桂女大脚不受用,整日缩在深宫里享受吴越娇娃,说不定天国也灭不了.到了民国,老陆领着八桂兵打进羊城,着实过了一段好日子.新桂系崛起,李,白二人也风光一时.不过,这些桂省人物似乎都有一个共同点,带着八桂子弟打出大山,得意一时,最后都没成气候得天下.

所以,八桂子弟要想过好日子,就得从军或玩枪.这一点陈伯南也不例外.陈伯南17岁时先到钦县警察讲习所学了6个月,然后考入广东陆军小学,在这里他碰上个老师, 邓铿,这邓老师日后可是个人物,邓老师介绍陈伯南加入了同盟会.21岁时又进陆军速成学校学步兵.就在这时候,民国建立了,陈某人该发达了,文凭,党票,关系户全有了,就差基层锻炼的资历了.

陈到地方军队从排长做起,当排长时参加过倒袁,再到林虎手下当连长,升营长.三十而立时机会来了,邓老师当上了粤军参谋长,学生陈立马回到老师手下就任营长.到打陈炯明叛军时,团长陈铭枢觉得自己反对过孙大炮,不好意思再当团长,陈营长自然而然地接了本姓团长的位子.陈团长上任就联合都是营长的张发奎,邓演达等人猛打陈氏叛军,第二年就拿下了广州,陈团长也升了旅长.

旅长当了三个月,广西老乡沈鸿烈打过来了,陈旅长上次是配合老乡刘震寰打仗升的旅长,这回可得打老乡了.一打就打到了梧洲,陈旅长升了参谋长.又过了一年,老乡刘震寰闹事,该陈参谋长揍他了,揍完了参谋长就成了广东国民政府的师长.这年,陈师长35岁.师长当了没几天,当营长时的上司林虎闹事,陈师长”河婆战役”一战打胜,得到了蒋某人的嘉奖.接着率军南征兵发海南岛.

这时候陈的恩师邓老师已经被伯南的老团长陈铭枢暗杀了,巧的是接任的李济深也是广西人,陈伯南和李军长很是投机,李军长手下的国民革命军第四军有四个师长,陈铭枢陈和尚,张发奎张向华,陈伯南陈瘟猪,徐景唐徐老广.大名鼎鼎的共产党人叶挺是独立团长.

这几位人物,陈和尚和老蒋穿一条裤子,张向华视汪精卫为领袖,叶团长不用说,陈瘟猪,徐老广跟着李军长.李军长和新桂系是一伙.

北伐时和尚,向华,叶团长打北洋军去了,李军长领着陈,徐二师长留守广东老家.人家在前方打仗,陈师长在后方搂钱,以前陈伯南从军打来打去混到了一师之长,这回该算计着搂点钱了,钱搂了不少,民怨却起来了,陈师长一看事情不好,出国前往苏联考察去了.

黑列巴红菜汤毕竟没有大米饭烤乳猪好吃,陈师长正考察得没意思,传来了老蒋在上海搞”412”的消息.陈就是因为搂钱惹了民愤才跑到这吃黑列巴的,当初陈觉得民众闹事就是共产党挑唆的,那时就建议蒋总司令”清党’,老蒋不听,这会儿老蒋不但清还杀起共产党了.陈师长立马回到师座岗位上.并就任东路军总指挥,指挥着三个师去打南昌起义的共产党.

共产党部队打散了,那边陈的老乡新桂系开始反蒋.当了第二路总指挥张向华,即反蒋也反桂,想回老家给自己拥护的汪刺客闹块地盘,于是回粤要打老上司李济深,陈总指挥坚决站在老上司一边,伙同新桂系的老乡们把张总指挥打出了广东.李军长也够意思,升陈总指挥为军长,并把广州地盘交给陈军长管.

陈军长刚管了广洲一年,老李和老蒋不对付,老蒋把老李扣在南京.陈军长替了老上司的位子,和当省主席的老团长陈铭枢并肩管起了广东.

39岁的陈伯南此时已是管一省的军队的大人物了.他觉得只当军人不成,还得在党里面有个职位,便花了万元大洋弄了块青翠玉石送到南京用来刻制政府和党中央的大印.换了个中央执行候补委员.

正当陈伯南得意洋洋之际,一伙子广西老乡谗粤省这块肥肉,合计着要来抢!

