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风雨热血情 正文 一 初到民国 第七十一章 阅匪式

wenphon 收藏 17 5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41.html


在刀三疤子的带领下,王辰龙主要是看了一下山地兵、步兵、特种兵的训练情况,还行。看来,走的这几天,一个个都没有偷懒。最后,王辰龙不理诸女幽怨的眼神,和兄弟们一起共进了晚餐。

吃晚饭时,颜玉娇8女分坐在王辰龙两旁。吃饭时,王辰龙还不忘和刀三疤子等人讨论训练的事,还说起了明天让余老头检阅的事。因为要检阅,王辰龙让刀三疤子三人吃了晚饭后,直接去吴四宝那领做好的夏装、皮鞋、皮带,帽子,就免了。

一顿晚饭吃下来,王辰龙几乎没和诸女说话,气得颜玉娇在桌下使劲掐王辰龙的腰。可王辰龙像是吃了秤砣铁了心,掐就掐吧,就是不搭理颜玉娇。

一路去木屋的路上,王辰龙想和诸女搭搭话。这下,诸女像是商量好的,都不搭理他。就连惟王辰龙命是从的金紫萱也不和他说话,要是金紫萱想要搭理他,没等她开口,其她7女的眼神足以让金紫萱胆寒。

到了木屋,8女把王辰龙給挡在屋外,不让他进屋。咔嚓,门给拴上了。

嚯--,来脾气了?多大的事,不就是没和你们答话嘛,就开始使小性子了?不行,不能这么由着她们,日后,自己会越来越忙,要是动不动就使小性子,他哪有时间来哄她们?看来,得学学川军军阀杨森了,狗日的一个加强排的女人,就是对自己的女人进行军事化管理,才把自己一个加强排的女人管的紧紧有条。把她们带到黑龙寨和“火凤卫队”一起训练,是非常、特别有必要的。

“玉娇、美惠、紫萱,我知道你们怪我晚餐时没搭理你们。可你们要明白,我是打算把飞虎寨的那帮兄弟当军官一样来培养的,军人就应该有军人的样,要严于律己。他们刚刚开始从胡子向军官开始转变,我作为他们的总教官,对于自己的部下,也要为他们做好榜样……”

“是呀,为他们作榜样,也学你,娶她8个女人!”屋里的颜玉娇打断了王辰龙的话,气哼哼地说道。

颜玉娇的一番话,顿时让王辰龙一时语塞:这,他还没想到过,他不能保证那些兄弟没存在这种想法。看来,这思想教育的事,是得要好好抓。以前呢,他主要是以军事训练为主,至于思想教育的事,也只能在晚上给他们上课时说说,但也说得不多,主要是以认字和简单的军事教学为主。王辰龙不在的这几天,晚上几乎都是在认字和听吴四宝讲孙子兵法,还有三国演义,这思想教育的事,谁给他们说呀?

“这个,这个……”王辰龙脑袋瓜子一转,赶紧说道,“只要他们有我的能耐和本事,也未尝不可。”笑话,王辰龙的本事和能耐,谁能达得到。那身手,那恐怖的力量,还有那枪法,那赌技,谁能比得过他。

“总之,你们要明白,这两个月来,为了苦练兄弟们,他们当中有妻室的人都没和他们的妻子儿女团聚。我,王辰龙,不能因为是飞虎寨的女婿,而有所特别,当着他们的面和你们打情骂俏,这让他们如何看待我?我知道你们担心我,担心我上黑龙寨会有危险,可你们要相信你们的男人,他不是一个普通的男人,能伤得了他的人还没出世呢?我走了,你们好好想想。”说完,王辰龙转身离开了木屋。他打算去兄弟们的营地,给他们说说黑龙寨作恶的事,进行一下短暂的爱国主义教育,让他们认清小日本的本质,进一步说明革命的重要性。至于他们能听进去多少,王辰龙也没底。

“哎--,龙哥,别--”一听王辰龙说要走,众女急了,颜玉娇赶紧开门,想叫住王辰龙,哪有王辰龙的影子,只看见大傻趴在门口。

“哼,走就走,有什么了不起的!”颜玉娇气哼哼地说道。

“玉娇妹妹,我们,是不是太过儿女态了?”玉美惠拉过气鼓鼓的颜玉娇说道。想她玉美惠以前可是“媚忍”耶,哪露出过这种使小性子的儿女态。

“哪有,他既然知道姐妹们担心他,就应该好好……”

