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的军旅生涯就对越战争而结束

硝烟下的山虎 收藏 0 152
导读:[face=宋体][/face][face=黑体][/face] 我是一个出生于农村贫困家庭的儿子,由于家庭特别贫穷,姊姝又多,无法上学读书。为了能吃饱饭12岁那年就跟随父亲到山上伐木、守工棚,在那个吃不饱的年代靠挣工分是我们农村人唯一的出路。有时,看到城里同龄人过着幸福、快乐的童年生活,心里很是羡慕。从那时起心里就有一个愿望,就是立志要到外面看看那个神密的世界。16岁那年偷偷去报名参军,但由于年龄不到,被审查掉了,17岁未满又瞒着家人把年龄填大又一次报名应征入伍,有幸当上了兵,在学校、大队和革命群众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我是一个出生于农村贫困家庭的儿子,由于家庭特别贫穷,姊姝又多,无法上学读书。为了能吃饱饭12岁那年就跟随父亲到山上伐木、守工棚,在那个吃不饱的年代靠挣工分是我们农村人唯一的出路。有时,看到城里同龄人过着幸福、快乐的童年生活,心里很是羡慕。从那时起心里就有一个愿望,就是立志要到外面看看那个神密的世界。16岁那年偷偷去报名参军,但由于年龄不到,被审查掉了,17岁未满又瞒着家人把年龄填大又一次报名应征入伍,有幸当上了兵,在学校、大队和革命群众召开热烈欢送光荣参军大会声中踏上了远离家乡、亲人、朋友的征程,结束了少年时期生活。

参军来到部队,分在新兵4连。由于没有读过书,文化低,又不会讲汉话,语言上无法与同志交流,就连最基本的吃饭、集合都听不懂,都是跟着战友一起,他们怎么做我就怎么做。想家的心情一次次涌现出来,不瞒大家说,还哭过好几次呢。还好我们新兵班的班长是我老乡,他通过观察并与我们老乡了解知道了我的一些情况,非常关心我,与我谈心做思想工作,当时我虽然很听不懂他讲的是什么,但我心里明白班长的意思,班长教我学汉话,学认字,给了我很多的帮助,一段时间下来,我也学到了很多东西。语言上基本能与同志简单的交流,训练时也能听懂了一些动作要领,就这样,在班长的关心、战友的鼓励,老乡的帮助下逐步适应了部队的生活,更使我体会到部队大家庭的温暖。给了我勇气,给了我决心。不知不觉三个月的新兵生活结束了,我被分配到步兵连队(也就是新兵连所在的连队4连),进入正规化训练。半年后由于训练刻苦,工作积极又被调入连队先训班,同时承担着全团的先训任务,到了先训班,训练更苦、更累,所有训练课目都要为全团作先训示范,因此,为了提高个人的军事技术,我还经常利用休息时间加班加点,苦练巧练掌握动作要领。功夫不误有心人,下连队的第一年各项军事技术经考核都取得优异成绩,成了连队的排头兵,被连队树立为学“雷锋标兵”一次,受营嘉奖一次。

当兵第二年(也就是1977年),当时的昆明军区11军组织全军军事技术大比武比赛,各团要选派一个代表队参加,我们团经过严格挑选,由我们连组建一个排参加本次比赛,我被选为参赛队员之一。参赛分队组建以后在团里集中3个月的时间进行紧张训练,按时参加了这次比赛。这次比赛100米胸怀靶对抗射击,是我们的参赛科目中练得最有把握的一个科目,这个科目的规则是:起步30米跑进入射击区,卧倒、更换弹夹,无依托举枪射击一连串动作,5个队员参加比赛,每个队员5发子弹,谁把对方的靶子打完为胜。要求是动作要快,射击要准,对敌人要狠。接下来就是5公里全副武装山路越野跑,也是最能体现一个团队实力的科目,还有射击、战术、队列、投弹、刺杀、单双扛都是比赛科目,训练很苦很累,每个训练科目都增加负荷量,如:训练立姿150米半身靶射击时,刺刀尖上吊砖头,练习投弹拉绳子(即将绳子一头绊在手榴弹木柄上,另一头绊在身后的木桩上,反复练习臂力)5公里跑步小腿上捆沙包,战术训练磨破了手脚, 吃饭夹不起筷子,上厕所无法下蹲这些都是常事,但每个人都没有要在中途退出的想法,再苦再累仍在坚持着,特别是在5公里全副武装山路越野跑比赛中,是一个集体项目,从排长到战士全部参加,比赛开始全排志气高昂,也跑得很快,可跑到4公里左右,一位战友实在跑不动了,如果因为他一个人不能全排越过终点或中途退出比赛,就要扣分,时间长也会影响成绩,排长当机立断,及时由几个身体强壮耐力好的同志将这位战士连拖带抬,在较短的时间内,全排一起越过了终点线,跑完了比赛的全路程。军首长看到我们这一举动很是高兴。其他各项比赛科目也都取得好的成绩。最后以总成绩一分之差获本次比赛第二名,为我们团争得了荣誉。我个人受团嘉奖一次,被提任为先训班班长。

