誓言

mozizhu 收藏 1 52

我躺在沙发里,注视着她冷若冰霜的脸。胸口爆裂的涨痛,一股鲜红的液体顺着刀柄流出了体外。染红了沙发,滴溅到因为时间关系而稍稍褪色的红地毯上,看上去像是新铺上的。我的视线逐渐模糊。还记得我们的誓言吗?罗妍问我。我依稀听见她说:希望我们的爱情至死不虞!我努力地想睁开双眼,伸出手去抚摸一下她惨白的脸,可是我却无法动弹。渐渐的我失去了知觉,似乎睡着了。好像一切又回到了从前…


罗妍是我高中时的校友,隔壁班的那个女生。她聪颖、纯朴,成绩一直很好;而我也是班里的佼佼者。在某次学校举办的文艺活动中我认识了她。很巧合,我们要上台表演的节目都是朗诵。也许因为我们有着共同的兴趣,致使我们恋爱了。


我和她一直依靠笔和纸的传情,默默的相爱着。因为怕触及当时的校纪校规,上面明确写着“不准谈恋爱”这一条。当然,在这里我不想争论这条规定的正确与否。我和罗妍还是以这样的方式默默地爱着对方。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到高三。


能够隐藏这么久的恋情已经算是很好了。但最终还是罗妍的母亲拿着我写给罗妍的信,在老师的办公室里将这段恋情公白与世。也因此,我被寇上了触犯校纪校规的帽子。而罗妍则被迫转到了别的学校读高三。


从此,我们再没有联系过。


直到高中毕业后的某天,我突然收到了一封信。署名处落落写着四个大字:爱你的妍。我从这封信里得知罗妍考上了大学,还有她大学的地址。而我却因为她的离去从此消沉,不再努力学习,以至于我只考上了一所专科学校。


偶然收到她的来信,我很兴奋。我和她就这样一直保持着以书信方式的通讯。我们在两座不同的城市中读书,在盼望回信和写信中生活。很快,我们都毕业了。她说她要留在她读大学的那个城市,我告诉她为了我们之间的爱情,我决定去她的城市找工作。


于是,我们在她的城市相遇。我凭借自己优秀的专科成绩,很快找到了一份还算不错的工作,而她也找了一份收入颇高的白领阶层工作。我们就这样生活着。在一起租来的单身公寓中,我们每天就这样按部就班的生活着:烧饭、洗衣、一起看新闻。偶尔我会因为某场球赛而霸着电视机不去答理她;她也会因为我的霸道影响她去看一场泡沫剧而足足一晚上不跟我说话。生活之余,我们还时不时的请些同事回来举行较小的Patty。


我们生活的很幸福。


直到有一天,罗妍忽然对我说:我们结婚吧!我很诧异她的这个决定,却又欣喜若狂。于是,我们请来些许同事举行了一个较小的婚礼。婚礼上罗妍要我和她共同起誓——希望我们的爱情至死不虞!我和她一字一句的说完我们的誓言。


婚礼算是结束了。


婚后,我们的生活没有什么太大的改变。而她也更像一个女人了,每天做着洗衣、煮饭,这类家务事。我们睡在同一张床上。每天晚上,我可以听见她均匀的呼吸声。偶尔的呼吸急促,是我们进入到对方的身体而促使心血加剧跳动的条件映射。


这样的日子没过太久。


突然有一天,让我感觉这样每天忙碌的,每天做着些琐碎事情的女人就是整晚睡在我身边的妻子吗?她往日的聪颖及纯朴到哪里去了?我暗自感叹,天哪!我要和这样的一个女人生活一辈子啊…但,这只是感叹罢了。


我们依旧上班,下班,吃饭,看电视和睡觉。





“叮——叮——叮”,门铃响了。


罗妍打开门,门前站着的邮递员问到:“是罗小姐吗?这是您丈夫的死亡通知单,请您签收。”


罗妍无法承受事发的突然,用颤抖的手接过那张通知,写上了自己的名字。


邮递员接过签了名字的快递存单,回过头不忘对罗妍说了声:节哀!