话说新崛起的李,白,黄等桂省人物在北伐后凭着七军的家底搞起了新桂系,几万部队后方只占着广西那么个穷省,搂来的钱粮不够嚼谷的,前方还受老蒋的气,于是酝酿着反蒋,老蒋打完了北洋军正借着”裁军”的名义想灭了新桂系,两边于是大打出手,老蒋先在北边灭小诸葛的部队,追的小诸葛坐着小日本的船绕了一大圈才回到老家,老蒋南边对二陈封官许愿,还把李老头骗到南京扣起来,二陈一看风头有变,自己做大的机会来了,立马通电拥蒋.新桂系表面上是痛恨二陈不够意思,私下里是要拿下粤省这块肥肉,在广西日子再好也不过是吃米粉,只要能到羊城街上酒楼一坐,那还不太爷鸡放开了嚼?于是哥几个倾全桂兵力再叫上粤东徐景唐的第五军一起向广州杀来.

那八桂兵打战是出了名的能,北伐中长沙之战,鹰潭之战都是打出了威风的战绩.这次凶猛而来,只怕是粤军难以抵挡.

八桂兵利害.陈伯南也是桂省出生,粤兵虽说没有八桂兵能爬山,但打起仗来也不是怂包,再说了,兵怂怂一个,将怂怂一窝,有陈伯南掌旗,谁扁了谁还不一定呢.

说来也怪,新桂系北伐的时候挺能打的,这会不知咋整的,没几天就败在粤军手下,退回老家去了.陈伯南不但保存了地盘,还占了不少桂系的地盘,顺带手把徐景唐的五军也收了.把粤军扩编成5个师.

这一轮下来,陈伯南又赚了.

到了这年秋天,北边的阎老西,冯基督联合向老蒋开战.被陈伯南赶跑的张发奎流落到了广西,李,白,黄几个和老张一凑,觉得还得打到广东去,不然这新桂系也忒跌面子了.上次是桂军对粤军,这回换换,老张的粤军打头阵,可花县一仗下来,老张也被陈伯南揍了个鼻青脸肿,陈伯南还趁胜占了当年当参谋长时住过的梧洲.喘口气过了年又占了玉林,北流不少地盘.

李,白,黄,张等一看,这路不通咱另打一路,咱打湖南去.人点背了怎么也背,广东打不好湘地也不成,陈伯南以蒋光鼐为先锋官,率三师入湘,打得李宗仁掉头往老家跑.李某人一路跑伯南一路追,云南的彝族王爷老龙一看有便宜沾了,立马带着一帮娃子兵朝着桂省甲天下之地马肉米粉和省会南宁城的老友面就来了.

这边是陈伯南趁胜追击的粤军,那边是孟获的子孙,这下可够八桂兵受的.偏偏此时,陈伯南不着急打了.

要说这几年的打来打去,加上长期在广东那商人云集之地待久了,陈伯南成功地完成了从军人向商人的转型,也学会了算帐了.

伯南算盘一拨:这桂省本就没啥油水,要不当年我外出从军呢,既然拿下来搂不了多少油水,还得和那个彝兵王爷对阵,等我把新桂系和彝兵王都干掉了,老蒋来个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我这不是白忙乎了么.

得了,咱也对老乡留个情面吧,咱不穷追猛打了,由着他们和彝兵玩命去吧.老蒋这边和老阎老冯打得正吃不住劲,我派陈老团长的嫡系两个师组成十九路军北上帮老蒋打阎老西和冯基督.咱两头都不得罪,还顺手把省主席,老团长的嫡系队伍送了人情.

这招不错,没几天彝兵被新桂系打回了云南老家吃过桥米线去了,这边陈伯南找了个机会把手里没亲兵的老团长从省主席的宝座上拉下来,一手包了粤省的军政大权.

有了粤省钱粮撑起来的腰包和说一不二的权力,加上新桂系那边老乡们的交情,伯南找着感觉了,想起该和老蒋算算帐了,你蒋某人仗着把持着南京中央政府一会叫我打这个一会叫打那个,还留着心眼想算计我,不成,我们两广得联合起来玩玩你.

也该着老蒋要玩完,就在此时,金陵城内的国民党中央出事了,老蒋数数能挡自己南面称王的阎老西,冯基督,新桂系都没戏了,觉着自己该当老大了,不想,他这想法遭到了一位胡先生的反对,胡先生,谁呀?胡汉民胡”二总统”么.这胡先生早年和孙先生搞同盟会哟喝着驱逐靼虏时,老蒋还不定在那玩泥巴呢,后来国民党在广州左稳,胡先生可是出了大力的,人称”第二总统””首席理论家”.在国民党中极有威望.

要说这国民党能成大事,不仅是有军队,主要的还是有党的作用,至于党的作用有多大,看这回挡着老蒋当老大的过程吧.

老蒋看胡先生反对,玩了一把黑的,把胡先生扣起来了.这一下,党内的胡派,汪派等各种势力全不干了.

