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下 钢铁雄心 第十八节

ddtt 收藏 0 7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260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2605.html[/size][/URL] 狙击手的子弹射向敌人的机枪手以后DSHK机枪恐怖的声音就间断一次,显然一支狙击步枪远远不足,DSHK机枪恐怖的哒哒声依然很响亮,它的穿甲弹在一公里内可以打穿20毫米的装甲,打在人的身上那是非常恐怖的,会把人的身体打成碎块,多数机枪不会停火,还有加农炮和滑膛炮在射击,因为坦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605.html



狙击手的子弹射向敌人的机枪手以后DSHK机枪恐怖的声音就间断一次,显然一支狙击步枪远远不足,DSHK机枪恐怖的哒哒声依然很响亮,它的穿甲弹在一公里内可以打穿20毫米的装甲,打在人的身上那是非常恐怖的,会把人的身体打成碎块,多数机枪不会停火,还有加农炮和滑膛炮在射击,因为坦克没有炮弹,只能依靠机枪对付残存的火炮,敌人的优势现在也显示出来。

侦察班已经有人被炮弹碎片和流弹击中,一个年轻的士兵面们被子弹击穿,他已经不动,雷鸣看着刚认识几个月的战友阵亡,心里开始害怕,毕竟他还年轻,加上人对死亡天生就有恐惧,只是现在不是恐惧的时候,他无法控制自己害怕死亡,但是可以努力控制自己不害怕敌人,班里还有两个步枪手在地上叫喊,他们的胳膊和腿被机枪子弹命中,虽然没有残废但是非常痛苦。

狙击手还在努力的射杀敌人的机枪手,一般正射手死亡后精度大大降低,无坐力炮外形很小,比榴弹炮和加农炮都简单,班长顾大勇忙着对付最后的几门85炮,其他小型火炮就没法照顾,顾大勇连续射出了十几发火箭弹,几乎全部命中,良好的光电瞄准镜让火箭弹成为杀伤敌人最多的步兵武器。

全班看着顾大勇战斗,火箭发射时候的尾焰已经让他暴露位置,他很快遭到通用机枪的射杀,他的胳膊上挨了两发子弹以后在也无法操作笨重的火箭筒。雷鸣立即拿过火箭筒对100滑膛炮开火,大炮的护盾是脆弱的,只有象征的保护意义,火箭弹爆炸后击穿了护盾让炮班伤亡惨重,其他战友纷纷把弹药拿给他,他尽量发射一次就立即转移,到安全的地方装弹后继续开火。

敌人持续开火近一个小时,弹药消耗也巨大,很多阵地上的枪炮都安静下来,雷鸣从容的打完最后一发火箭弹,战场上再也听不到加农炮和滑膛炮的声音,后边的坦克也看见步兵消耗完了火箭弹,车长立即问:“现在可以发射烟幕弹掩护你们进山么?”

“可以。”顾大勇躺在地上不动,他已经流了不少血,“我们有一人阵亡,三人受伤,其他人还可以,装甲车能过来帮我们撤离伤员么,伤员没法自己动弹。”

车长命令:“所有车辆前进,发射完所有黄磷弹。”

坦克边前进边开炮,敌人的阵地周围被黄磷烟幕弹遮蔽,敌人看不见目标立即停火,装甲车跟在坦克后边大胆的开了过去,车上的机枪手下来帮着伤员回到车上,等忙完这些雷鸣把火箭筒放在车上,班长躺在车里说:“雷鸣,你勋章最多,侦察班你来指挥,掩护好陆战队的侦察组,快去吧,别等烟幕散开。”

雷鸣点点头随手关闭了装甲车的门,车队掉头往回走,他们只能借助烟幕立即前进,八个步兵掩护一个侦察组跑步前进,再跑几百米就是个山头,过了小山头后边就是高山密林,适合他们隐蔽的地方就在他们前边。

“班长授权你指挥了,咱们怎么打?”莫千钧也听到了授权,班长在无线电里说了两次,所有人员都喊了收到,雷鸣说:“授权了,咱们现在就借助烟幕往里跑,马上天就黑了,进入山区就好隐蔽了,加速前进。”雷鸣端着步枪使劲跑的最前边,他们十个人使劲的往前跑,后边的坦克打出最后几发烟幕弹后开始撤离,现在没有任何人掩护他们,所有的人只能靠自己了。

一群人正跑向一个高地的时候,一门残存的无作力炮忽然喷出一股火焰,炮弹呼啸的落在大家身后,雷鸣举枪用榴弹器发射出高爆弹,榴弹落在无作力炮旁边爆炸,带伤作战的敌人再次倒下去,其他人也向小山头射击,大家加快步伐往山头上跑。

最前边的雷鸣就感觉自己的背包实在太重了,远离基地作战都要背这个东西,实在是太累了,可还是要跑上山头,慢一步就会多点麻烦,毕竟仰攻比较麻烦,容易被敌人压制,雷鸣第一个跑上去立即卧倒后用警戒山头下边,他身边歪倒着很多门炮,各种型号的迫击炮和无作力炮都有,尸体实在太多了,还有几门100毫米滑膛炮的残骸,看来使用过这个山包的敌人还真不少,尸体到处都是至少有两百多,基本都是被炮火击毙的,他近距离的看着尸体心里不是滋味儿,毕竟士兵都是容易死亡的,看到敌人死亡他不满想到自己的以后,能活到战争胜利么?