罗妍关上门,一遍遍地看着那张死亡通知单,这对罗妍来说犹如晴天霹雳。她心灰意冷,整个人已然沉到了谷底。两个人好不容易争取来的幸福,就这样灰飞烟灭了?罗妍问自己,还是不停地看着那张死亡通知单:


受害人家属:


鉴于月生同志,因为工伤事故于2月20日去世。我公司将以工伤事故法对其家属做出应有的


赔偿。


特此通知


XX公司


2月20日


罗妍无法相信这样的事实,全身瘫痪一样的坐在沙发里,神情呆滞地注视着墙壁上的电子时钟。时钟上的红色字体依然显示着:今天是 2月25日 19:45分。


罗妍突然意识到事情的怪异之处,通知书上分明写着丈夫的死亡时间是2月20日,可今天却是2月25日。那么这几天和自己同床共枕的,难道就是传说中的鬼魂,自己丈夫的鬼魂。他为什么还不愿离去?罗妍不敢再往下想,她只能为自己找个时钟显示错误的借口。罗妍因为判定是时钟出错的原因,稍稍让自己平静了一点,但仍抑制不住她的疑惑。她打开电脑,想看看上面的日期,应该不会有错。电脑上同样显示着2月25日的日期。罗妍恐惧万分,是不是电脑上的日期也错了?罗妍安慰自己的同时打开日历。


没错,今天是2月25日。


顿时,罗妍的脊椎像是被一根冰冷的钢丝穿过。全身的毛孔像是被灌了水银一样倒立起来。那么就是说从丈夫死亡的那天晚上直到昨天晚上睡在自己身边的那个人…他根本就不是人,而是丈夫的鬼魂。


罗妍仍然不愿意相信鬼魂的这一说法,于是她想起丈夫平日里一起工作相处很好的同事小亦。罗妍拿起电话,拨了小亦的号码。电话刚接通,罗妍开口便问:这到底怎么回事?


小亦听出了罗妍的声音,说到:嫂子,请节哀!发生这样的事情我们谁都不想的,我也是刚听说生哥去世了。这几天出差刚回来就听见了这个不好的消息,我已经去医院的停尸间看过生哥了,他走的并不十分痛苦。嫂子 ,你还要保重身体啊!


罗妍证实了丈夫的死亡,挂上电话没有再说什么,只是更加害怕了。屋子里的空气,此时像结了冰的水一样凝固着。恐怖包围了整个房间。


罗妍不敢再想下去。


第一个闪过她脑子的念头就是“逃离”。逃离这个被鬼魂侵占的房子,逃离她“死而复生”的丈夫。正当她匆匆收拾包裹,准备离去的时候,被墙壁上电子时钟整点报警器的声响吓的差点叫出了声。她看向墙壁上的时钟,时间显示是20:00点整。丈夫平时都是这个时间下班到家的。现在对她来说,唯一要做的就是抓紧时间离开这个房子。正当她抱住包裹,快步走到客厅大门准备开门离去的时候,她听见了钥匙开门的声音。


肯定是丈夫回来了,她强镇定住,坐回到沙发里。把丈夫的死亡通知书藏到茶几的抽屉里,打开电视,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我打开门,看见罗妍正躺在沙发里看电视。


我回来了。我对她说到。像似某个复活的人的第一句对白。


罗妍用略带颤抖的声音,哦了一声,算是回应我。


我看着电视上的节目,这是她平时最厌烦的球赛。而今天她却如此安然地看着它,这使我心里觉察到了什么。难道她知道了什么,我用狐疑的眼神打量着她:她的嘴唇灰的可怕,好像在零下气温的深海中刚刚打捞起来侥幸逃脱死亡的人。她身体微微颤抖着,手里握着的电视遥控器也因为颤抖掉在了地上。她急忙拣起掉落的遥控器,稳定住颤抖的身体冲我勉强挤了个笑容。


今天怎么没做饭?我试探着问她。


“哦,今天…今天太累了,所以没做”她的喉咙像哽住了什么东西,略带口吃的回答我。


我想,她应该知道了。她因为恐惧而产生色变效应,惨白的那张脸足以证明她知道了。


我没有告诉她事情的真相。为了使她不会更加恐惧,我不能告诉她,只是草草的说到:累了就上床睡觉吧!


奇怪的是她真的关了电视,睡到床上,我也睡到了她的身边。我用冰冷的手抚摸她温暖的身体。因为她的剧烈颤抖,使得我们僵持在那一刻。我试图缓解这样的局面,轻轻的问她,还记得我们婚礼上的誓言吗?


