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样的,英雄的伊朗人民率先战胜了颜色革命!

kingfee 收藏 0 133
导读:好样的,英雄的伊朗人民率先战胜了颜色革命! ——关于《伊朗前总理穆萨维是美国间谍》报道的按语 张宏良 中国日报网环球在线报道了伊朗前总理、颜色革命领导人穆萨维被指控是美国间谍的新闻,虽然这个报道证实了我们此前的判断——发动颜色革命的一个成功条件就是该国高层要有叛国者,但是看到这个消息仍然不免有些毛骨悚然,连国家总理都成了西方间谍!这个国家又如何能够逃过经济殖民化、政治傀儡化、社会动荡化的悲惨命运!真为伊朗人民感到庆幸,同时也对伊朗人民依法拘捕操纵骚乱的多名西方

好样的,英雄的伊朗人民率先战胜了颜色革命!


——关于《伊朗前总理穆萨维是美国间谍》报道的按语


张宏良


中国日报网环球在线报道了伊朗前总理、颜色革命领导人穆萨维被指控是美国间谍的新闻,虽然这个报道证实了我们此前的判断——发动颜色革命的一个成功条件就是该国高层要有叛国者,但是看到这个消息仍然不免有些毛骨悚然,连国家总理都成了西方间谍!这个国家又如何能够逃过经济殖民化、政治傀儡化、社会动荡化的悲惨命运!真为伊朗人民感到庆幸,同时也对伊朗人民依法拘捕操纵骚乱的多名西方外交人员感到十分钦佩,如果伊朗人民没有敢于迎头痛击西方国家发动颜色革命的勇气,眼下的伊朗要么石油资源已落入美欧等西方国家手中,要么整个国家已陷入血泊千里的动荡内乱之中,死亡人数绝不会低于邻居伊拉克的上百万人。现在英雄的伊朗人民取得了伟大胜利,包括8名英国外交人员在内的许多被拘捕的西方人士,都已承认奉命参与了策划伊朗骚乱事件,并对骚乱造成的伤亡事件表示忏悔,美欧等西方国家打着人权旗号制造流血事件的阴谋,在全世界面前遭到了彻底破产。自1989年以来,美欧等西方国家第一次由公开领导颜色革命的人权卫士,变成了制造流血事件的灰溜溜的幕后凶手,连享有外交豁免权的外交人员被拘捕都不敢有强烈反应,而只是被动地申辩:“我们政府没有参与策划骚乱”。这是20世纪八十年代以来美欧国家制造别国骚乱所遭受到的第一次彻底失败,是发展中国家战胜颜色革命的第一个辉煌战果。


好样的,英雄的伊朗人民!长期遭受美欧等西方国家欺凌、侮辱、掠夺和损害而不敢有正面反抗的中国人民,特别羡慕你们,钦佩你们!中国莫说不敢拘捕美欧国家的外交人员,甚至连公然侵犯中国领空的军事人员,都不敢拘捕。当美国军事飞机侵犯中国领空、撞毁中国战机、撞死中国飞行员,最后因故障降落中国后,中国不仅没有像毛泽东时代那样把这些入侵者投入监狱,反而奉为上宾,让他们吃喝玩乐尽兴之后,再由专机将其送回美国。对此,美国仍然不依不饶,美国国务院发表声明认为,虽然这些入侵美军在物质上十分享受,但有可能在精神上受到了刺激和伤害。美国国务院声明一发表,中国立刻慌做一团,那位号称要以“铁手腕、铁心肠、铁面孔”对付中国老百姓的“经济沙皇”,很快飞到美国国会号啕大哭,声称此行是专门来让美国人消气的,所以史称“消气外交”。从那以后,美国等西方国家便用太上皇的傲慢态度对中国颐指气使,强迫中国接受各种不平等规则,强迫中国牺牲资源和环境为其供应廉价商品,强迫占用中国各种巨额资产,强迫控股中国产业;幕后操纵台独、藏独、**等分裂势力,在中国境内打造各种政治势力,组建街头流氓别动队;直至最终不再承认中国是一个独立的经济国家,认为原本独立的中国经济体,已经演变成为附属于美国的附属经济体,所以不再称我们是中国,而是十分得意地称我们是“中美国”。


