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表姐的故事

liangxiang_5 收藏 2 2262
导读: “表姐” 苏秋洁比我大十岁,她与我家经常来往联系很密切,但是按照血缘关系来说她只是我母亲的同乡:母亲大舅养女的养女。她的经历可以写一个故事,下面就给大家讲这个传奇故事: 母亲的大舅没有孩子,在日本鬼子打进山西那一年,逃难的路上他从死人堆里捡了一个八九岁的女孩,后来就由这个养女照顾他们老两口到养老送终。这个表姨后来嫁给她做工的卷烟厂的一个同乡厂警(保安),生了两个儿子。表姨父因为他姐姐、姐夫是老八路,便暗中加入了地下工作,太原解放前被捕差一点丢了老命,不过他运气好,攻城解放军的炮弹把临时监狱

“表姐” 苏秋洁比我大十岁,她与我家经常来往联系很密切,但是按照血缘关系来说她只是我母亲的同乡:母亲大舅养女的养女。她的经历可以写一个故事,下面就给大家讲这个传奇故事:

母亲的大舅没有孩子,在日本鬼子打进山西那一年,逃难的路上他从死人堆里捡了一个八九岁的女孩,后来就由这个养女照顾他们老两口到养老送终。这个表姨后来嫁给她做工的卷烟厂的一个同乡厂警(保安),生了两个儿子。表姨父因为他姐姐、姐夫是老八路,便暗中加入了地下工作,太原解放前被捕差一点丢了老命,不过他运气好,攻城解放军炮弹把临时监狱炸得西里哗啦,表姨父却汗毛也没伤到的,他连滚带爬的逃回家藏在炕洞里等到大军进城。因为有这样的光荣历史,所以解放后他也有老革命的身份,当了铁路公安,不过他能力很差,却常发牢骚嫌官小,认为自己蹲过牢,坐过老虎凳,有功劳苦劳,与同事关系很不好,但是表姨父好面子讲义气。对情况不如他的人很好。

苏秋洁家在一个靠铁路的村子,有一个小车站,车站派出所的所长就是我那位老革命表姨父,苏秋洁家有八个孩子,全是女孩,她排行第二,家里生活很困难,但是她爹脑子很活络会来事,逢年过节就给车站派出所的所长送些烙糖饼炒鸡蛋,希求这个所长帮扶一下子,有一次表姨父就趁着酒气说,老苏,把你的二丫头给我那二儿子做媳妇好吗,这个混小子啥也不行,以后就让他来你们这搬道岔,安家在你这里,要不他也不会老实干。苏老汉当然应承,就让苏秋洁跟着派出所所长到太原去认干娘,这样至少家里就少了一张吃饭的嘴。表姨和她的养父一样是个善心人,她知道苏秋洁是家里最漂亮最懂事的孩子,比自己那两个笨儿子强的多多,人家愿意把女儿给他当养女,当然是希望得点照应。就催促表姨父帮苏秋洁进了晋剧戏校,半工半读,苏秋洁的嗓音很好,扮相也很甜,被选做旦角。学了几年眼看就要能登台挣钱了,家里就盼着她戏校毕业好挣钱养家,谁知这几年由于戏校吃得好又练功,苏秋洁个子长得非常快,十五六的女孩有一米七高,她这样的个子当时不算多,同学们都远不如她。晋剧和越剧有几分相似,以女演员为主,生角也是女演员。苏秋洁的个子太高,别人没法儿和她配戏,由于嗓音的原因,她再改学生角也不成。因此学校发个肄业文凭让她回家。这时表姨家的两个儿子和苏秋洁一比简直是癞蛤蟆与白天鹅,不说人模样差,上学学习一塌糊涂,就说个子也比她矮半个头。这时她也知道了当初父亲的许诺,据母亲跟我说过,别说二表兄不是个样子,就是比苏秋洁大两岁的大表兄也不成器,干什么都不成。住养母家的时候苏秋洁对表姨非常孝顺。表姨是善心人,她觉得就让干女儿这样熬对不起人家,就又催着表姨父给苏秋洁找个工作。表姨父已经帮助苏秋洁的姐姐(苏春洁)姐夫在铁路上作售货员和巡道工,觉得对得起人家了,因为老婆催的紧便说:一时那找地方安置她,正好我姐姐刚坐月子,先让她去帮个忙,也许姐夫他们有办法。于是趁着节日倒休,表姨带着苏秋洁坐火车硬座去了北京找工作,去北京之前苏秋洁回家住了两天,把这几年攒的二十几块零花钱一分不留的全部交给爹妈,厚实点的整齐点的衣服都留给了妹妹们。自己还是穿着带补丁的里外衣服去北京,她知道干妈的亲家是部队的大官,当时是比较富裕的家庭。