消息传到南边,两广的大人物们都是拥胡的,陈伯南和李,白,黄等乡亲们一勾通,马上达成协议,咱两广别再自己打了,先反蒋吧.粤军撤出桂省,两广一起反蒋.伯南解囊出钱拉人,招呼起国民党军政两路的两广大佬们来羊城议事.大洋点到数自有响应人,于是乎总理儿子派,汪美男子人帮,国民党老家伙伙,西山上闹事的哥们等等一大帮吃党饭的国民党人物和两广的几十个耍枪杆的将军都来广州喝王老吉了.

大家喝着茶开了个国民党中央执监委员会非常会议,大家一致决定发个宣言,组成个国民政府.陈伯南当第一集团军司令.树起大旗和金陵城里的老蒋对着干,勒令老蒋48小时下台!要是不干,那我等就不客气了.说不准两广兵就要进南京逛秦淮河了!

一时间长江边上的金陵城人心惶惶,珠江畔的羊城里米酒翻腾,老蒋骂着”娘希匹”调兵遣将,陈伯南数着大洋领军出城.

一场大战在即.

就在这时一位老粤人出面调停了.

就在陈伯南等人决心和老蒋干一场时,老蒋派了陈铭枢来羊城找各位谈.这陈某人一直和老蒋一个鼻孔出气,他的老家底十九路军这会正在十里洋场驻扎.老蒋寻思着多年来对陈某不薄,派他去和老乡们谈谈该不会错.没想到陈某人到底是乡亲为重,一到羊城就和乡亲们站在了一边,卫戍沪杭的十九路军也磨刀擦枪的示威.

老蒋一看这阵势,只好先咽口气:开条件吧,你们两广想要啥?

两边一阵讨价还价,最后是那边老蒋下野,国民政府主席换成林森.陈铭枢得了行政院长兼交通部长.这就是现而今的总理加交通部长么.

羊城这边成立西南党政两机关,表面上恢复党政统一.实际上陈伯南成了广东的”南天王”

这事刚完奉天城里的北大营叫日本鬼子给端了,张大少爷吃喝玩乐还成,和日本人打仗他可不敢,于是乎30万东北军丢了四个省,一溜烟地退到了关内.

这下中国上上下下都不干了,你们这些军阀,整天地打来打去,就会中国人打中国人,这会小个子的罗圈腿都打进东北了,你们还互相打!

一时间民族矛盾上升,国内矛盾下降.各派暂时息兵歇火.

这一番折腾,陈伯南从人成了王.很划算的买卖.既然称王了,这地盘就是王土了,谁不好好种自家的地.陈王爷开始琢磨着怎么经营王土了.

“先有革命的理论才有革命的实践.”南天王先花大心血搞了个”三年计划”.而后开始照计划执行.

按照”以军统党,以党治国”的理念,先整顿军队,陆军搞他十五万人,3个军外加教导师,独立师,炮兵团,战车团,各兵种都有.撤消原海军,空军司令部,统编为”陈家海军,空军”为未来的立体化战争做准备.

“路线确定以后,干部就是决定因素.” 办军事政治学校,培养自己的军官干部队伍.地方上开展行政干部培训,各县,区,乡长都来轮训,进修.县长,局长考试上岗,考不合格的一律下岗.

一边抓党政建设,同时另一边抓经济.

首先“搞活经济”,派人购进外国食糖,换了包装打上省营企业的牌子,加足了价钱卖出去,不就是”进料组装”么.

鼓励农民做买卖,挑上家产的鸡鸭菜鱼到香港卖了,回来挑回洋面,饼干,不就是”对外贸易”么.

“基建上马三材先行”,起一批水泥厂,玻璃厂,到搞基建工程时有钱都得排队买.

“劳动密集型轻工企业赚钱快”,好,上它一批造纸厂,纺织厂,饮料厂,安排一大群民工就业..

“产业要发展,能源要跟上”,办发电厂.

“没有枪没有炮,我们给自己造”,扩建兵工厂,上马制炮厂.

“要想富先修路”.发动民工修省道,全省公路网要成规模.

羊城要改观,珠江修个海珠桥。

给中山先生修个纪念堂.

給读书人修个图书馆.

“穷不能穷了政府”,政府大楼得建的好.

“教育树人,百年大计”。增加几百所小学,,几十所中学,一本是中山等大学,二本是工,商,师范学院.再建几个农业,职业大专.农村的仔,女别乱跑了,上学去.城里的成人教育立马开课,谁不好好学习抓起来!

