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天抽剑 正文 第 05 章 杀人无血(三)

一筐云 收藏 3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0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04.html[/size][/URL] 下午两点。 奇痒、酸痛。 方峻正在屋内踱步,忽然感到一丝淡淡的酸痒之感,传遍全身。起初,并没有什么感觉,但,当感应到它时,那感觉急剧增强,瞬间即超出了人所能忍受的限度。 方峻只觉全身的骨骼,仿佛都被砸碎了,然后,又有成千上万只小虫在啃噬这些碎骨,同时,肌肉好像被割裂成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04.html



下午两点。

奇痒、酸痛。

方峻正在屋内踱步,忽然感到一丝淡淡的酸痒之感,传遍全身。起初,并没有什么感觉,但,当感应到它时,那感觉急剧增强,瞬间即超出了人所能忍受的限度。

方峻只觉全身的骨骼,仿佛都被砸碎了,然后,又有成千上万只小虫在啃噬这些碎骨,同时,肌肉好像被割裂成一条条的,而且还有人在上面洒盐,另外肌肉还急剧抽搐。

那种感觉奇苦无比,方峻此时只能在地上来回滚动,但连呻吟都做不到了,因为全身好似除了感受痛苦的神经外,其余的神经都已不属于自己了。


“方峻,你现在可知的我的手段?”高田进冷笑道。

“给……给我……解……解药……我……我投降。”

“好,正如你们中国人所说‘识时务者为俊杰’。接着!”

说着,高田进扔给方峻一粒黑色药丸。

方峻将药丸吞下,就觉一丝细细的清凉,自肚腑间开始扩散。

方峻心道:“扩散快些。”

果然,那清凉之感扩散愈来愈快,瞬间即代替了方才的那种奇苦之感,既而,给人以说不出畅快淋漓之感。

虽然那种痛楚之感已然消失,但方峻依然能感觉到它发作时,令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方峻慢慢从地上爬起,高田进又扔给他一粒药丸,说道:“解药只能克制两日,两日后,药物还会再度发作。”

至此,方峻已完全被药物的正面作用和反面作用征服了,问道:“你想让我做什么?”

“这且不忙,我先让你见一个人。”

说着,高田进双掌互击了两下。掌声落处,进来一个年轻女子。

方峻一见这女子,心脏几乎停止跳动,他本人也几乎晕了过去,心道:“原来世间真有如此美丽的女人。”

进来的女子,与画中所画乃是同一人,只是她比画中之人更加美丽。此时,只有“美丽”两个字了,因为其他一切华丽的形容词都不足以表现其美丽。

“方兄弟,从此,这女子就是你的人了。”高田进说道。

“主人,你好。”那女子用不太纯正的汉语说道。

方峻从未想到世间竟有如此美貌的女子,此时,那娇媚的声音传到耳中,方峻不但骨头酥了,就连舌头也不灵活了:“你……你也……也好。”

此时,高田进已悄悄退了出去,因为他知道,接下来的事,那西洋女子就足以摆平了。

方峻盯着那女子,恨不得一口将她吞下,说道:“你……你是波斯人?”

“是的。”虽只两个字,但声音婉转柔美,几乎能令任何男人销魂蚀骨。

“你叫什么名字?”

“主人,你叫我阿绮就可以了。”

“‘阿绮’,这名字真好听。那么,你是怎么来到这里的?”

“是高田进将我带来的。”

“刚才那人叫高田进?”

“是的。”

“那他是做什么的?”

“这个我不清楚,不过我知道他是做大官的。”

“你是怎么认识他的?”

“那是五年前的事了。我本是波斯一个部落酋长的女儿,后来我父亲在部落仇杀中,遭人暗算,中毒而亡。我母亲也被他们杀了,他们见我年幼,想要将我贩到埃及做奴隶。后来,我被卖给埃及一个酋长,而高田进与那酋长相识,便将我救了出来。他用200条枪、30000发子弹以及100 张紫羔羊皮将我赎出,并认做义女。

“后来他找到杀害我父母的凶手,为我父母报了仇,并将我带到了日本。我当时十五岁,这几年来,我一直受他抚育之恩。”

“如此说,高田进是一个好人了?”

“当然,他是一个非常好的好人。”


暮色渐临。

方峻身旁有美人相伴,好不幸福。二人谈天说地,不知不觉已到了晚饭时分。

此时,几个波斯女子鱼贯而入。这些女子皆值妙龄。几名女子来来往往,未久,一桌丰盛的宴席已布置妥当。几人侍立一旁,服侍方峻用膳。

方峻说道:“阿绮,陪我一起用饭。”

阿绮道声“是”,但并未动身,依然立在原处。

“你怎么不过来?”

阿绮说道:“我们下人怎能和主人一起进餐?待主人吃完,我们再吃。”

方峻见她知礼节,更加喜欢,说道:“不碍事。你过来吧。”

阿绮依然未动身。

方峻见此,故做生气,说道:“你不听我的话?”

阿绮惶惶道:“我不敢。”终于坐了下来。

方峻见她如此娇美可人,真想将她抱在怀中,亲热一番,但旁边还有几个侍女,竭力克制住了冲动。

阿绮只吃了几口饭,说道:“主人,我为你唱支小曲如何?”

