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变脸 第一部 血染丛林战他乡 第五十三章 想当个战地记者

zhouxuxiang999 收藏 0 2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9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93.html[/size][/URL] 1947年春天,国民党反动派的军队大举进攻我中央苏区,胡宗南率部近二十五万人马已突破解放边区直逼革命圣地延安,中央军委为避敌锋芒权衡考虑再三认为先撤离延安让敌人进来过后采取迂回机动灵活的战术打击敌人,这一决策得到了毛主席的同意,过后,延安的各个机关单位都纷纷行动起来,做好撤离延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93.html


1947年春天,国民党反动派的军队大举进攻我中央苏区,胡宗南率部近二十五万人马已突破解放边区直逼革命圣地延安,中央军委为避敌锋芒权衡考虑再三认为先撤离延安让敌人进来过后采取迂回机动灵活的战术打击敌人,这一决策得到了毛主席的同意,过后,延安的各个机关单位都纷纷行动起来,做好撤离延安前的准备工作,毛主席和周恩来及中央军委的几个领导几乎是最后一批撤离延安的,延安人民夹道相送,默默地看着他们从身边走过,一些老大娘在路边咽咽哭泣,过后又揩着泪走到队伍里紧紧的拉着亲人的手不放,他们怎么舍得自己的亲人就这样离开延安呢?

毛主席和周恩来及中央军委的几个领导人慢慢地走过来了,后面是他们的警卫员各自腰间都挎着小枪,手里牵着高头大马,这时,几个头顶白羊肚毛巾的老人手里端着倒满酒的大海碗迎了上去,其他围观的老百姓也自发地跟在他们的后面。

“主席,喝下这碗壮行酒吧,”一个饱经风霜,满脸皱纹嘴里缺了几颗牙齿的老人含着热泪给主席递过来他端着的酒碗,毛主席微笑着伸手接了过来,中央军委其他领导人这时的手里也端着其他百姓递过来的酒碗,大家一齐把目光注视着主席。

“喝吧。”毛主席说完,带头先干了碗里的酒,目光炯炯有神环顾了大家一眼,用及其浓重的湘音大声地对大家说:

“延安的父老乡亲们,我们这次离开延安是暂时的,我们不是放弃延安,我们心里牵挂着你们呐,国民党反动派是不会长久的了,我们一定会打回来,你们不要怕家里的坛坛罐罐被打烂,等到我们的部队打回来的那一天,我们胜利啦,我叫人民政府买新的送到你们的家里去,不久的将来新中国就会成立啦,到那时,你们大家人人个个有衣穿,有饭吃,有田种,我们是人民的军队,是人民的政府,我们说得到做得到!”

主席和中央军委几个领导人的身影在延安老百姓的目送下渐渐地远去,远处的山岗上又传来了放羊老汉的歌声:

山丹丹开花红艳艳

一道道的那个山来呦

一道道水

咱们中央红军到陕北

咱们中央红军到陕北

一杆杆的那红旗哟

一杆杆枪

咱们的队伍势力壮

千家万户哎咳哎咳呦

把门开哎咳哎咳呦

快把咱亲人迎进来

咿儿呀儿来吧呦

热腾腾儿的油糕哎咳哎咳呦

摆上桌哎咳哎咳呦

滚滚的米酒捧给亲人喝

咿儿呀儿来吧呦

围定亲人哎咳哎咳呦

热炕上坐哎咳哎咳呦

知心的话儿飞出心窝窝

咿儿呀儿来吧呦

满天的乌云哎咳哎咳呦

风吹散哎咳哎咳呦

毛主席来了晴了天

晴呀了天

毛主席来了晴了天

晴呀了天

千里的那个雷声哟万里的闪

咱们革命的力量大发展

咱们革命的力量大发展

山丹丹的那个开花呦红艳艳

毛主席领导咱打江山

毛主席领导咱打江

1947年3月中旬,国民党军队胡宗南部率他的嫡系部队开进延安城,并随后在延安宝塔山和他的心腹合影留念以庆祝此次进攻延安的胜利,过后他和他的爱将在延安一边高举酒杯,一边对他的秘书说:“给委座发报,我们已占领延安共军老巢,共党狼狈逃窜,我军正乘胜追击,各个击破。”

