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众所周知,2战以德国闪击波兰为开始,从此,“闪击战”这一历史性的新名词,频繁的出现在各个相关的战场,并在很多时候担任战事的主角。现在很多朋友经常引用当时的一些实例来对闪击战进行讨论和评价。很多认为所谓闪击战并没有什么太大的优势可言,甚至作用的意义范畴也很有限,战略价值不明显,而且对条件要求苛刻,理论成熟程度也有待商榷。

那么,究竟什么才算真正的“闪击战”呢,它的理论范围,和作用范畴以及意义有究竟是什么样的呢。

我认为,历史上的德军,根本没有正确的发挥闪击战应有的作用与优势,其对它理论的掌握程度,尤其是最关键的精髓,攻:装甲师系列理论要求以及其基本编制及使用模式。防:机动预备队以及装备和编制组成要求。远远没有达到一个“合理”的程度。

闪击战理论的根本出发点是为了获取战略上的胜利,其涉及的领域,甚至囊括的战场前后的各种相关体系,所涉及的部队,也远不只针对围绕坦克部队进行作战的装甲师。


单纯的坦克进攻途径理论?闪击战远没那么简单。


关于闪击战的确切理论特点以及2战德军对于这一理论的实践情况。请容在下慢慢道来:



第一章:理论--早期发展.


1:对胜利的不懈追求-----“在一个盲人的国家中,有一双明亮眼睛的人就有资格做皇帝。”


一战以后,德国由于战败,被强加以《凡尔赛条约》关于军事限制方面极其苛刻的枷锁,只允许其拥有一支10W人规模的陆军,关于装甲车辆方面,更是有严格规定,不允许其拥有任何作战的装甲车辆,最高限度仅仅为可以拥有一些装甲运输车辆。

由于军队规模,编制,以及装备受到的限制,战斗力显而易见的无法让人认可,国内糟糕的政治和经济状况,让许多军事界的有识之士们十分苦恼和焦急。

他们倾向于基于此时的综合情况导致的军事上的劣势地位,结合新的军事装备领域科技发展,创造出一个打破传统军事观念的战争制胜途径。迫于糟糕的现状,使得他们只能通过创新来寻求一条捷径,来满足他们追求胜利的信念。

其实这个“们”有点笼统,当时有这个愿望的人,大多数都没能自己找到一根可以支撑他们信念的稻草,这种情况,很多都是由于旧有观念和势力的抵触,关于这点,后文会有介绍。而众所周知,有一个是例外的


古德里安。

虽然出身轻步兵,但是由于本身的价值以及立场,他面对国家的窘境,一直倾向于寻找一种途径来加以改善,他是一个纯粹的军人,所以,他的信念和理想,是建立在完全的追求军事胜利的目标基础上的,他对于创新的思维观念,总是有着更高的积极性和更深入的理解。

古德里安20年代曾经担任过参谋本部的职务,这对他基于大局的全面系统的思维判断有很大帮助,尔后,又被调进运输兵总监部,学习并了解了大量相关知识,并准备担任摩托化运输部队的使用方面的工作,从此,他走上了一条通向装甲部队专家的道路。

偶然的机会,一个对于其仕途看起来不是很有利的变故----上级不顾他本人反对,任命他担任一个负责研究和管理摩托化运输问题的技术性军职,而他本人根本没有受过跟技术领域相关的任何训练。让他在机动部队的技术领域和对相关条件的要求方面,有了深刻的了解,而且,由于这种研究和这项工作所能接触到的小规模演习的结果,使得他第一次认识了摩托化部队的实用性,并全身心投入这项研究。

这些经历,对日后“闪击战”理论的成型以及系统化,起到了巨大的辅助作用,更深入的理解,更全面的眼界和思维,也使古德里安对于装甲作战的可能性以及机械化部队的潜力和重要意义有了非常敏锐的判断力。

当时,摩托化部队的既定用途仅仅局限于运输职能,很少人,把它和一战中出现的“钢铁怪物”坦克联系到一起,后者仅仅被认为是步兵辅助兵器,由于它速度慢,对地形和后勤补给和维护要求苛刻,所以只被看做是对付传统战壕防御体系的特殊工具,而步兵和骑兵,包括当时的“袖珍”德国陆军中,这些兵种的军官和将领们,仍然以“战争主角“的身份自居。


(苏联战场上较为成熟的摩托化运输部队)

对于摩托化部队,军事高官们根本只把他们当作运输部队来对待,当古德里安提出将摩托化部队加以整合从而将其列入战斗部队序列的构想时,陆军总监甚至说:“见鬼,什么战斗部队!它们只配装运面粉!”

