浴血龙凤 第四部 返乡:仇恨满腔 第七十四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60.html


吴上元很快跑到了醉翁亭里,沈剑对他说道:“你等一下。”

沈剑从文件包里拿出了纸和笔,唰唰地写了一张,然后折起来,递给吴上元,说道:“阿元,把这封信放好,别让汗水打湿了。从这里返回桥头镇最快你需要用多长时间?”

吴上元一边把那封信放到上衣口袋里,一边回答:“路我已经很熟悉了,如果我只带驳壳枪和弩箭袋,放开来跑,今天晚上我就能到。”

沈剑说道:“好!你就轻装,只带驳壳枪和弩箭袋,今晚一定要赶回去,把这封信交给文婉或者谭效虎,让他们按照我在信上写的内容安排,连夜跟着你赶到滁州,最迟后天中午全队要到达!我会安排人接应你们的。马上收拾出发!”

吴上元一个立正 —— 按照沈剑的要求,战场上不能给长官敬礼。然后,转身就往外跑去,果然是快捷无比,他可是锋芒铁血队的草上飞啊!

沈剑转身对兰馨、李小刚和李家荣说道:“特别分队嘛,我想化妆进入滁州城!具体这样安排:兰馨扮鬼子少佐,你和赵传贤、吴庆坐轿子;我带几个人扮轿夫抬着你们,我们的武器放在轿子下面;李小刚选8个机敏而且身手最好的战士,你们扮成警卫,哦,另外加李家荣医生,因为他通晓日语,但是,你们要负责他的安全;在进入北城门的时候,要干净利落地收拾守城门的鬼子和保安团士兵,其余战士再进入。为掩饰我们的不同,我们要在天擦黑的时候到达城门口。”

兰馨看了看赵传贤,问沈剑道:“赵会长刚才说,来的时候要过公路上的鬼子关卡啊,也这样通过吗?通过以后留下来的战士又怎么对付鬼子来往的军车和换岗呢?”

沈剑看看赵传贤,想起他是说过要过一个公路上的关卡的,是的,如果通过后也都换上自己的战士,今晚也许能够糊弄一下,可是明天和后天白天怎么办呢?而且吴庆还说三条公路上都有鬼子的关卡呢,兰馨说得对。

李家荣看着沈剑他们愁眉苦脸的,接过兰馨的话笑着说道:“这个你们就不用担心了,从这山脚下回去,也不是就只有那么一条路啊,那不过是接通南北的公路而已!赵会长也许不知道,我经常要出城来给人看病,可是知道好几条路呢,放心,我带路!”

沈剑高兴地搓着手说道:“太好了!”

然后,沈剑又看看大家,说:“还有什么问题?一起提出来,我们尽可能地把计划做得周密些。”

赵传贤问道:“你们怎么保证那鬼子大佐到时候不在城门口暴露目标呢?”

李小刚笑了起来,说道:“这个啊,方法多着呢!让他睡着了,让他生病了,就是让他醒着也不能开口说话,哈!”

李家荣拍了拍赵传贤的膝盖笑着说:“会长啊,你就是个商人,你不懂得打仗的,这个就交给他们去做吧,或者,你该知道我这个医生也可以做到啊!”

赵传贤有些明白地笑了起来,点点头,没有再说什么了。

李小刚问了个问题:“这鬼子有两个军官,加上赵会长和吴庆,应该有四乘轿子才对啊,为什么只有三乘呢?”

赵传贤说道:“那鬼子少佐不肯坐或者是不敢,那鬼子大佐才来两天,他和那鬼子大佐还不熟悉,不敢在那大佐面前太放肆。反正他是一直不太和我们说话,侵略者趾高气扬的样子,跟在轿子旁边,和警卫们一起走的,而且走起来速度很快呢!一看就是个真正的武夫!”

李家荣了解地点点头,说道:“可能这少佐是个日本武士,对中国人的这种休闲方式是很不屑一顾的。如果真是个日本武士的话,如果你们不是一枪把他给打死了,而是让他不用枪而动手,恐怕兰馨也未必能够轻松收拾他。”

兰馨并没有自以为自己的功夫很好,但是,想起自己手里这把刀就是从一个鬼子少佐手里缴获的,比其他的那些尉官的刀很不同,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原因,或者是佐官和尉官的就有质的不同。

因此,兰馨听了李家荣的话,并没说话,却悄声对李小刚说,让他等会儿去把那两把鬼子佐官指挥刀拿来比较看,她心里惦记着给姐姐也缴获一把和自己的差不多的!

沈剑看大家没有什么问题了,就说道:“兰馨和小刚先去安排吃午饭吧,时间还早,休息一下我们再出发。哦,兰馨,你等等,你去把那鬼子少佐的肩章撕下来用,你可只是个上尉军衔呢。”

然后,沈剑看看李家荣和赵传贤说道:“走,我们再去给大佐先生和无情县长交流一下,做做思想工作吧!”