我的这个部队亲戚胡闵休是王贵将军的老部下,他从抗战初期投笔从戎起就跟着王贵将军,六十年代在总部当某处处长。像他这样的官在北京只是骑自行车的标准。但是他出差到太原时可是坐胜利牌小汽车开到巷子里。太原的亲戚都认他是大官。弟妹带着养女来看他们时,他已经雇好了保姆,但还是答应帮苏秋洁找个事情做。在“大姨”家帮忙做了几天家务,正在奶孩子的“大姨”给她写了一个地置让她坐公共汽车进城去找“小姨”——也就是我母亲,写了一张条子让小姨教她扔球(!)?原来王贵将军喜欢看球,这时正筹划着组织一支球队,老部下胡闵休奉钧意办理球队事宜,他看苏秋洁个子很高,就萌生了让她到部队打球的想法,所以让我母亲当教练——母亲年轻时也当过运动员。苏秋洁学得很认真,几天功夫就学会打篮球的模样了。在招考中顺利考试过关,成了王贵将军组织的球队成员,那时业余球队像她这样高的前锋还不多,打球赢多输少。王贵将军很高兴自己的业余球队能有相当出色的水平。这支球队的女运动员们除了打球之外还在卫生集训队学习,后来成了陆军总医院的护士——按规定学历算大专。这样苏秋洁就在北京安了家。几十年过去,苏家靠她接济渐渐的改善了生活。到苏秋洁退休时已是副师级文职了,对家乡来说这是“高级大官”了,苏家也以此自豪。但这一切都是苏秋洁拼命努力的结果,除了遇到几个好心人之外,苏秋洁完全依靠自己尽忠本职,干什么都拼尽全力去做,当护士长时因为带头干重活累活累出病来。最后也说一下她的个人生活,她当然没有履行父亲当年的允诺。那个白天鹅愿意嫁给一个癞蛤蟆!这一点从家慈到胡闵休的夫人都认为合情合理,家慈曾经对我谈到这件事,她说苏秋洁在集训队结业时胡闵休的夫人曾经问过她的愿望,表姐苏秋洁很婉转的表示拒绝。“大姨”很支持她,高声大气的说好!我同意。剩下的事情我给你办好,是个人也不喜欢我弟家的混球小子。胡闵休的夫人写了封信给弟弟、弟妹,信中直截了当的说:那件事就算了,你就当二秋作养女好了。苏秋洁非常孝顺,养母和胡闵休的夫人去世都由苏秋洁姐妹出力办理。反而是我那二个表兄就知道分老妈的财产,老妈尸骨未寒,哥俩为了几百块钱二间房子闹的弟兄不合。苏秋洁后来和陆军总院的一个饲养员结婚,巧合的是这个人的名字刚好是表兄的姓加上哥俩的名字(表兄是单字名)。表姐夫前几年去世了。

这几年时兴什么伤痕文学,把前二十七年说的黑暗无比,其中很恶毒的一件事就是说共产党的领导干部们“奸污”女知青。让一群心里阴暗有嗜痂癖的酸腐文痞们渲染的几乎天一样大,这伙人吃了美国的汉奸基金,加上平时个人生活阴暗糜烂,写这个污糟文字最得心应手。可是实际上这种事虽不能说没有——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但是全都属于事出有因,坦白的说:不能全归到犯错误领导的头上,那当事的另一方也是有责任的。汉奸文人们心里也知道那是怎么回事,就和现在大学生用身体换工作换保研名额一样吗!当然它们不敢说“强奸”,于是发明了不属于刑法专用名词的“奸污”这个词,无非为了丑化那个英雄时代和第一民族英雄。就说前边提到的王贵将军曾经有过多次邪名,为此他被老上级淮阴侯骂得狗血淋头。王贵将军的金丝雀中就有表姐所在篮球队的成员之一,但是表姐说那个队友并不漂亮,就是有一股子邪气。二三十个队员就她一个用身体换党票!别人都是凭自己的努力拼命干出来的。后来王贵将军因为913淮阴事变住了秦城单间,这个金丝雀也吃了挂落住了好些天的学习班。胡闵休的夫人在世的时候我听她说过这件事,当年这个球队里数表姐苏秋洁最漂亮,你平时一脸正气,王贵将军的咸猪手也不敢伸出来。王贵将军当年没动过别人的心思,还不是因为别的队员们都正气凛然的。他胆子不大还记得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并不想吃一记金箍棒!不过要有送上门来的他自然是笑纳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