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4.html


四个人猫在车里一直等到凌晨两点钟才开始行动,这个点是警卫们最困乏的时候,而且岗哨轮换了两个小时,警惕性也差了。

按照事先制定的行动计划,苏冲留在车里等待准备接应,东方焜他们三个进入总督府救人。三个人都换上了黑色的夜行衣,戴上头罩,全身上下收拾的非常利落。

东方焜腰带上插着两支M1911,阿强使用的还是那支二十响,而且俩人的小腿上都捆绑着两把锋利的匕首,霍雄飞则斜背着子弹袋和汤姆森冲锋枪,他主要是复杂掩护和接应东方焜的行动。临行前三个人又把武器装备仔细的检查了一遍,然后开始行动。

三个人穿过卧虎峰左侧的森林,再攀上不算太陡峭的山脊,来到了总督府的后院墙壁外面。

总督府是一座城堡式建筑,分前后两个建筑群,中间加着一个庭院,前面的建筑采用的是豪华的哥特式,而后面的这个建筑物则采用的坚实厚重的罗马式建筑风格,无论是房屋还是围墙都用长方形的大石条垒砌而成。兼有两种建筑形式混合在一起,使总督府既雄伟壮观又精美豪华,是整座城市最突出的建筑。

用石块垒砌的高大而又坚实的墙壁高度接近十米,而且石壁光滑很难攀登,徒手上去根本不可能。

来到白天选定的攀登地点,阿强将带抓钩的绳索抛上城墙,然后用手向下用力拽了拽,确定上面的铁钩勾牢后朝东方焜点点头。东方焜抓住绳索,双脚蹬着墙壁,双手交替着快速攀了上去。

爬到城墙顶上,东方焜先趴在边沿的石头上朝两边观察了一下,上面的情景跟长城上很相似,有接近两米宽的通道,人可以在上面自由往来,有些部位还与里面的建筑物连接在一起,可以直接进入到城堡的建筑内。

不远处就有一个岗楼,里面应该有一个值勤警卫。根据霍雄飞提供的情报,整个后墙部位就三个这样的固定哨位,必须先解决这几个警卫才能进行下一步行动,否则救出人来也很难离开总督府。

东方焜回身摇晃了一下绳索,向下面的俩人发生信号,告诉他们可以上来了,然后藏身在墙垛下,等候着俩人。

很快阿强和霍雄飞就爬上城墙,东方焜朝两边指了指,做了一个行动的手势,随后他第一冲向距离最近的岗楼。

岗楼也是石头建筑,三面有射击孔,朝里面的这边有个门口,有微弱的光线从门口照射出来。东方焜伸手拔出了插在小腿处的匕首,然后把身体贴在门口一侧,探头向里望了一眼,禁不住愣了一下,原来里面并不是霍雄飞说的一个人,而是有两个家伙在下棋。

两个人盘腿坐在地上,旁边点着一只蜡烛,俩人一言不发,静静地一步步下着国际象棋,两支卡宾枪竖立在墙边。

东方焜情不自禁地咧咧嘴,没见过如此着迷象棋的人,他忽然动了恻隐之心,不忍心将手中的匕首飞出去。他将匕首重新插回鞘中,然后快速闪身跳到门口,然后一步窜入岗亭内。

东方焜来到两个警卫的身边时俩人还没有察觉,都在低着头聚精会神地盯着棋盘,东方焜迅速伸出双手,一边一个抓住俩人的脖颈,然后用力把俩人的头撞在一起,只听嘭的一声闷响,两个家伙顿时昏倒在地上。东方焜顺手从墙边抓起俩人的卡宾枪走出岗楼。

这时霍雄飞也从右侧的岗楼里出来,向东方焜做出了一个OK的手势,东方焜转身朝通往城堡中间庭院的楼梯走去。

阿强急匆匆跑过来,轻声说:“邪门,岗楼里没人,让我白跑了一趟。”

东方焜一听就明白了,在那个岗楼里的值勤警卫跑到这边来下棋了,难怪自己对付了两个人。东方焜没有多说,示意阿强赶快跟自己下去。

这个楼梯是敞开的,可以看见庭院内的全貌。走到楼梯中间拐角处的时候,东方焜把手里的一支卡宾枪竖在墙角的阴暗处,随后继续往下走。

庭院的周围是一个环形走廊,每隔几米远就有一个粗大的石柱支撑着上面的建筑物,东方焜把另外一支卡宾枪也竖在其中一个石柱边。阿强跟着东方焜身后,搞不明白他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

根据霍雄飞得到的情报,总督府的地下室在后面这栋建筑物的下面,其中有个出口就在拐角处的楼梯下。俩人闪身跳进环形走廊里,墙壁上每隔一段就有一盏壁灯,虽然光线不是很强,但是足以看清楚走廊内的情景。

向前走了不远,忽然听到零碎的脚步声,东方焜一挥手,跟着后面的阿强立刻躲闪到了石柱后面的阴暗处,东方焜也藏身到另外一根石柱后,紧跟着一抬腿,将匕首拔出来。

原来是两个巡逻的警卫懒散地走过来,俩人嘴里叼着烟,无精打采地从东方焜身边走过去。

东方焜猛然从石柱后面跳出来,一挥手将锋利的匕首扎进了距离自己近的这个家伙的软肋里,来不及将匕首拔出来,左臂就已经探出去,从后面揽住了另外一个警卫的脖子。

第二个人猛吃一惊,刚要张嘴呼叫,东方焜的手指已经捏住了他的喉咙,使他光张嘴发不出声来,只听嘎嘣的声音,这个家伙喉结处的软骨被东方焜捏碎了。这时东方焜空出另外一只手,抱住他的头轻轻一扭,将脖颈扭断。

