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97.html


(24)


王芳在二撸子鱼塘那儿呆了很长时间,虽然二撸子的门也上了锁,没见一个人影。好在手里有课本,就坐在门前的石台上信手翻一翻,打发着时间。听到车辆的马达声,就抬头张望,希望鲁高扬的身影早点儿出现。

都说当兵的守信用,这人怎么这样呢?说好的事儿都不放在心上。王芳一边在心里埋怨着,一边焦急地等待着。

正在这时,远远地看见鲁高扬和许有发一前地后,风尘仆仆地往农场走去,于是连忙站起身,捧起课本,迈着轻盈的脚步,从后边追了过去。

“鲁教官?!”

“哦,你好!”鲁高扬听到声音,回头发现了王芳,有点不好意思,愧疚地说道,“今天有点特殊情况,没来得及通知你,让你久等了,真对不起啊!”

“哼!你还知道说对不起啊?”王芳嗔怒道。

“是,是,”鲁高扬头直冒汗,一脸真诚地说道,“你看,我向你道歉!”

“不行!”王芳不依不饶,“道歉就行了吗?”

“那……”

“你得请我吃饭!”

“啊?”

“怎么?不行吗?”

“当然,当然,”鲁高扬沉思了一下,“按说今天老师第一次上门辅导,理应请老师吃个饭,只是我今天有事,没有准备什么菜。”

王芳本来只是想与鲁高扬开个玩笑,没想到鲁高扬却当了真,看他那副为难的样子,在心里直想笑,不如假戏真做,就在他这儿吃顿饭,也算体验一下部队的生活。想到这里,王芳继续说道,“你吃什么我就吃什么,可以吧?”

“这有点太不好意思了。请吧!”鲁高扬见许有发开了门,便做了个邀请的手势。许有发心里还有点不快,也没有答话,提着饮水器竟自鸭舍找马得水去了。

前阵子曾在这儿进行了一周的军训,农场的环境王芳还是熟悉的,但从来没有进过鲁高扬的宿舍。鲁高扬为了避嫌,抢先一步拉开了窗帘,打开了窗户。王芳也没有多想,落座后就把教材放在茶几上:“可以开始了吗?”

“嗯,好!”鲁高扬找了个小马扎,在茶几的对过坐了。王芳简单地测试了一下鲁高扬后,就开始为他上起课来。

“英语只是一种语言工具,为什么我们从初中、高中到大学一直在学它,有的人却始终掌握不好呢?关键是我们没有良好的语言环境。大城市里一般都英语角或沙龙,为的就是练习好口语,真正能用流利的英语进行交流。我们这儿偏远,没有这样的条件,所以,从今天起,我们俩对话尽量都使用英语,好不好?”王芳望着鲁高扬,“OK?”

“好!”鲁高扬应道。

“你看,你怎么能回答‘好’呢?”王芳纠正道,“你应该回答‘OK’或‘yeah’,understand?”

“OK!”

“嗯哼!”王芳一耸双肩,韵味十足,再加上王芳一头染黄的秀发,还真有那点外国人的味道,差一点把鲁高扬逗笑了。


许有发怀着复杂的心情走在去鸭舍的路上,迎面扑来的春风并没有使他的心情好起来。看来春风也难解人意,许有发感觉这风吹得心里凉飕飕的。早知道今天会这样,就不应该带场长去,老太太表情上的变化时时还在他的心里闪动着。人与人不能比啊,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当扔,老太太肯定拿着自己与场长比较了!这是不是自己的失策呢?可惜,事情都过去了,不能再重来,否则就带马得水一起去,与马得水比起来许有发还是信心十足的。许有发感觉今天有点不得劲,也说不出哪儿不得劲,甚至觉得迎面而来的春风都在笑着他。

好在马得水并不知道许有发相亲的事儿,看到许有发过来,与往日一样,接过饮水器,也没有搭理他。倒是许有发主动搭上了话:“老马,我们把你要的饮水器买回来了。”

“嗯。”

“找了好几个地方才买到。”

“嗯。”

“好用吧?”

“都一样。”

许有发本来想与马得水聊聊天,哪怕随便聊点什么,无奈马得水没有聊兴,不禁十分失望,转身回自己宿舍,路过鲁高扬的窗前,只听房间里传来一阵银铃般的笑声,还有嗔声嗔气的“嗯哼!”许有发悄悄地用眼睛余光窥视了一下,原来两个人坐在那儿看书,没有什么精彩的镜头,便抄起井台上的水桶,为蛋鸡喂水去了。对于他而言,一切都又回到了起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