“物质文明,精神文明两手抓”,

广泛开展“广东复古”运动,尊孔读经,以孝治天下。

尊重风水先生,按风水先生的指点办事,再给老娘重修墓地.

抓精神文明是不能禁娼赌的,因为那可以创收.

对“奇装异服”“跳舞”是要禁止的,男女不能同台演戏,不能同池游泳,禁这些可以“正人心”

禁止不能停留在嘴上,军人上街,凡有奇装异服的抓起来,在衣服上盖上印,看你还穿!

总之,北边阎老西,西边刘湘有的广东要有,没有的广东创造条件也要有。

还别说,南天王这么一搞,广东确实好了很多,物价稳定了,人民生活好了,过这几年生活的老广都说好,几十年后中国改革总设计师也对陈公子说:“令尊治粤八年,建树很多,至今老一辈的广东人都非常怀念他。”

也许是广东人民只有八年的福气。就在南天王干得正火时,二次上台的老蒋找陈王爷的麻烦来了。

南天王34岁那年,老蒋开始对中央红军第五次“围剿”。尽管以前第四次“围剿”时陈王爷就派出过6个师加1个旅在闽,赣,粤边界“清剿”过红军,实际上,粤军和红军暗地里小买卖做得还是不错地,中央苏区中华钨砂公司生产的重要战争物资钨砂就用来与粤军交换药品等红军所需的物资。

第五次围剿,老蒋在德国将军的参谋下,下了血本要剿灭中央红军,其他几方面老蒋安排完毕,就拉陈伯南入伙了.这次,老蒋是官,钱,枪一概都给,先封南天王为“南路总司令,”军费每月60万元,外加一次性开办费80万元,迫击炮40门,轻重机枪150多挺,弹药1000多箱。

这可叫南天王为难了,不干吧,自己一贯是主张反共的,干吧,有红军在闽,粤,赣边界挡着,至少老蒋一时还腾不出手来搞自己。再说,自己和红军一打,两边损失了实力正是老蒋得便宜。

经过军事斗争,经济起飞洗礼的陈王爷自有妙计,他先是一个”拖”,表面大唱“剿共”高调,暗地里就不动兵。

老蒋也不省油,威,逼,利,催各种手段一起上。

南天王一看拖不过去了,一面派兵向红军发动进攻,一面遣使者和红军会谈。

红军这会日子正不好过,党中央在上海待不住了,全进入朱毛开的地盘,来了先把老毛挤兑一边待着,弄一个日耳曼骑兵和一个书呆子”崽卖爷田不心疼”地指挥着红军将士和几十万敌军死打硬拼,地盘越打越小,人越打越少,正想辙从那撤呢.得知南天王有意谈谈,红军总司令立马写了封信叫”小开”拿上去谈判,”小开”得令便领个”长工”来到两军阵脚,南天王的代表用两抬大轿把二位抬到一处不错的地方住下,谈了两天.达成”五项协议”:

1.就地停战,取消敌对局面.

2.互通情报,用有线电通报.

3.解除封锁.

4.互相通商,必要时红军可在陈的防区设后方、建立医院.

5.必要时可以互相借道,红军有行动,事先告诉陈,陈部撤离四十华里。红军人员进入陈的防区用陈部护照。

协议达成,南天王出手阔气,一下子就送了红军一大堆食盐和1000多箱子弹.

按南天王不会做赔本买卖的性格,这些礼物一定不会白给,但红军方面給了多少钱,官方资料里自然不会说,也许等若干年后会有人挖出来.也罢,不管是给钱了还是没给,反正红军先解除了南面之忧,还为下一步从这长途远遁留了伏笔.

随着老蒋的包围日益缩小,红军开始向南转移,在突破了老蒋的封锁线后进入了南天王的粤北.

南天王果然守信用,他一面虚张声势修工事,一面令部下让开一条路让红军过境.

老蒋还以为这回红军还不死在粤军防线下,老蒋的理由是:粤军从保卫自己的地盘角度讲也会死拒红军入粤.其实老蒋只想到了一方面,他不想想,如果红军保证不入粤,南天王还会相信,毕竟红军还是讲信用的.而老蒋多次不讲信用,出尔反尔,整日地琢磨着占人家地盘,南天王会相信他.

等到红军经过粤军防线西去湘江,老蒋才大梦初醒,气得他在电报上要对陈伯南”执法已绳”.这时南天王才派兵追着红军而去.但是晚喽.有南天王借路,红军突破湘江前往黔省找王大烟的麻烦去了

一场战事被南天王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即保境安民又给红军一个人情,估计也没少搂真金白银.实实在在地玩了个漂亮的”双赢”.

虽然得罪了老蒋一道,但老蒋这时也拿南天王没辙.