欧洲各国虽然在一战中胜败分明,但是主流的军事理念和我们今天许多历史资料中描述的大有不同,装甲部队,甚至是摩托化机动部队,在那个时代,完全没有一个为人所认可的概念,即使古德里安建立了一个相对系统的理论并且一再强调它的优势意义,军队中旧有势力和观念仍然对他的言论不屑一顾。

这种情况,很大程度上是由于德国国内缺乏可用的演习示范用装甲车辆----当一个代表新兴理念势力的军官用一群由帆布和木头制成的“战车”来向老练自负的旧有军事权威们演示他们所鼓吹的“装甲部队独立使用”的理论时,你认为他们会不打心眼里感到好笑么?这是后话。

对摩托化机动部队的优势潜力以及其作用于战争的决定性意义,当时的古德里安明确的了解,针对当时的形势------德国此时是处于无防御的状态中,所以假使有任何新的战争发生,则势必无险可守,他认为,因此就必须要依赖机动性的防御。针对在机动战中摩托化部队的运输问题,不久就又引发出对这种运输方式的保护问题。

这个问题的惟一解决办法就是“装甲车辆”。


(装甲师搜索营装备的轻型快速装甲车辆)

最先认识到装甲部队作用于战争的优势意义的人并不是古德里安。此领域当时已有人涉猎,只不过并没有受到认真的对待-----英国人的著作,福勒、李德哈特、马尔特等人。“这些有远见的军人对战车有着一番新的见解,而不仅仅是将之当作一个步兵支援武器看待。他们能认识到所处时代已有逐渐摩托化的趋势,所以他们就变成了时代的先驱者,发展出来一种大规模的新型战争理论。”

这些理论,尤其是:李德哈特强调使用装甲兵作远距离的突击,向敌人的交通线发动攻击,而且他还建议成立一种结合战车和装甲步兵单位的装甲师。对闪击战理论的诞生和发展,起到了巨大的推动作用。

可以用作支撑古德里安理论的主体---装甲部队,战车,是具有历史性的把摩托化部队的机动性和一战“战壕克星”装甲坦克的防护和火力有机的结合在一起,用来编为大单位集中使用,用于突破敌人防御的纵深作战,以达到获取决定性优势的目的的。


(战争初期大量装备的轻火力与装甲的II号坦克)

而这些理论,从始至终,都是基于为了更好的达成战争的胜利-------

无论单独使用战车,或是与步兵协同作战,都不具有决定性的价值。“根据对战史研究、英国人所做的演习,以及通过有限的模型演习所得来的经验,使我明了除非其他一切支援的兵器也都具有同样的速度和越野能力,否则战车绝不能够产生充分的效力。”

在各种兵种的组织中,装甲战车应居于主要的地位,其他的兵器则都应配合装甲兵的需要而居于辅助的地位。所以,把战车编在步兵师里面是绝对错误的。

事实上所需要的,是一种内含一系列支援部队和相关设备的装甲师,使装甲部队可以充分发挥它的战斗威力。

这就引出了,闪击战思想的执行主体----装甲师。这也是对于闪击战理论是否能够恰当实施的至关重要的一点。

另外,这个理论在那时,就已经不只局限于装甲部队的建设了


2,反传统-----整体的机动作战思想,陆军各部队的建设与装备要求。


(1)装甲师理论:

对于闪击战来说,最重要的组成部分,是依靠大单位装甲部队在适当条件下进行集中的攻击。

这就要求,这些执行的装甲部队,具有可靠的战斗效率,以及高度的集中度。

其指向,必定是使它们变成一种在战略上具有决定性的武器。所以它们的组织应以装甲师为基准,再进而组成装甲军。


(战争初期的装甲师通过公路以便快速部署)

而战斗效率----战车效能的充分发挥,持续性的保证,以及获得充分的协同辅助。是需要通过恰当编制和装备配置来实现的。

装甲师,作为闪击战的执行主体,以及基本单位,其组成、编制、装备情况都是有非常严格的要求的。这些要求,在具体实践中的发展,更倾向于不断的找寻方法来更好的诠释自身,而并不是根据实际情况的变化对理论加以改变。

在步兵、炮兵和其他师属单位的密切配合下,战车的野战效能将会明显增加。要有一种轻型的装甲半履带车辆,以供步兵、战斗工兵和救护人员使用;有一种带装甲的自行火炮,以供炮兵(突击机动支援火力平台)和战防营使用。

关于战车的编制,师属的基本单位是战车营:一个战车营的编制是三个轻型战车连,和一个中型战车连。中型战车的任务有两方面:一方面支持轻型战车作战,另一方面射击那些轻型战车上小口径火炮所达不到的目标。


(火力达到要求的III号坦克法国战役后才大量装备部队)