东方焜顺手将怀里的人拖到暗处,阿强也把另外一具尸体拖到了一边,随后俩人快步朝地下室的入口走去。还是同刚才一样,东方焜分别把两个警卫的枪放在了拐角处。

推开通往地下室的小门,一股阴冷之气冒出来,俩人沿着石头台阶下去,下面是一条很宽畅的走廊,半圆形的顶部有一排灯泡,把走廊照的很亮,静悄悄的既没有人也没有任何声音。

俩人举着手枪,蹑手蹑脚地沿着地下通道向前去。从草图上还感觉不到,来到下面后才发现这个总督府的地下部分不但复杂,而且还很大,通道的两边有不少洞穴。

有草图的引导,俩人很快就找到了关押犯人的地方,一道铁栅栏出在前面的通道中,在栅栏的前面有一张桌子,有一个看守趴在桌上呼呼地睡觉。

东方焜快步走到看守的前面,隔着桌子用枪口轻轻捅了一下他的头,看守慢慢抬起头,睡眼朦胧地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俩个人,当发现黑洞洞的枪口指着自己的时候,吓得一下子清醒过来。

“把牢房门口打开。”东方焜用英语对看守说。

“你们……你们是什么人?”看守神情紧张地问。

东方焜晃晃手里的枪,轻声说:“别管我们是什么人,只要你老实配合就不会伤害你。”

听东方焜这样说看守平静了许多,“你们想要干什么?”

“几天前有几个人被弄到了这里,里面还有一个姑娘,现在带我们去见他们。”

“这几个人已经被带走了,没有关押在这里。”

看守的话让东方焜大吃一惊,急忙问:“他们是什么时间被带走的?”

“具体时间我不知道,反正是在白天的时候,我是晚上接班时才知道的……”

没等看守说完,阿强就不耐烦地说:“少爷,别听他胡扯,这小子在拖延时间。”

“我讲的都是实话,两位不信我可以带你们进去看看。”说着话看守从墙上摘下一串钥匙。

东方焜伸手从看守手里要过钥匙,然后对看守说:“我自己来吧,先委屈你一下。”说完朝阿强递了一个眼色,然后转身去开门。

阿强动手把看守捆绑在椅子上,最后正准备用布条把看守的嘴巴堵住,这时东方焜出来了,他朝阿强摆摆手,然后问看守,“你知道那几个人被弄到什么地方了吗?”

看守摇摇头,“他们不是总督府的人抓进来的,所以我们也不清楚这几个人的情况,既不知道他们是为什么被抓进来,也不知道为什么被放出去……”

没等看守把话讲完,东方焜已经转身走出去好几米远了,阿强紧跟在他身后,着急地问:“里面没有人吗?”

“嗯。”东方焜简单地应了一声,他在思考着出了什么事情,几个人为什么会被带走。

俩人还没走到通往上面的台阶处,突然整个地下通道中响起了刺耳的警报声,同时墙壁上亮起了红色的警示灯,紧接着通道的一端跑过几个人来。东方焜猜想很可能是在上面走廊里干掉的警卫让人发现了。

东方焜拔出双枪,迎着过来的人就冲过去,一边朝前走一边射击,双手同时勾动枪机,等到了楼梯口,跑过来的警卫也都被他打趴下了。

俩人迅速从地下室里出来,东方焜把手枪朝腰间一插,顺手抄起了下来时放在门口后的卡宾枪,端着枪冲到外面的环形走廊里,这时阿强终于明白少爷为什么把缴获的枪放在几个地方了,原来是为了防止出现意外情况。

走廊两端已经出现了不少士兵,不过他们似乎还没有发现敌人在什么地方。就在东方焜和阿强准备往外跑的时候,庭院的上空突然亮起了几盏巨大的探照灯,把整个城堡中间的庭院和周围的环形走廊照的亮如白昼。

俩人的身形顿时被人发现了,密集的子弹从对面向他们射过来,整个总督府内顿时乱成了一锅粥,枪声响成了一团。而且庭院和走廊两端的敌人越聚越多,形势对俩人越来越不利。如果再不冲到通往城墙的楼梯口,俩人就有被困住的危险。

就在危机时刻,庭院上空的探照灯突然间被逐一打灭了,东方焜知道这是隐蔽在围墙顶上的霍雄飞所为,俩人抓住机会一边射击一边冲向楼道口。

冲到一半时,子弹打光了,刚好来到藏枪的石柱边,东方焜一个翻滚躲到石柱边,抓起竖在这里的冲锋枪,掩护阿强先撤退到楼梯上。随后阿强抄起东方焜放在拐角处的卡宾枪,掩护东方焜向回撤退,俩人交替掩护着退回到围墙顶上。

霍雄飞见只有俩人回来,一边射击一边大声问:“怎么没有把人救出来?”

“人质已经被转移了,我掩护,你们先下去。”

东方焜的用不容辩驳的口气下达命令,已经有士兵冲到楼梯的中间位置,霍雄飞甩手扔出了一颗手雷。

随着一声巨大的爆炸,涌上来的人潮水般退了下去,俩人抓住机会开始顺着绳索溜下城墙。

这时城墙两边有人围了过来,东方焜把没有子弹的卡宾枪一扔,从腰间拔出双枪,左右同时开弓,将子弹打完后,然后将枪往腰间一插。双手同时从腰带上摘下两颗手雷,用牙齿咬着将拉环拔下来,然后贴着地面向两边滚了出去。

将手雷抛出后,东方焜身体一纵,飞身跃出了城墙,凌空落下了两三米后,伸手抓住攀登绳,然后顺着绳索滑下城墙,他双脚刚落地,头顶上就响起两声震耳欲聋的爆炸。

借着爆炸产生的火光,东方焜看到阿强和霍雄飞在不远处的大树下等着自己,他急忙朝俩人跑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