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媒体称:伊朗“革命”是一场巨大的阴谋,美国中情局暗中煽动

kingfee 收藏 1 287
导读:成都商报 > 2009-06-24 > 国际 > 正文 查看原报电子版http://e.cdqss.com/html/2009-06/24/node_9.htm   ■伊朗骚乱幕后推手是谁?  ■“革命”情景似曾相识?   ■多国颜色革命谁在操纵?  ■谁在制作“革命”的模板?   对于伊朗目前的混乱局面,西班牙《起义报》日前发表文章说,伊朗选举“舞弊”的消息迅速蔓延,选举人双方支持者在街上发生对抗,这一切都是美国中央情报局暗中煽动的,伊朗再次成为“新颠覆手段”的试验场。 [B]  用的

成都商报 > 2009-06-24 > 国际 > 正文 查看原报电子版http://e.cdqss.com/html/2009-06/24/node_9.htm

■伊朗骚乱幕后推手是谁? ■“革命”情景似曾相识?

■多国颜色革命谁在操纵? ■谁在制作“革命”的模板?

对于伊朗目前的混乱局面,西班牙《起义报》日前发表文章说,伊朗选举“舞弊”的消息迅速蔓延,选举人双方支持者在街上发生对抗,这一切都是美国中央情报局暗中煽动的,伊朗再次成为“新颠覆手段”的试验场。

用的是新武器:短信

这篇题为《中情局与伊朗试验场》的报道说,美国已经排除了军事打击伊朗的可能性。为了达到推翻伊朗政权的目的,美政府宁愿打出秘密行动这张牌。美国希望通过私下行动对事件施加影响,达到推翻当选总统的目的,“伊朗于是再次成为新颠覆手段的试验场”。

报道说,为了达到目的,中情局这次依靠的是一种全新的武器:控制移动电话。

报道认为,英美和以色列情报部门已经酝酿出一套以广泛利用手机为基础的心理战战术,并用于伊朗,通过散布耸人听闻的消息引发民众的强烈不满情绪。首先,在选举当晚通过短信散布消息,指出宪法监护委员会已经通知穆萨维他获胜的消息。于是几个小时以后,当内贾德获胜的官方消息公布之后,看上去就像一个大骗局。但3天以前,连穆萨维也认为,内贾德会大获全胜。美国民调部门也预计,内贾德的得票率会高出穆萨维20个百分点。

散布信息制造内讧

报道说,随后一些社交网站和微型博客的用户也开始通过手机短信接收到一些关于政治危机和街头抗议行动的似真似假的信息。这些匿名信息的内容大多是关于枪击和大量人员死亡的,但这些消息直到现在也未得到确认。与此同时,中情局还指使美英等国的反伊朗分子继续煽动混乱局面。这些措施使人们无法区分微型博客网站Twitter上信息的真实性,谁也不知道这些信息是德黑兰抗议活动的目击者还是美国中情局特工发布的,其目的就是制造更大的混乱,让伊朗人内讧。

文章说,“新颠覆手段”制造不稳定的过程已经奏效,“但不能肯定的是,中情局能否引导示威者去完成五角大楼已经公开表示不会做的事情:推动伊朗的政权更迭,终结***革命。”(新华社)

颜色革命

颜色革命,又称花朵革命,是指21世纪初期一系列发生在独联体国家和中亚地区的以颜色命名、以和平和非暴力方式进行的政权变更运动,参与者们通常用游行、示威等手段来抵制政府。

他们通常采用一种特别的颜色或者花朵来作为他们的标志。

不管是用传统的墨水印刷机还是新潮的twitter、facebook,“颜色革命”的特征总是那么明显:统一的色彩、反对派的示威、发泄情绪的学生……一切方式都如出一辙,仿佛来自同一个模板。

西班牙媒体揭露了美国策划伊朗这次“革命”的详细过程,这些手段既新颖、又隐隐让人觉得似曾相识,那么,到底谁在制作“颜色革命”模式的模板?谁在背后策划活动,出钱出力?

颜色革命·手法 相对战争 “革命”成本非常低

与花费数千亿美元、搭上了数千美军生命的伊拉克战争相比,“颜色革命”成本之低,不能不说是美国人把战争思维用在“软实力”上的一个创新。

纵观美国操纵“颜色革命”的轨迹,它向反对派传授的竞选策略一般都包括如下内容:建立反对派联盟;夺取媒体宣传优势;动员群众反对现政权,鼓动群众支持反对派候选人;组织反对派去监督投票,一旦出现不利的选举结果立即叫嚷选举“舞弊”……

一、深入最基层的“草根”,十分注意培养不同层次的代言人。

二、以司法制度为突破口,通过“帮助”有关国家改革或重建其司法制度,达到动摇其政体、推翻现政权的目的。

三、以经济援助和加入北约等作诱饵,迫使有关国家允许成立反对派和民间反对现政权的非政府组织,从而使美国支持的反对派能够合法地开展活动。

四、在传播“民主”价值观的同时,大大加强了具体方式方法的培训,其内容包括向反对派和当地公众传授美国的选举制度、选举方式、竞选方法等,提供竞选经费及电脑、传真机、印刷机等各种设备。

