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居清朝 踏上征途 第八十七章 定都南京

相对浴红衣 收藏 12 54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83.html


陈玉成受了李开芳的夸奖,心里自然是美滋滋的,只是刚刚大败,李开芳心情不好,不然此番陈玉成绝对能捞到不小的好处,不过正极端郁闷的李开芳只是勉励了陈玉成几句,就让他先下去了。

不过是金子就会发光,作为注定要成为叱咤一时,纵横南中国十几年的陈玉成日后发挥的机会多得是。

李开芳接到手下的报告,本来三万多的部队如今只有一半的人,不少人还是满身带伤,看着低迷的士气,李开芳也叹了一口气,这仗是无法打了,回去了怎么跟天王交代啊!现在南京初占,急需几场大胜才稳定周边的形势,这样才能顺利地定都南京。这可如何是好,虽然自己是金田起义就追随天王的老人了,一场失败天王也不会对自己怎么样,可是马上就要定都南京,成立新朝,到时候封官进爵是免不了的,特别是像自己这样的元老。如今打下南京后的首战就如此惨败,以后的前程变得很不明朗。

看到李开芳一脸的落寂,愁眉深锁的样子,身边的亲随不用想也知道李开芳因为今天的战局不爽。只有旁边一个看似文人的中年人似胸有成竹,只见得他不急不缓地说道:“丞相莫要烦恼,胜负乃兵家常事,且放宽心来。”

显然李开芳对这个中年人态度不错,听他这句劝,只是长叹了一口气:“我不只是心忧今天的战败,一场胜负殊为平常,只是,这是我天国打下江宁的第一场仗,打成这样,对于咱们是一场危机。”

中年人如何听不出李开芳语中的担忧,便也沉默不语,反倒是身边几个大老粗将领只是嚷嚷着改天再来给清妖一点颜色瞧瞧,让他们知道天兵的厉害。李开芳摆摆手,这样的话也就这些脑筋大条的人才能说得出来。

这个时候,奉命往附近寻找的耕牛的几百名太平军找到了几十头牛已经赶了回来,后面好似还跟着一群呼天抢地的人。

“怎么回事?”本来就很烦的李开芳这时候更烦了:

“回丞相,天兵前往征调百姓耕牛时,受到了百姓的阻拦,砍了不少人后,他们还是一路跟了过来。”带队去寻找耕牛的一个小官说道:

“不是让他们找附近农户买吗?怎么回事?”李开芳不满地问道:

“给钱了,可是他们连钱都不要。”小官诚惶诚恐地说:

一听这话,旁边几个将领大怒:“让他们贡献牛给天兵是看得起他们,现在给他们钱还给脸不要脸,丞相,我现在就带人砍了他们。”

李开芳止住几个鲁莽的将领:“算了,百姓们向来把耕牛看得比自己的性命还重要,把牛还给他们吧,传令下去,全军回营。”

说完,就骑上高头大马,往东而去。

一行一百多名亲卫忙跟了上去,太平军开始乱哄哄地撤退,出乎意料的是清妖并没有趁乱追击,只是派出几股几十人的部队远远监视,连一枪都没开。

李开芳当先走了,林易博等人吃过午饭,正打着饱嗝聊天,这个时候已经下午四点多,说是午饭其实只能算是点心,中午的时候因为战事激烈,根本顾不上吃饭。现在全军都在分批吃饭。

李昌辉一边用牙签剔牙一边说:“还好他们走了,我们的炮弹就今天这么一折腾,已经去了将近一半的存量,子弹也用了百分之三十。我觉得我们应该再建新的补给基地。”

顾盛林大大咧咧地说:“建是建,只是地点的选择很麻烦,而且还要派人去守卫,现在大敌当前,我们不能再随便分兵了。”

李昌辉迸出从牙缝用牙签剔出来的肉丝,说道:“小顾现在考虑问题比较全面了嘛,本来我是想让吴老师从仙游大营再派至少一个营的人过来,主要负责守卫补给点和保护运送的物资。但是想想,福建的林俊起义不久就要发生了,吴老师那边虽说有近万人的军队,但是那里是我们的地盘,需要护卫的地方很多,最多能抽出三四千作为机动之用。想想我们按照计划等林俊一起义我们就要回福建去的,所以想想还是算了。”

曾辰来一向话不是很多,这时候也插嘴道:“是啊,我们都出来一年了,真有点想仙游了。”