1935年德军最初3个装甲师建立起来,当时理论的意向虽然很明确,但是在实际的编制组成中,各个兵种部门之间的配合,由于在实践中缺乏成熟观念的原因,缺乏协调---

当时没有解决坦克与步兵之间的数量分配及配合支援等等问题。在新成立的装甲师中,进攻力量完全依靠下属的两个战车团, 其大约配备有五百六十辆坦克。而机械化步兵, 仅仅是一支比较次要的辅助力量,每个装甲师内都辖有一个步枪兵旅,其由一个步枪兵团〔下辖两个营〕和一个摩托车营组成。

初期着重解决的问题,是各个兵种之间在机动方面的协同一致,概括说就是在装甲师内实现完全的摩托化,让一切支援兵器和人员和战车一样,具有足够的速度以及越野能力。这些能力的实现,由于当时国家的客观条件,并没有完全达成。

而火力以及具体的装备情况,碍于种种困难,在初建的部队中,并没有太深入的要求。

但是在理论上,这些所有相关的领域,都具有深刻的见解,可以说,2战由始至终,德军装甲部队,以及机械化部队的建设思想,都是以古德里安的理论为准则的。

从武器的发展,到战争实践中思维的成熟,虽然并不全面,但是在很多方面,是对闪击战理论的一种更好的诠释。

而这一切思想的中心----机动化作战理念,德军2战由始至终却没有真正的贯彻实行。


装甲师的装备要求:

对于坦克,包括高效率的引擎、能够全向位射击的炮塔主炮和机枪、足够的底盘距地高度和优良的机动性等等。

古德里安认为,一个应对当前情况的合理装甲师需要两种型号的战车:一种是轻型的战车,它配备一门可以洞穿装甲的火炮和两挺机关枪,一挺装在炮塔里面,一挺装在车身里面;一种是中型的战车,它配备有一门大口径火炮和两挺机关枪,配置方式和轻型战车一样。

轻型战车被认为使用37mm口径的火炮就足够了,而中型战车,被要求使用75mm的支援用火炮,考虑到当时国内的桥梁情况,这些坦克最大重量被要求不超过24T,速度被规定在每小时25英里。

每一种战车的乘员都是五个人:一名炮手、一名弹药手和一名车长都位于炮塔里面。驾驶员和无线电员都坐在车身里面。人员在战车中的联络都使用喉头麦克风。战车与战车之间则都有无线电的联系。

同时,对于坦克所需要的无线电装备和光学仪器,古德里安坚持战车上所使用的观察和指挥工具都必须是第一流的产品,这个要求以及上段中对于无线电通讯系统的要求在很大程度上造就了2战德军坦克与它的敌人的坦克部队对抗时所具备的优势。


(I号F型坦克)

后记:由于缺乏训练和制造的条件,符合要求的轻型和中型坦克很长时间以后才具备合适的装备规模。由自英国所购入的卡登-路易式小型战车的底盘为基础制造的原本意图只是用于训练以及演习的 Panzer I 坦克和Panzer II坦克却在战争初期大量用于作战,这也是个无奈之举。

(2)其他部队的改革要求

闪击战理论,在作用于整体战争中时,对于其诞生的时代,是一种全新的战争理念,它不只是为了更好达成单纯战术领域某种效用途径,宏观来说,它对于陆军的所有部队的基本使用以及编制模式,武器装备的要求,还有最主要的,达到一种什么样的战斗效率,都有全新且独到的见解。

面对新的时代,古德里安预见到了战车将在未来的战争中更多的出现在敌人的攻击行动中,甚至和他的理论相同的作为主角出现。由于武器的特点,以及他理论对未来形势的分析。使其清醒的认识到,面对敌军的进攻,机动力具备的重要性。

古德里安希望在每一个步兵师的建制中,都成立一个摩托化的战防炮营,因为他认为要想有效的对付敌人的战车,所有的战防武器就应该具有同等的速度和机动性。


(此项要求战争中一直没能完全实现,图为步兵师的畜力牵引炮兵)

在战争爆发之前,机动化的作战理念就已经成型,由于在苏联之前,德军面对的敌人们,没有一个是能够将坦克装甲部队作为集中进攻的决定性力量使用的,所以在面对东线的装甲攻势时,这个思想就要求具备更高的机动性,更方便的部署,最关键的,面对敌军坦克群时具备的完全的对抗优势以及高的战斗效能,以集中对集中,机动对机动,这是机动总体预备队思想的一个体现,而实行机动防御的主体,各级以步兵单位为主的防御部门,需要将摩托化拖拽的露天操作AT武器,逐步转化为专职机动防御的突击炮,关于这个问题,以后会单独写文章讨论。

