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红的年代 难忘的岁月

金语良言 收藏 2 253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编辑语]这是127师炮兵团刘海战友写的回忆录,很值得一看。

----中越边境自卫还击作战28周年纪念

1978年春以来,以黎笋为首的越南反华集团,不断进行排华、反华活动,他们甚至叫嚣什么“凡是有木棉花开的地方都是越南的国土”,肆无忌惮地在我边境广西、云南地区蓄意制造事端,杀害我边民。是年冬天,黎笋集团反华气焰强愈烈,我边防部队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于1979年2月17日进行对越进行自卫还击作战,并于3月5日开始撤军,取得了伟大胜利。

作为参加过这场战斗年仅20岁的我,虽然已经过了整整二十八年!可在我这一代人的内心深处至今记忆犹新!这段历史,在我的记忆里是这样的:我所在部队在河南洛阳市郊,1978年12月16日部队宣布进入紧急状态,所有军人一律不准外出,在营区待命,不许写信,准备参加对越开战工作,新兵训练、战前动员、后勤供给准备等。部队开拔的命令终于下达:我们军前往广西边放前线!12月26日晚8时我们炮兵团由洛阳关林火车货运站搭站台启程开拔。列车从洛阳出发途经湖北湖南经过5天4夜运行于12月30日晚到达广西扶绥县境内,在柳桥公社一个山村驻扎,我们连队80多人全部集中住在一个牛棚里。第二天就是1979年元旦。部队在这里是执行备战任务的,条件十分艰苦,从北方到南方一时还难以适应,大家都出现“水土不服”反应,拉肚子的、感冒发烧的同志不少,说起来这个地方的习俗人们都不会相信:村里没有廁所,方便是自行到野外随地解决;喝水没有水井,喝的是混浊不堪泥塘水,周围还不少牛粪往塘水里淌,村民们(包括部队)顺着架的一座木板桥跨到塘中间取水,为了卫生,部队对饮用水使用净水片消毒。广西十万大山脉就在营地旁边,这些山没有大树,却漫山遍野黄草,适应华南虎生活,听当地村民说这里经常有老虎出没,到了晚上满山可见到磷光,还以为是鬼火呢!站岗时直感到发毛,其实细看是带磷光的草根。广西的天气很怪,冬天几乎都下雨、打雷不停,有时还下大雨,住的牛棚因为没有排水,有一天半夜大水渗进了床里,真是狼狈不堪,使全连同志都站立到天亮。次日,为了解决这个问题,首长决定号召全体指战员上山砍伐木料,把床搭起了一米高得到解决。“每逢佳节倍思亲”,1979年春节的除夕团圆饭,我们是在村里打谷场淋着雨露天过的,我想家,我们都想家!可是没法子,部队马上就要上前线打仗了,没有电话、不能写信,对亲人的思念是多么的强烈啊!

广西扶绥县近三个月,我们主要是战前练兵,因为是广东人,连队推荐我做越语教员一共学习了五六句军用喊话越语,其中我还记得三句:“禄松空热”---缴枪不杀、 “宗堆宽宏督宾” ---我们宽待俘虏、“呀带”---出来……。1979年的2月5日,我们部队又往前推进到宁明县寺朗公社雷锋村待命,我觉得这次恐怕真是要打仗了,部队作战前动员时,主席台上竟挂出“八一”字样的军旗,是我当兵以来头一回见到,它代表庄严、无畏,它是神圣的战旗!按军队的传统,战斗打响前参战指战员们都要在军旗上了签字以示忠于党忠于人民忠于军队、视死如归的决心!

2月13日部队陆续开始进入阵地,展开挖掩体、伪装隐蔽战前工作。2月17日6:30是个极不平凡的时刻,部队首长一声令下,早就整装待发的边防部队愤怒的炮火齐轰,拂晓的天空火光冲天,我们的火炮叫152毫米加榴炮,身长8.69米,一发炮弹重达78公斤,威力巨大,炸开就如一个篮球场大小!使越军闻风丧胆!是日7:00,步兵老大哥部队发起了冲锋,炮兵也随着掩护的任务向前推进。

这个阵地坚持了四天,任务是掩护前方步兵向前推进,由于阵地目标暴露太久,连续遭遇到越军的6次炮击,但都没有被打中,有一天中午我和战友刘和潺(驻连修炮员)正吃野炊饭,忽然听到吱吱的声音从我们头顶掠过,然后一声巨响,我们才领悟是炮弹,凭我们军人的敏锐性还端着饭碗就迅速跳入掩体内,后来还不断听到不方向同样的炮声。通过这次让我们真正体验到什么是战场,学会了判别炮袭方向和情景。

2月21日部队在不断向前推进,沿途所见战争痕迹令人感慨万分:死尸、死牛、死猪扑鼻而来的一股股恶臭,一片片被炮火倒塌的房屋、村庄、桥梁、电线杆和我军打过来的一口口2、3米深5、6米宽的炮弹坑。通往前线只有一条不到10米的泥泞马路,有运送伤员往回国内的、有运送弹药往前线的,车速水马龙,好不繁忙,军队电话线数百条也沿着马路架设,步兵缴获有些越军枪炮还来不及运回的随便丢在道路两旁。部队走了9个多小时才移动了13公里到达第二个阵地:越南凉山省录平县北的一个叫班日的小村子,阵地就设在这里。