负责后勤的魏老师也说道:“是啊,不知不觉中从心里早已把那里当作我们的家,就像故乡一样,还有永春,很想找个时间回去看看,再去醉仙楼吃顿饭。”

听杨老师这么一说,众人都称是,一下子思乡之情四处泛滥。

“吴老师派人送来的一批物资还在路上,我想以后就不用再运来了,千里迢迢地,运一趟需要一个多月,估摸着林俊也快起义了,到时候杀回去便是。”李昌辉说道:

“我看行,不过粮食还是要继续运,这里受战乱影响严重,征粮也征不到多少。”林易博说道:

“嗯,这是当然了,我看,向荣这老家伙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到,死老狐狸,奸诈得要死,什么追击太平军,现在还在后边武装游行,我靠!”顾盛林做出往地上吐口水的样子:

李昌辉又喷出牙缝里的小菜叶子,说道:“形象形象,如此哪里有大学生的样子?不要丢脸从二十一世纪丢到十九世纪,对了,读小学以前是二十世纪,你呀!一丢丢了三个世纪,也算是前无古人了。”

顾盛林可就不服了:“我说李哥,你才是丢三个世纪脸呢!刚才说话的时候口水喷得我满脸都是,而且我还听说长毛贼里面有一个叫韦昌辉的,名字一样都叫昌辉,那人不会是你表哥吧,哈哈!”

“笨蛋!”李昌辉抬手狠狠拍了一下顾盛林的头:“你见过有人跟自己表哥名字取一样吗?不过也真怪了,这么这太平军里竟然有人学着我取名字,剽窃,绝对是剽窃。”

“还说剽窃呢!李哥啊,人家都死了一百多年的人。哦,是在我们那个时代死了一百多年的人,是你爷爷的爷爷的爷爷那一辈的,要说剽窃那也是你剽人家的,你这是倒打一耙啊!”钟蓬辉嘻嘻笑道:

“剽?剽你的头,要说剽那也是我爸剽,管我屁事啊!”李昌辉叫道:

“是是是,是你爸剽(嫖),你不嫖(剽)。”钟蓬辉一语双关,故意拉长音节。

一行人哈哈大笑,把李昌辉气得直呼没有一个具备大学生素质的。

而守在营帐外的警卫听着营帐里面传来的爽朗笑声,以为长官们运筹帷幄,指点江山,准备剿灭长毛!现在正一起乐呵呢!

仙游军刚打完胜仗,自然是一片喜气洋洋,这个时候的李开芳命令士兵开始生火造饭,自己话也不说,一个人郁闷地发呆。

一直随侍身旁的那个中年文人小声地说道:“丞相,不用过于忧虑了,且放宽心,来日再给清妖狠狠一击。”

李开芳叹一声气:“难呀!现在我们面前的清妖不是一般的清妖,他们不但有厉害的的洋枪洋炮,更可怕的是他们的勇猛不亚于忠勇的天兵,要想击败他们,我估计至少需要五万以上的精锐天兵,而且必须是最精锐的不对,这些临时纠结起来的百姓根本没用。”

中年文士点点头,以示赞同,随即说道:“丞相是忧心今天战事不利,损失了这一半一万多人手吧?”

李开芳望着远方的云,说道:“正是如此,先生一语中的。损失这么多人手,在天王面前不好交代啊!”

中年文士信心十足地说:“现在江宁新破,附近百姓四处逃亡,到处都是流民,丞相只要派遣数千军士往几个方向的大路小路一截,不出三天,保管可以拉到上万的壮力。只要回师之时,丞相之师人数变化不大,便可算跟清妖打个平手,值此大胜之际,天王不会在意这些旁枝末节的。”

李开芳仍然忧心忡忡地:“我有想过这个办法,只是如此强征百姓,比起清妖不是更可恶吗?此事万万不可,我们是天兵天将,是要建立天王和人民的人间天国,众人皆兄弟姐妹,都是上帝和天王的子民。”

中年文士呵呵一笑:“丞相过虑了,现在百姓被清妖蒙蔽,视我天兵为猛兽、反贼之列。现在我们把他们聚集起来,是要他们跟我们一起建立天国,帮助他们摆脱清妖的魔爪,给他们机会将来得享天国,不用下地狱受苦,不用再受清妖压迫。难道我们可以眼睁睁看着无辜的百姓人民没头没脑地一步步走向地狱吗?走向清妖水深火热的陷阱吗?所以我们应该及时把他们拉回来,带我们到的天下黎民共建之人间天国,天下之人,皆上帝、天王之子,安忍视之不救?”