“中美国”是世界经济一体化和虚拟经济基础上产生的第一个“国际虚拟经济体”,在这个“国际虚拟经济体”中,财富的单向转移已经没有了任何障碍,把一笔中国财富变成美国财富,比五角大楼内一把椅子由这个办公室搬到那个办公室还要方便。在“中美国”这个国际虚拟经济体中,虽然美国的财富仍然属于美国,但是中国的财富已经不再属于中国。这就是把13亿中国人民载向地狱的“中美国”。每一次看到“中美国”这个称呼,就有种肝肠寸断的痛苦感觉,把列祖列宗留下来的一个堂堂正正的大中国,变成了一个不三不四、不男不女的“中美国”,我们这一代中国人该如何上对列祖列宗、下对子孙后代进行交代啊!况且退一万步来说,即使上不管列祖列宗,下不管子孙后代,就这一代人而言,所能选择的活路也是越来越狭窄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中美国——中华联邦——战乱割据,中国已被推入了这个亡国路线图的固有轨道。由原本强大统一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到眼下不三不四的“中美国”,再到战乱纷争、分裂松散的“中华联邦“,最终成为血流千里、十室九空的战乱割据,就是西方寡头集团和中国右翼集团为中国人民设置的亡国路线图。沿着这条道路走下去,恐怕等不到祸及子孙那一天,这一代中国人就会遭到灭顶之灾。


许多人总是说,即便国家解体也没有什么,苏联分裂成为许多小国,不是照样生活!中国不是苏联,苏联分裂成为许多小国还能够照样生活,是因为他们原本就是许多小国,历史上形成了各自独立生存和发展的资源,这些资源在苏联解体时完整地保留下来,形成了后来各国毗邻相伴的资源基础。虽然苏联社会主义制度失败了,但是苏联社会主义却为子孙后代保留下了完整的资源,无论大家是统一还是分裂,保证都能够生活下去。而中国一直是一个统一国家,各个地方根本没有独立生存和发展的资源基础,特别是最近30多年西方国家对中国资源的疯狂洗劫,更是掏空了许多地方的生存资源,摧毁了这些地方的生存环境。在这样的背景下,一旦发生分裂割据,势必形成流血千里的大混战,历史上每一次割据混战的死亡人口都在80%以上,多次发生死亡人口超过90%的十室九空现象。而与历史上任何一次战乱相比,目前中国资源基础都是最脆弱的时期,一旦发生分裂战乱,死亡人口将肯定超过历史上任何一个战乱时期。覆巢之下没有完卵,这句话比历史上任何一个时期都具有更加残酷的现实意义。中国已经被推到了大崩溃大毁灭的边缘,13亿中国人民的生死安危已是仅仅系于一线,一旦发生分裂内乱,中华民族将有可能会成为历史上第二个楼兰!大家不妨看一下当前的伊拉克,仅仅是小规模的群体骚乱和美军的零星杀戮,一个2千万人口的小国被杀人口就超过120万,平均20人中就有一人被杀。中国一旦出现大规模割据混战,死亡人口所占比例至少是伊拉克的倒数,20个人中将最多只能活下来一个。这就是我们一直坚决反对分裂的根本原因。中国人和斯拉夫人不同,斯拉夫人的历史就是诸多公国毗邻相伴的历史,而中国没有诸多小国毗邻相伴的历史,只有割据混战、十室九空的历史。美欧等西方国家对发展中国家,无论是对非洲还是亚洲,所采取的基本战略,就是对其分裂割据,让其互相倾轧,实行以战控制或者以乱控制。


20世纪中期,风起云涌的民族独立和民族解放运动,摧毁了世界殖民主义体系,结束了以军事占领和暴力统治为特征的旧殖民主义时代。世界进入了以经济分工和傀儡政府等手段控制发展中国家的新殖民主义时代。新殖民主义时代对傀儡政府的控制,在20世纪八十年代以前,主要是通过暗杀、恐怖袭击,特别是通过军事政变实现的。现在被美国全球追杀的“基地”组织,就是当初由美国中央情报局创办的,主要用来对别国政府进行恐怖袭击活动。八十年代以后美国发明了“颜色革命”这一新的手段,便抛弃了原来的恐怖袭击和军事政变等暴力手段,并反过头来在全球追杀“基地”组织。“基地”组织陷入了和萨达姆、米洛舍维奇等相同的历史悲剧——兔死狗烹,为美国人辛苦效力几十年,最后反倒被美国人宰杀。中国伪自由派总是说什么文革冤案,其实,萨达姆、米洛舍维奇和“基地”组织,才是真正的冤案。他们对美国的贡献,绝对超过美国任何一个最出色的政客。特别是萨达姆,当初为美国攻打伊朗,把全国武装部队从将军到排长的指挥权,毫无保留地全部交给了美国人,这是连美国最亲密的盟友英国人都做不到的,而萨达姆做到了,下令全国军队接受美军指挥。这就是当后来美军入侵伊拉克时,伊拉克军队没放一枪便从地球上突然蒸发的根本原因。可以说,不断地放出恶狗咬人,然后再毫不犹豫地宰杀走狗,用不断制造走狗冤案的方法来保持自己的“政治清白”,已成为美国保持世界人权领袖的不二法门。随着美国绞死走狗萨达姆,当初美国人指挥伊拉克军队动用化学武器进行血腥杀戮的罪行,就一点儿不剩地全部扣在了萨达姆头上。二战后一直采用恐怖活动对付其他国家,并在全世界建立恐怖分子培训基地的美国,一旦竖起反恐大旗追杀自己过去的学生,所有恐怖活动就都算在了美国建造的“基地”组织身上。美国用黑金政治控制了台湾当局,然后又把腐败的帽子戴在了陈水扁头上。