1978年8月我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10月份提升为排长,可说是双丰收。要说我一个农村兵能在部队提干,一是努力,二还是努力,三是努力加运气,我自己认为,付出的背后就是成功,努力的结果就是有一身过硬的军事技术。运气就是能够显示自己的时机,如:军区刺杀表演队到我们团后,他们的任务就是示范表演和检验部队的训练效果。说白了就是要与我们团比试比试,当时我是连先训班班长,同时承担全团的先训任务,又是全团刺杀标兵,这个机会对我是理所当然的,记得那天组织全团在团大操场观看军区刺杀表演,并由我们团抽5名战士参加刺杀对刺比赛,我是第4个上场,在我前3个都光荣的败下阵来,到我上时,全团更是万分紧张,同时也是一种期待。前3个战友都已败下阵来,看来想赢很困难。但是上场前看团长的眼神就知道一定要赢他,这是命令。比赛开始,第一回合失败,气氛很紧张,我及时调整心态后,比赛继续进行。第二回合获胜,第三回合也获胜,以二比一战胜对方,当时全团掌声雷动,都以激动的眼光在鼓励着我,我自己也非常兴奋(他们毕竟是没有败下阵过的精英队伍),就在团长向全团宣布我们团同样有战斗力,说明我们的先训工作很扎实、训练有素时,我更是感到无比的自豪。不久我就被提升为排长,我们团长也调到师里任副师长。我当排长的时候,我们连队还有很多71年至74年入伍的老兵,按资排辈,怎么也轮不到我来当排长,用我们排72年入伍的一位老班长的话说,算你新兵蛋子有运。说真的在那个和平年代,当兵三年就提排长真是努力加运气,全团也少有。

1979年2月遵照党中央的指示和中央军委,昆明军区11军31师的命令参加了对越自卫还击作战,当时我是步兵第4连3排排长,部队向前线开进后,即进入战斗待命,在境内驻地结合进攻方向地形,敌人配备等情况,组织部队进行战术演练、沙盘练兵、抵近侦察等战前准备工作。这次战斗,我们连为团助攻方向的主攻连队,主要任务是奉命全歼1002高地守敌,突破1002高地后,向团主攻方向的1108高地、914高地攻击。1002高地位于藤条河南侧,1108高地东北1000米处。该高地山高坡陡,与界河垂直比高662米,靠河床一线约有30米高的陡峭石壁,荆藤交织,山脊狭窄,坡度40-60度,茅草灌木茂密,观察联络受限,运动、展开困难,是敌防御前沿的主要支撑点之一。 我们排是连助攻方向的主攻排,2月15日晚遵照团营指示,连队组织排以上干部和主攻班的班长按接敌路线到实地作侦察,侦察结果路段对我方很不利,接敌时要越过藤条河,不小心会出现未上战场就有伤亡的可能,侦察结束回到驻地后,由于路段危险,任务艰巨,一排排长及主攻方向的排长思想情绪波动,畏战,自己打了自己脚上一枪,部队士气受损,后面他上了军事法庭,坐了5年牢。连队任命三班班长代理排长参加战斗,部队休整一天后,2月17日零时50分全连从集结地域出发,6时53分部队全部进入指定位置,投入战斗。在我方炮火的配合下,全连向敌阵地发起攻击,经过9分多钟的激战,我排首先突破了敌前沿阵地,攻占了1002高地,完成了规定的战斗任务,战斗进展顺利,伤亡不大,连队还具有战斗力,便向团指请战,继续向主阵地1108高地发起攻击,团指批准了我们连的请求,即组织部队向主阵地发起攻击,7时50分,在向1108高地发起攻击时,突然遭到1108高地及其东北侧山腿突出部和1002高地西侧敌残存火力夹击,伤亡较大,进攻受阻,连长在指挥战斗时牺牲,3班长和其他几位战士阵亡。9时零3分,我连奉命撒至1002高地调整,指定我们排担任警戒和看护阵亡战友的任务,当天晚上,在我们守防区内抓获了一名越军士兵,对部队向纵深发展掌握敌情起了一定的作用。我们连奉命转为营预备队,由副连长代理连长职务,我代理副连长职务,随大部队跟进,在跟进途中,我们经常遭到敌人炮袭,相当奇怪,部队到哪里,炮弹就打到哪里。说来也巧,部队跟进时,有两个老百姓装扮的越南人主动为我们引路,当时没有引起注意,不知什么时候这两个人突然不见了,才意识到情况不对。越军一贯善用反侦察。过了不多久,那两个人又在指挥炮兵位置被我们搜索分队抓获,经审讯,这两个人果然是越军炮兵侦察员。这两个人被抓后部队再也没有受到炮袭。战斗结束,大部队接到命令撤回境内,顺利完成了作战任务。我受师嘉奖一次,连队荣立集体二等功。