李开芳闻言哈哈大笑,心道此人口齿伶俐,有这番说辞,大义就在我天兵这一边,好,就这么办。

嘴上却是说道:“先生高见!天王仁慈,不忍见世人活于困苦之中,故率领吾等建立人间天堂,现在我们派大军拯救人民到我天国之中,共享人间,死后得享天堂,远离清妖的迫害。”

中年文人故作谦虚和佩服:“丞相高风亮节,定可流芳百世。”

哈哈哈哈哈……

于是,天平军们连夜四处,派出近万人方圆百里内到处捉壮丁,不少想乘夜逃离乱哄哄战场的普通百姓们被逮个正着,一路高叫着声竭力衰地被押回太平军的营地……

太平军不来进攻,林易博又不想给清廷卖命,长毛不来攻,自己也懒得清闲,所以只是派人监视着,顺便把阵亡的天平军鼻子割下来,准备领赏去。

按照清军的传统是割首级的,一个个首级在清军眼里就是白花花的银两,可是林易博等人觉得有可怕又恶心,而且特麻烦。所以就吩咐只要割下鼻子就行了,反正人就只有一个鼻子。

一下子杀敌上万,应该又能升官了,特别是在六朝古都被攻占,清军连败再败的情况下,朝廷很有必要树立典型,给各路清军低迷的士气加点兴奋剂进去。众人升点官应该没有问题。

太平军接下来都是四处拉壮丁,李昌辉为了训练新成立的特种大队,便让他们偶尔抵近杀太平军一些人,甚至在有一天深夜还全体出动,将对方的粮草、军械一把火烧得干干净净,要不是留着李开芳还有用,这个日后的北伐名将就要丧命当晚。

一连串的担惊受怕使得李开芳决定开溜,反正壮丁也捉得差不多,五天后,于三月二十五,农历二月十六,在深夜里偷偷拔寨起营,往东而去了。因为探子回报,东边之清军逃的逃,跑的跑,留下大片的土地。如果这样子灰溜溜地跑回去,战果最好的就是自己以几万人对几千人打成了平手,如果这样子回去的话,那么自己常胜将军的名号也毁了。

所以李开芳指挥夹杂着大量壮丁的部队往东而去,目标直指溧水附近地区,只要攻下这些地盘,这一仗就算小胜了。

结果正符合李开芳的如意算盘,早被天平军吓破胆的清军一闻说有一支两万多人的长毛贼气势汹汹地杀来,看看自己连千人都不到,在将官的带头下,立刻屁滚尿流地撤退,匆匆卷了一批财物奔自己前程去了。

李开芳下令部队可以私自拥有战利品,这道命令让太平军们彻底疯狂起来,不断县城,连周边的本来就比较贫瘠的村庄都抢夺一空。刚刚被拉壮丁的百姓们刚开始还犹犹豫豫不敢抢,但是当看到其他太平军抢得钵满盆流后,便也加入到抢劫的行列中去。只要动几下手就能得到以往累死累活一年才能赚到的财物,多么合算的买卖啊,原来当兵是这么赚钱的一种职业,那就干吧,只少比以前老老实实、本本分分当一个面对黄土、背朝老天的穷苦农民好。本来善良的百姓、农民们把人性的弱点全暴露了出来,一开始就收不了手了,部分人抢得比老兵还凶。

纵兵抢劫的李开芳并没有觉得不妥,在他看来,只要能建立天国,什么都可以牺牲,更别说小小的百姓财物,反正就算现在不抢,日后也是要归入国库的,还不如借此揭发兵士的士气,一振之前因为败仗所造成的低靡士气。

中年文人呵呵笑,对着李开芳说:“丞相,不出几日,这又会是一支勇猛的部队,天王又得一劲旅。”

李开芳微微点头:“创立天国,扬我国威,来人,把缴获的清军库银运到天王处。”

……

这边太平军大肆抢夺,向荣率领军队则紧赶慢赶,在李开芳部队离开一天后赶到马鞍山,见仙游军就像癞蛤蟆一样,赶一下动一下,全然不知道主动追击长毛,心里自然十分恼火。

可是人家歼敌上万的战绩摆在那里,林易博以部队消耗过大,并且过度疲惫为借口,显得合情合理,向荣也不好说什么,只是率领本部一万多兵马于三月二十八日赶至金陵城外板桥,三天后绕至城东二十里之沙子冈,摆开大军,做出进攻太平军的姿势。

