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兵的抱怨和老兵的回忆

topruning 收藏 0 279

整理自猫扑的一个帖子和其中一个老兵 ---月比 的回忆

同样的故事不一样的悲喜!!其中你是否能明白什么?

顺便问下整理算不算原创呵呵


-------------新兵--------------------------

你们永远不知道我在厕所里吃过东西;

你们永远不会知道什么是夏天一身汗,雨天一身泥;

你们永远不知道我一个人每天要洗十几件衣服(不是自己的);

你们永远不知道看别人吃东西自己却不能吃是什么感觉;

你们永远不知道用手洗军用大衣是怎么洗的;

你们永远不会用抹布跪在地上擦厕所;

你们永远不知道被子在地上踩过,扔到厕所后再捡回来盖是什么感觉;

你们永远不会因为被子叠不好,而被人把被子从楼上扔到楼下沙池里,一分钟捡回来后继续盖;

你们永远不知道天冷了不能穿,天热了不能脱是什么感觉;

你们永远不知道一顿饭用5分钟吃完,还不许剩是什么感觉;

你们永远不会上个厕所都要向别人打报告,并且还要在规定的时间内回来;

你们永远不知道站在寒风中半个小时不准眨一下眼是什么感觉;

你们永远不知道被人骂**还要不停答“是”是什么感觉;

你们永远不知道去帮别人买东西超过了5分钟被罚抄了一千遍“士兵职责”(抄了一夜,第二天继续训练);

你们永远不知道一个星期只能洗一次澡,十几个人抢一个淋浴头,还有规定时间,无论你洗没洗完,洗没洗干净,超时就挨骂;

你们永远不知道吃饭前还要唱歌(歌声不大声,就罚端着饭蹲着在寒风中唱歌);

你们永远不知道半夜十二点还要起来刷厕所的感觉;

你们永远不知道凌晨四点多要起来把被子、大衣叠成方块(标准:苍蝇飞上去打滑,蚊子落上去**);

你们永远不知道给自己父母打电话还要规定在5分钟,挂电话后心里那酸痛得想死的感觉;

你们永远不知道先做上五十个亻府臣卜扌掌才能看家信;

你们永远不知道自己的东西被别人公开亮相的感觉(跟抄家一样。部队美其名为“点验”);

你们永远不知道鼻涕过河也不能擦;

你们永远不知道手冻裂了也不能戴手套;

你们永远不知道把好朋友送的生日礼物带在身上,站军姿时会被人搜身,梳子被随手扔在地上,梳子断了,泪水流满脸颊;

你们永远不知道几座山跑上去再跑下来的感觉(规定时间内);你们永远不知道面对墙壁喊“报告”一百遍的感觉(嗓子哑了);

你们永远不知道扫雪边扫边下,落叶边扫边落的感觉(北风还呼呼地刮,那个冷啊,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你们永远不能体会到寒风刺骨、寸步难行还要继续站在操场的感觉;

你们永远不知道半夜十点多还要着装整齐楼下点名;

你们永远不知道家人给寄的零食眼睁睁送到别人嘴里,自己却无能为力的感觉;

你们永远不知道饿坏了,偷吃个东西要做一百次蹲下起立;

你们永远不知道这年代用手机还要偷偷摸摸的,被人发现不但要乖乖交出来还要写检查;

你们永远不知道我们是在监控器下面工作的,每天被人监视十几个小时是什么感觉;

你们永远不知道接电话语气不好,乱讲话还要有处分;

你们永远不知道我们在电话里被人骂遍祖宗十八代也不能还口,还要笑着对人说“您好”;

你们永远不知道一年都不准外出,与世隔绝的那种犹如坐牢的感觉;

你们永远不知道出大门还要写假条(要6个部门签字)、外出证,一个人还不让出去;

你们永远不知道男兵尿血是怎么回事;

你们永远不知道过年过节时我们比平时还累(一级战备);

你们永远不知道冬天还要睡地上的感觉;

你们永远不知道冷馒头和烂包子也可以成为人间美味;

你们永远不知道硬馒头和油条是2类区1类灶的伙食;(2类区1类灶每人每天12.8元(馒头油条系防暴))

你们永远不知道饿疯了,偷馒头放衣兜里,晚上拿出来馒头已变硬并沾满沙子,还要三两口就解决了;

你们永远不知道青菜是怎么洗的(用扫把);

你们永远不知道手机要处于静音状态,最高调时只可处于震动状态,充电和当地下party一样到处藏;

你们永远不知道呼之则来挥之则去是什么感觉;

你们永远不知道当人压抑到不知道怎么去哭时,心里凄凉到什么感觉;

你们的眼泪往肚子里吞过吗?