她没有回答我,只是身体颤抖的更加厉害了,我的嘴唇能明显感觉到她泪水的温度。


次日,早晨8点。我们一如既往的离开家,去公司上班。很快,我熬到了下班时间。急急忙忙回到家,打开客厅的大门。家里空无一人,只有墙壁上的电子时钟显示着:2月26日 20:00点。我坐在沙发里,没有打开电视,只是拿起当日的报纸在看。一个人默默的享受着寂静的氛围。


这样的寂静一直持续了好几日。她始终没有回来,也没给家里打过一个电话。我估摸着她是不会回来了,因为恐惧而逃离了我。我暗自庆幸这一切,给小亦打去电话,让她即刻过来。


小亦来了,我打开门让她进来。拿出事先准备好的红酒和两个高脚杯子。我往杯中注满了酒,递给小亦一杯。我和她一起品着这甘甜的红酒。我们不停的碰杯,庆祝我们的计划成功,吓走了罗妍。因为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坦然的、无所顾及的在一起。我们的笑声回荡在这所曾让罗妍吓的全身颤抖的房子里,笑声中充满了淫荡…渐渐的小亦脸上泛起了红酝,迷人的眼神射入了我的魂魄。项上的银饰吊坠,在光线的作用下闪烁着略微刺眼的光芒。大红色连衣裙在空调风叶吹动下的颤动搭配着红色的地毯,让人扑嗍迷离。我挽住她纤细的腰盘,将她拥入怀中。情不自禁吻住她薄而性感的嘴唇。右手轻轻撂起了她的裙子,从内而外温柔地抚摸着她。慢慢的脱掉了她的裙子,用手轻轻的触碰她的全身,她的每一寸肌肤。当身体交融的那一刻,我们用强烈的兴奋满足着对方的身体。


一翻鱼水之欢的兴奋带来的之后是平静。我们平躺在床上回味刚刚的那一幕。我们都没有说话,空气好像是静止的,死一般的寂静。仿佛可以听见灰尘在空调风叶下舞动的声音。


不,是钥匙插在锁孔里的声音。


罗妍回来了,看着床上的我们一句话也没有说。只是脸色的惨白,让我们更加恐惧。我们被她的突如其来,吓的魂飞魄散。空气不再是静止的,里面传来我和小亦因为紧张而急急忙忙穿衣服的声音。


小亦很快穿好了衣服匆匆离开了现场,留给我一个人收拾残局。我痛恨小亦的自私,一边整理刚穿好的衣服,一边向罗妍解释着。只是想不出一个很好的理由。对了,酒!酒是我最好的借口。我紧张地编造着连自己都无法相信的谎言。


罗妍没有听我编出来的那些谎话,只是冷静的问我:“你还爱我吗?”很简单的一句话却冷的让我打颤。


我稍作镇定,低下头去深深的自责,无法原谅小亦的自私,然后对着罗妍忏悔地说:妍,请原谅我的无知。直到这一刻,我才明白原来你才是我真正爱着的人。原谅我,好吗?


罗妍笑了。我又看见了她脸上那聪颖、纯朴的笑容,我知道她已经原谅我了。


“能陪我喝点酒吗?”罗妍问我。


我愉快的答应了。坐到沙发里,喝着刚刚剩下的半瓶红酒。我们一边喝酒,一边回忆我们以前的事情。高中时候的,还有她读大学时我们曾经用来传情达意的那些书信。


红酒很快被我们喝完了。罗妍拿起茶几上的水果刀对我说:削个苹果给你吃吧!我微笑着答应了,顺手抓起前几日的报纸来看。一则消息让我震惊:


26日早晨8时许,一女子因横穿马路而惨死在一辆由东岸驶向南港的货车车轮下。经查实,这名女子姓罗名妍,是本市X大学的毕业生,毕业后在本市X公司就职。请其家属得知消息后到本市立医院认领尸体。


看完这则消息,我全身僵硬地看着罗妍,脸色因惊吓而显得沧白。罗妍意识到了什么,她突然抓紧手里的水果刀用力的刺进了我的胸口。


我躺在沙发里,注视着她冷若冰霜的脸。胸口爆裂的涨痛,一股鲜红的液体顺着刀柄流出了体外。染红了沙发,滴溅到因为时间关系而稍稍褪色的红地毯上,看上去像是新铺上的。我的视线逐渐模糊。还记得我们的誓言吗?罗妍问我。我依稀听见她说:希望我们的爱情至死不虞!我努力地想睁开双眼,伸出手去抚摸一下她惨白的脸,可是我却无法动弹。渐渐的我失去了知觉,似乎睡着了。好像一切又回到了从前…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