赏金猎人 正文 第十五章 凤凰涅槃(1)

信周 收藏 6 5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3.html[/size][/URL] 阿昭坠落时身体与担架脱离,不幸撞在一块突出的岩石上,当场摔死。铁蛋和担架上的安建则一起落进了江里。 在过悬崖前,安建就被铁蛋捆绑在担架上,所以在整个坠落的过程中,他的身体始终没有与担架脱离。而铁蛋本能地抓住拴担架的绳索,就像抓着救命的稻草,即使落入到湍急的江水里,他也没有松手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3.html


阿昭坠落时身体与担架脱离,不幸撞在一块突出的岩石上,当场摔死。铁蛋和担架上的安建则一起落进了江里。

在过悬崖前,安建就被铁蛋捆绑在担架上,所以在整个坠落的过程中,他的身体始终没有与担架脱离。而铁蛋本能地抓住拴担架的绳索,就像抓着救命的稻草,即使落入到湍急的江水里,他也没有松手。

巨大的撞击力把铁蛋砸昏过去。

沉入江中的担架过了一会儿就慢慢漂浮上来,因为水流很急,当他们露出水面的时候,已经距离落水地点很远了,所以悬崖上面的四个人,并没有发现他们的身影。

唐伟桦和蓝沁紧贴着岩壁小心翼翼地向前走,猛然听到身后一声惨叫,两人陡然一惊,等唐伟桦回过身向后查看的时候,铁蛋和阿昭连同担架已经坠下悬崖。

蓝沁吓得脸色苍白,一只手紧紧抓住唐伟桦的胳膊,惊恐万分地说:“唐哥,他们都掉下悬崖去了。”

唐伟桦呆呆地望着悬崖下面,此刻他说不出自己是种什么样的心情。

木猜距离他们俩十多米,听到叫声后又返回来,见唐伟桦面无表情地望着悬崖下面,就劝道:“唐先生别看了,从这里掉下去绝对没有生还的可能,我们还是赶快离开这个危险的地方吧。”

蓝沁也胆战心惊地说:“唐哥,我们赶快离开这里,我感觉自己快要掉下去了。”

木猜把手伸到蓝沁面前,殷勤地说:“来,蓝小姐抓住我的手,我把你带过去。”

三个人赶紧离开了这处危险地段。一行七人,现在只剩下了四个。不过没有了拖累他们的行进速度明显快了很多,没几天就到达了孟加都。

两天后,铁蛋终于从昏迷中醒来。他慢慢睁开眼睛,发现周围的环境很陌生,他想坐起来,可全身没有一点知觉,一动也不能动。

铁蛋又闭上眼睛,他确定自己已经死了。因为他曾听老人们讲,人死后走路是没有声音的,轻飘飘的脚不沾地,他现在就是这种感觉。自己这么年轻就死了,而且还是死在异国他乡,做了孤魂野鬼。想到这里铁蛋的眼泪止不住流了下来。

“铁蛋……铁蛋……”

铁蛋忽然听到有个声音在叫他,声音仿佛是从遥远的地方传来,又好像就在自己的耳边。

不能答应,铁蛋在心里对自己说,这是负责勾魂的黑白无常在叫自己的名字,只要一答应,魂就会被他们勾走,就再也回不来了。就在铁蛋胡思乱想的时候,声音又响起了。

“铁蛋,我是安建,快醒醒……”

安建?不是黑白无常?安建和自己一起掉进了江里,这么说去西天的路上我有伴了,想到这里铁蛋的心里感到了一丝安慰。

“哭得一塌糊涂,你也该醒了。”熟悉的声音又在耳边响起。

铁蛋忽然感觉有人在拍自己的脸,他心里一动,我还有知觉,难道没有死?铁蛋努力睁开了眼睛,有个脸庞在身边晃动,铁蛋仔细一看,竟然是安建的脸。铁蛋忽然激动得想说话,支吾了一声没有说出来。他觉得嘴里好像塞着什么东西。

安建坐在铁蛋身边,见铁蛋睁开眼想说话,便伸手把塞在他嘴里的小木棍拿出来。

“铁蛋,你终于醒了,看来海洛因的毒性比蛇毒还厉害,我一天前就清醒了,你现在才醒过来。”

“我没有死?”铁蛋惊喜地问。

“死人能说话吗?”安建笑着说。

“那我怎么不能动?全身轻飘飘的没一点力气?”

“你的手脚都被捆绑在木架上了,等会儿,我给你松开,活动一下就有感觉了。”说着话,安建把捆住铁蛋手脚的绳索解开。

铁蛋疑惑不解地问:“安大哥,干吗要把我捆绑起来?”

“当然是为了你好,否则你会弄伤自己的。”

安建坐在地板上,把铁蛋的腿慢慢蜷起来,再伸直。一边帮他活动腿脚一边解释:“你昏迷的时候毒瘾仍然会发作,毒瘾发作后会全身痉挛,手脚会拼命乱动,给你的嘴里含根木棍就是怕你咬掉了自己的舌头。”

“原来是这样啊,安大哥,我们这是在什么地方?”铁蛋感觉自己的头能左右摆动了,他看着屋子里的摆设好奇地问。

“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救我们的是两个猎人,好像是兄弟俩。他们都会说中国话,现在出去打猎了,他们还给我们俩采了些草药,治疗我的蛇毒和你的毒瘾。”

听安建说到蛇毒,铁蛋急忙问:“安大哥的伤怎么样了?”

