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历者回忆“7•5”事件中暴徒打砸抢烧杀恶行

防水墙 收藏 0 14732
导读: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09_7_7_85648_9585648.jpg[/img] [face=黑[face=楷体_GB2312][/face]体_GB2312]7月7日,乌鲁木齐市委、市政府在乌鲁木齐召开新闻发布会,介绍“7·5”打砸抢烧严重暴力犯罪事件情况,并向参加发布会的中外媒体提供了一组“7·5”打砸抢烧严重暴力犯罪事件的现场照片。这是现场照片之一。新华社发 [/face] 新华网乌鲁木齐7月7日电 新华社记者   “暴徒们在晚上7时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体_GB2312]7月7日,乌鲁木齐市委、市政府在乌鲁木齐召开新闻发布会,介绍“7·5”打砸抢烧严重暴力犯罪事件情况,并向参加发布会的中外媒体提供了一组“7·5”打砸抢烧严重暴力犯罪事件的现场照片。这是现场照片之一。新华社发 [/face]

新华网乌鲁木齐7月7日电 新华社记者


“暴徒们在晚上7时50分左右忽然出现……共有5伙儿人,”乌鲁木齐超市老板刘杰回忆起周日的暴力事件仍心有余悸,“他们推倒货架,砸碎瓶子,然后开始放火。”


当时,刘杰和100多名学生就藏在超市的地下室里。火和浓烟迫使他们跑到院子里,但没人敢到外面去,“我们都吓死了!”她抽泣着说。


大约次日凌晨2时,他们听到警察来到的声音,于是大喊“救命!”,这才得救。刘杰出来时,只见许多受伤的人躺在街道上,“到处都是血!”


“在街上有5辆公交车和4辆汽车被烧毁,1位驾驶员失踪。”这个30多岁的女人颤抖着说,她的胳膊和腿在灰土中蹭得很黑。


而她的超市已经变成一片废墟,损失估计超过90万元人民币。


到7日中午,乌鲁木齐“7·5”打砸抢烧杀严重暴力犯罪事件已造成156人死亡,1080人受伤。这是新中国成立以来新疆发生的最严重的一起暴力事件。


噩梦猝然降临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7月7日,乌鲁木齐市委、市政府在乌鲁木齐召开新闻发布会,介绍“7·5”打砸抢烧严重暴力犯罪事件情况,并向参加发布会的中外媒体提供了一组“7·5”打砸抢烧严重暴力犯罪事件的现场照片。这是现场照片之一。新华社发


7月5日晚上6时20分左右,乌鲁木齐人民广场开始出现人群聚集,8时许,一些人开始打砸抢……


新华社记者在新华南路与天池路的交叉口看到一处派出所被毁。一群年轻人忽然冲出来,喊着口号,挥着木棒,还有两三名青年男子散发铁锹把儿。


接着,这群暴徒砸毁了路中间的栏杆并开始追打路人。许多公交车的窗子被砸毁。一些乘客在下车后立即被包围起来打,许多人逃离时脸上满是鲜血。


晚上10时之后,乌鲁木齐的天空暗了下来,然而夜幕却被暴徒所点燃的车辆映亮。


新华社记者看到:在团结路高架桥下,躺着一名被暴徒杀伤的男子,不远处,俯卧着一位被杀害的女子,她身上还背着一个小包。


记者还看到一个规模很大的烟酒店被暴徒纵火烧掉。店面的玻璃窗发出震耳的炸裂声。一辆被暴徒袭击过的出租车停在马路中央,司机满身是血躺在车中,生死不明。


在金银路,暴徒们用木棍打一位妇女,她的儿子无助地蹲在路旁,哭喊着:“别打我妈妈!”


另一位妇女脸上都是血,一边哀嚎着一边拉着她的女儿和丈夫跑着。在场的新华社记者把她送到了医院。


新华社记者还救起一位男子。


“我正在路上走着,一群人冲过来打我,我根本没来得及看清楚,就被打倒了。”这名男子说,“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打我?!”