古德里安认为,为了配合新时代的理念,步兵师的机动力和综合火力能力都应该加强。

装备上,应该逐渐实现摩托化---机械化。趋向于更好的防御和机动作战职能,是步兵部队的发展方向。

“把战车当作陆军的主要兵器的同时,并且充分配合摩托化的支援部队,这样它们才能够在近代化的陆军组织中完全展现威力。”

由于一些战术着重点的类似。机械化----装甲部队,不可避免的与根深蒂固的传统势力---骑兵,发生激烈的冲突,后者当时正踌躇满志的筹划着向重骑兵发展的计划。

而当装甲部队越来越受到认可的势头下,在一次次演习中对于使用装甲部队和摩托化部队的所有可能性都曾经加以试验。“许多清醒的青年骑兵军官也对我们这种新发展极表兴趣,都站到我们这一边来了——他们认清了在我们这个时代中,骑兵只有配备新兵器和采用新方法,才能够使那传统的骑兵战争原理获得返老还童的机会。”骑兵部队在这种思维的逐渐渗透下,在实际中逐步向摩托化部队靠拢。

值得一提的是,苏联的骑兵部队,也是经历了类似的一个过程,逐渐结合了机械化的装备以实现适应战争发展的要求的

关于步兵和骑兵以及炮兵的部队,闪击战理论都有相关的建议。


(配备半履带运输车辆的部队)

要使装甲部队的攻击一定成功,那么所有其他的兵器在空间和时间上就一定要完全和它相配合。因此为了使装甲师的武器能够充分地发挥效果,有必要要求一切应有的支援部队都一定要具有和装甲师同样的机动性,甚至在平时,这些兵种都应该由它的领导直接指挥。为了得到最大的决战机会,所需要的不是集中的步兵,而是集中的装甲战车。

其目的,就是创造出一整套以装甲兵为中心的战争体系,机动作战是它的根本原则,在合理的指挥体系的控制下,它能充分的发挥其机动的特点,利用其便于调动,易于集中,以及装备和人员素质的优势,最大限度的对敌人造成迅速且致命的打击,从而快捷高效地获取战争的胜利。



第二章 理论----初成体系

闪击战的主体是装甲部队的攻击,无论是主动进攻形势下的大规模攻击行动,还是被动防御形势中出于掩护部队或者意在扭转局势的反击。都是闪击战的主要表现形式。

度过了初期各方面的重重困难,当1935年古德里安终于得尝所愿的看到最初的3个装甲师建立起来的时候。他的理论,已经趋于成熟。


使用火力和运动的战车攻击。

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康布雷和亚眠战役中出现的钢铁巨怪,将许多层层叠叠的铁丝网像稻草一样碾碎,那些战车突破了堑壕,碾碎了机关枪,它们在战场上犁过的时候,排气管发出的火焰,形成一种恐怖的景象。

一战在许多评论家的心中所产生的印象实在是太深了,使他们仅获得极为皮相的认识,以为战车攻击就必定是把大量的战车集中在一起使用,勇猛直前的攻击,将敌人轧碎在它们的履带之下。战车的火力一向被低估,战车被当作是一个又聋又瞎的东西,容易因故障而被敌军捕获。同时他们也认为防御者在防御战车方面享有较大优势。

所以,很多人当时认为使用战车的奇袭已经是不可能了。的确在战场上有许多不利于战车操作的东西存在,而战防炮和普通的炮兵却可以不顾自己的死伤,而找到他们的目标;而且防御兵力的位置一定是正对着战车准备进攻的地区;他们可以利用强力望远镜透过烟幕和黑暗,而发现敌人,这种情况下,加上传统战车奇差的机动性,奇袭理所当然的变成了不可能。


(英国小游民坦克)

如此看,战车的攻击似乎已经不再有前途。战车应该被当作废铁卖掉,所谓战车时代就这们被简单跳过了吗?假使是如此,那么一切在作战上创新的可能都可以不要了,那么军队就可以安安稳稳地坐候一战的阵地战的重演了。但是,除非当时的批评家能够发明一种更新和更好的陆上攻击武器和其战术模式,否则就必须明确认知,只要运用适当,战车至今仍是一个最好的陆上攻击武器。它具备的特征,加以整合。是完全可以作为一种全新作战方式来加以运用的。

装甲

面对敌人的防御,和可能遭遇的阻击部队,装甲是战车部队完成攻击的必要条件,合理的装甲,可以有效的防止在突破的过程中的装甲师避免过大的----有能力影响作战目的达成的损失。不过,假设守方能够产生一种有效的战防武器,它的力量可以击穿所有攻方战车的装甲,而且又能够不失时机将这种武器配置在具有决定性的地点,那么战车攻击要想成功,就必须要付出很高的代价。若是敌人的防御力量不仅集中而且又有足够的纵深,那么这种攻击就可能会完全失败。矛与盾的争雄已经有了几千年的历史,装甲部队也和历史上的要塞部队、海军和诞生不久的空军一样,对于这个问题一定要有充分的估计。事实上,这种争雄的现象将会永远存在着,不过结果却可以时常改变。但若以此为理由而取消战车在陆战中的地位,那么实在是毫无道理。假使军队不去使用战车,那么难道步兵会比战车具有更高的火力抵抗力么?

