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高会战英雄谱

陈爱清 收藏 1 929
导读:上高会战英雄谱 一, 军人铁血篇 张团长负伤固守石洪桥 三月二十二日大贺师团被围困在上高东北地区,上高东北方向的石洪桥,是五十七师野补团阵地。代理团长张泽霖,率领名为一个团而实际已伤亡至不足一营的英勇弟兄们,固守在长达十余里的正面阵地。在飞机和炮火掩护下,敌人整千整百的向既设工事猛扑。张团长仍沉着地指挥向敌人反击,并且接连占领了七个山头,战斗进行了一整天。次日晨,一股敌军突然从左翼下陂桥方向侵入我阵地,张团长鉴于情势危急,来不及得到指挥断的同意,便命令身边仅有的二十余人,急从左侧占领山头,他自

上高会战英雄谱


一, 军人铁血篇


张团长负伤固守石洪桥

三月二十二日大贺师团被围困在上高东北地区,上高东北方向的石洪桥,是五十七师野补团阵地。代理团长张泽霖,率领名为一个团而实际已伤亡至不足一营的英勇弟兄们,固守在长达十余里的正面阵地。在飞机和炮火掩护下,敌人整千整百的向既设工事猛扑。张团长仍沉着地指挥向敌人反击,并且接连占领了七个山头,战斗进行了一整天。次日晨,一股敌军突然从左翼下陂桥方向侵入我阵地,张团长鉴于情势危急,来不及得到指挥断的同意,便命令身边仅有的二十余人,急从左侧占领山头,他自己又带了一挺重机枪在一小山坡上掩护侧射,当时敌人约有五百余已进入距上高仅五华里地区,形势万分危急。张团长下令死守各山头,自晨至午,敌人冲锋十余次被打退,毙敌二百余。这时敌机四五架掩护地面进攻,张团长所带的那挺重机枪更是它们轰炸目标,被弹片炸伤了左臂和左腿的张团长依然带伤指挥战斗。一小时后,忽然又一颗炸弹在距张团长二十米的山坡上爆炸,掩护机枪阵地的一棵小树和机枪手连人带树被炸得飞起来十来丈远,张团长也被震得不省人事。半响悠悠醒来,机枪炸坏了,守山头的弟兄们只剩两个班长和四五名士兵。

危急时刻,一营营长带领增援部队上来了。


华侨曾排长壮烈牺牲

马来亚华侨曾天耸,广东梅县人,祖宗世代在马来亚经商,家境富豪。曾君年二十余,平素爱国心切,处祖国抗战开始以来,不是发动募捐,就是奔走宣传,对抗战工作,不遗余力。一九四0年八月,曾君特至赣北参加某部队担任机枪射手,每次战役,建功甚多,因而升为排长。此次上高会战时,曾排长担任经楼防务。三月十九日,敌少尉小队长宫内同明,由经楼侵犯与曾排长遭遇,曾奋不顾身,亲自冲锋与敌方发生肉搏

战,争夺甚剧。曾排长以刺刀深入敌阵,纵横扫杀,毙敌七、八名,最后仍将宫内刺死。由于奋战过久,精疲力倦,曾排长不幸中弹阵亡,临逝世时还说:“我死了值得,你们不要管我,快去冲锋!”如此英勇壮烈,在华侨中实不可多得。


杨班长投弹灭敌

经楼附近刘村,有敌寇三十余人,据守村西一土砖大屋里。三有二十日,我军迫攻经楼时,七十六团机枪连中士班长杨义清,率士兵数人当夜进袭该屋,以战刀劈门,将门破坏,敌吓得惊慌万状。紧接着杨班长连续投出手榴弹三十余枚,敌军全部炸死,并夺获敌机枪二挺。



中士班长程卿,

下陂桥激战到黄昏,敌骑已突入我阵地,中士班长程卿,一个人拿着装满子弹而没有刺刀的步枪,正聚神凝视敌方的时候,突然右边上来一个敌兵,刺刀刺进了他的左肋,他忍痛用力将刀夹住,右手板开枪机,将敌人射倒,自己也因用力太猛昏倒地下。一会儿,来了两个鬼子,经过他面前时,用脚踢他,他佯死不睬。候鬼子走过几步时,才一个翻身拿枪瞄准,结果了这两个鬼子,后面跟来急促的脚步声很多,他不慌不忙地背着两枝枪就山势一滚,滚到大路边,再到绷所裹伤。因为伤势不十分重,他又随着援队反攻,后来再度负伤住院。


