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多的沉重的日子,几乎每天都有沉重的话题,我们已经习惯沉重,或者沉重的压抑成为我们深沉的民族思考.1937年的7月7日,日军大举进攻北平,开启了长达八年的对华侵略战争,而我一直认为,我们的抗日战争应该从1931年9月18日算起,蒋介石的一声不抵抗便葬送了中华东北的锦绣河山,中华民族的优秀儿女开启了长达15年的抗日斗争,而如果我们继续计较,那么我们的抗日战争如果从1894的甲午风云算起是长达56年的民族,而如果我们继续上溯历史,从那些优秀的伟大的为民族解放战争和反抗入侵战争的时间算起,则可以追溯到我们民族的源头,五千年的锦绣中华,无数优秀的民族儿女,为了中华民族的强大复兴前赴后继,用生命为代价,换来的是一条巨龙腾飞在东方.]

历史已经远去,中日早已经不是敌人,而是依依带水的和平邻居,甚至还是和平发展互助的外交伙伴.我们反思那场战争的时候,除去要反思日本的强大和为什么强大,还有我们的民族感情,我们更多的要反思泱泱中华为什么会被一个小国吞并掩埋,当然最终我们胜利,但是付出那么大的牺牲代价之后,我们是否真的要反思历史为今天所用.落后就要挨打,这句话是颠真不破的真实的国家道理.我们曾经在中日的国力竞争中处于下风,因为落后,所以我们必然而打,而我们的民族在自我落后之后,自我觉醒的伟大的民族意识和英勇向前的亮剑精神则是我们中华民族的宝贵精神财富,而在这种宝贵的精神财富之下,是一个个不曾屈服的风云儿女.

我们的时代是一个快餐至上的时代,新闻媒体的迅速发展和海量的信息报道,互联网络平台式的交流,简洁快速的交通方式已经让我们的地球成为一个村,而快速的时间和空间转换让我们已经习惯了每天快速的节奏生活而缺乏了深入的思考.我们很多人生活疲惫不堪,在快速的节奏面前思考什么是爱什么是生命的价值诸如此类的人生哲理问题.但是在72年前的今天,当日本帝国主义侵略者入侵朝鲜的时候,我们是否也曾想到过我们的先辈们是怎么样的生活状态?他们是否会一如我们在做一些无意义的浪费时间的无效的情感宣泄,是否会一如我们一样每天在思考自己该如何自由的发展?是否会自由的思考今天该去拿里充电?是否会思考今天去哪个健身房转转?不,他们没有机会也没有时间思考,因为我们的家被鬼子占了,把他们赶走是必须的而且是应该的 因为家是我们的.他们是入侵我们.在这样的简单思考下, 无数我们的先烈们走向战场,却再也没有生存下去的机会,他们把生命献给祖国的山山水水,他们与天地同存.

当人生不能选择的时候,生命的付出是那么的简单而又自然,只是一颗子弹或者一刀下去,一个生命就此结束,也失去了思考和发展独立自我的机会,在我们现在很多所谓的黄金青年眼中看去,是那么的不值得和愚蠢,他们嘲笑雷峰,他们眩酷装扳,他们独立自我,他们个性飞扬.我们首先要承认人人都有生存和自我选择生活的权利,前提是和平的环境和幸福的生活,但是当战争袭来,一个生命的结束却又如此的简单,而理由也是那么直接而感人 保家卫国.当我们在今天真正的想想那些为战争而付出的人们的时候,才会发觉要真的有勇气结束自己的生命很难很难,而他们做到了,.说句实际的真话,他们是真正的盖世英雄,而那些所谓的周杰伦们,那些所谓的忧郁轻舞飞扬们,那些所谓的梦里花落之多少的郭敬明们,那些抱怨三重门的韩寒们,大可以静心下来,好好的想想书中的那些所谓的男女暧昧,亲亲我我的青春冲动是否为你的一声所选.

人生是一个单行的车道,只有路过才能看到风景,只有经历才能体会艰辛,可是很多时候往往是我们体会到了艰难之后而又后悔从前,可是当我们碌碌无为的时候,我们早已经光阴不在,我在论坛里认识一位年长的老者,他是战争的老兵,读了他的文章真挚而感人,谦虚的他总是溢美别人文字的华美,可是他从来也不把当年的付出看做什么大事,只是他怀念战友,怀念当年用友情凝结成的思念,所以来到这里,写写那场战争风云的回忆录.清明的时候他默默写几行文字,为自己离别的朋友悼念感怀.他的名字叫黄德家,一位对越自卫反击战的老兵,一位曾经为共和国的滚滚向前而真挚付出的最可爱的人,没有他和他的战友的血染的风采,便不会有我们改革开放的胜利的今天.

