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的力量—天狼 第三卷:南美洲 第二十三章:波诡云谲(三)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349.html

“按照预定计划二营将搭乘直升机群直接跨海突击,机降于坤甸市中心。3个陆战连将在A点、B点和C点对首要目标以合围的姿态展开。在控制登陆场之后,后续抵达一营将迅速展开向心突击。一营的3个尖刀连力争在15分钟之内控制目标地区。三营作为总预备队在攻击开始后的20分钟之内抵达。对攻击目标外围进行拉网式搜索,以防出现漏网之鱼……。”在中国人民国防军海军陆战队第77旅的战时指挥中心内,一脸严肃的旅长杨孤鸿大校正和政委邱慰誉大校一起听取着旅作战部的参谋们所制定的这次代号为“缚虎”的应急作战计划。

和中国海军陆战队的其他作战部队一样,第77旅除了设有司令部、政治部、后勤部以及众多直属单位的旅部之外。其一线作战部队下辖有:3个陆战营、1个装甲营、1个炮兵营、1个两栖战车营和1个通信营。由于是事出突然,“缚虎”行动基本属于应急作战的范畴。所以海军陆战队第77旅的重装部队几乎都无法在预定时间之内抵达数百公里外的战场。所以这一次行动的所投入主力部队将是海军陆战队第77旅的3个精锐陆战营。因此此刻站在巨大的电子沙盘面前的除了旅长杨孤鸿大校正和政委邱慰誉大校之外,还有3个主力陆战营的连以上各级指战员。

“老杨,是不是说两句?”当整个作战计划讲解完毕,看着面无表情的同僚,政委邱慰誉大校不由得在杨孤鸿大校的耳边低声说道。“我个人没有什么可以说的。我相信我杨孤鸿带出来的兵从来都是召之即来,来之能战,战之能胜的忠诚卫士。虽然这次任务有其特殊性,但是我相信你们可以和以往一样出色的完成党和人民所赋予的光荣使命。大家说有没有信心?”看着身后那一张张熟悉的面孔,杨孤鸿大校豪迈的问道。

“有!”而回答他的则是振聋发聩的整齐声浪。“好了,下面请邱政委讲话。” 杨孤鸿大校用力的点了点,将话语权交给自己身边的老搭档。“同志们,我简单的说几句。就象杨旅长所说这次的任务有其特殊性。我想大家此刻的心情应该和我和杨旅长一样都……都很复杂。但是这是祖国所赋予的崇高使命,我们是军人,我们的字典里没有解释从来都只有服从。在接下来的几个小时里,大家所面对的将可能是你们的军旅生涯之中最为艰剧的任务。在会议之前就有人私底下问过我这次行动的原则是什么?我想说原则只有两条:一、排除万难,争取胜利。二、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如果条件允许,我们都希望可以和平的解决问题,但是如果对方拒绝合作,那么我不希望我的部下之中有宋襄公。明白了吗?”邱慰誉大校的问题显然远比杨孤鸿大校的更难回答。在沉默了许久之后,战时指挥部才响起了如雷般的应答声:“保证完成任务。”

“老杨啊!我知道你和杨全当年在三宝垄之战中曾经并肩浴血过,也知道这次任务对你而言不是那么的轻松。所以这一次让我打先锋吧!”当部下们迈着整齐的步伐走出指挥部之后,邱慰誉大校走到杨孤鸿的身边低声说道。在很多西方人的理解之中,他们始终认为在中国和苏联这样实行政治委员制度的社会主义国家里,军事主官的任务是带队冲锋,政委在军队的作战就是督战,用手枪去威逼士兵去死。因此甚至有过“政委一生枪毙过无数的逃兵,最后一个是他自己”如此恶俗的评价。但事实上这样的理解恰恰是颠倒了的。在很多艰苦的战斗之中,无论是苏联红军和中国人民解放军都是政委带头冲锋,而军事主官在后面负责控制部队。

“用不着。你还怕我会循私?”杨孤鸿从自己的办公桌上拿起属于自己的钢盔冷笑着问道。“老杨,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当然知道……。”面对杨孤鸿这样不友善的态度,邱慰誉不得不试图解释道。“行啦!我知道你这样作是为我好,但是……只有我出现杨全面前才能阻止双方发生不必要的流血。所以这次还是让我跟随一营出发,劳烦政委留守旅部。”杨孤鸿举起桌上那支曾经在三宝垄近距离射杀过日本自卫队士兵的95式自动步枪微笑着拍了拍邱慰誉大校的肩膀昂首走向门外。