用竹扁担杀敌的炊事兵

上等炊事兵(即伙夫)张得才,在黑夜中挑担开水送上山去,不想摸错了方向,遇着鬼子的哨兵,接连刺了三刀,但都没有刺中要害,他便装死躺下,等鬼子回头的时候,很快的爬起来拿竹扁担狠命地从鬼子头上打下去,接连又是几下,头都打开了,然后背着枪回来裹伤。


少尉排长赵全才

二十三日深夜,源山庙。敌我争夺重要据点之一,五十八师防御阵地,守军是少尉排长赵全才(二十八岁河南考城人)他是一个机警的军人。仅有一排人,而敌人却有一中队。他将一排人灵活地运用,左右两翼只留监视的哨兵,首先敌人由正面攻击,给他们奋勇打退了。依照过去的经验,敌必再来,因为敌人通常是采用“波”式的进攻(即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一次攻击不成,再来一次地循环不已),正在严阵以待的当儿,左边草丛中发出悉悉的响声,监视兵递来了暗号,他们轻快地一排人展开左翼,不久,敌人像鼠一般的前进,候到手榴弹射程内,一连十几颗手榴弹,打得鬼子人仰马翻,滚下山去。最后敌人又从右翼爬上山,而我们赵排长和英勇的弟兄们,正在那儿恭候,利用居高临下的优势的地形,打得鬼子们鼠窜奔逃,连续这样三次。天大亮了,敌发觉我兵力不多,于是在大炮掩护下,分三路进攻,肉搏甚久,我仅生还传达兵一名,余均随同赵排长壮烈殉国。


少尉排长陈怀彪

云头山阵地,为敌炮击重点。第三连少尉排长陈怀彪,浙江诸暨人,军校十六期步科毕业,才当排长不久,这次攻击泗溪附近的时候,他于夜间带着几位勇士,摸到敌人的步哨,眼见得敌人正在忙于应战,他们一涌而上,捉住一个小队长,二个敌兵,可是那小队长力气很大,和陈排长扭打不已,后面跟来的弟兄,生怕排长吃亏,便将小队长打死了,正在凯旋的归途中,敌炮飞来,将英勇的陈排长和敌兵都炸死。


敢于刺刀见红的伙夫李才

李才,桂林人,才二十五岁,两年的伙夫使他有点厌倦。这次,我因伤亡颇大,杂役兵(伙夫、马夫、公役……)统统上了战场。李才会拳术,在石头街阵地前,一个人打死了三个敌兵。他不打枪,等敌人到面前时,拼刺刀,一股蛮劲,后因拾缴战利品——遗弃在阵地上的枪枝,为敌掷弹筒炸死了。至今那附近的居民,都知道这位勇敢的伙夫!


浦排长火攻歼敌

三月二十四日,我右翼某部在锦江沿岸进攻灰埠 ,敌四百余,马二十余匹,溃退至该地后,即占据其北罗家祠堂,关门固守。该祠堂四周砖墙,颇为坚固,我七八团三营排长浦翼扬、周德华率部围攻一整天,土土无法攻入,当夜仍指挥士兵竺马根等,借梯搁置祠堂屋顶及窗户上,点燃稻草投入屋内,实行火攻,使敌人心慌意乱。为焰所及,敌成骨灰,余者脱门逃窜,被我歼灭百余人,夺获机枪弹药无数,而浦周二人却因之壮烈牺牲,全体官兵,无不痛惜。


不怕死的下士班长李洪坤

三月二十九日 ,我某部进攻冷水坑时,先将其外围高地占领,下士班长李洪坤,在阵地中发现敌指挥官,骑着白马,从邓村经过,即向其射击,将马击毙,敌指挥官慌张逃窜,李班长亦被侧击受伤,此时敌方数十人,即狼狈溃退,李班长等仍勇猛追赶,至邓村时,一部份敌人藏入一幢民房中,李班长便揣带手榴弹忍痛冲入屋内,投出手榴弹二枚,毙敌五名,其中就有一名骑白马的指挥官。事后搜查,此指挥官是一名中队长,李班长虽伤犹勇,且能完成任务,真不简单。大家夸奖他,他却笑着说:“敌指挥官命该死,因为遇到我这个不怕死 的人!”


