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媒探访朝鲜:从朝鲜入中国一切都不同了

浅红 收藏 0 978
导读: [英国《独立报》6月28日文章]题:进入中国仿佛一下子自由了(作者 多姆.乔利) 当你发现讲入中国有一种突然迸发的令人欣然若狂的自由时,那真是不可思议的感觉。至少,上周当我乘火车离开朝鲜进入中国时,我就是那样的感觉。抵达丹东,一切都不同了。 首先,我们拿回了手机。一到朝鲜,手机就被没收并装进了一个密封的袋子里。突然大家都开始给家人打电话报平安,但是在中国乘客对着手机大声尖叫的嘈杂声中,我们的声音被淹没了。我突然意识到在这个世界最讳莫如深的国家里,我们已经整整一周没有听到高声说话

[英国《独立报》6月28日文章]题:进入中国仿佛一下子自由了(作者 多姆.乔利)

当你发现讲入中国有一种突然迸发的令人欣然若狂的自由时,那真是不可思议的感觉。至少,上周当我乘火车离开朝鲜进入中国时,我就是那样的感觉。抵达丹东,一切都不同了。


首先,我们拿回了手机。一到朝鲜,手机就被没收并装进了一个密封的袋子里。突然大家都开始给家人打电话报平安,但是在中国乘客对着手机大声尖叫的嘈杂声中,我们的声音被淹没了。我突然意识到在这个世界最讳莫如深的国家里,我们已经整整一周没有听到高声说话了。

我们坐下来吃饭,服务员是一位唠唠叨叨的妇女,她问我们每个人要点什么。导游西蒙说,在朝鲜很难发生争吵,可是在中国要想不发当争吵几乎是不可能的。

当我们在丹东火车站站台上等候开往北京的列车时,越过栏杆可以看到下面的街道。街上的人形形色色,除了各种各样的中国人外,还有西方人和日本人,甚至还有非洲人。在朝鲜,我只看到了另外一位西方人——一名孤独的法国人,跟我一样,一成不变地出现在获准参观的旅游景点。我也没有看到残疾人,没看到街头小贩,甚至没看到任何真正的商店。

有时,我们来到“展示厅”,那里可以买到大量文学作品,当然都是由“伟大领袖”(金日成)或“敬爱的领袖”(金正日)写的。我选了一本罕见的不是他们两人写的书,名叫《美帝国主义发动了朝鲜战争》。

在朝鲜时,我们住在一家奇怪的“国际酒店”,它坐落在平壤市内一条河流中部的一座小岛上。因为不得在无人陪同的情况下离开酒店。我们只好将就着使用酒店提供的设施。设施倒还不错,虽然非常奇怪。里面有一个9洞的小型高尔夫球场,在这个“邪恶轴心国”,我还是第一次看到高尔夫。在一个幽闭恐怖的地下室,我发现了一个保龄球道(邪恶的美国制造)、一间乒乓球室、一个修鞋处、一架台球桌和一个游泳池。

后来我又发现了一个完全由来自澳门的中国人秘密经营的地下室。他们吹嘘说那里拥有埃及式的夜总会、赌场和时髦的桑拿,当然还有很多娱乐项目。但是,朝鲜人是不能进去的,而我们真正能与当地人打成一片的唯一途径,就是与大厅酒吧里3名轻佻的女服务员聊聊天。他们有微型酿酒机,可以酿出朝鲜味道最佳的啤酒。

我费了点时间才适应中国的交通。虽然我们在平壤的导游总是提醒我们过马路要小心,但实际上每十分钟才会有一辆车。我想像着我们的导游第一次在北京过马路的情景:他会突发心脏病的。虽然他会说流利的英语和汉语,却从未离开过朝鲜。

3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