南天王继续吃他的早茶,搞他的建设.可惜好日子不常,一年多后,一个老头在广州之死,引发了南天王出走.

当年两广第一次联合倒蒋就是因为胡先生被扣,这会,胡先生已远走法兰西品正悠闲地白兰地呢,胡先生人在海外,国民党的人们可还指着胡先生主事呢.民国24年,在南京的国民党召开第五次全国代表大会上,远在法国的胡先生被选为中常委主席.

被选为副主席的老蒋只好汇去四万大洋请胡先生回来就职.胡先生收了钱往回走,1936年1月在羊城登岸后不再走了,就在广州城扎下去了.住了没几天,一日,胡先生与人玩马走日象走田正高兴时,脑出血走了!

胡先生这一走,国民党粤籍派,右派可就群龙无首了.

南天王此时因前些日子派兵帮老蒋平了老陈团长的旧部十九路军的福建反蒋活动有功,已得一级上将衔.正谋划着干点什么,胡先生一回羊城,南天王准备着联络各派在来次倒蒋.

胡先生突然离世在他的地盘里,自然得先操持着办好胡先生的后事.

后事办完,老蒋派来的代表开始了此行的第二个任务:老蒋要取消西南党政两机关,政府改组,各军长,师长由老蒋任命.陈伯南从第一集团军司令改为第四路军司令.

陈伯南一听这个气呀!我还没动手你先出招儿了,这不是要我的军政大权么?

可气归气,前段时间有胡先生在,陈伯南还能琢磨着怎么反蒋.现在胡先生一走,没人在党里替他挡着了,老蒋正是趁着胡先生”尸骨未寒”就开刀了.

陈伯南到底是出狼兵地方出来的,干脆,也别什么条件了,我就反你了.正好老乡小”诸葛”也早有此意.两人一捏鼓,发表通电,指责老蒋不抗日,要求南京政府立即发兵抗日.不等南京回答,陈为总,白为副总的第一集团军的粤兵和第四集团军的桂兵就入湘了.

这可有意思了,抗日去北边呀,到湖南干什么?两广兵又不爱吃辣椒.明摆着是拿抗日说事,实际上想多占地盘.

老蒋既然翻脸自有他的准备,他一边用中央政府的名义取消西南两机关,免去陈伯南各职务.一面派大军在湘堵住两广军.只这些还不够.最厉害的一手是老蒋派人提着大洋暗地里活动粤军将领.

“当官的不打送礼的”粤军将领一见白花花的大洋和西北军那些将领一个德行,立马就反了水,一军长反了,二军长走了,空军的更绝,开上所有飞机奔南京了.正应了开战前风水先生给陈伯南测的”机不可失”的预言.那些吃白食的政客一看大势不好,溜得比兔子还快,立马一哄而散.

这一下,陈伯南落了个光杆司令,老蒋要是堂堂正正摆开打,输了也心服.你玩这么一出”不战而买人之兵”这不是玩死我地!

还好,陈伯南还有2600万大洋在,提上这些硬通货陈伯南前往香港去也.

此后,从王变成人的陈伯南去了欧洲考察,抗战军兴又回到国民政府里做了些委员,农林部长等闲职,抗战胜利,参与了粤,桂,台三省战后事务,还在海南混过一段,当解放军要上海南岛时,陈伯南去了台湾.64岁时死在岛上.

若不是如今七老八十的一些老广们还念叨着”南天王”主粤时的好日子,海珠桥上车水马龙,中山纪念堂,中山大学学子济济,可能这位人物在史书上的留名就是个军阀.说起来,他能在战乱频繁的年代,把粤省尤其是羊城建设得几十年后还在造福于粤人实属难得.做军人他指挥的粤军还算是一股力量,自他之后粤军不再成为一股势力.做政府首长,他能建设也说称职.久居粤地他能算会经营,算军算政算钱都算得没赔本,但算人上没算过更能算计人的蒋某人.

“枪杆子,笔杆子,夺取政权靠这两杆子,巩固政权也靠这两杆子.”

有钱才有枪,军队有军费才能存在,陈伯南这两样都玩的不错,

有党才有笔,党的作用是提出一个得人心的政治主张,用笔宣传出去,用政治主张团结各种力量,再加上枪,天下可得也.

老蒋能得天下,除了他的黄埔军及江浙财团和洋人的钱,还有一个就是国民党的力量,老蒋前两次下野都是栽在国民党内叿上.

陈伯南军事能,搂钱能,建设能,就是政治上欠能,不仅他欠,民国的那些桂系人物都欠此能,所以,折腾来折腾去还是个军阀.

1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