那时,蒋介石坐镇重庆,看到胡宗南发来的电文,摸着光头,他那僵尸脸上有了让人难于看到的笑容。

其实,胜败岂能像胡宗南的电文那样说得轻松,中国人民解放军岂能不堪一击就放弃延安败走麦城,胡宗南占领的是一座空城延安,而中国人民解放军撤离延安后在毛主席的英明指挥下已作了战略上的调整,正集中主力部队在各个战场打击敌人,攻其要害,经过青石山,蟠龙镇的战役较量,中国人民解放军取得了保卫延安的初步胜利,胡宗南的部队随后很难在进前进一步,到48年初胡宗南溃退延安时他犹如做梦一般,他无法相信这个眼前的事实,占领延安的这一年,胡宗南就像似蜻蜒点水一样来旅游,在宝塔山上照了几张相片作留念,过后吃了几只烤全羊,再一个就是站在黄土高坡上领略了一下陕北的风土人情罢了。

延河水奔腾欢笑,宝塔山彩旗飞舞,那塞外的腰鼓又在陕北汉子的擂动下“咚咚咚”震天憾地的响了起来。

大红枣儿甜又香,送给那亲人尝一尝,军爱民来民拥军,亲人哪就是解放军,哎嗨哎嗨哟哈打胜仗。

延安城又再次的欢腾了,那锁呐咋个会吹得那么响亮?那腰鼓咋个会擂得如此奔放?那秧歌呀咋个会扭得如此酣畅?为的是欢迎人民的子弟兵,为的是欢迎领导中国人民打江山的共产党。

毛主席领导的队伍又打回来了。

《解放日报》社又从山洼洼里搬回延安,在敌人占领延安的那段时间,《解放日报》并没有停止发行,在艰难困苦的环境里李大为他们照样加班加点的工作着。

回到延安后没有几天,他又再次见到了王绍成,两人握手寒喧了几句,各自向对方问了一下分开后的情况,李大为随后就迫不及待的对王绍成说:“老王,有件事我想对你说一下。”

“什么事?”王绍成笑眯眯地看着他问道。

“我想离开延安。”

“你是不是要回去?”王绍成听了他的话,不解地问道,“是不是工作上有什么不顺心的事?”

“老王,你想到哪里去了,”李大为对他笑了笑,过后给王绍成递增过去一支香烟,自己也把一支香烟叼在嘴里,用火柴点燃后,吸了几口,这才对王绍成说,“这次敌人进攻延安,中国人民解放军浴血奋战,经过一年多的较量,我军从防御作战转为反攻,最后取得了延安保卫战的全面胜利,我却蹲在后方的机关单位里写写画画,根本无法看到战场上同志们穿过弥漫的硝烟英勇杀敌不怕牺牲的感人场面,这让我心里有了一个想法,我想下到部队的最基层,当一个战地记者,用手中的笔和照相机把同志们在战场上英勇杀敌的场面真实的报道出来。”

“哦,原来你是想下连队当个战地记者,”王绍成听了他的话恍然大悟,抽着香烟低头想了一下,过后抬起头来对他说,“时间过得真的很快,转眼之间你来解放区已经两年啦,给你安排的工作我们是有所考虑的,你在《解放日报》做编辑我就觉得对你是大材小用了,不过,一时又找不到更为合适你的工作让你来承担,如今你说要下连队去当个战地记者,这让我有点为难了,说真心话,这事要是你们单位的领导同意我都不会同意的,你们是我从国统区那边带过来的人,要是你下去了,跟你一起来的其他人就会说闲话,就会说我们共产党人不会重用人才,这让我王绍成的脸往哪搁嘛。”王绍成说到这里停了下来,抽了一口香烟后,摇了摇头,“大为,这事我不会同意的。”