伟大并不是歌唱而出,伟大也不是赞美而出,伟大是平凡的谦卑而出,当黄老先生在一个普通的县里做者一个普通的基层官员去感慨人生老去的时候,作为晚一辈的我们可以说先生生命有限但价值无量.而73年前这个时刻,我们的民族需要英雄挺身而出的时候,我们民族的脊梁站了出来,他们不怕牺牲,不怕流血,在他们用自己的生命铸就伟大的民族解放战争历史的时候,他们也用自己的生命书写着生命的价值.他们都很普通,.他们也很草根,他们或者是目不识丁的农民 或者是脾气暴躁毫无温柔的莽夫,但是他们拿着枪,走上前线,他们用生命为民族贡献而出.因为这个,他们伟大,因为这个,他们值得我用这篇没有内涵无知的文字思考.我们现在物质丰富,生活虽然不说多好,但是温饱尚可,我们的生命难道是否只有名利,是否只有无知者无畏的肤浅,.这些天想好好的黄老先生的战友作文,我读了好多我们民族战争的报告文学,.而在谁是最可爱的人中我读到这么一段

“谁都知道,朝鲜战场是艰苦些。但战士们是怎样想的呢?有一次,我见到一个战士,在防空洞里,吃一口炒面,就一口雪。我问他:“你不觉得苦吗?”他把正送往嘴里的一勺雪收回来,笑了笑,说:“怎么能不觉得?我们革命军队又不是个怪物。不过我们的光荣也就在这里。”他把小勺儿干脆放下,兴奋地说,“就拿吃雪来说吧。我在这里吃雪,正是为了我们祖国的人民不吃雪。他们可以坐在挺豁亮的屋子里,泡上一壶茶,守住个小火炉子,想吃点什么就做点什么。”他又指了指狭小潮湿的防空洞说,“再比如蹲防空洞吧,多憋闷得慌哩,眼看着外面好好的太阳不能晒,光光的马路不能走。可是我在这里蹲防空洞,祖国的人民就可以不蹲防空洞啊,他们就可以在马路上不慌不忙地走啊。他们想骑车子也行,想走路也行,边遛达边说话也行。只要能使人民得到幸福,就是我们最大的幸福。所以,”他又把雪放到嘴里,像总结似的说“我在这里流点血不算什么,吃这点苦又算什么哩!”我又问:“你想不想祖国啊?”他笑起来:“谁不想哩,说不想,那是假话,可是我不愿意回去。如果回去,祖国的老百姓问,‘我们托付给你们的任务完成得怎么样啦?’我怎么答对呢?我说‘朝鲜半边红,半边黑’,这算什么话呢?”我接着问:“你们经历了这么多危险,吃了这么多苦,你们对祖国对朝鲜有什么要求吗?”他想了一下,才回答我:“我们什么也不要。可是说心里话,——我这话可不一定恰当啊,我们是想要这么大的一个东西……”他笑着,用手指比个铜子儿大小,怕我不明白,“一块‘朝鲜解放纪念章’,我们愿意戴在胸脯上,回到咱们的祖国去。”

我读到这里忍不住痛哭而泣,我们最可爱的人想要什么,需要什么>他们什么都不需要,他们只需要快乐的幸福的生活和我们一样的权利,而在那样的战争岁月他们不可能获得,他们随时面临死亡,他们随时可以为祖国牺牲,他们在用生命捍卫我们的权利,而面对这些文字的时候我总在思考个人的得失进退在伟大的民族英雄面前算的了什么,他们一介不取,他们清贫而居,在战争胜利之后,只是需要一个东西来承认他们的价值,一个铜制打造的勋章而已。生命的价值在他们看是那么的直接慷慨,而为什么在我们面对自己的时候总有那么多些许如果总有那么多悲观生命总有那么多无知浪费在光阴里。我们总有一天要老去,总有一天要步入风烛残年,我们可能默默无闻,我们或者会名动一方。或者是权利核心,那么当我们面对人生面对生命的时候是否能有黄姓老人的那份淡定从容,是否能象我们最可爱的人一样对自己的生命价值如归而做。

曾经有两个故事在互联网络和生活中流传,一个叫做超女唐笑,因为那天下午去的匆忙,没有带证件而被守卫的武警阻拦在外,于是她大打出手,对武警权打脚踢,而且语言没有礼貌还带着那些浑浊的词语。而另外一位叫做张国富,这是一位在解放战争中活捉过国民党的中将,在抗美援朝战争中身负重伤的战斗英雄,当他看到自己的身体已经不能在参加战争之时,他毅然放弃军校的学习机会,放弃地方的领导岗位,把富字改为福,在鹤岗先做消防员后做火药工,而在退休之后对自己的战斗历史对儿女一字不提。而当这位老兵身患癌症,他的儿女悄悄找到组织才发现自己的父亲是那么一位伟大的战斗英雄。当专家打开张国福的胸腔后很是吃惊,张国福的肺由于长年在火药厂工作,再加上多年战场上炮火熏染以及朝鲜战场上那七天八夜弹火下战斗,吸入大量的火药烟尘,他的肺膜厚得难以想像。住院期间,部队领导多次问他对组织上有什么要求,张国福回答只有一句话:“希望我们党和国家好。”我不想再叙述和对比生命的意义,因为那已经是昭然若揭和明显不过,而我只想说那么一句,我们的军队的兵士是最可爱的人。

当国殇的地震而来,当汹涌的洪水袭来,当满是破碎的山河映面展开,我们只是看到风雨中,屹立不倒的中华民族和坚实的脊梁。我亲爱的朋友,请不要再去找寻那些所谓的短暂的快乐和在无知的忧愁中思考所谓的人生价值,醒来吧,在七七的今天,去烈士的坟上添把土,如果没有机会,就在心中默默的祈祷,默默的祝愿,而我在这里用我卑微的文字向我们最可爱的人祝愿,希望我们的国家繁荣昌盛,希望民族永远长久不衰。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