机动

“只有运动才能获得胜利。”这种说法值得赞同,所以就想利用当前时代中的技术条件来证明这条真理。运动的目的就是要使我军与敌军接触。为了达到这个目的,可以利用人与马的脚腿、铁路,或者汽车和飞机。一旦与敌军接触之后,则运动能力一般即为敌军火力所限制。为了解除这种限制,有可能就必须击毁敌人使之不能再造成阻碍,或者使之撤出原有的可以影响我军前行位置。这个目标可以用比敌人更强的优势的火力来达到,优势火力之下,可以使敌人溃散。在固定位置的火力具有一定限度的有效射程。这就是步兵所能利用的掩护火力的极限,当步兵一到了这个极限之后,火力支援武器和炮兵就必须要移转它们的阵地,以使步兵在继续前进时能继续获得火力的支援。

此种作战方式需要大量的武器和弹药,因此要准备这样的攻击就一定需要相当长的时间,由于不易掩敌人的耳目,所以奇袭的效果就很难于达到,可是这点确实是无论何时攻击制胜的重要条件。即令在最初发动攻击时,敌人尚不知晓,但是一经发动之后,由于遭到了敌人的火力阻碍,难以及时的获得决定性的进展,敌人就必然会将预备的兵力加以集结,以形成一个有效的阻击力量来阻止我方的突入,甚至发动反击。

因为存在摩托化的运输趋势,部队的调集更加快捷,所以要建立一条新的防线,其工作比之以前就要容易得多了。因此,在这时以步炮协同为基础的攻击要想成功的话,成功的机会要比第一次世界大战小得多。

所以说,要想获得成功的话就必须做到:不顾敌军火力的阻挠,尽可能迅速移动,并一直向前运动,使敌人无法建立一条新的防线,最后把攻势深深地带到敌人防线的后方去。

而为了克服在突进的过程中的持续战斗力的保证,则由一个系统合理的装甲师编制以及相关装备建立起来的战斗效率来保证,最重要的,是需要在一个大范围上建立起一条各个部队相协同配合的机动作战模式。这点,需要在一个以正确作战理念为指导的高效率指挥体系领导下的相关部队具备合理的装备配置和使用模式来实现。


(装甲师较为理想的装备---IV号H型中型坦克)

1916年,库尔将军曾经向德军最高统帅部建议,要想突破敌阵,则在发动攻势的时候就一定首先要注意到奇袭的因素,但是在他那个时代,并没有新的兵器和技术能供他来达到这种理想。

虽然如此,但是由于奇袭成功,1918年的3月攻势还是获得了很大的效果。假使除了普通的“用奇”以外,再加上新的兵器,则奇袭的效果更会大量增加,不过新兵器却并不是一个必要的先决条件。战车可以比从前的一切方法,更具有较大的运动能力,而且更重要的是,在一经突破之后,我们就可以继续向前进展,不至于停滞下来。只要条件许可,这种运动就一定可以继续下去,这些条件也就是战车攻击成功的条件,例如地形适当便于集中兵力、敌人防线上有漏洞。

任何武器只有在它新出现和不害怕守方对抗工具的时候,它才会发挥出来它的最高效力。

但是面对科技的进步,信息流通的即时化,武器装备的调动以及更新会以更快的速度来适应战场需求,所以,不能单纯指望纯粹的战局和装备上双重的“奇袭”来达成效用,攻势发展的速度尤其重要,如此,装甲师才不提倡攻击敌人火力完备的防御阵地,尽可能的纵深突进,在敌军有能力调集起有效的抵抗部队之前确立决定性的战略优势,关键是速度。

军队是由人组成的,其命令是需要通过一个合理的指挥体系来起作用的,迅猛的攻势,意在打乱敌人的部署,这样,结合了指挥体系的固有特点,会使敌人的内部趋向于混乱,而被切断的交通路线和通讯途径,更加剧了这一情况的严重。

而面对敌人的抵抗,只有集中了足够的力量,和具备足够完备的战斗效率与协同,才能达到闪击战的效用。无论是对于选取点的决定性和攻击的突发性,还是部队各方面的具体状况的完善与否,乃至对于装甲部队总体指挥和编制的模式。都是有非常苛刻的要求的。


