亨特朱警察传奇 正文 第一卷 第十六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20.html


经过慕容平老师的点拨后,大家掀起了练武的高潮。

下午两节课后,操场上遍地是跑步的人群,慢慢得大家嫌跑步太枯燥,就开始压腿,拉韧带,为将来练习腿法作准备,拉韧带也有技巧,要先慢跑把身体活动开,然后开始拉,找个栏杆把腿架高开始拉韧带,把头向抬高的腿边靠,要注意向几个方向都拉,还要每天坚持不能怕疼,练习几个月后,韧带就可以拉得很开了,在练习的过程中,对疼痛也逐渐适应了,无形中意志变强了。文天祥早就帮我们分析过“痛定思痛,痛何如哉?”———最大的痛苦都能承受了,那些小痛苦算什么呢?

丁之平对练武是最积极的,自己还特意从新百的五楼体育超市买了个沙袋,挂在门口,我们治安系的张政委查房看到了很高兴,对大家说:我做学生的时候,我们警校就是练武成风了,有次隔壁学校和我们学校闹纠纷,他们出动了两百人,我们只有一百人,当然我们警校的学生肯定是不会吃亏的了。恃强凌弱不可取,但是多锻炼增强身体素质,终身受益无穷。对工作生活都有好处。

政委到底是文化人,说话很有分寸,多年以后,我参加特警集训的时候,带队训练的队长是行伍出身,说话就粗鲁些,他握紧拳头,大喊:同志们,这次集训后,要老婆看到我们的实力。

我问丁之平:“你怎么这么热心练武啊?”

他回答:我家人口少,经常被家族大的人欺负,我的功夫厉害了,就不害怕他们了。

事物必然是有两方面的,全楼就这一个沙袋,大家都涌过来练习,休息的时候,都有人在打,弄的我们宿舍的人睡不好觉,苦恼不已。丁之平先写了个“休息勿打“的牌子,挂在沙袋上。不料很快就被武林高手把牌子都打飞了,丁之平最后只得把沙袋收起来了,用的时候才拿出来打。

经过锻炼,胖的练瘦了,瘦的练壮了,大家的精神面貌一新。可能这些让领导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很快我们有了一次执勤的机会。

我们负责到东阳镇的一个庙会上执勤,东阳镇这个名字很熟悉,我们都学习过宋濂的《送东阳马生序》,只是此东阳非彼东阳,一个在江苏南部,一个在浙江北部,地理上都可以叫江南,气候也差不多,只是隔了几百公里。

我一直生长在城市。没有见过庙会。繁华的城市,每天都是庙会,。

执勤前开了预备会,确定了分工,我和端政,丁之平守在进口,一部分同学守在出口,一部分人穿警服在当中巡视,最舒服的是凌鹏他们刑侦的人,被安排做便衣队,化装抓小偷。

凌鹏看到我们,凑过来诡异得一笑:好幸苦啊。说完就不知道上哪里玩去了。我们守出入口的是一步都不敢动,我终于知道了,为什么国民党总污蔑共产党,说他们在抗战中的游击战是“游而不击“,因为游击队的工作成果不容易看到,想偷懒倒很容易。

我们守在门口,任务是保持通道畅通,不让哪些小贩子挤在路上,一开始,他们还算自觉,自己在唱着广告歌,很有意思的快板“老板他不在,我们减价卖,你来我就卖,一卖一大快,时机不等待。“我总觉得民间艺术家的水平不一定比明星差,有时只是机遇的不同了。

很快,小贩们的不自觉起来,慢慢朝路中央挤,一边挤,一边注意着我们的态度,稍放松,他们就活跃起来,路都堵住了。

我走过去,诚恳得说;请不要挤了,把道让开好下,好吗?可能我一辈子都不会再这样工作了,现在回想起来,很傻很天真。他们听的很明白,但就是装聋作哑。端政看了,过来帮我,他就不怎么客气了,声音很大:“快点让开,不然不客气了。”人群稍松动了,但路还是堵住的。

这时候,带队的正式民警出来了,他果然不同于我们学生。他是久经考验的警察战士。

一出来就对着挤的最厉害的人大喊:干么事呢(南京话,你干什么啊),你们这些活闹鬼(南京话,乱捣蛋的人),想翻天啊,。用力一推,把那人的摊位推到一边去了,擒贼擒王,其他的小贩看了,象潮水一样的后退,道路畅通了。

这是课本上学不到的东西,做警察,一定要正气,但必须的威严一定要有,只要你没有私心,在中国这个有很浓重封建思想残余存在的地方,很多东西,不能靠宣传法律的途径来解决,那么只有靠个人魅力,就想韦小宝更本不会明白陈近南的“反清复明”什么道理,但他一样可以被陈近南折服一样。

所以说,穿警服不等于警察,要学的东西还很多呢,就象好的演员演角色,形似重要,神似更重要。


我们有了这次执勤的经验后,再下次更重要的执勤中,又会遇到什么新的问题呢,请看下回。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