与此同时,3 月 30 日,另一位钦差大臣——琦善的先头部队四千人抵达江浦,安营扎寨,等待后续部队。

洪秀全于琦善先头部队到达江浦的前一天进入金陵,太平军攻破南京城十天后洪秀全才进入南经主要还是因为仍旧持有入河南问鼎中原之意,但最终为杨秀清说服,移驾入南京,改为“天京”,以之为首都。催使杨秀清下这一终极决定的,乃是一年老湖南水手,他“大声扬言,亲禀东王(杨秀清),不可往河南。(他)云河南河水小而无粮,敌困不能救解。今得江南,有长江天险,又有船只万千,又何必往河南!南京乃帝王之家,城高池深,民富足余,上(尚)不立都,尔而往河南何也? ”

从历史上看,正是因为定都南京,使得太平军从此有了一个极大的包袱。以后世的眼光来看,是错误的决定,也是导致天平天国运动最终失败的其中一个原因,可是,现在身处这个时代,设身处地地,林易博等人也终于发现,杨秀清一直坚持定都南京,也有他的道理,这时候的太平军虽然号称“百万”,但那是算上家属和沿路裹胁的民众,真正有战斗力的士兵仅十万左右。而太平军一路“攻下”的城市,其实大多为清军自己弃守,九江、安庆等重镇俱是如此,就算武昌、南京的占领也都是因为守城主官基本上是昏官、庸才、才让太平军侥幸得手。像长沙、桂林等有较为能力的将领指挥守城的战略要地一直就没能拿下。而且建都南京,最起码经济上有保障,如果攻下南京之后,不顾士卒疲劳立刻拖家带口地北上京城,也是一个很大的问题。而且太平军转战大半个南中国两年多,流寇般地四处窜,大多数将士早有安定下来之心。

可能洪秀全也想通了此节,于是下定决心改金陵为天京,定为都城,并且以两江总督衙门为天王府,正式建立起与清王朝南北对峙的太平天国政权。

既设首都,杨秀清立刻对南京城进行加固和布防,同时准备派出部队进行下一阶段的军事行动。

必须肯定的是,杨秀清实乃世上少有的一个军事奇才,不但对于进攻有着极高的造诣,对于防守更是一绝。对作为首都的天京防卫工作,杨秀清自然竭尽全力,进行了严密的部署。在全城遍设望楼,“望楼高五丈,计三层,每层设一梯,缘梯而上,在楼上可以了望远处。楼上设大鼓一面,每楼派五人看守。”(据《金陵杂记》载)

并且派兵日夜观察警戒,白天和夜晚分别以旗帜和灯火为信号,一方有警,城内指挥机构能迅速得知,及时作出处置。城上分兵驻守,各段设有巡守将军,日夜巡防。在各城门外建立营垒,营墙上开设枪眼炮门,营外挖有一至数道深壕,内竖竹签、木栅,离营一里半左右设有警戒哨,战士携带兵器、海螺守卫,并规定有口令,每日更换。

为了更好地拱卫天京,太平军于 3 月下旬发兵二支:一支由指挥罗大纲、 总制吴如孝率领,于 3 月 31 日占领镇江;一支由天官副丞相林凤祥、春官副丞相吉文元率领,于 3 月 22 日克江浦,31 日占仪征,4 月1日占领扬州。

镇江、扬州等地的占领,既屏蔽了天京的东面和北面,又切断了南北漕运,予清廷以严重威胁。太平军占镇江后,原拟乘势攻取常州、苏州等地,由于向荣已率军追至金陵城外,乃停止东进,分军一部回援天京。金陵城大而坚,形势险要。它地处江南富庶之区,供应充足,加之傍临长江,交通便利,利于水军活动。

有数千水军的太平军加上完备、完善的守城措施,向荣的一万多人不可能能在短时间内攻破南京,是以向荣只是安下营寨,等待其他清军的到来。

咸丰得知长毛准备久倨江宁,要是让反贼的目的得逞,那么到时候大清朝的南北漕运势必受到极大的影响,甚至被切断。而历史上,正是南京被占,南北漕运被彻底切断。心急火燎的咸丰帝紧急调集部队,谕令各省动员兵员,进剿长毛,同时命令蒙古各部立刻整顿军备,随时听候朝廷调遣。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