有人强迫过你们非要看新闻吗?(还要装着很爱);

有人强迫过你们非要唱歌吗?(嗓子吼哑了还要吼)

你们有没有尝试过春天扫柳絮,夏天拔草种草扫雨水,秋天扫落叶,冬天扫积雪的感觉?

你们有没有尝试过什么是真正的冬练三九,夏练三伏?

你们知道伺候别人别人怎么伺候吗?(想想以前的宫女太监)

别人说你对,你错也对,别人说你错,你对也错,做对了,别人骂你错,你不能说话;

我天天做梦想回家,我经常躲在被子里,躲在厕所里,躲在阳台上哭,还要故做坚强…

========================老兵=============================================================

你们永远不知道我在厕所里吃过东西;

当时我们全班(老兵新兵)在机场塔台清理厕所,因为是很多人公用的地方,所以特别脏,足足干了一个星期才把上面的尿垢用砖头全部蹭干净,也就是说,我们在里面吃了七顿午饭,我记得第三天还是第四天来着我们司务长还把小煤气罐和灶搬去了给我们开的小灶,吃的火锅!十多个人挤在厕所里你争我抢的,当时我还没吃尽兴(两会时期,不能太张扬)……


你们永远不会知道什么是夏天一身汗,雨天一身泥;

部队安排去湖南学习,集训团惯例五一有阅兵,我一个北方人那里见识过南方的太阳啊,而且一站就是一天,虽然那里很热,但是我记得在湖南的六个月里我没穿过一次干鞋,还有当时记得最清楚的就是只要一下雨,队长必须紧急集合,然后大声下达命令:“卧姿准备……”


你们永远不知道我一个人每天要洗十几件衣服(不是自己的);

刚到新兵连的时候,由于我长得比较帅,又高又大的(很不要脸的说),所以排长,其他排的排长,副连,副指导员,连长我特别喜欢我,我当时还挺美的,谁承想这是要有代价的,他们所有人的衣服全是我洗,然后必须还要再收回来叠放整齐,外套还好说,都是有号的,内衣就没有那么幸运了,我只记得当时除了副指的内裤上漏了一个洞我能分清以外,其余的他们全部混穿……(退伍聚餐的时候和连长说了这事儿,丫猛灌了我好几杯红二 - - )


你们永远不知道看别人吃东西自己却不能吃是什么感觉;

也是新兵的时候,班长每天都去外面的小卖部买饺子啊,混沌啊什么的,当时馋的我们那叫一个难受,但也只有看着的份,后来下连了,集体请班长吃饭,到买单的时候谁都没带钱,结果我们还是一样集体看着他把碗里剩的最后一口汤给喝完后骂了一句:“这帮小兔崽子!”然后起身结的帐,我们大呼过瘾!(10年了,班长现在还有联系,只是结婚没去,很遗憾)


你们永远不知道用手洗军用大衣是怎么洗的;

好吧这点我承认,我当兵到退伍大衣从来没洗过 - -!


你们永远不会用抹布跪在地上擦厕所;

此条参考第一条,在我印象里,现在想想,其实洗厕所是我记忆最深的,每每和朋友吃饭的时候这也是我必讲的一个话题,朋友多以很恶心打断我,但是在我心里,这却是最有味道的……


你们永远不知道被子在地上踩过,扔到厕所后再捡回来盖是什么感觉;

相信当过兵的人都应该知道新兵入连的第一天早上就是压被子吧,我是每天早晨4点半起来用小板凳压被子,压到6点早操,然后回来接着叠,被子没有被扔过,但是我有个战友被子被扔过,也是厕所,不过丫第二个月全连内务标兵,第一年优秀士兵,第二年入party,现在还在部队,应该签三期了,属于骨干!