“好啊。”方峻喜道。

阿绮从一名侍女手中接过一把琵琶,轻舒葱指,口吐清音,慢慢唱起来。

方峻见她懂得中国乐器,颇为高兴,但更令他高兴的是,阿绮唱得竟是扬州小调。虽吐字不太清晰,虽是楚馆秦楼间的靡靡之音,但方峻听在耳中,觉得它胜过任何琼音玉律,每一字都美不可言。

阿绮唱完一曲,说道:“主人,我再给你唱一首我们波斯的歌谣吧。”

“好!好!快快唱来。”

阿绮用得是波斯语,方峻虽听不懂,但阿绮娇柔的声音,再配上琵琶的清高典雅节奏,依然令他沉醉不已。

阿绮唱罢,方峻依然沉浸其中,陶然若痴。

阿绮见方峻已吃罢晚饭,命旁边侍女将残席收拾了。众侍女收拾完,又侍立在旁,阿绮说道:“你们出去。”言语间,神情冷漠,如同冰美人一般,但,等她转向方峻,又恢复了笑靥如花的可人神态。

方峻见众侍女都已出去,脑中浮现出昨夜的销魂情景。转眼间,只见阿绮的薄纱之下,一对丰满的乳房若隐若现,而那深深的迷人乳沟,一直延伸到胸襟上面。

“阿绮,你过来。”

“是。”阿绮应答一声,慢慢地走了过来。

牢牢抱住,上下其手。


“方兄,昨夜休息得可好?”高田进问道。

次日,直到十点钟,方峻才离开了温柔之乡。

“多谢高先生。”此时,方峻已彻彻底底地败在了高田进的恩威之下。

“我姓高田,不姓高。”高田进说道,“方兄,能否提供一些关于水原的情况?”

方峻将城内兵力部署、火炮配置以及各种攻防设施的分布情况,画了一张草图,然后递给高田进,说道:“其中,西城的防卫最为薄弱。”

高田进看了看草图,然后折起来,放进了衣袋,面上现出满意的神情。

方峻见高田进面露喜色,说道:“我有一事不明,可否指教?”

“请讲。”

“那日,我与马玉昆化装成樵夫,混进汉城,你为什么会怀疑我们?难道我们的装扮有什么破绽?”

高田进得意地说道:“‘五虎上将’我虽未见过,但他们的情况我却了如指掌,另外,我见过你本人。”

方峻问道:“你何时见过我?我怎么不知道?”

高田进笑道:“我们曾嫖过同一个女人,只是你不知道罢了。你们的装束并没有什么破绽,不过,你们的言行举止,说明你们并非真正的樵夫。”

“此话怎讲?”

“请想:樵夫砍柴是为了什么?”

“一般是靠卖柴为生。”

“但,若有人出三钱银子,买两担柴,那樵夫会不会卖?”

方峻顿然醒悟:“我们本以柴来掩护身份,但未想到我们不卖柴,反而暴露了身份。”

高田进续道:“这仅是一条理由。”

方峻惊异道:“还有漏洞?”

“请想:哪个樵夫敢到我们司令部来卖柴?即便司令部需要柴,那也是靠专人来输送;另外,即便樵夫误走到司令部,难道他敢徘徊如此之久?”

方峻现在确实对高田进佩服得五体投地,拱手说道:“高田君,佩服,实在令人佩服。”

“方兄,你离成欢几日了?”高田进问道。

“两日了。”

“是的,你明天就可以回去了。”

方峻听此一惊,说道:“我还要回去?”

他所惊者,并非担心聂、卫、马等人会对他产生怀疑,而是那夺命的药物;另外,他也舍不得离开这温柔之乡。

高田进见他面现犹疑之色,说道:“你放心,我会给你足够的药物;另外,只要成欢一破,你的使命就完成了,那时,你就可以回来见阿绮了。”

方峻听此如释重负,但,他未注意到一件事:高田进说“你的使命就完成了”八个字时,眼角掠过一丝夺魂摄魄的杀气。

高田进心道:“敢动我的女人,到时叫你死无葬身之地。”


方峻抽刀在手,仰天长啸:“马大哥,我一步走错,陷入万劫不复之地。知你不肯原谅,我不再废话,只以一死来谢世人。”

言罢,刀锋掠过了咽喉。


9月14日。

左宝贵对马玉昆说道:“三哥,大战在即,倭人四路齐进,你我兄弟须分路守城。一旦战事拉开,你只管戍守自己的方位,无须别顾。切记,无论如何不可率众出城抗敌。”

马玉昆点头称是。


高田进对着方峻的尸体冷笑两声,自语道:“免得我再费力收拾你了。”

马玉昆也是性情中人,见方峻自刎而死,心下伤感,叹道:“方兄弟,你也就只能得此结果了。”

马玉昆手举大刀,刚要下令:“众兄弟,随我杀出城去。”

马玉昆忽然想到了左宝贵的告诫,手中刀重新落下,喝道:“开炮。”

令下,清军20多门火炮同时向日军发动轰击。日军的火炮也开了火,日军在炮火的掩护下,猛攻大同门,马玉昆命令集中全部火力,全力向冲锋日军展开倾泄。日军伤亡惨重,溃退而回。

马玉昆见日军溃败,想乘势追击,但耳边又响起了左宝贵的话:“切记,无论如何不可率众出城。”

高田进心中暗骂:“混蛋,马玉昆竟然变狡猾了,我用苦肉计诱他,他竟然不为所动,并不中计。”

高田进又屡次兵诱马玉昆,但他始终坚守城池,并不率众而出。高田进率众猛攻大同门,但短时间内无法突破,双方就此僵持下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