“玉娇妹妹,我想,我们不应该不相信龙哥的实力的。如果我们相信龙哥的实力,就不会这么担心他,以至于他一回来,我们就巴不得他回到小木屋,听听我们一诉衷肠。龙哥是个要干大事的人,不可能把儿女情长放在首位,所以,我们姐妹是不是,尽可能的不要对龙哥使小性子?”金紫萱过来拉着还在说着气话的颜玉娇的手,打断了她的话说道。不过,最后那句,声音是越来越小。

“我们是女人耶!哪有女人不希望自己的男人多关注一下自己的,要是不使使小性子,那还是女人吗?”虽说金紫萱说的有些道理,但颜玉娇还是不服气,低着头,手指搓着衣角低声道。

“要不,我们把龙哥追回来,向他道歉?”春梅小声说道。

“哼,道歉?不行,我们又没有错,干嘛向他道歉。洗澡,睡觉。”颜玉娇听春梅说要她们向王辰龙道歉,她不乐意了。

“那,龙哥会生我们的气吗?”艾紫和陈秀两姐妹小声问道。

“我看--,不会,龙哥能理解我们的心情。”玉美惠摇头说道。

……

第二天,早上八点整,阅匪式就开始了。

半个足球场大的小操场是呈东南西北走向的一个不规则长方形,在西北那一端,整整齐齐的站着三个方阵,确切地说,是两个方阵,一个长方形的。从左到右,依次是顾八的6人特种兵方阵,连他在内36人,方阵前没有领头人,人人配带汤姆森冲锋枪;接着是8×10,前面站着1人的步兵长阵,那人就是刀三疤子,刀三疤子腰间只配带着驳壳枪,其他人则是上了刺刀的毛瑟步枪;然后就是9人山地兵方阵,拿的是没有上刺刀的毛瑟步枪,前面站着三人,腰间配带着也是驳壳枪。山地兵本有86人,参与检阅的只有84人,多余的两人,王辰龙让他们跟在自己身后,准备陪同老爷子检阅。

马队,是不可能弄到这山上的小操场来的,王辰龙打算让老爷子在山下检阅。侦察兵和狙击手,人数太少,王辰龙不打算让他们参与检阅,只是让他们维护一下次序,为啥?这次,还有百来人飞虎寨的其他人来观看呢。

“请余寨主检阅一下飞虎寨的兄弟们。”王辰龙給余飞虎敬了一个标准军礼说道。

按王辰龙的要求,余飞虎站在小操场左边中间的“主席台”,就是一块较高的石头上,当王辰龙邀请他检阅时,他才走下来,由王辰龙陪同,步行走到队伍的左边,由左至右,由右至左来回检阅一下,然后再回到那中间的石头上,接着就是阅匪式开始。

此时,各个小山头上也站满了看热闹的人,他们倒要看看,他们的姑爷,把那些爷们到底整出个啥样了。

在王辰龙和两个护卫的陪同下,余飞虎认认真真检阅了一下他的那帮手下。首先,就是顾八的特种兵。

“稍息--立-正,向右看-齐,向前-看。”王辰龙开始发号施令了。

刷刷,随着王辰龙的口令,整齐划一的动作在三个队形中同时开始。

看着那整齐划一的动作,一脸肃穆的脸孔,余飞虎震惊了、愕然了。没想到,才两个月的时间,自己的干女婿就把这些胡子,训练得比军队还军队。毕竟,他以前也是跟着颜玉娇的父亲的,见过不少军队,以往那些军队,就气势上,没有一支能比得上眼前的这支飞虎寨弟兄们。

余飞虎激动得呆住了,迈不出脚。要不是王辰龙提醒,估计他可以呆上半天。

刚一经过特种兵面前,第一排最左边的顾八大喊道:“敬礼--”

刷地一下,36人同时举手,向余飞虎敬标准的军礼,可惜的是没有白手套。

“岳父,口号?”这是先前说好的,弟兄们敬礼时,余老头就要喊口号。可余老头似乎忘了,王辰龙只得小声提醒道。

王辰龙这么一提醒,余飞虎才想起喊口号。露出王辰龙教他的微微一笑、一招手,大喊道:“弟兄们好!”