你们永远不会因为被子叠不好,而被人把被子从楼上扔到楼下沙池里,一分钟捡回来后继续盖;

同上


你们永远不知道天冷了不能穿,天热了不能脱是什么感觉;

这样的事我还是只能说在新兵连的时候,我当兵在北京,那比起东北的话温度应该会好几度,不过也差不多,我还算适应,不过最受不了的就是我们全连按规定两个星期洗一次衣服,分别是周五洗作训服,周日洗棉衣棉裤,我可以不穿棉衣棉裤,但是我不能接受穿着棉衣棉裤在大街上溜达……更不能接受的是我个人健忘,每次都记不住将棉裤的扣子系上……更更不能接受的是我那天还穿了一条红裤衩……


你们永远不知道一顿饭用5分钟吃完,还不许剩是什么感觉;

只要不应酬,我现在在家吃饭也控制在5分钟内……出了我妈做饭可能会多吃一会以外……因为我老婆做的饭我实在是不想在餐桌上多留一分钟……还好当时练出来了,在此小猫也提醒一下没有结婚的猫咪们,找女朋友,一定要找个有手艺的,要不你要是没当过兵,那就惨了 T.T


你们永远不会上个厕所都要向别人打报告,并且还要在规定的时间内回来;

这个问题是入连第一天连长在大会上说的,他说:“到了战场上,敌人是不会给你上厕所的时间的!!我不是你们的敌人,所以我给你们时间,但是我要让你们记住的是,你多上一秒厕所,你的死可能就会多提前一秒钟!”


你们永远不知道站在寒风中半个小时不准眨一下眼是什么感觉;

我永远也忘不了站两个小时喝一碗姜汤的那种感觉,直到现在我出去喝酒的时候还总朋友唠叨,觉得现在喝的几百几千的东西都不及当时的那一碗姜汤,朋友稀落我说:“现在让你去腰板溜直的到外面站两个小时你再回来和说这话!!”


你们永远不知道被人骂**还要不停答“是”是什么感觉;

被别人骂是XX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不要把自己当成XX!


你们永远不知道去帮别人买东西超过了5分钟被罚抄了一千遍“士兵职责”(抄了一夜,第二天继续训练);

所有的事情都是有合理性的,因为我从来不相信炖鸡会炖出鱼的味来,五分钟对于所有生命来说可能都会是一个终结,我想只要是从西单赶到大红门,我想5分钟,足够了!!


你们永远不知道一个星期只能洗一次澡,十几个人抢一个淋浴头,还有规定时间,无论你洗没洗完,洗没洗干净,超时就挨骂;

当兵的几年让我养成了一个习惯,就是不管冬天还是夏天,我都是喜欢洗凉水澡,尤其是现在,我每天回家进门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洗手间冲两盆,一个字,“爽!!”


你们永远不知道吃饭前还要唱歌(歌声不大声,就罚端着饭蹲着在寒风中唱歌);

我天生五音不全,不管唱什么歌必须跑掉(这是经过权威认证的),但是唯有一首歌我不跑调,KTV必唱曲目,《军中绿花》,记得当时在部队过的一个年,三十,下午5点,食堂会餐,两个月没见肉腥的我们全都摩拳擦掌,结果缺德排长在我们排队等进食堂的那不到一分钟的功夫,给我们来了个:“寒风飘飘落叶,预备——唱!”结果接下来的10分钟里,一个个铁血真汉子哭的是稀里哗啦,而排长班长这帮人则在一旁偷偷的傻笑!!直到后来退伍的时候,一哥们自弹自唱的一首《我的老班长》才让那些自以为老油子了的老鸟们默默无语两眼泪……


你们永远不知道半夜十二点还要起来刷厕所的感觉;

请不要总拿厕所说事好不,要不LZ和我一起与快乐女生们一探究竟如何?