1980年部队撤回驻地后我被调到3营9连任副连长,同年受命带领全营步兵分队主攻排排长、主攻班班长前往边境地区执行地形侦察,主要负责对者阴山至柴山堡一带地形侦察任务,掌握了解越军兵力部署、防御工事构筑等情况,为部队收复两山战斗做准备。在边境执行地形侦察期间,吃住在老百姓家里,老百姓装扮,白天休息,晚上行动,有时外出侦察2至3天才回来,行动纪律要求非常严格,团里多次召开会议下达任务,并要求各营要采取越境侦察,设伏抓捕等手段,在规定的时间内,全面掌握敌情情况和防御等,我是主要负责人,为了及时准确掌握情况,有一天,只想尽快完成任务的我未经请示团领导同意就私自带着通信员越境出去搞侦察,不料当天早上出去后,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天空突然变得格外的明朗,与平时掌握的天气变化规律反常,此时,我与通信员又已越国境线,离越军驻营地直径800米左右的地方,怕暴露目标只好在一棚树丛中隐蔽,直到下午4点多钟起雾才撒回来,倒霉的事连连发生,在回来的路上不小心又一脚踩上了一个压发地雷,一动也不敢动,吓出一身冷汗。在命令通信员后退隐蔽后,小心翼翼地把地雷排出。幸运的是地雷埋设时间长,加之雨水天气变化因素,引暴装置生锈失效,免了我一难。撒回境内时,由于天已黑,只有在当地民兵的护送下回到驻地,不知什么时候团领导已知道我们外出的情况,并在我们的住处等了多时,一天挨饿受罪不算,当时就挨了团领导的一顿严厉批评,说我无组织无纪律,要给我处分,并撤换回部队。在我把外出的想法和侦察到的敌情情况向团领导汇报后,团领导肯定了外出侦察得到的情况很重要,免了我的处分,命我继续开展侦察工作。8月份,侦察分队撒回到部队完成了边境侦察任务。转入到部队的正常训练中。此次边境侦察期间受团嘉奖一次。

1984年,再次受命参加收复者阴山战斗,这一次战斗我们连是团助攻方向的主攻连,主要任务是攻打11号高地及其前沿的无名1号、无名2号高地,然后与友邻协同,围歼23号高地和柴山堡、新寨之敌。完成这一任务,可以对整个者阴山之敌实施分割,将其拦腰切断,为各个歼敌创造条件。我受命带领一个加强班提前大部队4个小时进入敌前沿阵地,担任全线警戒任务 ,团里交给我这个任务的理由很简单,说是我80年到边境搞过地形侦察,对这一带地形比较熟悉,有条件完成任务,没有条件可讲。军令如山倒,接受任务后,4月29日晚,我们从接敌地出发。那天下着大雨,天相当黑,两个人就是鼻尖对鼻尖也不知对方是谁,而且战士的负荷量大,平均每人身上带的东西都在75斤左右,在摸进的路上,困难重重,路又滑,历尽千难万险,大约在30日凌晨3点多钟才到达指定位置。承担着全线警戒任务的我看到了胜利的希望,及时指挥战士构筑简易的隐蔽工事,派出一个小组作警戒,其他同志边休息待命边做好战斗准备。离总攻时间就快要到了,天空中出现了我方炮袭开始的信号,心情又一次高度紧张。连大部队不知为什么不能按时到达冲击出发位置,又联络不上。怎么办,脑子里突然出现一个念头,我们不是还有一个加强班在规定的位置吗?对。当及向战士们做了简短的动员,不能等连大部队,全线总攻开始时按时向敌阵地发起攻击,主动承担我连进攻方向的任务。任命由班长带领一个小组向右侧发起攻击,副班长带领一个小组向左侧发起攻击,我指挥配置火力做掩护,边打边与连指联系。经过10多分钟的战斗,副班长带领的小组从左侧攻占了无名1号高地,这时一名火箭筒手和另一名战士负伤。班长也不知为什么划破了一条口。为连预备对的二排排长带领一个班也在这时赶到。我及时向他布置了战斗任务,准备向无名2号发起攻击。敌人为了保住防守阵地,对已攻占的无名1号高地实施炮火袭击。顾不上那么多,尽快调整兵力,就在向二排长下达任务时,一发炮弹落在我们左前方10米处,炸开了花。只听到哎吆一声,我的通信员负了重伤,我的右脚好象也被什么打动了一下,转头一看,半只裤脚已被鲜血染红,无法站立,二排长令其通信员给我包扎止血,用了3个急救包也未能止住。战斗要紧,令二排长指挥战斗。连指也跟了上来,继续向无名2号发起攻击,我无法坚持战斗。6个小时后,我和通讯员被送到前方医院治疗。我由于失血过多,时间延误长,未能及时处理伤口,造成右小腿软组织肌肉坏死。医院第一次手术时麻醉过量,差点要了我的命。前后进行过多次手术才保住了脚。最后还是造成右下肢残废,通讯员却牺牲了。住院6个月,虽然得到医院的精心治疗,上级的关心,社会的关爱,心里还是留下了遗憾。在自改编歌曲“一条腿保边疆,一只眼睛望家乡”歌声中度过日月,结束了战斗历程。我荣立二等功,我们连被中央军委授予“刚刀英雄连”称号。

1985年响应部队号召,照顾伤残干部提前到地方安排工作至今。这就是我的军旅生活。[/size]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4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