五、加大“请进来”的力度,通过各种“交流”项目,培养亲美骨干分子。

六、加紧进行宗教渗透,进一步为操纵“颜色革命”建立价值观和社会心理基础。

七、利用提供援助或技术指导,开展政治性活动,影响有关国家的价值观。

八、通过多种渠道搜集有关国家情报,撰写研究报告。

九、从国内外发动全方位的媒体攻势,抹黑现政权,形成“颜色革命”势在必得的舆论氛围。

十、对“颜色革命”的成功者,立即全方位予以鼓励,将其完全纳入自己的势力范围,也为其他“革命”树立样板。(瞭望新闻周刊)

颜色革命·人物 政客、学者、金融大亨都是“导演”

吉恩·夏普 颜色革命的“精神教父” 吉恩·夏普也许是你从没听说过的世界上“最重要的人物之一”。

如今已年近80岁的吉恩·夏普,长期隐居在美国马萨诸塞州东波士顿的一幢公寓里。这个瘦弱的老头,看上去甚至有点腼腆。对外界来说,他的生活始终是个谜———他不仅从没有过妻子、儿女,而且几乎没有一个朋友。

但谁也不会想到,这个老头竟是颠覆过多个国家政权的“总导演”,是一些国家反政府组织的精神领袖。

“夏普模式”推翻多个政权

1991年8月19日,叶利钦俄罗斯联邦议会大厦前登上一辆坦克发表讲话的一幕,一直被西方媒体视为苏联瓦解的经典画面。但是,在这个有点闷热的夏日里,很多人都没有注意到,在叶利钦发表演讲的不远处,散落着一些小册子———《非暴力革命指导》;更没有多少人注意小册子上的作者署名———吉恩·夏普。那时,夏普还没有成为“颜色革命精神教父”。

2002年,70多岁高龄的夏普受到“邀请”,来到荷兰的政治中心海牙。在海牙,来自很多国家的“非暴力精英”得到了夏普的亲自培训。同一年,在他的得意门生们的策划、活动下,塞尔维亚爆发“天鹅绒革命”,反对派推翻了米洛舍维奇政权。

夏普在塞尔维亚的“成功试验”,很快引发了连锁反应———塞尔维亚反对派马上帮助格鲁吉亚同行发动了“玫瑰革命”,推翻了谢瓦尔德纳泽政权;而格鲁吉亚反对派则“指导”乌克兰同行发动了“橙色革命”;吉尔吉斯斯坦的“郁金香革命”,也是按夏普设定的模式爆发的。

撰写198种“战法” 为了在发展中国家发动“颜色革命”,他还推出了一系列理论“专著”。

在哈佛大学进行研究期间,夏普在马萨诸塞州筹建了爱因斯坦研究所。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外界对这家机构的真正使命都不甚清楚。但很快,人们就明白了———这家研究所是要在全球范围内“通过非暴力抗争颠覆政权”。因为在这里,夏普很快就出了一本书———《让欧洲不可战胜———非暴力威慑与防御的潜力》。该书刚出版时,谁也不会想到,它竟能引起“冷战之父”乔治·凯南的重视。再版时,乔治·凯南亲自为其作序。

1993年,夏普又推出了更为赤裸地推销“颜色革命”的著作———《从独裁到民主》。该书面世不久,被一些追随者奉为“颜色革命圣经”。在书中,夏普总结了自身的经验,炮制198种“非暴力抗争颠覆政权”的方法。比如,书中有一章详细论述如何在短期内搞好与军警的关系,让军警在司法和心理上都不便镇压抗议活动。

索罗斯“金融大鳄”另一面

2003年11月23日晚,在反对派的压力下,格鲁吉亚总统谢瓦尔德纳泽被迫辞职。就在辞职前数月,他曾多次透露,白宫内部和“金融大鳄”索罗斯密谋逼其下台。随后的调查显示,谢瓦尔德纳泽怀疑得没错。此时,人们突然发现,索罗斯这位前东欧移民的犹太人后裔,已成为美国推进非暴力政权更迭的领军人物之一。

1979年,索罗斯在纽约建立了他的第一个基金会—“开放社会基金会”。索罗斯宣布,基金会的使命之一是“帮助打开封闭社会”。他直言,基金会的使命是搜寻可能的“民主萌芽”,然后采用各种手段扶植它发展壮大,“这种‘革命’是和平的、缓慢的、渐进的,但从不间断。”如今,“开放社会基金会”的分支机构已遍布东欧、拉美、东南亚、中东等地的50多个国家,雇员超过1000人,每年花费超过3亿美元。

麦凯恩如果当总统,“颜色”更泛滥

曾有人士指出,如果麦凯恩当选美国总统,世界上的“颜色革命”或许将更加泛滥。

作为资深政客,麦凯恩自1992年起,开始担任美国“国际共和研究所”理事会的主席。这家成立于1983年的研究所,宗旨是在全世界推进“民主”、“自由”、“自治”与“法治”。“国际共和研究所”为50个国家的非政府机构提供资金支持。

2005年2月,在吉尔吉斯斯坦即将举行议会选举前的一个深夜,一家小印刷所内机器轰鸣。这是以在全球推广“民主”为使命的美国非政府组织“自由之家”专门开办的。

几天前,这份报纸在头版上方刊登了吉总统阿卡耶夫正在建造的豪宅的大幅照片,下面则放着一个无家可归的小孩的图像。吉民众对总统的不满情绪迅速被激发。于是,愤怒的吉政府断了“自由之家”这家印刷所的电。

印刷厂立即向在美国的麦凯恩汇报了情况,当天深夜,麦凯恩立刻拨通了吉外长的电话,指责对方压制民主,吉外长只好连声道歉,并立即恢复了供电。(文汇报)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