三个人站起来走出醉翁亭,来到田中顺义和吴庆呆着的地方,李家荣突然开口用流利的日语对两个人说道:“两位先生感觉还好吗?我们准备一起回滁州城去。”

那田中惊讶地抬起头来看着李家荣,又扭头看看吴庆,吴庆小声地说道:“李家荣医生在日本学习过。”

田中明白地点点头,对李家荣说道:“李先生曾经到日本学习医学吗?日本的医学水平是很高的呢!”

李家荣说道:“你知道《本草纲目》吗?它不够高水平吗?你们的医学主要还来自中国吧?我去日本,不过是比较印证一下现代日本医学,在学习中医与吸收了西方长处后的发展情况。学术交流是没有国界的,所以当年我们中国人倾囊相授!如今我们也是相互取长补短,不是你所想象的日本医学只有长就没有短!更不是如你们现在这样,用枪炮来逼着别国接受‘你们的长处’!”

田中说道:“我知道李时珍,也尊敬李时珍,但是,你们也就只有几百年前的这么一个而已!”

李家荣鄙夷地哼了一声,说道:“是吗?我们还有扁鹊、华佗、张仲景,你们小日本却是一个也没有呢!自以为了不起!相互学习,和平往来,我们欢迎;强抢豪夺,甚至干脆就闯进人家的家园里来霸占,那可休想!”

沈剑虽然没有全听懂他们用日语在说什么,但是,其中的一些词还是明白的,尤其看到李家荣的气愤,就拉住他说道:“家荣医生,别和他费口水了!人与狗话能说明白吗?或者把狗都教明白了,也难教明白他!”

看到那田中气得翻白眼,沈剑直截了当地说道:“我就是来告诉你,今天晚上我们就要进滁州城去,你得跟我们一起去,如果你老实着,或者你可以明白地看着我们怎么进入!如果你不想看明白,那你睡着做你的帝国梦吧!”

田中狂妄地笑了起来:“你们要进滁州?你以为大日本皇军是什么的?你们就算进去了,还想出来吗?就你们这么几个人?就算你们化妆进去了,又能做些什么呢?”

沈剑嘲讽地笑着说:“你知道中国有多少人?一人一口唾沫就够淹死你们这些侵略者!大日本,你们那小岛子有多大?到中国来充大!皇军?那躺着的是吗?他们现在怎么不站起来呢?我们的滁州,我们想进就能进,想出就能出!家荣医生,看来还是让他清醒着好玩些!”

李家荣笑着说道:“好的!田中先生,你就领略一下中华医学的神妙,看看中华武术的神奇,也不冤枉你来中国一趟,即使回去见你们的天照大神也有吹牛的资本啊!”

沈剑转头对吴庆说道:“吴县长希望怎么样跟着我们进滁州呢?”

吴庆赶紧回答:“听从您的安排,绝对配合!”

沈剑点点头,说道:“那好吧,你还是坐轿子,由我来抬你!”

吴庆吓得一愣,说道:“不敢,不敢!”

沈剑笑了起来:“哈哈哈,别怕,就是你做轿子!只要你听话不乱说乱动,放心坐你的轿子!当然还是我来抬县太爷您的轿子,你看看我,够壮实吧?有力气,不会摔着您的!”

沈剑可没兴趣再看这两个人的丑态了,就带着李家荣和赵传贤走到搭起来的一个火堆前,一边看战士们弄午饭,一边烤火闲谈。

吃完饭,休息了半个小时,沈剑让李小刚把三个班长召集起来,在醉翁亭里开了个会,布置了进城前和进城后的具体战斗序列。又单独给李小刚挑选出来装扮鬼子警卫的战士讲解:路途上出现鬼子时的应对,冲入城门时候可能出现情况的处理办法等。

然后,沈剑换上轿夫的衣服,而那几个真正的轿夫由李小刚让人去砍了几根竹子,削尖两头做扁担,挑着化妆成警卫和轿夫的战士们的背包,与其余战士编在一起走。

按照部署,李小刚带着化妆的警卫们走在了前面,其他扮成轿夫的战士,扛起了躺椅,抬着受伤的田中——外面搭着条毛毯,看不到染满血迹的前胸,此时已经被李家荣给配的药弄得软软的,说不出话人却很清醒。

那赵传贤无论如何不肯坐战士们抬着的躺椅,说到了城门附近的时候再上去。吴庆虽然怕走山路,却只能跟着赵传贤一起走。

一队人有序地快速往山下走去,上山容易下山难啊,那富家公子出身的吴庆何时吃过这样的苦?才走了半个小时山路,再下一道有些陡峭石阶的时候,腿肚子酸痛着使劲抖动,走得踉踉跄跄,沈剑只好让一个战士去架着他走,最后还是让两个战士抬着他下的山。

李家荣带着大家绕了一条小路,也没遇到什么情况,傍晚快六点的时候,队伍来到了滁州北城门前。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