中国人民国防军海军陆战队第77旅的战时指挥中心就设在此次“缚虎”行动的前进基地—三宝垄国际机场之上。此刻一架架隶属于中国陆军第171航空突击师的各型军用直升机已经整装待发。那钢铁战鹰机身之上鲜艳的“捕蛇者”徽章在南中国海落日的彩霞之下显得犹为夺目。在中国人民国防军海军陆战队第77旅旅部所直属部队之中虽然有一个连级规模的直升机中队。但象如此大规模的空中突击却终究还要借助兄弟部队的助力。

在爪哇准战争和中印战争之中声名赫赫的第171师是中国陆军在21世纪所新组建的3个航空突击师之一。全师下辖:1个攻击直升机团、2个陆军航空团,加上其他辅助部队,总兵力为12500人。全师共装备425架各式军用直升机,其中171架为直—9D型攻击直升机、51架为直—9E型电子侦察对抗直升机,99架直—11型多功能直升机和92架米-17军用运输直升机,除此之外还有12架俄制卡—52“短吻鳄”型重型武装攻击直升机,师地面部队还装备有115辆各式装甲战斗车辆。可以说是中国政府目前在东南亚地区最为锋利的长刀之一。如果不是中印战争之后,该师需要维护整个苏门答腊西部山区的治安。此次跨海突击他们才是中国在印尼民主联邦驻军司令部的头号人选。

“出发……。”随着各级指战员庄严的号令,训练有素的海军陆战队员们顶着强劲的气流,小跑着登上他们所各自乘坐的军用直升机。一架架战鹰闪烁着航灯从停机坪上潇洒的起飞,在空中完成作战编组飞向远方。而在这一幕壮观的场景此刻正通过架设在数公里之外的一间简陋民房之中的高倍数昼夜两用型望远镜展现在一个包着头巾的穆斯林青年瞳孔之中。“猎鹰已经离巢,重复一边,猎鹰已经离巢!”通过手边的手提电话,这个关键性的讯息在数秒种之内便传递到了大海彼岸的中加里曼丹丛林之中。

“很好!中国人在印尼的驻军已经完全被调动了起来。几个小时之后,杨全的私人武装便会被全部缴械。”接受到这一讯息的“***天堂旅”新生代领导人—艾依提冷笑着对自己身旁的厄尔斯说道。“这太荒谬了。中国军队怎么可能去缴一支和自己天然盟友的械呢?”显然厄尔斯的所接受的特工训练无法为其解释这一离奇的现象。

“我的朋友,显然你还不够了解中国人,或者说中国政府的思维方式。在过去的漫长岁月里,中华文明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都是一个闭环式的文明。当这个中国的农耕文明抵达其所扩张的顶点之时,其内部的最高统治者便开始不再关心他外部所面对的威胁。事实上除了其北部草原之上游牧民族之外,在漫长的中华文明史上其周遭的近邻也很少可以威胁到它。于是追求内部的稳定便成为中华文明历史之上一项空前绝后的大工程。为了实现这一目标,中国历朝历代的统治者们无所不用其极,甚至不惜阉割自己民族的尚武精神。而结社自保,更是被看成是一种大逆不道的行为。”艾依提一边从厄尔斯手中拿过对方那加了冰块的威斯吉,一边冷笑着解释道。

“我知道中国的历史上的确出现过这样的情况。但那只是针对其统治的核心区域,在与少数民族接壤的边区。这种结社自保的现象还是被默许的。”看着一个禁酒的穆斯林竟肆无忌惮的喝着自己的威斯吉,厄尔斯不得不反驳道。“的确,诚如你所说,我们的确看到在很多地方这种结社自保的现象还是存在的。但是在印尼这却是不得不允许的。理由很简单,中国政府向来坚持所谓的‘天无二日,国无二主’。既然他们已经扶植了林光昭作为其唯一的代言人便没有理由再扶植杨全,毕竟在目前的情况下两雄相争,对北京方面在东南亚的利益有弊而无利。” 艾依提一边品位着醇香的美酒,一边自得的说道。