何排长负伤杀敌

我某部队野补团一排长何栋成,四川人,曾参加过沪战,此次是由某军校派来,平素以勇敢闻名。该部担任石头街警戒时,何排长以一排兵力,与敌三百余人,打了一整天,黄昏时,敌人又由左面及正面猛烈夹攻。何排长原在第一班指挥,因敌人火力过烈,腰部中弹,但他忍住伤痛,又至第二班指挥,再至第三班指挥,斗志甚旺,毫无伤意,以后又与敌人数次肉搏,歼敌十余人,最后,不幸被敌人机枪弹击中头部,壮烈牺牲。


连长黄廷璋冒死救百姓

我长泰部队连长黄廷璋,三月十九日在官桥附近与敌激战时,尚有妇女数十,藏于小港喻,(官桥以北三里许)黄连长一面掩护她们撤退,一面攻击敌人。不幸他与少尉排长毕鸿慈,均为炮弹炸伤腿部,他们不肯后送,坐着担架指挥,直待任务完成后,两人才送往医院。由于他们的英勇行为,不但迟滞了敌人的前进,而且保障了许多妇女未被奸污。


师长李天霞

战斗打得最激烈的时候,高安县政府前线劳军人员来到驻在距离上傅家圩约十里路的五十一师前方指挥所,见到了李天霞师长。他正左手握着电话筒,右手按着他前面方桌上铺着的地图,指挥前方部队作战。见到地方政府劳军人员,他电话筒也没有放下,只是站起来向我们表示欢迎。稍倾,劳军负责人向他致以简单的慰问词。见他指挥前方作战,电话响个不停,便告辞了。离开指挥所时,看见所有的行李,都一一捆好,套上扁担,准备随时转移,由此可见当时战况紧张的一斑。


军长刘多荃

会战结束以后,高安县政府劳军队伍又来到距大城不远的一间仅存的小破屋内。国军第四十九军军长刘多荃的前指就设在这里。见面后,刘军长说:“我到这里,房子都找不到一间,我住的这间破小房子,还是昨天令保安团让出来的。”大地一片废墟,战争的残酷,由此可见!


军长王耀武

在下陂桥核心阵地争夺战的决战阶段,上高县政府的同志,来到镜山下的前沿阵地,慰问正在参加激战的七十四军将士。在锦江北岸华严庵的军指挥所,会见了军长王耀武,他见到来前线劳军的县政府人员,感到惊奇。

在紧张的战斗中,军部将士几天不曾合眼。军长一直守在指挥所里,桌上摆着几部电话机,铺阗作战军事地图。由于战斗紧张,电话特别多,无法安静休息,使得这位军长整个下腭红肿,声音嘶哑,他的食指中指,因为时时标示地图而磨破了皮,血迹殷殷。他说:“敌人为了攻下镜山,打破缺口,不惜化费任何代价。我们也不惜付出任何代价死守镜山,决不让敌人前进一步!”在震天撼地的炮火声中,王将军坚定的声音特别响亮。这是抗日将士的心声!大家听了,感到振奋而又敬佩。

王军长介绍说,敌军白天派飞机不停歇地轮番轰炸我军阵地,大炮更是昼夜不停地猛烈轰击,一天到晚震耳欲聋,硝烟刺鼻,火光四起。就在这个决战焦点镜山之上,我军摆上二个师的兵力,两个师部指挥所就设在镜山一侧的山腰里,全体将士誓与阵地共存亡。