回顾二战以后的历史就会发现,凡是为美国人打天下犯下严重罪行的政府首脑,几乎无一不是最终被美国人干掉的。相反,那些自始至终坚持反对美国的政府首脑,却无一人被美国人干掉。美国在政治上的清白形象和人权领袖地位,就是由此形成的,通过不断宰杀犯罪的走狗,来洗清本来属于自己的罪行。按照这个逻辑,目前美国用来掠夺中国资源和摧毁中国环境的那些贪官污吏和买办汉奸,最终肯定也会成为美国在全球通缉和追捕的罪犯。美国绝对不会把中国生态大崩溃、社会大灾难的罪名加诸到自己头上,到时候,美国肯定会比今天追杀“基地”组织更加努力地在全球追捕中国的腐败分子,况且追捕中国腐败分子比追杀“基地”组织更加诱人的地方在于,中国腐败分子在海外拥有巨额资产,追捕腐败分子等于是寻找埋藏的金矿。如果那些痛恨腐败的人们会因此而感到庆幸那就大错特错了,等到美国兔死狗烹全球追捕中国腐败分子时,恐怕中国早已经血流成河、十室九空了。因为美国很会掌握杀狗的时机,只有在兔死后才会杀狗,而等到中华民族兔死巢毁后再杀狗,除了继续增加美国的政治清白之外,于中国而言,已经没有了任何意义。


20世纪九十年代以后,世界一体化和经济虚拟化的发展,为美欧等西方国家提供了颜色革命这一新的颠覆手段,西方国家便逐渐抛弃了原有的军事政变手段。世界一体化和虚拟经济的发展,加剧了人民大众和精英集团之间的矛盾,但是这一矛盾在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却具有不同影响。这是因为:一方面,世界一体化和经济虚拟化实现了财富在世界范围内的再分配,发达国家可以通过各种规则,不用武力也不用谈判地把发展中国家绝大部分财富十分自然地转移到本国,用来缓和人民大众和精英集团之间的矛盾。美国政府把占有中国外汇资产的相当大一部分用来向穷人发放消费信用卡,有效缓解了贫富之间的尖锐矛盾;不仅是政府,美国企业也这样干,用中国的钱来缓和劳资矛盾。美国黑石基金在得到中国36亿美元“三无投资”(无投票权、无知情权、无转让权)后,立刻实行“金降落伞计划”、“期权激励计划”和“员工持股计划”,公司老板和工人联手瓜分掉了其中9亿美元,如此漫无边际地大肆挥霍,导致黑石股票大幅暴跌,不到几个月时间,中国损失便超过三分之二。在共同瓜分中国巨额财富的基础上,美国等西方国家缓和了国内的阶级关系和贫富矛盾,所以在对付中国等发展中国家的问题上,发达国家内部越来越团结一致。但是另一方面,对于中国等发展中国家来说,由于越来越多的财富被美欧等西方国家所占有,在经济发展过程中,国内贫富之间的矛盾不仅没有缓和,反倒越来越尖锐,特别是世界一体化引起了原有阶级关系的裂变反应,推动国内外阶级关系重新组合,发展中国家的精英集团越来越脱离本国利益,与发达国家的资本寡头形成了新的国际利益集团,越来越成为西方国家掠夺本国的经济买办和政治傀儡。这就造成了发展中国家人民大众和精英集团之间的矛盾越来越尖锐,西方国家再反过来利用这种矛盾控制傀儡政府,如果有谁不听话,就发动群众打倒谁,换上一个更加听话的政府首脑,由此便形成了越来越流行的颜色革命。