“那么我们该怎么办?坐山观虎斗吗?”厄尔斯勉强接受了对方的解释,继续问道。“当然不是,这是我们在加里曼丹扩张势力的最好机会。我已经作好了全盘的部署。借助中国驻军的手先除掉杨全,然后我们再在他们的背后捅上一刀。”艾依提放下手中的酒杯,在桌上大比例的军用地图上向厄尔斯指出了几个关键性的节点。“几个小时之后,‘复仇者’将在雅加达首先发难。然后整个印尼民主联邦政府将陷入短暂的瘫痪。此时我们的人将会从这个地方出发,向坤甸出击。”艾依提拿起手边的红蓝铅笔在地图上围绕着坤甸画出了多个箭头,并在箭头旁标注上所投入的部队番号。

“这……这太疯狂了。你几乎赌上了‘***天堂旅’的全部。强攻坤甸,即便成功将会令我们元气大伤。”厄尔斯清楚自己和艾依提手中的底牌。艾依提的为了这次行动几乎动用了“***天堂旅”所有的可用之兵,去强攻一座核心城市显然偏离了厄尔斯原先的计划。“那又怎么样?你以为我们的力量最终真的可以在中国政府的压制之下夺取加里曼丹吗?不,我们根本没有机会,只要中国政府腾出手来,他们可以象捏臭虫那样的捏死我们。我们唯一的计划:是把这里变成地狱,全全世界的目光吸引过来。今天晚上,我们的人将假扮成达雅人去屠杀穆斯林,然后再让穆斯林去屠杀达雅人和华人。我要让加里曼丹所有的城市都沉没在血海之中。这样西方社会才会向中国施加压力,逼迫他们放弃在加里曼丹甚至是爪哇所获得的一切。”面对着今夜注定将出现的杀戮,艾依提的面孔竟因为兴奋而显得扭曲。“你真是一个如假包换的恶魔。”面对着这个疯狂的合作者,厄尔斯竟感觉自己的身体不自觉的开始战抖起来。

“今天我请大家到这里来,其实无非是将给大家讲一个故事,一个关于华人的故事。一个关于罗伯芳先生的故事。”走进罗芳伯纪念堂的会议厅,原先的嘈杂立刻伴随着杨全的脚步而消逝无踪。“早在罗芳伯到来之前,坤甸地区已经有了几拨中国人。在一本从兰芳公司传下来的《兰芳公司历代年册》中,描述当时坤甸有‘聚胜公司、四大家围。’而在当地占上风的,是潮汕人。这些被称为‘福佬’的来自潮阳、揭阳的中国移民,占了在东万律和茅恩等地的金矿。而在另一处叫明黄的地方,开金矿的是来自潮州的大埔县人,与潮州其他地方不同,大埔的人都是客家人。而来自嘉应的客家人,散居各矿,颇受潮汕人的欺负。”杨全一边说着一边注视着那些已经在加里曼丹传承几代的客家移民。

“罗芳伯的到来,让这里的客家人觉得来了大佬。按《年册》的描述,罗芳伯生得‘虎头燕颔,长耳方口‘,喜怒不形于色,华侨们’皆器重之‘。既受拥戴,罗芳伯决计要为乡亲们开辟一个安身立命之地。于是他邀集一百多名同乡,夜晚启程,天亮时到达一处叫山心的地方,在那里开金矿的也是大埔人,为首的叫张阿才。那张阿才一见,呼拉拉来了一百多人,吓得仓皇逃走,罗芳伯急忙上前用客家话说道,我们都是好兄弟啊!我们为什么不能一起经营这里呢?自此,他们在山心落下了脚,开矿山,修房子,建栅栏,周围的客家人纷纷投靠。他们建立起了“兰芳公司”,就把总部设在了东万律,总部附近,建民房,造店铺,成了个小小的中国城。”杨全继续说道,他的话语声中那些客家移民的脸上都露出自豪的神情。

“可是还有一个叫做刘乾相的华人不服。他手下有500多人,占据着明黄这个地方。他不但不服,还有吞并兰芳的意思。为此婆罗洲华人不得不要分成了两派兵戎相见。在罗伯芳的统帅之下,‘兰芳公司‘一早上破了刘乾相六个大寨,刘乾相被赶得跳了海。此一役,被称为兰芳公司史上的‘第一血战’。”说到这里杨全顿了一下,将目光转向了在坐的所有华商代表,突然大声的问道:“为什么我们中华民族总是要先从内斗开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