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抓扣中国渔民始末:扣押就如同家常便饭

jianghuisioc 收藏 1 222
导读:印尼方面最后决定,除了继续扣留每艘渔船的船长和轮机长,对他们进行司法起诉外,59名渔民将尽快获释 《国际先驱导报》记者漆菲发自北京“南沙群岛永远是中国领土领海,立即无条件释放所有渔民。”7月5日上午9时10分,两男一女3名江西籍农民工来到北京东直门外大街的印尼驻华使馆,打出横幅标语抗议,要求印尼无条件释放被扣押的中国渔民。在印尼使馆门前,3人展示了约3米长的大横幅,抗议活动进行了10多分钟。印尼使馆工作人员在使馆门前与组织者简短交谈后,接收了横幅。 6月20日,印尼方面在中国南海传统渔场

印尼方面最后决定,除了继续扣留每艘渔船的船长和轮机长,对他们进行司法起诉外,59名渔民将尽快获释


《国际先驱导报》记者漆菲发自北京“南沙群岛永远是中国领土领海,立即无条件释放所有渔民。”7月5日上午9时10分,两男一女3名江西籍农民工来到北京东直门外大街的印尼驻华使馆,打出横幅标语抗议,要求印尼无条件释放被扣押的中国渔民。在印尼使馆门前,3人展示了约3米长的大横幅,抗议活动进行了10多分钟。印尼使馆工作人员在使馆门前与组织者简短交谈后,接收了横幅。



6月20日,印尼方面在中国南海传统渔场扣押8艘中国渔船以及75名渔民后,引起国内舆论的广泛关注。据本报记者了解,扣押事件发生后,中国驻印尼使馆第一时间启动紧急反应机制,与印尼积极交涉营救。目前,印尼方面答应先行释放59名渔民。


使馆人员飞赴事发地交涉


“目前我方已经向印尼外交部提出交涉,并要求他们无条件释放所有船员,希望大家照顾好身体。”语毕,70多名遭扣押的中国渔民情不自禁地鼓掌表示感谢。6月25日,在印尼坤甸市海洋与渔业监督所外码头上,中国驻印尼使馆官员探望了全体渔民,并给渔民带去了慰问。


陈得时,作为印尼中文报纸《国际日报》下属《坤甸日报》的副社长,见证了中国使馆官员探望渔民的全过程,他在接受《国际先驱导报》采访时,不时感慨中国使馆的快速反应能力。


6月25日,使馆官员张建新参赞和赵云飞武官助理到达坤甸后,就马不停蹄地赶往会见当地海洋与渔业局官员,并在坤甸西加华社总会主席李其麟的协助下,前往扣留地点探望中国渔民。


当天17时30分,暮色降临,中方人员抵达扣留地点,询问渔民的情况。“我当时告诉渔民,说中国使馆的人过来看他们了,有些渔民开始还有点半信半疑。不过,当多交谈了一阵,渔民就显得十分激动和开心。”陈得时说,虽然自己没太听懂渔民的广西方言,但可以体会到渔民的感动。“中方第一时间了解到了遭扣留渔民的情况,比如住宿条件可好、饮食是否习惯,以及渔民的健康情况等。”


据陈得时介绍,虽然渔民的表情有些焦急,但气色和精神状态都不错。华社总会带来了一些干粮、饮料和香烟,渔民们对此感到温暖和舒心。此次交涉得到了当地华人社团的支持。据介绍,作为坤甸最大的华人社团西加华社总会将继续与当地相关部门沟通,并表示“只要渔民有需要,他们会尽可能提供”。


我渔民曾与印尼水警起冲突


中国驻印尼使馆参赞张建新告诉《国际先驱导报》,事发后,使馆高度重视,章启月大使当时就启动了紧急机制,亲自与印尼外交部进行交涉,强调这些渔民是在我传统海域内正常作业,要求必须尽快“放人放船”。他介绍说,当时见到渔民时他们身体状况良好。“我们马上与当地的渔民局、海军进行沟通,向他们通报了我们的立场,并要求尽快给我们的渔民回国办理相关手续。”


张建新参赞还向本报记者透露了两个细节:一是当时有两名船员与印尼水警起了冲突,导致一名渔民的左眼角受伤;另外有些渔民反映他们的手机和现金在登陆时被收走。“我们了解到这个情况后,经过核实,立即与印尼有关部门交涉,希望他们保证渔民的生命财产安全,归还非正式没收的财物。”


据外交部相关人员透露,经过中方交涉,印尼方面最后决定,除了继续扣留每艘渔船的船长和轮机长,对他们进行司法起诉外,其余渔民将尽快获释,但渔船则将被没收。


陈得时介绍说,被释放的59人目前正在办理有关手续,很快即可回国。至于被继续扣留的16人,他们接受调查的时间应该在两周到一个月之内。一位知情人士向本报透露,据以往经验,这些船员被起诉后船只会被没收,还会受到一定数额的罚款。“印尼这边不会把他们关得太久,走走法律流程就好,对他们来说,给这么多人提供食宿条件也是件麻烦的事情。”


中国渔民遭扣押一事,在印尼国内并没有引起多少关注。陈得时解释说,在印尼附近海域捕鱼的外国渔民太多了,扣押事件就像是家常便饭,不止是中国渔民,印尼扣押泰国越南的渔民更常见。


使馆正与印尼磋商协调机制


此次遭印尼扣押的中国渔民相对还算幸运。在以往发生的扣押事件中,一些中国渔民甚至命丧枪口之下。2005年,印尼海军在巴布亚岛的阿拉夫鲁水域追赶一条中国渔船时,曾开枪打死一名中国渔民。


每每谈及这些事件时,农业部南海渔政局一位负责人唏嘘不已。“看到我们的渔民被抓捕,甚至被伤害,我的心里很难受。”身为渔民子弟的他,对渔民的艰辛深有体会:“渔民是高风险的职业,同时又是一个弱势群体,手无寸铁的他们很容易遭到外国执法部门的欺负。”


如何有效地维护渔民的利益,保护我国传统海域的渔业生产,在目前的情势下成为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国家海洋局一位不愿具名的人士向《国际先驱导报》表示,如果两个国家的海洋边界尚未划定,那么国际上一般用“临时性安排”的方式预防和解决矛盾,在渔业上就是渔业协定。“中国与韩国达成了相关的渔业协定,但中国跟印尼之间还没有此类渔业协定。”


对此,张建新参赞透露说,过去中国与印尼之间是有相关协定的,但协议自2007年到期后,双方就没有把新协议提上议程,“目前使馆方面正与印尼当局磋商此事”。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