二,民众抗敌篇


王金昌引路偷袭敌寇

上高第三区墓田乡八保峨坑村甲长王金昌,是个瞰厚的农民,在村子里平日很为人信仰。当疯狂的敌寇窜到墓田村近时,王金昌带领全村的民众冒着敌人的炮火,仗着熟悉的地形和道路,不顾危险,率领民众冲了出来,到达了我军阵地。当我军指挥官听取了王金昌的敌情报告后,决定抽调兵力,迂回包抄,前后夹击,消灭这股敌寇。王金昌为自复仇的怒火燃烧着,自告奋勇充当向导,带领一群兴高采烈的战士,爬山越岭,穿林涉水,偷偷地到了敌寇的背后土地岭。

出于敌寇意料之外的战斗很激烈的开始了,没有飞机,没有大炮,也没有机关枪,有的只是震天撼地的喊杀声,手榴弹的爆炸声,惨烈的呼号声和金属的碰击声!敌寇连思索和考虑的时间都没有,在刺刀和手榴弹的拼击下,一个大队的人马就地解决。可是,我们的民族英雄――王金昌却在我敌酣战,冲锋肉搏的时候,受伤过重而长眠地下了。



义务情报员熊先移

上高县墓田乡第十二保的蒲城村,有个知识青年叫熊先移,当情况紧急的时候,他先把家属疏散到安全的地方,自己为杀敌的热情所驱使,在我军驻地担任义务的情报工作。

敌寇窜到泗溪的时候,熊先移不幸被捕,被迫充当夫役但他并不害怕,也不反抗,假装顺从地为敌人扛运粮弹,以换取敌人的大意。夜晚,敌寇宿营在村里,过度的疲惫使他们疏于防备。午夜,敌寇已经酣睡,熊先移悄悄地起来,将军用地图和重要的作战文件检了一大包,偷偷地潜出警戒线,奔向附近的山林藏匿。不久,敌寇发觉被窃,惶恐异常,立即派队追捕,暗夜昏沉,结果毫无所获,只好将由林包围,不使他有脱身的机会。天微明,熊先移置生死于度外,先把文件地图包在一起放入河中流,让它漂向对岸,然后自己纵身入水。不幸被敌寇发现,机关枪、掷弹像雨点般的扫射着,熊先移壮烈牺牲。



尽忠尽孝,以命抗争的罗柏会

罗柏会是上高下陂乡第八保某村人,为人慷慨轩昂,平日除热心地方公益以外,而且常常劝人为国要忠,对亲要孝。这次敌寇窜到下陂桥一带,罗柏会因为有八十多岁的老娘,不能行动,在无可奈何之中,只有拼着性命,立定志愿准备与老毋同殉难。

当罗柏会和年衰的老毋同时被虏时,敌寇曾强迫他做向导,他置之不理,残酷的敌寇便放火焚烧他的房屋,以作威胁和报复的表示。在熊熊的火光中,眼见自己的房屋将化为乌有,这是何等痛心和愤恨的事!罗柏会也不能忍耐了,不顾一切的去扑灭火焰,又抄起扁担向着敌寇挥击,无耻的敌寇,对着这样一外手无寸铁的中国老百姓,居然大发其武士道的威风,在几挺机枪的扫射声中,继烈士“打倒日本强盗”的呼号,仍响彻霄。



金水以命诱敌

金水是高安县第四区某村农民,四十岁。三月二十日,他自告奋勇为国军做向导,带领数十个官兵到离村子几里路远的塘头老祖庙构筑工事。傍晚,回到家的金水正和家人晚餐,穿着呢制服,坐着轿子的倭酋,背后跟随着手提驳壳枪的倭兵十余人,大踏步的向金水的家中走来。“喂,带路。”鬼子操着不成熟的中国话,对着金水吆喝。金水放下饭碗,装着很驯服的样子,引着倭酋们,向着老祖庙地方走去…….“鬼子来了,鬼子来了,”走到距离老祖庙不远的地方,金水放开喉咙,大声喊叫着。我国军部队听到喊声,立即在刚修筑好的工事里架起机枪,向鬼子猛烈地扫射,十余个鬼子做了枪刺下的无言凯旋者。

勇敢的金水带着胜利的微笑,长眠在老祖庙前!