所以,颜色革命不过是借用革命的概念而已,它既不改变社会制度和社会关系,也不改变社会结构和社会体制,仅仅是更换一个亲美领导人而已,只是由于更换政府首脑是通过群众运动实现的,所以才称为是革命,又为了与社会主义红色革命相区别,便代之一各种其他颜色,称之为是颜色革命。由于颜色革命不改变社会制度和体制结构,与所谓民主、专制等政治结构根本就风马牛不相及,完全是美国借用毛泽东的群众运动形式更换亲美领导人,所以颜色革命完全是西方国家控制别国资源、推行新殖民主义的政治工具。但是,由于颜色革命是通过群众运动实现政治目标,在军警干预政治活动的旧有社会模式被否定以后,这种政治模式特别有效,具有不可战胜的巨大威力,完全应验了那句口号:“群众运动是不可战胜的”。迄今为止,由中国毛泽东开创的21世纪这一崭新的政治斗争模式,可以说是取得了无往而不胜的惊人成果:颜色革命指向哪里,哪里就会成为美国的天下;群众运动爆发在哪里,哪里就会高唱《星条旗永不落》。在俄罗斯和伊朗之前,几乎没有一个国家能够逃过此劫,俄罗斯和伊朗之所以能够逃过此劫,也是“抬头望见北斗星,心中想起毛泽东”的结果,普京组建了超过10万人的俄罗斯红卫兵,伊朗更是完全照搬了中国群众运动模式,最高领袖甩开庞大的国家官僚机器,振臂一呼与人民群众直接融为一体,迅速粉碎了前总理率领美国鹦鹉领导的颜色革命。


认真分析美国就会发现,美国对内形成的共同诉讼制度和对外形成的颜色革命,把中国毛泽东时代的政治成果发挥得淋漓尽致。正是因为美国深深懂得群众运动是21世纪人类最伟大的政治斗争形式,是无往而不胜的政治利器,是大众政治时代所能运用的根本政治法则,所以才拼命阻止中国继承毛泽东这一最为宝贵的政治遗产,收买中国知识精英,甚至雇佣中国街头流氓,天天妖魔化毛泽东,妖魔化群众运动,目的就在于要独享中国毛时代的历史成果,借用喜剧演员小沈阳的话说,就是“走中国的路,让中国无路可走”。中国不仅60年艰苦奋斗的经济成果被美国人占有了,群众运动的政治成果同样被美国占有了。如果现在美国动用中国群众运动的方式来对付中国,中国能够逃过此劫的概率极小。如果不是中国左翼爱国力量的发展和毛泽东热的兴起,去年的奥运会早已成为统一中国的葬身墓地。当时中国具备了发动颜色革命的全部条件:一个符合美国口味的普世价值中心;上面几只漫天飞舞的美国鹦鹉;下面几个廉价雇佣的街头流氓;无数痛恨腐败的愤怒群众;这四个因素加在一起,就等于成功的颜色革命。再加上奥运会把全世界几乎所有国家的精英人士都聚集到了北京,发动颜色革命可谓是天时、地利、人和,绝对能够马到成功。可惜被左翼准备联手把颜色革命变成红色革命的呼吁给吓住了,白白错过了一个千载难逢的大好时机,这就是中国右翼集团目前疯狂叫嚣要进行大屠杀的原因。


针对目前中国左翼的崛起和人民群众向毛泽东思想的回归,西方寡头和中国右翼集团正在改变颠覆中国的策略,在不放弃颜色革命的同时,准备承认现实和利用现实,把不可避免的红色革命,由原先是制约颜色革命的积极力量,变成导致中国天下大乱的消极力量。所以他们利用手中权力拼命激化矛盾,彻底堵塞中国和谐社会的发展道路,把胡锦涛新政提出的五有社会,变成让老百姓悲愤绝望的空幻泡影,把老百姓逼上死路、逼上绝路、逼上梁山,迫使老百姓造反,实现天下大乱。在早已丧失了政治中心和精神纽带的情况下,一旦天下大乱,中国就会陷入空前的自相残杀,到时候,就不是中国抵抗外来侵略的问题,而是会像当今许多非洲国家那样,主动哀求西方国家派遣维和部队到中国来维持秩序。中国不仅会成为人类历史上第一个国际虚拟经济体的“中美国”,还有可能会成为人类21世纪第一个血流成河的国家。所谓悖逆天理,必遭天谴,到时候,中国人就会明白控诉群众运动这一悖逆天理行为的惨烈后果了。或许会有人抗议说,作恶者只是极少数人,怎么能让整个国家遭受天谴?古往今来,天谴的逻辑从来就是如此,当初古罗马毁灭,上苍并没有把无辜的古罗马人民区分出来,而是把整个古罗马全部人口推入了毁灭深渊。数千年来,包括《西游记》在内的东方文化天天都在反反复复地讲述这个道理,可是被肉欲泛滥的“猫论”彻底迷住心窍的人们,除了吃喝玩乐之外什么都不相信,最终被推到了地狱的边缘。