(模型展示----装甲师师属装甲化自走炮兵)

值得相信,任何武器的效力都是一个相对的因素,要看对抗它的兵器效力的大小来决定。假使战车对优势之敌作战——敌人具有更多的战车或是更优越的战防武器——则它可能一样会被击败,会减低它的效力。假使情况正相反,则它可能又会获得惊人的成功。

所以,任何兵器的效力不仅是要看对方的力量大小来决定,而且还要看你自己本身是不是愿意把最新技术的发展立即作最大限度的利用,使你在这一个时代中总是居于最优越的地位。从这个观念来看,战车就不会自认它已经被其他的武器所压倒了。

在以战车攻击为基础的攻势中,胜利的主角就是战车本身,而并不是步兵。战车攻击失败了,则全部攻势也失败了;若是战车攻击成功,则胜利就已经成为定局。

火力

战车上的火炮在战车静止和运动时,都可以开炮射击。在两种情形之下都是使用直接瞄准的方法。当战车静止的时候,射程可以很迅速地加以调整,所以只要消耗极少量的弹药就可以把目标击毁。

当战车在运动的时候,因为观测上的困难,所以就很难认清目标,不过战车却也有一个长处,就是它的炮位离地面相当的高,在地面上有草木的掩护时,对攻击特别有效。这种高车身,虽引起人家的批评,认为容易成为敌军火力的良好目标,但是对于战车炮手的利益却也是不容忽视的。在运动中要是有射击的必要,则短射程的精确度还是很好的,但是射程一长,速度较高或是战车在不平的地面上行走的时候,精确度就会大幅减低。

在任何情况之下,战车具有一种独一无二的特质,那就是在它向敌阵推进时能带着本身的火力一同运动。

当然,在静止位置的炮火具有更高的精确度,但是只有运动才可以获得胜利!现在战车的攻击是否还是采取传统的碾路战术,对着一个配备着强大步兵、炮兵和战防武器的纵深敌阵,一头撞过去意图毁灭他们的抵抗呢?

可以肯定,绝对不可以这样。作这样想法的人,对于装甲战车的理解,完全是以配合步兵为主要的着重点,这种观念实在保持得太久了。部队不能够也不愿意用几个星期甚至于几个月的时间,专门从事于搜索的工作,同时也不愿意消耗过多的弹药。

所想要做到的,就是利用极短的时间,尽量地深入敌后,以控制敌人的整个防线。所有人都十分明了战车的火力是非常有限的,所以绝对不能作有计划的炮兵准备射击和集中火力的轰击。而正确的企图是相反的,用一颗单独准确的炮弹,在一击之下就把目标击毁。因为有例在先----即使用最强大的炮兵向敌人轰击达将近一个星期之久,却依然无法使步兵获得胜利的保证。

一个成功而迅速的战车攻击,在一个够宽的正面上,从各方面纵深地突入敌人的防御体系之内,其所能获得的胜利要远比传统的兵种与战法所能获得的要大得多。

坦克发射的炮弹,一定要对着特定的目标才能开始发射,不能像传统那种无的放矢的办法,用远程炮兵发射的弹幕来掩护步兵进攻。


(装甲部队纵深突进)

当发动的攻击具有足够的集中、宽度和纵深的时候,就可以把所有暴露出来的敌方目标,都完全加以击毁。于是作战部队就能在敌人的防线上打开了一个缺口,足以让预备兵力迅速地钻进去。

所需要的预备兵力,也一定要采取装甲师的编制,因为其他的部队不可能具有足够的战斗力、速度和机动力,并具备和相协同部队足够的配合程度,足以充分发挥出这种攻击和突破的力度和效率。所以,绝不能把战车当作一种辅助性的兵器看待,而是将装甲师集中起来运用,发挥战车最大的作战效能。(而在战争中,这个关于闪击战执行部队编制以及各个方面配置要求的至关重要的条件一直未能得到完全满足)

可以认定战车是攻击战中的最好武器,虽然有一句古老的格言说:“只有火力才能够为运动开路”,但是对于那种耗费时间的炮兵准备射击,还是应该持反对的态度,因为它将奇袭的效果完全浪费掉了。

战车部队,结合引擎和钢板的力量---具备足够的机动性和防御能力,在适当的地形、在奇袭性和集中运用的重要条件配合下,可以不需要任何的准备射击,就能把火力带入敌阵,并加以突破和破坏。

利用机动性,将有效的火力带入敌人的纵深,将火力的最高效率发挥出来,用有限的弹药,来造成对敌人最大的伤害,这个伤害,不是作用于他们事先准备好要抗击我们战车的部队的,而是他们的软肋----指挥,交通,通讯,后勤体系,未集结做好战斗准备的部队,以最高的效率,最大限度的击溃敌人,就是装甲部队的意义。


