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改委研究国民收入分配改革意见

7月4日,在首届全球智库峰会的全球储蓄与消费分论坛上,国家发改委收入分配司司长张东生指出,下一步国家将考虑从五个方面促进收入分配改革,其根本点在于提高居民收入,特别是农民收入,并做好社会保障制度的建设,加强城乡收入制度的再分配环节。


“这将进一步拉动消费,进而推动国民经济又好又快的发展。”张东生在会后总结说。


中国经济持续多年的快速增长,主要是依靠投资和出口,而消费,尤其是居民消费对经济的贡献率却持续走低。


根据世行的数据,2007年中国居民消费支出占GDP比重为34%,低于世界中等收入国家平均水平的60%比重,甚至低于中低收入国家的平均水平41%的比重。


不过,提高居民消费率可谓知易行难。


张东生告诉记者,目前有关收入分配改革的意见制订还在积极推动中,目前还没有出台的具体时间表。


居民收入低导致消费不足


居民实际消费占国民经济的比重持续降低,原因在于国民收入分配比例中,居民收入的比重在降低。


张东生指出,收入分配是影响消费的最主要因素。影响消费的因素是多方面的,包括经济发展和消费能力、消费环境、消费愿望,中国国民消费率偏低与国民分配结构密切相关。“居民可支配收入低直接影响了居民消费能力。”


数据显示,1996年至2005年,中国的企业、政府、居民分配关系中,居民收入占比从69.5%下降到58.4%。与此同时,政府收入占比提高了2.9个百分点,企业收入占比提高了7.5个百分点。


而在居民收入中,收入差距不断拉大。根据国家统计局局长马建堂提供的数据,1995年,20%的高收入户和20%的低收入户的收入比,1995年是2.88∶1,2008年上升到5.71∶1。而城乡居民收入的差距也在扩大,1978年城乡居民收入比是2.57∶1,2008年为3.31∶1。


同时,中、低收入者的平均消费倾向为0.89和0.87,远高于高收入户0.64的消费倾向。马建堂为此指出,促进消费政治最为关键的是增加消费倾向比较高的低收入人群的收入,同时,要加快建设广覆盖的社会保障体系、发挥税收的调节作用,把富人的税收通过财政杠杆转入低收入群体当中。


马建堂认为,政府对于社会保障的支出比例过低,是导致居民消费率低的原因之一。2008年中国社会保障支出占中央政府支出比重为7.5%,低于德国的55.5%,加拿大的45.6%,美国的30.2%。


张东生也指出,“中国的消费市场和消费潜力是非常广阔的。但是由于居民收入,特别是中低收入者收入偏低,城乡居民的消费受到了一定的制约。”


五方面推动收入分配改革


张东生告诉本报记者,目前发改委制定的国民收入分配意见还在研究,方向还是要坚持“初次分配注重效率,二次分配注重公平”的原则,其出台还没有时间表。


“因为牵涉到各个阶层,各个板块利益的调整,所以不是一个简单的问题。各国都是这样,不管一次、二次分配,都是利益格局的变换。”他对记者说。


张东生强调,下一步将以提高居民收入水平和扩大最初消费需求为重点,逐步调整国民收入格局,使收入分配逐步向居民倾斜,具体的改革,需要在5个方面展开:


一、增加劳动力收入。


二、加强城市化进程,形成有利于国民增收的长效机制。城乡差距是造成我国居民整体收入差距的最主要的原因,而这与城乡二元结构有关,因此要从根本上提高农民收入,还需要加快城市化进程。


三、完善有利于提高劳动报酬的薪酬形成机制。工资收入是居民收入的主要来源,据测算,工资收入占居民总收入的比重为65%左右。因此完善最低工资制度、建立健全企业薪酬形成机制非常必要。


四、健全公民的社会保障制度,逐步提高社会保障待遇与分配水平,完善城镇居民养老、医疗、失业等社会保险制度,扩大覆盖范围,加大政府对农村社会保障的投入力度,加快建立农村养老保险制度,健全城乡的社会救助制度。完善针对低收入群体的助帮机制。


五、加强城乡收入制度的再分配环节,更多向公共服务和社会领域倾斜。促进基本公共服务运转化。完善资源有偿使用制度和生态环境补偿制度。研究推进收入与分配结合的个人所得税改革,增加税收再分配环节。


据张东升透露,上述有关工作已经部分展开。


比如国资委正在研究央企高管薪酬制度,人社部也正在研究分别针对机关、事业单位和企业出台具体的工资收入分配改革措施,将研究出台国有企业工资总额管理办法以及工资法。今年2月19日,人社部部长尹蔚民曾表示,工资制度改革的目标是,逐步建立起秩序规范、激发活力、注重公平、监管有力的工资制度,推动形成合理有序的收入分配格局。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