让中国人在内乱中自行崩溃、自行解体,已经成为国内外敌对势力不加掩饰的公开战略,不仅国内外所有政治力量和政治团体都看到了这一点,包括那些对政治没有丝毫兴趣的各类“有点儿本事的人”也都看到了这一点。所以,才有了人类历史上最大规模的“财产移民大潮”、“亲属移民大潮”和“身份移民大潮”,所有人挣了钱就拼命向国外转,生了孩子就拼命向国外送,自己暂时出不去的也要拼命弄一个外国身份。大家为什么争先恐后向国外跑?如果不是感到大崩溃就要到来了,大混乱就要到来了,大流血就要到来了,大屠杀就要到来了,大家拼命跑什么?如果说是为了追求外国生活好,那就应该是生活在国外,可事实上却是获得了外国身份的绝大多数人,仍然选择在国内工作和生活,并且对外坚决否认自己是外国人,显然,他们花掉半辈子储蓄弄个外国身份只有一个作用,就是将来逃命方便。那帮伪自由派流氓更是胡说什么,大家向国外跑是在逃避专制。可是,向国外跑得最快的人,恰恰就是伪自由派所说的那些“专制者”本身。


针对让中国在大动荡中自行崩溃、自行解体的毁华灭华战略,越来越多的国内外爱国人士表示出深深忧虑,认为目前中国左翼力量,很难跨越眼前的困局。右翼集团逼迫老百姓造反以求天下大乱解体中国的战略,比《地雷战》中日本鬼子用刺刀逼着乡亲们在前面趟地雷,还要让中国左翼力量和爱国力量更加为难,是空前严峻的历史考验。然而,中国左翼政治力量,中国所有爱国民族力量,一定要联合起来跨越这道历史障碍,解开这个历史困局。我们之所以提出改革教的概念,提出伪自由派的概念,其实就是为了破解眼下的政治困局。用打倒改革教的办法来挽救共产党,用打倒伪自由派的办法来恢复人民团结,同时也给西方国家一个下台阶的梯子,废除最近30年来再次签署的所有不平等条约。目前,用批判改革教来解脱共产党,许多人能够认识到其重要性,但是用消灭伪自由派来释放人民愤怒,恢复人民内部团结,许多人还没有认识到其重要作用。


西方寡头集团和中国右翼集团(买办、汉奸和腐败势力)养有两条恶狗:一条恶狗是经济上的新自由主义;一条恶狗是政治上的伪自由主义。新自由主义大都是一些温文尔雅的绅士,虽然他们对国家造成了巨大灾难,但是对于温文尔雅的绅士是不能进行政治清算的,否则在道义上就站不住脚,就不利于团结广大中间人士共同捍卫国家利益。而人民群众数十年悲惨生活所聚集的巨大愤怒,又不可能不爆发出来,伪自由主义那帮流氓,恰恰应该成为人民民主专政的对象。他们不仅是帮助帝国主义掠夺中国的罪犯,不仅是帮助权贵富豪欺压人民群众的帮凶,同时也是社会的政治毒瘤和思想毒瘤,不摘除这个毒瘤,就无法重建社会的道德体系,就不可能实现社会健康发展。并且,与许多新自由主义者只是间接损害人民利益相比较,绝大部分伪自由主义者则是直接损害人民利益,他们与新自由主义的关系,如同打手与师爷之间的关系一样,新自由主义只是在主子背后出馊主意的无良师爷,伪自由主义则是双手沾满人民鲜血的残暴打手。无良师爷经过改造可以变成一个良师,而血腥打手根本没有改造的价值。