你们永远不知道凌晨四点多要起来把被子、大衣叠成方块(标准:苍蝇飞上去打滑,蚊子落上去**);

从来没有拿过内务标兵的我还是把战友的写有“内务标兵”的牌子拿来放到了被子上拍了一张照片寄到家里,后来给老爸打电话说收到照片了没有?那边一口冷漠的语气:“就那被子还内务标兵?假的吧!”我:“……”


你们永远不知道给自己父母打电话还要规定在5分钟,挂电话后心里那酸痛得想死的感觉;

我记得当时一次给家里打电话,总共有三部电话,40多人全部排队轮班打,我已经记不住和家里说的是什么了,只能记得当时那天南海北五花八门的方言里第一个词总是先喊出了“父母”!!


你们永远不知道先做上五十个亻府臣卜扌掌才能看家信;

当时在班长让我在全班的战友面前念女朋友给写来的信时,满脸通红,半天憋不出来一个字,直到后来我帮班长写情书然后他给我念来信的时候,我才发现,原来兄弟,不一定是要亲生!!


你们永远不知道自己的东西被别人公开亮相的感觉(跟抄家一样。部队美其名为“点验”);

哈哈,说到这个时,和我一起当兵的一个小子(忒胖,现在我俩关系最铁),从在家上火车到北京,20多个小时嘴里都没闲着,一直在吃,我就纳闷他怎么就那么多吃的,直到新兵报到点验的时候,丫整整的一个迷彩包里,全是吃的,震惊全连,当时我初步估计最起码价值200有余(后来才知道丫花了900多买吃的),过了一个星期我去副连办公室打扫卫生看到了这些遗骸,副连很大方的给了我两袋虾条说让我吃完回去,我蜿蜒拒绝,被“强迫”收下,然后副连说了用现在的话说就是暴雷的一句话:“那小子为了多装把虾条里的气都放完了,吃不了该受潮了!”


你们永远不知道鼻涕过河也不能擦;

新兵的时候,班长训练我们站军姿,站军姿的第一个要求就是无论碰到什么事,一定要纹丝不动,这一点我们铭记在心。有一次班长检查我们的军容军纪,我比较大大咧咧(说难听点就是邋遢)所以不太注重细节,结果被检查出了胡子太长,被警告,后听而忘乎之,次日,班长大怒,喝军姿,欲以火机燃胡,吾大惊,且忽生一计,以丹田之气将鼻之分泌物了然于人中处,班长惊,大呼:吾等你涕干继燃之!!后吾继而以鼻外放射湿物,再后,此事罢已。


你们永远不知道手冻裂了也不能戴手套;

当兵到退伍除了719的那一次瞬间大风后的善后工作外就没带过手套,直到现在我也不喜欢带手套,那是女人的玩意,而且除了手套,什么套我都不愿意带!!


你们永远不知道把好朋友送的生日礼物带在身上,站军姿时会被人搜身,梳子被随手扔在地上,梳子断了,泪水流满脸颊;

从小到大收到过最多的生日礼物就是话语的祝福,而话语的祝福里最多就是:“今天你想做什么都随你……”


你们永远不知道几座山跑上去再跑下来的感觉(规定时间内);

部队开运动会,我很牛逼的自告奋勇的报了个5公里,用了17分钟跑了下来,接着吐了半个多小时后才知道,跑第一的那个用了12分钟,而且现在正在跑100决赛!- -


你们永远不知道面对墙壁喊“报告”一百遍的感觉(嗓子哑了);

当时我们班长嫌我们点名时候喊“到”的声音太小,所以全班全部挨个点名,声音不大不能睡觉,当时我就在想,不睡就不睡,我们一人一声,你一人全班,看谁能撑过谁!050


你们永远不知道扫雪边扫边下,落叶边扫边落的感觉(北风还呼呼地刮,那个冷啊,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我永远也忘不了当时由于雪下的太大飞机跑道积雪太深我们集体去清雪的时候,他妈的我们的分担区还在用扫帚铁锹一点一点弄呢,场务连调了两辆吹雪车5分钟搞定然后还不借我们时的那种牛逼表情!!更忘不了当时连长很从容的给空勤打了个电话调了一架图-154拖过来然后开车吹雪时候的那个更牛逼的表情!


