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登辉为何要“重走孔子路”?

qclhj 收藏 0 43
导读:  最近一段时间,关于李登辉欲登陆重走孔子周游列国路的消息,以及相关的分析和评论,越来越多。论者各述己见,见仁见智,各有所秉。   小人我所关注的问题是:此公为什么要将其登陆之旅定位为重走孔子周游列国路的“追圣之旅”呢?琢磨来琢磨去,琢磨出下面点滴心得,作为一孔之见奉献给各位,敬请指正:   第一,他这样做,可借以向外界表明其认同中华文化的立场,甚至不排除有以中国文化传人自居的心理。   第二,可以为他那颇受非议的所谓“两国论”作补充论证,并在此过程中加以修正,以澄清迷误。

最近一段时间,关于李登辉欲登陆重走孔子周游列国路的消息,以及相关的分析和评论,越来越多。论者各述己见,见仁见智,各有所秉。


小人我所关注的问题是:此公为什么要将其登陆之旅定位为重走孔子周游列国路的“追圣之旅”呢?琢磨来琢磨去,琢磨出下面点滴心得,作为一孔之见奉献给各位,敬请指正:


第一,他这样做,可借以向外界表明其认同中华文化的立场,甚至不排除有以中国文化传人自居的心理。


第二,可以为他那颇受非议的所谓“两国论”作补充论证,并在此过程中加以修正,以澄清迷误。


第三,在新形势下,以行动、而不是言论,来展示他的中国情结和统一心愿。


上述三点,除第一点显而易见外,后面两点,读者朋友不一定认同,甚至有人立马上火,要跟我急。这里,就让我来细说缘由。


关于所谓“两国论”的问题,确实,从李登辉与司马辽太郎的谈话来看,身为中国国民党主席和中华民国总统,他讲了太多不该讲的,既透露了一丝皇民情结和亲日心迹,也暴露了他惧统亲独的内心倾向。


但是,如果据此就认为他是百分百的亲日、百分百的倾独,就大错特错了。此人实际上是一个矛盾体,就像许多政治人物一样,是受多种不同的力量和倾向所左右的。


有人说,李登辉一生先后做了两次叛徒:第一次是,背叛共产党;第二次是,背叛国民党。这话不错。不过同时,也值得斟酌。依小人之见,其第一次“叛共”,属于退党,没出卖同志,没有血案,是或可原谅的;第二次“叛国”,就更是冤枉,因为其目的,无非是要国民党下台,让位给民进党,完成一次中国历史上像模像样的政党更替之政治实验。


为达此目的,一方面,他不惜牺牲跟连战、宋楚瑜多年交好的个人私谊,倍受诟病。联想到宋是他当年当上党主席的恩人,其内心的苦痛,就实非寻常人所能理解了。另一方面,“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既然作为党主席一心要把本党候选人搞下台,而帮民进党的阿扁爬上去,就不可能欺瞒得了全党和天下人,结果被国民党开除出党,留下恶名。这其中的是非曲直,绝非“叛徒”两字所能道得清。


现在来看所谓“两国论”是什么内容。


李登辉曾不止一次地对人解释:他说的是“特殊的国与国关系”,而不是真正的两个国家之间的关系。


那么,什么叫“特殊的国与国关系”呢?这就涉及到他为什么要重走孔子当年周游列国之路的问题了。


孔子生活在春秋末期。当时,作为天下共主的东周王朝名存实亡——实亡又名存。而孔子的主张,正是要克己复礼,亦即恢复西周时期“邦有道,礼乐征伐自天子出”的理想。孔子周游列国之“国”,就是天子名下的诸侯之国,亦即大中华的“国中之国”。诸侯与诸侯的关系,用李登辉先生的话说,就是“特殊的国与国关系”。孔子周游列国的目的,就是要劝说各国诸侯顾全大局、克己复礼,结束或改变“礼乐征伐自诸侯出”的局面,恢复“礼乐征伐自天子出”的局面,亦即恢复周天子的天下共主地位,实现华夏大一统的目标。


今天,虽然我们不能钻进登辉先生的肚子里准确猜度其心思若何,但从方方面面的情况判断,其选择重走孔子周游列国之路的深意,还是能够看得出来的。


讲到这里,有人可能会气得跳起来,要跟我理论。当今时代,舆论多元化,有不同看法,是正常的。重要的是,我们不能不尊重那些基本的事实:


第一,“中华民国”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不是“特殊的国与国关系”,是不是类似于“国中之国”,只要回想一下我党建立于江西瑞金的“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临时政府”这一事实,就会明白的。


第二,正是李登辉,而不是别人,领导并主持制定了《国统纲领》,建立了“国统会”,提出了国家统一“三步走”的方略,联想到如今不仅台湾岛内、而且大陆我方都不敢谈论统一的现实,李登辉先生主政的十几年,难道就没有可以称道的地方么?


不仅如此,他甚至还说过人们至今仍记忆犹新的这样一句话:“如果……的话,那么,中国的统一,立马可实现!”


既然如此,统一真正的障碍所在,还不清楚吗?


既然如此,登辉先生的登陆之行,不值得欢迎吗?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