“老王,你怎么不讲理呢?”李大为说,“前两个月我给单位写了份申请,领导看了,非常支持,不过嘛,他们不敢表态,但他们说帮我向上级反映,我到下面去决心已定,我跟你现在不在同一个单位,你老王看来是管不着我啦,不同意也只得支持。”

“嘿嘿。”王绍成笑了,他说:“大为,看你别高兴的太早啦,我俩这次为什么能在延安见面,实话告诉你吧,上级领导已把我调到延安来了,就归邓小平同志领导,主管军队干部人事的安排和调动工作。”他用手指着李大为笑着说,“你小子是撞到我的枪口上啦,我不同意,你哪儿也去不了。”

“哎呀,我的奶奶,我的娘哟,”李大为听了他的话,脸上露出惊讶之色,他过后埋怨王绍成说,“老王,你这家伙,你为什么打我的埋伏,让我跳到你的陷阱里来了,你刚才为什么不跟我早点说呢?”

“哈哈。”王绍成大笑起来,他把手里的烟头丢掉,随后高兴地对李大为说:“我不留一手,你李大为就会从我眼皮低下溜掉啦。”

李大为赶**出一支香烟来讨好地给他递上,王绍成用手挡住他递增过来的香烟,说:“不抽啦,你别跟我献殷情,我王绍成办事有原则,一支香烟别想打发我让你下去,你就老老实实的在延安呆着吧!”

“看你说的,烟酒不分家,都是革命同志,一家人嘛,抽支香烟还讲原则吗?”李大为笑着说道。见他不抽,只好把那包香烟放到桌子上。

“那就抽我的吧。”王绍成一边说一边从军衣口袋里掏出一包香烟来,“跟你小子在一起我话也多了,烟瘾也大啦,来,抽我的。”

两人随后把嘴里的香烟点燃,慢慢地抽着,一时无话。

这时,窑洞外阳光明媚,光线从窑洞的窗户投射进来,窑洞里一下子亮堂了许多。

“老王,我从穿上这身军装到现在刚好两年,在革命队伍里算是个新战士,比起你这个身经百战跟着毛主席长征过来的老红军来说更是算不上什么啦,我既然参了军当上了革命战士就应该扛枪上战场,在战火的洗礼中成长,可两年啦我至今没有摸过一支枪没有打过一发子弹,这算什么样的革命战士?要是我以后结婚有了自己的孩子他们问我,‘爸爸呀你参加过哪个战役打死过几个敌人?’这让我怎么跟他们说呢?我李大为这块脸那时就难看了------”

“干革命,工作分工不同,”王绍成打断他的话,接着说,“你手里握着的那支笔也是一支枪的嘛。要是换作其他人还做不来你这种工作呢。”

“它射出的是墨水嘛,”李大为说,“你老王腰间的小枪射出的是响当当的子弹,两者天壤之别,怎么能相提并论呢?”

“这么说,你小子原来是羡慕我腰间的这杆小枪啦,”王绍成说完,拍了拍他腰间武装皮带上的那支小枪,“看来你李大为这家伙是嫌手中的那支笔轻了,不顺手啦。”

“作为一个革命战士手里就应该拿枪才对,手中没有武器算什么战士,”李大为接着说,“老王,我来解放区前的工作你又不是不知道,整天就是关在办公室里写呀画呀的,如今来到解放区,还是干着老本行,这会让我闷死的啦,我现在需要的是新鲜的空气,我想下到连队基层去,就是要改变我的思想观念,做一个真正的革命战士。再一个嘛,我对我的祖国了解的还不是那么深,我下基层当个战地记者,就可以到处跑啦,不仅把祖国无限风光尽收眼底,还能增长自己的见识,这是好事嘛。”

“哦,你小子怪不得有这么多的想法,”王绍成脸上又有了笑容,过后想了想,说,“要是这样的话,我倒是会考虑一下,让你下去工作一段时间,”

“老王,那我就先谢谢你啦!”李大为高兴地对他说道。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