“寨主好!”接着36人齐声大吼道。

“弟兄们辛苦了!”

“为革命服务!”

走过刀三疤子的步兵队伍,随着刀三疤子的一声大吼:“敬礼!”

刷,81人齐齐給余老头敬礼。

“弟兄们好!”

“寨主好!”81人的声音比36人的声音大多了。

“弟兄们辛苦了!”

“为革命服务!”

“弟兄们好!”

“寨主好!”

“弟兄们辛苦了!”

“为革命服务!”

接着是84人的山地兵方阵。

“敬礼!”

“弟兄们好!”

“寨主好!”

“弟兄们辛苦了!”

“为革命服务!”

“弟兄们好!”

“寨主好!”

“弟兄们辛苦了!”

“为革命服务!”

此时,那些山头围观的人傻眼了,他们何时见过这么威武雄壮的胡子。

“孩子他爹,这,这是咱飞虎寨的胡子吗?”

“俺地亲娘吔,俺活了半辈子,还没见过比军队更有气势的胡子了?”

“没听说姑爷打算把飞虎寨的爷们培养成革命军人吗?”

“要是真那样,咱飞虎寨的好汉组成的军队,他奶奶的,一定是最厉害的军队!”

……

“龙哥真有本事!”

“龙哥天生就是为军人而生的!”

“龙哥一定能当上大将军!”

“要想能待在龙哥身边,我们最好也能参加革命军?”

“可是,革命军要女子参军吗?”

“放心,龙哥会有办法的。”

……

本来,余老头检阅兄弟们,只是来回2趟。结果,余老头一高兴,来回走了6趟,要不是王辰龙劝阻,老头说不定会走10趟也不一定。

当余飞虎站到“主席台”时,王辰龙才大声宣布“阅兵式”开始。

当先的特种兵方阵先以齐步走,在离“主席台”还有10米的时候,在顾八的口令下,改用正步走。

“嗒嗒嗒”整齐的脚步声一齐传出,36人目视前方,双手托着胸前的30发弹夹的汤姆森冲锋枪,铿锵有力地走向前方。他们将绕操场一周,回到起点。

当前面的特种兵刚迈出正步时,刀三疤子的步兵行动了,随着刀三疤子的口令,枪上肩,齐步走。也是在10米处,改成了正步走,不同的是:随着刀三疤子一声“正步-走”,刷,原本扛枪的动作一换,上了刺刀的毛瑟步枪的刀尖齐刷刷地对准了前方。

这一幕,让余飞虎和一众观众吸了一口冷气:那刺刀的刀尖几乎是隔着前方队友的背不到一寸,要是哪一个走快了,或是走慢了,就会把前方的队友刺个透心凉或是被后面的队友刺个对穿。可是,面对这一幕,王辰龙平静得很,他相信,在严格训练下的步兵方阵,是不会出现这种情况的。果然,走到转弯处改走齐步走时,没出事。

接下来的是山地兵,他们背着没有上刺刀的毛瑟步枪,而不是扛着。正步走时,他们齐刷刷向左看齐,抬起右手給“主席台”上的余飞虎敬礼。

完事后,王辰龙陪同余飞虎,让他给兄弟们讲讲话。

“弟兄们--!你们--都是好样的!……妈拉个巴子的,刀三疤子,那啥,走正步的时候,要是有兄弟不小心走快或是走慢,那可是要出人命的。娘的,搞个检阅要是出了人命,那可不值得。”要是平时,准保这帮家伙哈哈大笑。可是,现在不同了,严格的纪律让他们不敢笑出来。

“这个,弟兄们,才两个月的时间,你们就像脱胎换骨似的,咋看,都不像他娘的一个胡子的样了。嗯,不错,像个军人的样,比老子以前见过的军人还强它三分。弟兄们,才两月呀,……唉!我老了,比不上你们年青人了,雄心壮志,早已被磨掉了。……还好,我有个不错的贤婿,我余飞虎阅人无数,……相信,以后你们跟着姑爷一定会有大出息的,一定会光宗耀祖的……到时候,九泉之下,我也有脸面去见我那大哥了……我会告诉他,他闺女呀,找了个好男人,他的志向,有了衣钵传人了……”

就这么讲了半个钟头,要不是王辰龙提醒他还要检阅马快的骑兵,余老头估计会讲一个钟头。

“总之,希望弟兄们日后好好辅佐我这贤婿,帮他,也是为了你们自己,就在这乱世中,轰轰烈烈地干他一场,有没有勇气啊,弟兄们?”