“谢谢你,铁蛋,如果没有你给我吸蛇毒,我恐怕早就死了。”安建感激地说。

“咱们怎么被救到这里来的?不知道阿昭怎么样了?他好像比我们先坠下去。”

“具体情况我也不太清楚,我听救我们的大哥说,他们打猎时从江边经过时,发现了我俩,就把我们背回来了。阿昭可能凶多吉少。”

铁蛋沉默了一会儿接着问:“安大哥,救我们的两人叫什么?”

安建摇摇头说:“不知道,他们让我叫他们老大、老二,救我们的哥俩好像很神秘,不过看得出都是好人。”

这时铁蛋的身体渐渐有了知觉,慢慢地能够活动了。他支撑着坐了起来,发现安建的一条腿直伸着,上面缠满了纱布。铁蛋惊讶地问:“安大哥,你的腿?”

安建苦笑着说:“我是因祸得福,救我们的猎人说被蛇咬伤的部位肌肉都坏死了,多亏坠入了江中。江里有一种专门吃腐尸的虎鱼,这种虎鱼长着锋利的牙齿,它们把我伤口周围的肌肉都啃光了,否则我很难活下来。”

“那你的腿要不要紧?”铁蛋关切地问。

“这条腿是残废了,不过保住了性命。”安建平静地说。

“安大哥……”

安建微笑着摆摆手,说:“我知道你的意思,铁蛋,我们都是死过一回的人了,还有什么看不开的?当我醒过来之后,忽然大彻大悟了。人只要活着就好,开开心心地活着就好。金钱也好,地位也好,名誉也好,都是身外之物,没有必要过分追求这些虚幻的东西。这些以后我再慢慢讲给你听,我有许多心里话想对你说呢。你是我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朋友……”

铁蛋让安建说得有点不好意思了,其实在给安建吸蛇毒之前他也犹豫过,因为他在心里把安建当成了坏人,同时他也是担心自己会受到蛇毒的伤害。铁蛋红着脸说:“我……我可没有安大哥说的这么好。”

安建认真地说:“铁蛋,我敢肯定在此之前你没有把我,甚至唐伟桦身边所有的人当做朋友,因为你和我们本来就是两类人。你性格单纯,心地善良,而我们都是些流氓无赖。我们就好比一个烂泥潭,而你是一支出污泥而不染的荷花。”

“安大哥,我都让你说得不好意思了。”铁蛋害羞地说。不过安建说得没错,他确实没有把唐伟桦身边的人当做朋友。

“铁蛋,你不把我当做朋友,我能理解,原来的我的确不配做你的朋友。但是经过这次劫难之后,我相信我一定有资格做你的朋友,无论你是否同意我都会把你视为知己。”安建用坚定的口吻说。

正如人们常说的那样,善恶仅是一念之差,或者说仅有一步之遥。无论是由好变坏,还是由坏变好都有一个过程。不要以为改变是件很困难的事情,人可以在瞬间就改变自己。一次经历,一件小事,甚至一句话都有可能改变一个人。

安建忽然表情严肃地看着铁蛋问:“铁蛋,问你一件事情,你知不知道自己染上毒瘾了?”

铁蛋点点头没有说话。

“那你想不想戒毒?”安建又接着问。

“当然想了,如果不戒毒怎么敢回家,俺娘知道了还不得气死。”

“戒毒是一个非常痛苦的过程,有些吸毒的人宁愿死也不愿意戒毒。你必须有足够的心理准备。”

“放心吧安大哥,什么样的痛苦俺都能承受,你刚才不是说过了吗,都死过一回了,还有什么可怕的?”铁蛋满不在乎地说。

事实上铁蛋清楚戒毒是什么滋味,他曾多次咬着牙对抗过,难过的时候真的想到过死,那种仿佛有无数蚂蚁在啃食自己骨髓的感觉,非常痛苦,这种痛苦绝非只是身体上的,更是精神上的。

“戒毒最难的是不再复吸,救我们的两位猎人好像对戒毒很在行,他一眼就看出你吸毒的时间不长。他说有办法让你以后不再复吸,如果他真的有这样的办法,那对人类的贡献可就大了。”

铁蛋好像没有听明白安建的话,不解地问:“安大哥,不复吸对人类有什么贡献?”

“一个人在戒掉毒瘾之后,再见到毒品仍然会有想吸的冲动和欲望,这种欲望一般人很难控制。因为这种欲望已经深入骨髓,控制了人的思想。所以全世界几乎找不到一个戒毒后,看到毒品不想再吸的人,这也就是毒品最大的危害之处。到目前为止,人类还没有找到能够控制复吸的良方。如果猎人兄弟真的有办法让人戒毒后不再复吸,这种贡献还不够大么?”

“原来是这样,照你这么说,就真的没有戒毒后不再吸的人?”铁蛋担忧地问。

“也不绝对,肯定是有,但是非常少,最多也就是十万分之一。”

听安建这么说,铁蛋忽然笑了起来,信心十足地说:“嘿嘿,只要有人能做到俺就能做到。”

“我相信你,只要有信心没有做不到的事情。”安建也高兴地对铁蛋说。

在安建看来,如果能帮助铁蛋戒掉毒瘾,也算是对自己的一个安慰。关键时刻铁蛋豁出性命救了自己,而自己还跟马凯他们合伙害过他。想想自己以前做的那些事情,安建就感到很惭愧,跟铁蛋相比自己简直猪狗不如。

安建正同铁蛋说着话,忽然从外面传来“咯吱、咯吱”的脚步声。

“咱们的救命恩人回来了。”安建高兴地说。


6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