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撼 中国摄影师拍缅甸北部监狱

神来一秃笔 收藏 57 67552


前 言


2006年6月至9月,我在缅甸掸邦第一特区(也称果敢)的杨龙寨监狱和果敢县劳教所工作了3个月。

果敢位于缅甸北部,与云南省为邻,面积2700平方公里,人口18万。此地有七个少数民族,其中果敢族占85%。果敢族是大约三百年前在此定居的汉人的后裔。果敢人用中文讲汉话。

果敢于2002年在缅甸北部率先彻底禁种罂粟,结束了该地长达190多年的罂粟种植历史。此前果敢有8万山民靠种罂粟为生,种植面积15万亩。果敢禁种罂粟后,此地有60%的人缺粮,人均收入不足原来的五分之一。

禁种之后,当地山民也试验过种植其他经济作物,如橡胶、果树、咖啡等,但都以失败告终。只有甘蔗种植是成功的。

果敢虽然已见不到罂粟花,但其周边地区仍然有大面积的罂粟种植。加之过去多年种植罂粟带来的后遗症,以及新型麻醉品的涌入,使得果敢地区吸食、贩运和零售麻醉品的问题依然严重。

在杨龙寨监狱和果敢县劳教所中的犯人有95%是因为吸食,贩运和零卖麻醉品而被捕入狱的。

杨龙寨监狱的犯人最多时接近二百人,平时则维持在一百人左右。劳教所的约40名犯人,都是从监狱抽调来的刑罚较轻且身强力壮的犯人。劳教所的犯人主要从事各种体力劳动,各方面的待遇比监狱好。

在与麻醉品有关的三类犯人中,又以吸食麻醉品的犯人为多。吸食麻醉品的犯人中又分为吸食新型麻醉品和吸食海洛因两类。

不论吸食新型麻醉品,还是吸食海洛因的犯人,入狱后都不会得到除食物和水以外的任何物品。对吸食海洛因的犯人,入狱后的头半个月特别难熬,每天都上吐下泻,半个月后才趋于正常。

所有吸食麻醉品的犯人,刑满释放后,都无一例外的复吸。

由于果敢地处缅甸北部边疆,缅政府一直未能对其实行有效控制。在过去几百年间,此地一直处于频繁不断的战乱中。

1968年,中国支持的缅甸进入果敢地区,这个时期,果敢乃至整个缅北高原都处于缅共与缅政府军大大小小的战役中。1989年,缅共在果敢的武装力量发动兵变,宣布脱离缅共,成立了自己的武装力量“民族民主同盟军”。缅共随之解体。同年,果敢与仰光政府达成和平协议,但仍保持自己的武装力量。虽然果敢结束了战乱,但果敢仍属于民族地方武装控制区。

果敢的百姓曾经饱受战乱之苦,如今不仅承受着禁种罂粟之后带来的贫穷和饥饿,还面临着新型麻醉品和传统麻醉品大量涌入所带来的各种社会问题。禁种罂粟之前,果敢是人们关注的焦点;禁种罂粟之后,成为被遗忘的角落。他们需要国际社会的帮助才能逐步走出困境。

最后,感谢董胜先生、徐晋燕先生和吴晓蕾小姐,没有他们的帮助这项工作的完成是不可以想像的。

吕楠 2009年6月于北京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继“三部曲”之后,吕楠又一部惊世作品《缅北监狱》将于2009年7月11日在北京798映艺术中心/映画廊开始展出,同名画册也在当天出版发行。相对于“三部曲”历时15年漫长而艰苦的拍摄,《缅北监狱》吕楠只用了3个月的时间拍摄,时间虽短,但《缅北监狱》的力量和质量都没有丝毫的减弱。2006年的6月至9月,吕楠只身来到缅甸北部最危险的地区,他混迹在毒贩和吸毒者中间,深入到监狱和劳改所中。与吕楠所有的工作经历一样,很快吕楠就和这些“危险人物”成为了朋友,所有的“危险和恐惧”都不存在于吕楠的镜头中,留下只是一幅幅震撼的令人惊叹的影像。





78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