第三章 前后境遇以及理论的实践情况

1 理论发展中面临的情况

闪击战理论一开始,是一个由摩托化部队的特点所引发的关于机动作战的思考, 其后在不断的思维完善化的进程中,逐渐形成了一套以装甲部队为作战中心的理论。

需要注意的是,无论是概念刚刚成型的1929年,还是克服了重重阻力得已建立起一支独立并以装甲师为骨干的装甲战车部队的1935年,在德国陆军中,古德里安的装甲战理论,尤其是以装甲师为载体的战车部队主导战争胜负的全新作战理念,并没有得到高层将领们的广泛认可。甚至在以后,尤其表现在法国战役期间,这些阻碍力量甚至在战争进行中不断的干预和阻挠古德里安的作战,这是后话。

当古德里安的闪击战理论初步成型,并用讨论和演习的方式尝试渗透入德国陆军的军事思想,以图引发理念革新的时候,许多人都站出来反对,这些反对的声音,大多来自旧有的步兵以及骑兵的军事要员们以及这些军队中的军官。

而闪击战理论最让他们不能接受的一点,就是古德里安认为,决定性的战争主导力量,已经从传统的步兵和骑兵,转变成了一个他们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东西---装甲兵。


(战争中的德军骑兵部队)

这既触动了他们的荣誉感又让他们觉得荒谬可笑,当古德里安意图用演习的方式来更明确的解释他理论的优越性时,就产生了对他更加不利的影响---用铁皮木材和帆布支撑起的所谓“战车”在任何人眼睛里看来,都和他所鼓吹的“所向披靡”的装甲部队实在差了个十万八千里。

缺乏演示工具,缺乏训练材料,缺乏理论依据,而且,缺乏权威的认可,这种情况下,很少人能真正去理解他,并认识到其理论的重要意义。

旧有观念的顽固,不能去单纯怪罪其持有人。因为无论何时,历来如此。事实上,传统并不能作为决定行为的惟一指标,而只能供参考,因为环境和方法都完全改变了,所以即令是完全模仿,也绝不会产生同样的结果。可是,几乎任何已经成熟的制度,都很难避免这种传统的弊害。

德国的窘境帮助了古德里安,自我麻痹也不是德军的传统,寻求强军途径是所有人的愿望,而希特勒,作为一个刚刚踏上权力巅峰的人,也急需一种优势的军事理念来壮大将属于自己的武装力量,喜好新奇的他,在更倾向于这种创新思维的同时,也可能对装甲战理论的优势有所认识,而最主要的,是对传统军事权贵们的反感和与正规军势力的隔膜,希望获得途径来打破这个旧有的局面,从而让自己的威信渗透进军队当中。这也使他面对新理论和新势力时,采取积极的态度。


(希特勒视察军队)

真要感谢一战战败后德国糟糕的内外形势,我们可以设想,假如古德里安出身在战后脑满肠肥,自大傲慢的法国,面对装备完善,编制齐全,传统思想牢固,号称欧陆第一强军的法国陆军,还会有人去认真考虑一个即企图挑战传统,又希望打乱固有编制、推翻既定指挥模式的创新理论么?

获得了许多有识之士的支持,装甲兵理论在完善的同时,实际中所需要的物质条件也得到了不断的补充和完善。各个方面逐渐成型,直到有一天--- 1932年的夏季,鲁兹将军第一次组织了一个包含加强步兵团和战车营的混合演习。这次演习中,由于实际操作方式,以及演示用模型的完备,使得几乎所有人,都认识到了古德里安理论的优势意义,他们的成功是如此的明显,以至于再也没有什么人肯去注意那些反对和挖苦的声音。

1933年,古德里安将有关摩托化部队的一切最新发展展示给希特勒看。后者对于其部队动作的敏捷感到十分的满意,他一再地说道:“这就是我所希望的东西!这就是我所需要的东西!”,这个时候,他已经得到了陆军总司令的认可。

但是,在这个时候,即使到几年以后的战争中,德国陆军中还是有很多人对古德里安的理论持反对态度的,前面提到过,旧有军种派别的人,不可能完全接受这种从根本上让他们感到反感的战争理念。

所以一直到后来。许多反对古德里安的上级长官------这些人隔在它与陆军总部最高决策者之间,结合了德国陆军中严格的公文程序,构成了闪击战理论在德军中全面实施的主要障碍物。

1933年担任参谋总长的贝克将军,就是这一现象的集中体现,他是一个旧派的思想家。他对于近代的技术问题是一点都不了解,对于参谋本部中各重要位置所提出的人选,当然都是和他气味相投的人,所以久而久之,就在陆军的核心当中,自然建立起来了一道反动守旧的障碍物,这是一个非常难于克服的大困难。


(贝克的后任—哈尔德将军,他对古德里安的军事理念仍在根本上持怀疑态度)

这个建立在陆军参谋本部的主要障碍,在战争中一直存在着,并且由于日后希特勒另行建立的统帅部与被孤立的陆军参谋本部的严重冲突,使它对战争所造成恶劣影响愈加严重,造成的许多致命后果,很大程度上导致了第三帝国陆军的最后崩溃!