三、拳拳赤子心,报效国与家

敌军败退经过泗溪附近,我军曾在石上龚家及冷水坑山地拦击,展开空前激烈的歼灭战,杀毙敌人七百余,战马百余匹,并夺获大炮两门,军用品极多。这次胜利得力于当地民众刘长庚,因为没有他的侦察和向导,是不会恰到时机,予以围歼的。

像这样的担任向导和侦察的工作,协助我军围歼残敌的事是很多的。在章舍水以北,有泗溪杜村的民众杜早兴,因为引导我军围歼敌人,至王山附近被击伤。

上樟塘的村民冷树立,曾引我某部追击残敌,在墓田以东二里的山地蛤蟆岭附近,歼敌一百多,马几十匹。

在界埠乡的洲上村,六十多岁的老翁晏自成,深夜带领我五十一师奇袭堆口,除将敌全部击退外,还俘获敌兵十多名,战马几十匹弹药无算。

上高县立中学学生曾谈文,只是一个十七岁的青年,在敌军攻至锦江南岸的禾埠时,他协助我军侦察敌情,不幸在禾埠附近为敌枪杀而为国牺牲。

郑其为,奉新县人,年四十,业农家贫。任第三区新民乡军民合作站运输班长。三月十五日敌人进攻高安、奉新,郑其为正集合站内民夫运输粮秣,遇敌机来袭,不及隐躲,被炸至死。

邹安桂,丰城人,年三十四,毕业于江西省保安第七团军士教育队,任县自卫队班长,会战期间,派往第六区田东乡保护粮库。三月十六日敌寇进犯丰邑边境,邹安桂闻讯,与自卫队员罗全魁在返县城途中遇敌牺牲。

熊疤子,新建县第四区吉里乡人,年二十八,农民。三月间国军第五预备师反攻游口,熊疤子任向导过渡,冲锋时身中数弹,仍呼喊杀敌不已,送至后方医院医治无效死。师部给安葬费百万元以慰英魂。

况云涛,高安县人,年六十五 务农,第四区万善乡第四保保长。三月十九日,率领村民撤运粮食随军撤退,敌突窜至被抓,英勇不屈,惨遭杀害。临死大骂万恶日本鬼子不休。

涂长洪,清江人,年五十二,缝工。三月二十日,为国军彭组长飞送紧急情报至奉新会埠,返至阳墩时被敌人搜出情报收据,立即遭敌严行拷打,询问军情,涂长洪誓死不泄,致遭杀害。

黄国贤,清江人,健行中学肄业。三月间为国军刺探敌情,在崇祯观被敌抓获,虽遭毒刑逼讯军情,黄国贤志坚不吐并大骂敌贼,遂遇害。年二十有九。

王德富,丰城人,年五十,木业商人。春间,敌人进犯第五区泉港乡凌头村,其子被敌抓并搜出甲长证章。被敌倒悬于树上,施以酷刑。王德富率妻子、儿媳前往救援。遭敌人恣肆无忌,且强奸其妻与儿媳,王德富目睹此状,愤极挥拳轰敌,以手无寸铁毙敌三人,终因寡不敌众,全家四口壮烈牺牲。

肖秉细,高安县第四区崇文乡人,年三十七,农民。三月敌人扰袭高安,肖秉细为国军输送缓弹药被敌虏,欲脱走被敌发现,捆糸于树犹骂贼不止,被敌以刀刺死。

龚疤,高安人,年四十六,农民。三月,敌扰高安第四区凰市乡被俘,强迫带路袭击国军,其誓死不从,敌怒杀之。

龚士稍,宜丰人,年六十四,农民。三月二十五日,敌人进犯堂浦,在田里作事的龚氏被敌强令带路夹攻国军,老人坚决不充,且说我年已老耄,死非所惧,带路则不可。敌寇闻之,怒断其两臂,龚老临死仍骂贼不休,气绝乃止。

姜振韵,新建县浠湖村农夫,年四十二。三月间敌寇窜扰锦河南岸,姜振韵与同族乡亲姜振奉、姜振朴三人被敌征为工役。三人私下商议策应我方便衣队,事发,三人被敌割耳剜鼻断臂以死。