当新华社的司机试图去扶他的手臂时,他拒绝了:“我的胳膊断了。”


“这些人像疯了般袭击所有人。”一位名叫阿布杜拉的维吾尔族保安说。


新华社新疆分社的车子也被暴徒们用棍子砸碎窗子。分社一位司机说,周日晚上他运送了四位伤者去医院,他的车座上还残留着血迹。


当武警终于赶到并控制了乌鲁木齐的局面时,许多旁观者,有汉族人也有维吾尔族人,都激动地向他们欢呼。


周一中午,新华社记者在中泉路附近的街道上,看到有20多处血迹,一些砖头上沾着血、头发以及一些像皮肤似的东西。


天山区城建局副局长艾孜买提·阿不拉指着一大滩血说,如果这些血是一个人的,估计他的血在这里全部流光了。


离这滩血几米处的地方是一棵烧焦的树,树下一辆汽车已被烧毁。“死者可能是驾驶员,或者只是一位路人。”他叹息道。


从暴力事件现场回来的自治区公安厅厅长柳耀华说:太惨了!我一路上看到至少12具尸体。


医院人满为患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7月6日,受伤人员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民医院接受治疗。新华社记者沙达提摄


人民医院是乌鲁木齐市最大的医院之一,这里救治了291名因在暴力事件中受伤的人,其中17人已经死去。


院长王发省称,伤者中有汉族,也有维吾尔族,其余属回族、哈萨克族等其他新疆的少数民族。


“大多数伤者带有外伤,特别是头部外伤。”医生景海涛说。


电视画面显示,伤者人数众多,医院病房已不堪重负。许多伤者就躺在走廊内的病床上,其中很多是老人。


在医院13层的重症监护室,20多名严重受伤者在接受治疗。他们均处于昏迷状态,并且头部、胸部、四肢严重受伤。


16岁的朱海峰是乌鲁木齐市43中学生,他在放学路上遭遇袭击。朱海峰头部肿大、眼睛肿成一条缝,由于受到严重的脑部钝器打击,他至今昏迷不醒。


医护人员说,朱海峰的父母在事发后一直在找他,由于手机信号中断,一直联系不上他。后来,他父母专门赶到医院寻找,才发现几乎辨认不出的儿子。


劫后心犹惊惧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月6日,乌鲁木齐市北湾街上停放着多辆被烧毁汽车。新华社记者 沈桥摄

事件发生后,新疆方面出于安全考虑阻断了部分通讯。可是一名自称亲眼目睹惨剧的网友还是来得及将一些照片上传到了中国网的论坛。


其中一张照片展示了暴力事件后的景象。昏暗的街灯下,许多人沿街站立,而六七个人,亦或六七具尸体,横七竖八地躺倒在路边。


另一张照片上,一名穿白衬衫的中年男子正在为一名青年止血。青年仰面躺在地上,脖子上似乎有伤口,而鲜血染红了路面。


电视台播放的新闻画面令人心碎:一名妇女在暴徒的追打中摔倒,她无力起身,却仍有人拿石头砸她。


暴徒还拦截了一辆旅游巴士,并将其点燃。


尽管戴着头盔,手拿护盾和电棒的武警在街头维持秩序,但刚刚经历了一场浩劫的乌鲁木齐居民仍旧心存恐惧,战战兢兢。


多数商店仍旧不营业,并且许多市民选择待在家中而不是去上班。


“我们并未感到安全。”一位证券公司的女员工这样说道。


陈丽住在昌乐园附近,那里的一栋四层楼房被烧毁。“现在整个小区一片恐慌,”她说,“小孩不敢出去玩,大人不敢上班,这些暴力分子肆意践踏别人的生命和正常生活,实在可恨!”。


一位30多岁的赵先生为了把伤者送往医院,周日忙到很晚。


“虽然暴力事件结束了,但我有一种说不出的担忧。”他说。7日中午,乌鲁木齐街头再次出现一些让人不安的迹象。


赵先生问道:“混乱真的结束了吗?”(新华社记者:曹志恒、李晓玲、刘兵、贺占军、白旭、茹彦杰、李青青、姬少亭、李建敏、杨定都)


4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