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昌哥毕业了,要走了,弟兄们给他饯行。

八瓶啤酒下肚,阿昌依然爽快的来者不拒,高声谈笑相处几年来的快事糗事,但是眼睛里却渐渐开始泛光了。有位兄弟想转移他的注意力,活跃活跃气氛,戏谑地问起他的罗曼史:“大家都说几年前帅哥阿昌一见到女生就会脸红,现如今是女生们一见到昌哥就脸红,呵呵,昌哥快给大家说说,是不是有这回事哈。”

没想到阿昌一听,缓缓地深埋下头,半晌不语。良久,他的嘴角似乎很勉强地微微一翘,轻轻摇了摇头:“后半句说的那个人是活在传闻中的阿昌,不是你眼前的这个弟兄。不过前半句倒是很写实。”说罢,继续刚才的一语不发,猛灌一扎青啤。

认识阿昌好多年了,印象中每一次朋友们相聚,他都是我们的开心果,聚会气氛的调酒师,因为他向来爱说爱笑,幽默风趣,帅气的脸上似乎时刻为我们保存着一份灿烂的笑容,极富感染力,而每一丝幽默用他略带磁性的中音传递出来总是有极高的穿透指数。活泼开朗又不失沉稳大度,这是朋友们对阿昌的共同评价。

从来没有见阿昌沉默寡言,也许真的是因为要走了,情绪过于低落吧,我的心里在犯嘀咕。

“阿斌真不该在这个时候和他开那样的玩笑。”和阿昌一个寝室的小川凑到我耳边低声说。

散场之后,小川痛批了捅马蜂窝的阿斌,我们才明白,为什么一提到那个话题,一向活泼的阿昌顿时更换了如此忧郁的眼神和沉闷的表情。

“你们有谁亲眼见阿昌有女朋友了?”小川问。

我们面面相觑。是的,想起来的确没有谁见过,只是大家都听说阿昌很受女生们的欢迎,不仅是因为阳光帅气,更因为他开朗幽默,而且勤奋好学有才气。“有阿昌这么好的条件,我恐怕早鄙视韦小宝了哈哈。”我们常听朋友们私下里这么调侃。于是久而久之,阿昌好像真的被传说成playboy了,虽然朋友们似乎的确不曾亲见过他和哪个女生有过什么不同寻常的来往。

“你们大概不知道,和他同一个宿舍这么些年来,我认识的阿昌是一个天天晚上不是上图书馆用功,就是做家教挣钱的人。他只为一个女生动过心。”小川说。

“关于阿昌的传闻不仅仅是兑水,而且无中生有。”小川告诉我们,大三的时候阿昌爱上了同年级的一个来自湖南的女生,用他的话说,“不是因为她多么美丽动人,而是因为她的笑容比其他的女孩特别”。因为这个“特别的笑容”,阿昌深深地陷入了爱河。和其他女生的男朋友做的一样,他陪她吃饭,接她下晚课,陪她逛街,但更多的时候带着她上晚自习。她过生日,他可以准备好礼物饿着肚子在自习室呆一个晚上,等着她下晚课,然后带她去过生日,而那份礼物花掉了他做了半个多月家教的报酬。她生病的时候,他用自行车送她上下课,三餐为她打好饭送到女生公寓的楼下等她下来取——“如果不是写着‘男生止步’,阿昌说不定会上去给她喂饭的”小川如是说。每次期末复习考试阶段,阿昌还要帮她写一大堆没听过名字的选修课论文••••••这样持续了两个学期,有一天约定见面的时候,那个女生挽着一个大二男生的胳膊出现在阿昌面前,毫不掩饰地说她感觉他们并不适合在一起——并且开出了理由清单:她说还是更喜欢年纪比自己小而心智比自己成熟的男生,喜欢这个大二男生棕黄色头发、蓝镜片黑边框近视镜、长袖衫外罩着短袖T恤、满是口袋长度没过鞋底的宽裤腿帆布裤的所谓时尚打扮,还有他会跳街舞,更重要的是他是一个小老板的儿子,可以天天随叫随到的陪她逛街,而且购物都是“潇洒”的刷卡(不是信用卡而是储蓄卡)••••••最后,她对阿昌说:“其实我们(她和这个大二男生)也只是一起玩••••••”

阿昌只是对她说了一句:“我们不是孩子了。”然后转身走了,没有再回头。

一个星期之后的一个傍晚,她在他宿舍门口等阿昌回来,挽住他的胳膊告诉他,她终于发现,原来自己还是喜欢和实在而稳重的阿昌在一起的。而这回,阿昌一句话也没有跟她说,挣脱开她的手走了,任凭她喊他的名字。回到宿舍,阿昌告诉小川,这居然是她第一次挽他的胳膊••••••

小川说着摇摇头,她只知道那个大二男生会一套蹩脚的HIPHOP,却不知道,阿昌的探戈和恰恰早在大一的时候就拿过学校邀请赛的冠军;她只知道那个大二的男生有个做小老板的爸爸,却不知道自己津津乐道的那双名牌网球鞋的产地是阿昌的家乡泉州晋江,不知道阿昌的父亲正是这个制鞋公司的大股东;她只知道那个大二男生有张刷起来很帅气的储蓄卡,却不知道阿昌资助了班上好几个靠着助学贷款上学的同学的生活——其中也包括了小川,而自己却坚持每个星期做两份家教。

是的,也许她真的不知道,就像我们之前也不知道,我们知道的只是一段段关于一个帅哥的传说,而等我们知道的时候,这位兄弟就要走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