你们永远不能体会到寒风刺骨、寸步难行还要继续站在操场的感觉;

退伍的时候我们但是新兵连在一个班的战友们全部集合,然后越上班长在附近的小餐馆吃饭道别,当时喝多了,有个战友就提议我们再去看看一直保障的飞机,于是一拍即合,一行人晃晃悠悠来到停机坪,和警卫(全是带出来的新宾,好说话)打了招呼后进去,到了停机坪班长来兴趣了,一声立正让我们这一群屌兵仿佛又回到了新兵连,七倒八歪的又站到了一起,然后抱头痛哭!!当时新兵连共5个排19个班200多人,只有我们班至始至终(直到现在)最团结,最亲密!!


你们永远不知道半夜十点多还要着装整齐楼下点名;

我紧急集合的时候穿过班长的裤子出门,后来连累全班被罚多跑了N圈!


你们永远不知道家人给寄的零食眼睁睁送到别人嘴里,自己却无能为力的感觉;

当时我们全都让自己家里给寄点地方的特产,我记得我爸给我邮来了10条明太鱼(完了,暴漏坐标了)和一斤鱼子酱(我最爱吃),结果到最后还全都是我吃了,他们个个都不吃,哈哈!还有就是我在湖南的时候还给家里寄过一大袋(100个装的)槟榔,结果我爸说那根本不是人吃的东西(每个人口味不同,非地域攻击),全让他送人了,结果送的人也全都不爱吃!不过那一条银沙他还是很喜欢的……


你们永远不知道饿坏了,偷吃个东西要做一百次蹲下起立;

其实不管在什么地方,没有真正的坏人,当然也没有绝对的好人,但是对于大多数的事情来说,只要坦诚,那么都是可以“商量”的!


你们永远不知道这年代用手机还要偷偷摸摸的,被人发现不但要乖乖交出来还要写检查;

我当兵的那会还不普及手机呢,我那时候唯一的一个梦想就是一部诺基亚的1100,当时怎么看怎么好看,甚至做梦的时候都会梦到,但是一个月几十块的津贴让我望尘莫及啊!!T.T


你们永远不知道我们是在监控器下面工作的,每天被人监视十几个小时是什么感觉;

应该来说比地方好多了吧,最起码被拍下来的影像不用担心会被传到网上啊!!


你们永远不知道接电话语气不好,乱讲话还要有处分;

话说只有女兵也有整天“打电话”的待遇,记得我当时是搞雷达侧风的,一值班就要搞一宿,闲来无事就和接线的女兵聊天,一来二去聊熟了就开始到处打听哪个代号是哪个人,结果后来我才发现,原来无论哪个代号后面,都是一张张^&%*$*…%的面孔……


你们永远不知道我们在电话里被人骂遍祖宗十八代也不能还口,还要笑着对人说“您好”;

比10086的客户待遇好多了!


你们永远不知道一年都不准外出,与世隔绝的那种犹如坐牢的感觉;

地雷,说到这我就憋屈,去湖南的那一年正好赶上F D,哪里都去不了,整天在电视里看着广告:“39度迪吧,¥&%&*&……(忘记了,只记住了名字,反正就是什么全套88之类的)”,可是一直都没有去过,遗憾啊!!还有湖南的妹子真的是好美好美,好白好白,我那时候是在衡阳,训练的旁边就是什么蓝天技校(好像是),里面都是白妹子,只可惜,哎……


你们永远不知道出大门还要写假条(要6个部门签字)、外出证,一个人还不让出去;

只能说那是你和门卫关系不好,哈哈哈!!


你们永远不知道男兵尿血是怎么回事;

我现在都不知道,我一个朋友前几天和我说他射精有血,原来还以为是妹子的,后来扒开看妹子没来事(变态)才知道是自己的,问我怎么回事,我也不知道,正好在这里问问各位猫猫!忘赐教!)


你们永远不知道过年过节时我们比平时还累(一级战备);

这话是真的,不过那你认为go-vern-ment出钱供你吃供你住是在玩呢吗?


你们永远不知道冬天还要睡地上的感觉;

新兵连的时候在机坪训练,整整一个上午,到中午的时候能休息20分钟,那可能是一天当中最舒服的20分钟了,躺在跑道上眯上一觉,比晚上睡几个小时都要爽!!