金有水,高安县第四区永安乡十一保塘头村人,农民,年三十八。三月二十九日,敌从上高溃败窜入塘头村,强拉民夫引路。金氏恨敌寇焚淫劫杀,遂诱敌入我阵地,因见我阵地陆军第二十六师在龙潭桥西南高山一带布防,金有水乃引敌向贡元坊行进靠近我军阵地,后大声疾呼鬼子至,我军闻警发炮轰击,敌怒恨金有水,枪杀之。

熊德成,高安县第四区崇文乡第二十一保保长,年三十八。三月任向导引国军反攻县城,乘敌聚餐之际以包围旋发生激战,熊氏以徒手匿于山林被敌搜获,枪杀之。

龚陈氏,上高人,年二十九,墓田乡第七保塘下庙人。三月间敌由高安西犯该保地,不及避被获,敌欲行非礼,龚氏大骂,拾石块击之。敌脑破血流,敌用刺刀把龚氏穿胸刺死。

邹致顺,奉新县介竹乡人,年三十六,任保长。三月十五日敌寇进犯县城。邹氏密往奉干公路探视敌踪,见无寇影,即召来第一甲甲长王基序及附近村民十余人协同将敌续架之木桥桥梁拆毁三道。造成敌交通梗阻,三十余辆汽车无法通过。

张联发,丰城县莲塘村人,农民,年二十七。三月十七日夜,敌酋少佐世良照到村里搜索妇女。张联发与同族人张香发隐于僻地,待敌酋经过即拔尖刀刺杀之。

朱火,高安县第一区石脑乡人,年四十,务农。三月二十日,敌兵一蒙古骑兵离队来到朱火的麦田里,对朱遍身搜索无所获即令带路,行至山坳,朱火突据高举锄向敌兵猛击,敌来不及避,脑破毙命,朱火乘机脱走。

曾祥禾,上高县第三区泗溪乡人,年四十二,业农。三月二十三日被敌掳去迫充挑夫。二十六日敌寇败退时乃得逃脱。因恨敌甚自告奋勇国军及游击队至准度水坑南茶一带袭击敌寇,斩获亦多。

雷昌海,新建人,业农。三月二十五日,敌由奉新进攻南昌璜溪车站南子塘雷村。雷昌海与其弟雷昌根速取手枪匿伺门背,待三敌兵走近,二手枪齐发,毙其二,余一负伤逃。时敌大批赶至,敌骑追之。兄昌海隐于山背见势拔枪对准敌骑一枪击中。敌大队发觉集中扫射,弹如雨注,雷昌海中弹牺牲,其弟昌根逃生。

万昌盛,新建县第二区相里万村人,务农,年二十八,曾受壮丁训练。三月二十六日,有敌兵二人来村掳掠并追逐妇女就地强奸,万昌盛与其弟见之愤极,先夺其枪击毙一敌,余一骇惊甚跪呼爷爷绕命,万昌盛不顾,枪杀之。

牛贩子,新建人,商人。三月二十七日,敌由生米厚田渡河进扰南昌市义镇,焚烧*惨绝人寰,牛氏一家十二口只剩牛贩子一人,存怀怨在心,尝思报复。四月三日国军反攻市义镇但不知敌军虚实,牛氏挺身请任向导且说敌不过百余人,我军有疑不敢前往。牛氏请教投弹术后一人携手榴弹十余枚奔赴市义,在附近山背见敌兵四十余正集中街口,即连续投掷手榴弹,伤敌十余人,其余惊骇作鸟兽散。我军即跟踪追击,遂克市义镇。

邓国道,高安县第四区伍桥乡人,年三十四,三月间敌寇袭击伍桥,军民概被围困。邓国道自告奋勇带引我军第九预备师经羊肠小道安全撤退,终以劳累过度失足堕崖负伤,卧床治病月余始愈。

毛端仁,新建县第三区义渡乡第十九保保长,业农。四月间敌窜扰义渡乡,民众纷纷逃避。独毛氏率领毛村壮丁端广、惠怀、本武、端义、端金、端礼等协助驻李家渡之县自卫队寻剿敌寇,自辰至午,毙敌十八人,俘奥岛帮久一名。县府特预嘉奖。

朱新保,高安县第四区永安乡人,年三十,业商。三月间敌寇溃退金盆村,朱氏知情飞报国军并任向导,是役,毙敌百余。


1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