比如,最近美国在占用中国外汇资产方面,在强迫掏空中国稀有资源方面,在强迫毁坏中国环境方面,对中国人民的巨大损害震惊了几乎所有中国人,包括长期替美国辩护的所有新自由主义者,或者选择了沉默,或者在思考新的出路,总之,没有一个人站出来继续为美国辩护。可是,那些丧尽天良的伪自由派,却疯狗般地天天叫喊为美国辩护,谁反对美国掠夺,他们就疯狗般地扑向谁、撕咬谁。特别荒谬的是,这些天天在海外发帖子要“推翻中国专制政权”的人,现在却天天高喊购买美国债券股票是中国政府的正确决策,美国掏空中国资源属于正常贸易,强迫中国为西方炼焦毁灭环境是坚持对外开放,如果仅仅是为美国辩护倒也罢了,又诬陷左翼人士揭露和反对美国掠夺中国资源是煽动仇恨,是恶意攻击政府,是恶毒攻击改革开放,呼吁政府对左翼人士进行严厉打击。美国对伪自由派的卖国行为大加赞赏,甚至为李悔之那样的街头流氓在美国开设了媒体专栏,发表了李悔之大量关于揭露“中共——”,揭露“毛左——(最近主要是揭露毛左破坏中美关系)”,“警告毛家后代——(主要是让毛家后代反思‘润之先生的罪错’和‘二皇子岸青造成地主和家人惨死的不人道’行为)”的文章,这是连许多著名右翼学者都享受不到的政治待遇,居然给了一个浑身痞子味的街头流氓,可见伪自由派这帮流氓把美国感动到了何等程度。在国家根本利益问题上,如此肆无忌惮地损害中国人民利益,中国人民又岂能放过!就算不是在中国,就算是放到包括美国在内的任何一个国家,人民都不会容忍如此损害本国人民利益的言行!


去年以来我们就一直强调,世界和平与发展的时代结束了。世界进入了文化转型期,动荡开始了。虽然作为善良的共产党人的最高代表,胡锦涛主席宣布“不折腾”,但是,阶级斗争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既不以反动派的意志为转移,也不以共产党人的意志为转移。胡锦涛主席“不折腾”的纲领,反而遭到中国右翼集团的弱势解读,从那时起,折腾就开始了,并且是从上到下,从理论到实践的全面折腾:在理论上,用资本主义普世价值否定社会主义的历史合法性,用1979年代替1949年作为新旧两个中国的分界线,公开叫嚣要彻底清算毛泽东,彻底清算共产党,彻底清算人民革命,彻底清算社会主义;在实践上,公开策划解体中华人民共和国,策划发动反革命事变,叫嚣要坚决镇压毛派邪教,要对左派进行大屠杀,要配合西方国家军事打击中国等。从这些折腾中可以明显感觉到,危机、内乱、战争和屠杀的阴云正在逼近中国,中国共产党人、中国人民必须有所准备了,历史留给中国共产党人和中国人民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不折腾的最好办法就是折腾敌人,让敌人陷入疲于奔命的折腾之中。伊朗人民的伟大胜利就是最好的说明。


不是伊朗人民喜欢折腾,不是伊朗政府喜欢折腾,也不是伊朗总统内贾德喜欢折腾,更不是伊朗最高精神领袖哈梅内伊喜欢折腾,而是美欧等西方国家要折腾,是美国培养的美国鹦鹉要折腾,是伊朗前总理、美国间谍穆萨维要折腾,当伊朗的国家总理都成为美国间谍时,伊朗人民还有选择不折腾的余地吗?现在,伊朗人民不再回避折腾,而是勇敢地站起来迎接折腾,豁出去来一场全民大折腾,来一场全国总折腾,结果,敌人立刻就放弃了折腾,美国不承认自己参与了折腾,英国不承认自己参与了折腾。如此一来,那些替美国人和英国人折腾自己祖国的叛国者算是被害惨了,如同野狗一样地陷入了绝望境地,既遭受到西方主子的无情抛弃,又遭受到祖国和人民的坚决唾弃。最可怜的就是前总理穆萨维,不仅没有实现从总理到总统的梦想,反倒暴露了是美国间谍的身份,如果指控成立,将有可能在监狱中了此残生,哪天半夜三更醒来时,或许会后悔当初不该替美欧等国折腾自己的国家,不该替他们折腾自己一奶同胞的本国人民。


最后,再次祝贺伊朗人民战胜颜色革命的伟大胜利。更预祝我们伟大的祖国会有更好的运气!

7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