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一个甲子之前,湘人毛泽东喊出“中国人民站起来了”这句经典之语后,还有一句著名的反诘:“为什么不能在胜利以后建设一个繁荣昌盛的国家呢?”六十年过去,行行复行行,中国经济在前行的路上艰难跋涉,并探索出改革开放的路向,实现跳跃式的跨越,朝着“繁荣昌盛的国家”目标渐行渐近。


“数说财富”系列将以数据为基础,事例为经纬,描述中国经济在各个层面的巨变。祈请垂注。


中新社北京七月七日电 题: 中国坐三望二 超越日本可能不用三年


中新社记者 王永志


今年年初,美国华盛顿邮报》据中国国家统计局最终核实数据,称中国经济规模二00七年就已超过德国,成为世界第三大经济体。该报并援引美林的数据,指二00七年第二大经济体日本为四点三八万亿美元。“如果中国继续按照目前速度增长,中国经济最快将在三年内超越日本,在十八年内超越美国”。


“可能不用三年,中国经济总量今年就可能超越日本。”国家统计局副局长谢鸿光接受中新社记者专访如是说。


谢鸿光认为,中国GDP去年已经超过三十万亿元人民币,同日本的差距也就五千亿美元上下;今年中国“保八”左右的目标应可达致,而日本在世界金融危机冲击下增长乏力,可能出现负增长,中国经济总量今年大有可能坐三望二。


谢鸿光说,把一个有十三亿人口的中国,同只有一亿多人口的日本相比,中国人均收入、发展程度同日本还是不可同日而语。但是,从中也可以看出中国经济跳跃式的跨越。


从一九八二年就分配到国家统计局工作的谢鸿光,称得上“老统计”,对于新中国六十年的数据变化如数家珍。他说,中国GDP一九五二年仅有六百七十九亿元,到了一九八六年才超过一万亿元,而到了二00一年就逾十万亿元,二00六年越过二十万亿元,二00八年突破三十万亿元,二00八年一天创造的经济价值量超过一九五二年一年的总量。特别是进入新世纪,中国一年一个样,十年大变样,令世界刮目相看。


经受百年殖民统治屈辱和战乱频仍的中国,在“站起来”后雄心万丈,在废墟上建设新家园。遥想上世纪五十年代中后叶,也有“超英赶美”的憧憬,却因冒进与浮夸,遭遇困难时期;文革期间,有段“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的荒唐岁月,国民经济濒于“崩溃”边缘。好在“发展才是硬道理”理性回归,改革开放让中国重心重新转移到经济建设基本国策上来。


从特区建设到沿海城市开放、从东部地区优先发展到西部大开发一系列前无古人的创举中,中国速度成为世界经济一道靓丽的风景线。连诺贝尔奖得主诺斯都惊呼:中国经济挑战了世界经济学的理论。


谢鸿光深有感触地说,改革开放的前十年、前二十年是打基础,而最近这十年,中国经济体量大了,经济在持续快速发展的同时,保持了较好的稳定性,财富积聚“滚雪球”。二00五年,中国GDP连续超越法国英国,二00七年再超德国,如今又与日本并驾齐驱。


而当世界金融危机飓风袭击全球,中国政府迅速推出保增长、保就业、保稳定的一揽子政策,加上改革开放长期积累的雄厚财力、资金支持、科技力量、创新意识等等,使得中国在应对危机之下,能够处变不惊,受到伤害较其他经济体为轻。谢鸿光认为,目前中国经济已企稳回暖,可望率先踏上复苏之路。


当然,从一个一穷二白的新中国,到现在步入中等收入的国家,中国经济总量虽已晋身世界三甲,但人口多、耕地和资源匮乏等制约因素还很多,如何深化改革增强经济发展动力与活力,调整结构促进发展方式转变,民众分享改革红利,中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不过,谢鸿光对中国经济发展潜力和前景充满信心。他说,二00八年,中国固定资产投资超过十七万亿元,今年可望超过二十万亿元;中国金融机构本外币存款余额高达四十八万亿元,贷款三十二万亿元,存贷差还很可观;持续不断的改革开放和又好又快的既定目标,将使走过六十春秋的新中国继续保持强劲的经济活力,迈向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新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