这个阵地旁边是散落在林子里有几十户人的小村庄,成片的百年大榕树,我们试了一下最大的直径约5米多,要十余人才能环抱它,下大雨时还可以在底下避雨,如同一座凉亭。刚占领阵地时,我拾到一枚苏制手榴弹。战争是残酷的,相信这个村子里也有百十号人,看样子他们战前来不及转移而拉下很多东西未来得及搬走逃命的,我们的步兵占领后待我们炮兵进入阵地整个村子已经空空如也,只见几头水牛在山上到处乱跑,村内房屋一片狼藉…。

那天上午我和一班长张宪民(河南人76年兵)背着冲锋枪和步枪跑进村子里大胆地做了一回“鬼子进村”,为防止越南民兵,我们每踢一间房门就打一梭子弹壮胆,然后进行搜查,缴获了一些战利品。村庄建筑与我们中国南方极为相似;进门左右两侧各一间、中间天井和厅堂,设一个香案,供奉着观音菩萨,案台墙上还贴着黄纸画的中文字样的灵符。据前方步兵报告:这里村民几天前就躲在附近的山洞里去了,好生可怜。北越地区山越丛林、四季潮湿,到夜里蚊子很多、异常凶恶,一口就是一大肿块久久不会消退,部队给战士发配了驱蚊灵,傍晚抹在身上防止被叮咬,特灵。

这个阵地激战了五天,3月5日时任军委主席的邓小平下达了撤军命令,可我们还在越南,上级要求我们要用炮火掩护步兵安全撤退;在撤退到第三个阵地途中因司机太疲劳牵引车转弯时差点掉进悬崖,大炮的两轮已经悬空,当时我就在车上,通过全连共同努力,终于脱险;第三个阵地是转回爱店原地方,执行炮火掩护任务,坚持了5天,至3月12日下午,接到往后撤的命令后,其他同志都撤走了,我们的这门炮因底盘座下太深出不来,可把我们急死了,部队调来了坦克准备进行牵引时,才挖了出来。

部队撤往国内峙朗公社一个山坡地上。晚上约8时许,我们刚刚进入阵地,听到山脚下有流水的声音,近一个多月没有洗过澡了,衣服除了油垢就是汗臭味,我和战友宋征义决定下去洗把脸,换换衣服,由于宋征义手拿电筒去解手,突然从山上打来两阵连发枪声在我的头上飞过!弹着点落在宋征义大便前方的一米处,逼使他提着裤就往回跑,澡也未洗成,十分狼狈,我心想好险啊!因为没有隐蔽意识,差点酿成惨剧!这天晚上,部队有人先听到撤出阵地真正回国的消息,久战的部队等不及了,而是,悄悄地做了撤军的准备工作。可是,军里负责指挥炮兵打仗的王副军长发现后,非常生气:我还没有下达命令你们就撤出了,太不像话!继续坚守阵地吧!首长的指示不敢违抗,没法子,战士们按照指示又忙乎了一个多小时,好累好累!刚做好准备,又接到撤出的命令,此时已经是凌晨时分了。通宵达旦汽车,天亮时部队到达了休整的地方---南宁市郊邕宁县,按照安排我们一个连队住在一条村子里。这场战斗我们团牺牲1人,受伤5人,牺牲的恰恰就是我们广东韶关老乡叫杨建华,时任团教导队司务长,战前他曾在被驱赶回来的越南侨民的控诉会上但任粤语翻译,他的牺牲是被榴弹炮给炸的,战友们、老乡们听到后都很悲痛,他的遗体下葬于峙朗山的烈士陵园。在邕宁县,部队为他举行了隆重的烈士追悼会、并追认其个人三等功。

部队休整时间,当地老百姓对我们前线回来的勇士们十分爱戴,又送猪又送鱼,解放军的伙食大大的改善,每天晚上还看慰问电影、文艺节目,好不开心!百姓们说你们是“新一代最可爱的人”,战士们个个兴高采烈,二营的炮机司带了几个属下背着54式手枪去邕宁县照相馆照相时,一不小心手枪走火打穿了相馆棚顶,把老板吓坏了!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姬鹏飞代表前线慰问团来到了广西邕宁灯光球场慰问我们,此时我心情非常激动。连队的炊事班是在另外一个村子里,每次到开饭时间都以班为单位整队前往,部队在邕宁的第四天,我们办去吃饭路过水塘时副班长武章有突然跳到水塘里去,可把我们吓坏了!我们立即也跳下把他救起,问他为什么?他说热,他竟然疯了!大概是打仗给吓的吧,记得我和他在越南班坑时的一个晚上一起区查岗时,天马上要下大雨了,一片漆黑,除可模糊感受到刺刀的白光外,伸手不见五指,我们到三号岗时,哨兵卢国富是广东信宜县人,听不出普通话口令,慌张地将子弹推上膛对着我们就乱叫!好在我大声解释让他听出是我熟悉的声音后,才避免了误伤,就在这个时候周围枪声四起,战士李贤志在掩体里把手榴弹后盖都揭开了,怪吓人的!每每想到这些就毛骨憟然,副班长武章有也许是后怕,受了刺激。1979年4月12日部队从广西班师回营,同样乘北上列车,一路受到沿途地方群众的夹道欢迎,我们心情非常激动,庆幸的是人能安全回来,和战友们一样,到部队第一件事就是给家里写信报平安。




刘海

二○○七年三月十三日

4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