“有--!”201声齐声大吼道。

“贤婿,你来说说?”余飞虎转头对着身后的王辰龙说道。

“稍息--,弟兄们,余寨主检阅了一下这两月来你们辛苦训练的成果。说心里话,你们的成绩比我想象中的差远了……”也是,后世50周年国庆和60周年国庆阅兵式,那才叫震撼人心;就是以前自己在部队时,接受军区司令检阅时,也比今天他们强多了。“但是,短短时日,你们有这样的成绩,放眼全国各军阀部队,你们是这个……”王辰龙竖起了大拇指,“不过,你们不要骄傲,我的目标是,依靠你们,我要打造出世界一流的王中王部队。所以,你们还要继续下苦功训练,学习,再训练,再学习……这样,你们才能青史留名,名扬世界……也许,你们日后,有人会战死疆场,看不到名扬世界的那一天,不过,你们的后人,亲人,国人会为你骄傲的!”

“弟兄们,想不想做这样的人?想不想让漂亮的女人争着抢着嫁给你们,让她们以嫁给你们为荣?”王辰龙大吼道。

“想--,想--”吼声震天。

哪个男人不想青史留名、名扬世界,哪个男人不想有漂亮的女人争着抢着嫁给自己。王辰龙这时候給他们讲爱国的大道理,有几人能听得进去,只得用名利和女人去鼓动他们。思想工作的事,等以后到了黄埔军校后,再慢慢去做,反正也用不了几个月了,一切还来得及,让他们真正明白军人是干什么的。

“好了,现在解散,放你们三天的假,今天不算,再每人20块大洋,作为你们这两个月来的奖励。”

“哦哦哦哦!谢谢姑爷--!”既然王辰龙发话了,众人也没有什么顾忌了,一个个高兴得不得了。特别是那些有老婆的爷们,都两个月没碰女人了,早就憋坏了;那些没老婆的,得了赏钱,可以去附近小镇上的妓院里好好爽爽了。对于弟兄们逛妓院的事,王辰龙没有强制不允许,只是晚上给他们上课时,说过逛妓院的坏处,至于有多少人听进去,那就不得而知了。

“不过,那些没有结婚的弟兄们,要是有人能不去逛妓院,我会额外奖励他20块大洋,有了钱,还怕没老婆吗?”王辰龙又说了句。

“姑爷,这不公平,凭啥那些没有婆娘的兄弟不嫖妓可以得到20块大洋的奖赏?”一个兄弟嚷道。很显然,这位兄弟是个有老婆的人。

“你妈拉个巴子的,你小子有婆娘伺候,咱们可没有,有啥不公平的。”一个没有结婚的兄弟反驳道。

“你要是觉得不公平,你可以把你的婆娘让给兄弟我,俺那20块大洋是你的了?”

有人打趣道。

“……”

不管后面兄弟们的议论,王辰龙带着狗娃和四蛋,还有刀三疤子、顾八陪同着余老头下山去检阅马快的骑兵队了。小狗子,早已按王辰龙吩咐,通知马快准备去了。当然,也有觉得看得没尽兴的家属跟着余老头一起下山去了。

在山下的一处开阔地,余老头骑着马在王辰龙的陪同下,检阅了一下4×19的马队,马快独自一人在靠前的中间等待这余老爷子的检阅。

口号喊过后,余飞虎骑着马站在一处高地上,王辰龙也跟在他身边。毕竟,骑兵的训练是很困难的。就算以前马快对他们训练过,也没有在队列上下过苦功夫,再加上一些是新到的马匹,新近补充的人,两个月的时间,太短了。所以,当77人骑着马、从左肩斜背着没上刺刀的毛瑟步枪经过余飞虎面前时,马队的队形不是特别整齐,还好,在余飞虎面前挥舞马刀的动作还是比较整齐的。

这次,余飞虎没有训话,让王辰龙給他们说了几句。

王辰龙知道,以后是机械化时代,骑兵即将落伍。在没有坦克、装甲车时,王辰龙还得重用骑兵。在讲话时,他肯定了他们的成绩,希望他们继续努力什么的。不过,奖励和先前在山上说得一样。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