而他的后任们,由于他所建立的陆军参谋本部的守旧的人员和思想体系,很长时间内都对古德里安的理论采取消极的态度,其集中表现,就在40年的法国战役。

这些障碍造成的弊病,一直到战争后期,也没能得到解决,结果就是,这些因素,很大程度上导致了德军在2战中对于闪击战理论未能完全加以实践,机动化的建军思想,合理的编制和装备的使用模式,没能实现,完善可靠的理论,在战争实际的执行中却陷于半途而废,可叹

关于2战各个阶段闪击战理论的具体实践情况以及产生的问题,以后会单独写文章讨论。

2 装甲师建立后的综合情况

在3个装甲师建立后,德军装甲兵的发展进入了正轨,可是由于国家客观条件的不理想,古德里安提出的装甲师装备的要求未得到完全满足,作为装甲师的主要装备---理想的轻型和中型战车的火力和装甲方面的要求都没有实现。结果就是,做训练用的PanzerI 和II型战车被充当战斗主力,大量编制进了德军初期的装甲师。


1935年,古德里安由中央的幕僚工作又转到部队指挥官的岗位。装甲兵司令部留在鲁兹将军的手里,这使前者很感到放心。

因为参谋本部以内有一部分人对装甲师的建立是采取极力反对态度的,所以在这之后,新装甲师的建立遇到了阻碍 ,在总参谋长的干预下,又成立了由于支援步兵作战的“装甲旅”。

骑兵方面的干预,由于认识到了摩托化的必要性,原先由骑兵总监承诺交由装甲师(装甲搜索营)承担的侦查任务,这时也变得炙手可热起来,骑兵部队努力想把这份职责抢回到自己手里。

同时,在新的观念下,骑兵和步兵都意图将自己的部队逐渐摩托化,由于德国国内有限的摩托化资源以及相关载具的生产能力,使得装甲师面临了窘境---这种被要求实现坦克与师属步炮等协同的部队,在步骑等陆上友军的挤压下,居然得不到足够的运输载具来达到部队的基本要求。所以不得不暂缓装甲师的建立进程,迫于现状建立了一些“轻型师”。


(德军摩托化步兵部队在行进)

这些师更倾向于“机械化步兵师”,也就是后来的一些装甲掷弹兵师。

另一些类似的轻型师则是由骑兵和走摩托化路线的步兵部队发展而来,这些就另当别论。

表面上看起来,这些结合了机动部队与装甲部队的以步兵为主体的师是一个对步兵作战效能很了不起的提高和编制上具有历史意义的创新。可实际上,这些师的建立,实属无奈之举,是由于国内机动车辆,尤其是装甲化运输车辆资源的不足造成的,可气的是。一直到战争后期,这些最基本的达成装甲师多兵种机动协同要求的条件,仍然没有完全具备。


(装甲师必备的半履带装甲运输车辆,这辆是早期的Sdkfz251型运兵车)

这些轻型师也好,机械化的装甲掷弹兵师也罢,虽然单看组成和战斗效能和美军的机械化步兵师类似,可是由于建军思想与建立原因的根本不同,可以说这两种师完全不是代表同一种先进军事思维的。美军的机械化步兵师具备的先进意义,德军的类似部队则完全不具备。

由于其他兵种在编制上所犯的各种错误,大量的占用了有限的而且本应集中使用的摩托化资源,使德军在这个方面所拥有的有限资源受到了许多不必要的损失。大量的资源浪费,不明确的使用标准。直接导致了战争中大量“半成品”装甲师的尴尬窘境。

无论如何,在战争开始前,德国主要的陆军部队已经在编制和装备思想上,基本做到了对机动作战以及摩托化部队理念的充分接受。对以古德里安的装甲师理论为中心的闪电战的实际实施,已经具备基本的客观条件---少量各方面条件基本合格的装甲师,更多的摩托化步兵和骑兵单位。虽然存在诸多的弊病和冲突,但是结合了历史性的创新军事理论和作战思维,德国的战争机器再次得以轰鸣起来。


(坦克部队在前进—前期比较理想的III号坦克)

敬请期待下篇。。。。。。具体内容还没完全想好。。。。。。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