背着电台的黄伦旺马上向指挥部报告,“报告师部,我们已经进入敌人的阵地,现在就在山头上,天马上就黑了我们入夜后进山,完毕。”

在指挥部里的林飞宇和许睿长长的出了口气,总算进去了,他们俩人心里正舒服的时候坦克的轰鸣声响起,刚才派出去的坦克已经回来了,坦克只有轻伤,许多反应装甲已经不在了,六个坦克上至少每辆少了二十多块反应装甲,如果没有外挂的反应装甲他们都死二十次之多,坦克上的成员下来也感觉到很后怕,大家围着坦克看热闹,军需官现在也没反应装甲给他们补充,要再有危险任务只能继续从其他车上抽调,现在能把炮弹补充齐备也不错了。

参谋用电台回复了前线的小队,然后问林飞宇,“长官他们已经进入敌人的防线,无线电里的听不到枪炮声,他们现在很安全,您要跟他们通话么?”

“告诉他们抢占一个可以俯视敌人防线的高山,然后呆在那里,发现敌人火炮的部署位置就告诉炮旅指挥部,只需要向指挥部发送敌人火炮的位置就可以,不要跟敌人接火,即使敌人火炮没有弹药也要把位置发过来,不能让他们的大炮存在下去。” 林飞宇说完了也出了指挥部去看坦克,敌人的防线的确很厉害,一时还真难以突破,要没有足够的反应装甲实在是太危险。

收到指挥官命令的黄伦旺说:“让我们火速上山,走吧。”

大家休息了一会立即跑步冲下山来,山下到处是重型榴弹炮炸出的弹坑,很多卡车和火炮的残骸都留在山后,至少有十几辆牵引车,除了山头上边和后边总共有五十多门榴弹炮。雷鸣下山的时候几乎每一脚都踩在敌人的尸体上,他都不知道怎么跑下来的。

小山包西边就是一座山,雷鸣带头顺着缓坡往上跑,此时天空下起了雨,不是雨季的倾盆大雨,而是那种蒙蒙细雨,雨随着风形成了像雾一样的雨幕,能见度立即下降了许多,这正是他们需要的掩护,雨幕可比烟幕弹要持续的时间长,一小队人顺着还不泥泞的山坡登上山顶。

雨持续的下起来似乎没有停的意思,山顶上也没有山洞让他们避雨,大家聚集在山顶上的树林里,从背包里拿出准备好的防雨布,防雨布的角上有绳子,迅速拴在树上就形成了防雨的帐篷。雷鸣把自己的背包和武器挂在低处的树枝上,他把湿了的军装也脱下来,脱的只剩下短裤,然后跑到防雨布外边,顺着防雨布流下的雨水立即从头到脚浇在他身上,他开始用雨水洗澡,很多士兵都效仿他,不过这队人里还有女的,要没有女的他们全脱了。

雷鸣洗干净以后坐在大石头上,他把自己脱下的军装干脆挂在外边的树枝上用雨水冲洗,他从背包里拿出加热炉给浅盘单兵口粮加热,然后他出去把正在雨水里淋的衣服拿回来拧干挂起来,然后才拿干毛巾擦了擦身上的水,最后换上背包里备用的衣服坐下来吃饭。侦察班的士兵都跟他差不多,换上干衣服之后大家还拉起不吊床,他们八个人两个一组去站岗,不站岗的吃饱了就换上干衣服睡,站岗的拿上枪穿上雨衣出去警戒宿营地。

黄伦旺看这群人十分不舒服,现在下雨下的挺好的,大家要是冒雨继续前进连夜进了大山就好了,这些侦察兵军然就地休息,就在敌人的眼皮底下休息,周围那多山敌人不会不派人监视么,这个小山敌人很容易冲上来的,不过侦察兵都给手枪上装了消音器,他们是做了点准备,但是还是不太充分,这些年轻人在军队里的时间太短。青年军跟陆军和陆战队不一样的太多,制服就差距很大,青年军似乎没有迷彩服,作训服都是夜间作战服,都是一身黑衣服,警察和宪兵和特种部队都有,常服就是类似颜色的一身军装,样式跟陆军的一样,就是颜色还是黑的,看上去有点礼服的感觉。

不过黄伦旺看到雷鸣带的奖章也就没张嘴挑他的毛病,他知道现在这个时候能拿到勋章十分难,战争是一边倒的,敌人武器不如他们好,当然很容易胜利,众多的部队都靠优势火力和装备取胜,没有发太多勋章的理由,一般都是以弱胜强的才有,或者冒险取得胜利的。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