你们永远不知道冷馒头和烂包子也可以成为人间美味;

这一点乞丐比你更能理解!而且你始终要记住,不管是现在还是未来,你都是一名军人,不是乞丐,不要被自己的思想侮辱了身份,应该用你身份去感化心灵!!


你们永远不知道硬馒头和油条是2类区1类灶的伙食;(2类区1类灶每人每天12.8元(馒头油条系防暴))

我当时伙食是7.8,一天吃的也不错,后来被安排到了去炊事班帮厨,起先还不愿意去,但是过了两个月让我回来的时候,我死活不肯回来,因为我还是头一次享受了两个人吃了5斤羊肉的感觉呢!另外再插一小段故事,记得在炊事班帮厨的时候,,那天下午没事干我就睡觉了,结果睡的迷迷糊糊我被战友叫起来说吃不吃面条,我还以为丫这么好心还能煮面条(丫特懒),我说不吃,然后又睡了,结果一会又被叫起来了,说煮面条煮多了,吃不了,怕浪费,没办法就只能起来去了,结果进到厨房一看,我靠,那面条让他煮的,绝了,相当的好吃,我还问呢,怎么煮的,我下回也这么干,结果丫说是秘方,让我只管吃就行了。直到后来退伍了以后一次喝酒的时候我又问起来当时那面条怎么煮的他才说实话,他说:“当时煮面条,他放了一斤肉馅,结果煮完把肉馅全吃了面条吃不了所以才喊的我!!”我草地雷!!!


你们永远不知道饿疯了,偷馒头放衣兜里,晚上拿出来馒头已变硬并沾满沙子,还要三两口就解决了;

参考上一条!!


你们永远不知道青菜是怎么洗的(用扫把);

还是那哥们,还是我们俩在帮厨的时候,缺德事干老了,我在这里说,要是玩意被老战友,老领导看到了全都不关我的事,全是他干的!!记得有一次我们吃大锅烩,就是什么菜都往锅里放,然后一起炖,那时候里面还有大骨头,都是很多肉的那种,结果我俩炖菜的时候,他问我:“骨头熟没熟?”我说不知道,然后他说你尝你一个,我说行,结果就吃了一块,其实吃一块也没啥,关键是太香了一吃不可收拾,他看我啃的起劲自己也来了一块,就这样我俩你一块我一块的把整个锅里的骨头都啃光了,我靠,这可咋办,大锅烩里面不能没有骨头啊!要说人被逼急了啥事都能想出来,丫把我俩刚才啃的骨头又捡起来,用水洗了洗,接着又扔到锅里了,然后转过身擦了擦嘴对我说:“这事从来没发生过!”然后挥袖而去!最后打完饭,我在后厨就听到前面食堂里面的人再喊我,说:“今天的骨头肉怎么这么少??”


你们永远不知道手机要处于静音状态,最高调时只可处于震动状态,充电和当地下party一样到处藏;

你们永远不知道呼之则来挥之则去是什么感觉;

你们永远不知道当人压抑到不知道怎么去哭时,心里凄凉到什么感觉;

你们的眼泪往肚子里吞过吗?

有人强迫过你们非要看新闻吗?(还要装着很爱);

有人强迫过你们非要唱歌吗?(嗓子吼哑了还要吼)

你们有没有尝试过春天扫柳絮,夏天拔草种草扫雨水,秋天扫落叶,冬天扫积雪的感觉?

你们有没有尝试过什么是真正的冬练三九,夏练三伏?

你们知道伺候别人别人怎么伺候吗?(想想以前的宫女太监)

别人说你对,你错也对,别人说你错,你对也错,做对了,别人骂你错,你不能说话;

我天天做梦想回家,我经常躲在被子里,躲在厕所里,躲在阳台上哭,还要故做坚强…


算了,太晚了,针对上面的几条我就不多说什么了,总而言之,LZ,我不想对你有什么评价,无非也就不是男人,不配当军人之类的话,哎,人间自有公道,还有就是LZ我给你指一条明路,脱了你的这身军装吧,你不配穿它,然后去信春哥,会得到永生的!哈哈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