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帝传奇 少年时代 四十一 稼穑之利之二

潮汐人家 收藏 3 9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586.html


(潮汐人家认为黄帝时期的部落种植庄稼,是因为原有的狩猎或渔猎所得已经不能满足人们的需要,故而稼穑之利系列作此推断。这也是人类从狩猎渔猎阶段过渡到种植谷物的阶段。)

络腮胡子队长一番演讲充满了悲壮,闻者无不侧目。轩辕更是茫然地梳理着披散的头发,然后将这只手放在鼻子上嗅嗅,双眉紧锁,两眼上翻死盯着破陋的毛屋顶。他想起了离这里西边不远处的月族--一个崇拜月亮的部族,不知什么时候开始种植一些奇怪的“茅草”,到了一定的时候,这个部族的人们就会集体使用石刀或石蚌将“茅草”割断,再找个平整的地方晒干,过些时候再使用圆石头碾锤茅草末梢,将脱落下来的颗粒收集起来,储存起来,偶尔会补充狩猎食物的不足。这是上古时期人们完整的稼穑过程,轩辕是听项先生说的。。。但是,由于产量太低,月族村落任有村民不断的死去。这个时候,人们就是“卖儿卖女去逃荒”的条件都没有,只好自生自灭。

一颗冰冷的雨滴刚好落在轩辕的眉梢,再毫无遮拦地滚落在他的眼眶。轩辕使劲地眨了几下,一只白嫩而毛乎乎的手唐突地试图替他揩拭“眼泪”,是仓颉。随着年龄的增长,仓颉的手越来越白,毛却越长越多。用后世的话讲是有“返祖”的嫌疑。

“轩辕,不至于吧,还哭起来了?”仓颉好生奇怪,这个平日坚强的不得了的“硬汉”咋个“娘儿们”起来了呢,难道是赶新潮?

轩辕有些不耐烦地把他的毛手挡开,没好气地开腔道:“拿开拿开,你烦不烦?小心老子。。。”他刚梳过头的手虚张声势地变成拳头堵在仓颉的鼻口,那种特别的味道熏得仓颉顿时变成了对鸡眼,死死地瞪住轩辕黑得像只熏肠的手,眼里继而露出求饶的目光(这轩辕有个唯一的毛病,就是不爱洗手,他常常在做好陶器后,总舍不得到几步之遥的河沟里将手上的黄泥冲洗干净,而仓颉却只说不干,只是指挥他人干活。当然,他是不敢指挥轩辕的,因为轩辕还是名义上的陶正。后世的国人少有爱洗手的毛病,给某些致命的传染病造成了可乘之机可能有某些因果对应关系)。轩辕这样对他,仓颉自然不敢还手的,一来他父亲少典是村长,二来自己打不过他。弱者常会祈求强者的怜悯,这是常识。

轩辕见他求饶,自然也就不再继续缠下去,毕竟已经成为大人的哥两个,得考虑整个部族大事,而在险恶的环境中生存下去是他们面临的头等大事。

“我说仓颉,你有没有听说过月族种‘茅草’,吃“茅草”籽的事情?”仓颉听到讲过月族,却从来没有听说过月族吃‘茅草’。他还是和轩辕聊起过月族的,内容却是和月族的女子有关。月族女子的美是在轩辕之丘一带是出了名的,这个部族的女子从小就是用一种不知名的果子,这种果子只有月族部落周围才有。每到成熟的季节,这个部落的男男女女就将周围树上的果实全部采摘下来,再将其晒干,磨成粉,和着谷物捏成团状物,再晒干后储存保管起来。少女们最喜欢吃,而已经生育过的妇女们(记住,不是‘结过婚’的,那个时候还没有‘婚姻’的概念。这甚至和当今中国云南泸沽湖一带的‘走婚’都是有很大区别的)自然吃得少些了。少女们喜欢多吃的原因,不说想必读者朋友们也知道,这是自然界包括人类社会的自然规律,没有啥子好多说的。仓颉那阵子还时不时在晚上‘遇到’(就是做梦,仓颉还以为真的遇到他们了)他们呢,记得有一次,仓颉从窑里回来,在一拐弯处忽然刮起一阵香风,只是这香风刮得他一阵眩晕,几乎跌倒。香风过后,听见“咯咯咯”清脆的笑声,他努力睁开眼,原来是遇到了一位从月族来的美少女。只见她手如柔荑,肤如凝脂,唯一不足的地方是嘴大了些(龅牙嘴?)。左手提篮,右手扶肩,一副吃力的样子。仓颉看得春心荡漾(大凡男人在‘愣头青’时期均是如此),步态游离。好一会儿,鼓足了勇气地快步上前,也不管她提着什么东西,就直接抢过来,问她家住哪里,那姑娘只是笑就是不答,只是将嘴往仓颉的耳根子凑过来。仓颉以为要悄悄的告诉他她家的地址,就非常配合地靠近她的脸。不料只觉得耳根子一阵奇痒难忍,他抓了抓又红又湿的耳朵。。。原来,这位大嘴姑娘可能为了表示感谢,亲热地舔他的耳朵。。。难道这是月族的风俗?没听说过。。。但是这痒确实无法忍住,仓颉只好闪开,谁知他躲到哪里大嘴就跟到哪里。仓颉的忍耐到了极限,他大喊一声,姑娘不见了,环顾四周,除了他家的一只小灰狗再也没有第三者。一股无名火不知从哪里冒起,仓颉将这只‘不懂事’的小灰狗撵得远远的,可怜的家伙不知道哪里惹到了它的主人,没命的狂奔,一溜烟不见了。仓颉懊恼见不到月族姑娘,悻悻然狠狠地骂了几句“狗日的”。后来,和轩辕聊起来,又是胡吹一同,他自然将某一段不光彩的部分‘粉饰’过去。眼前,月族除了女儿长得好看玩,他可是真的对其他的一无所知。

“啊,我。。。我除了。。。月族的。。。人之外,其他的一概不知,不知你有何高见?”仓颉随意拱了拱手,脸上带着坏话的笑,他也许在笑自己曾经的梦。

轩辕佯装恼怒,将仓颉的一只耳朵提起来,将嘴凑到那里,后到:“我是说你知不知道吃“茅草”。。。籽,月族的吃“茅草”籽---”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