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昨天遭遇无锡运管处

杀人如麻 收藏 4 2701

“无锡是个好地方!”这是《雷雨》中周朴园对站在眼前而并未认出的侍萍说的一句话。于是,这句话就是我对无锡最初步的印象。2005年夏初,单位组织赴乌镇、南湖、无锡旅游,于是,和无锡有了头一次的亲密接触。印象最为深刻的是无锡新建的广场,气派大方;无锡影视城,小天地中大世界;泛舟太湖,豁然开朗;灵山大佛,环山面湖,此乃风水宝地也。当然,匆匆的脚步只能留下匆匆的印象。


此次由高速公路自驾江铃全顺赴廊坊参展,最为不愉快的就是在无锡的遭遇。我们一行在无锡的梅村服务区停车加油尿尿。停下车没一会儿,来了个交警叔叔,说是要看看我们的行驶证,我们以为是例行检查,于是就给了他。看毕,他问我们车上装了什么东西,我们自然如实回答。当时,我们为了装车方便,把车后座位给卸了下来,这样后面就装满了渔杆。他说,你们这是人货混装,是要处罚的。就在这时,前方又来了一辆大巴车,真是羊入虎口,交警叔叔把我们丢下,赶忙前去点人头去了,据说超载一个要罚3000大洋!半小时后,交警回来,还带来了运管,敢情他们是合计好的。做了笔录,也就是从哪里来到哪里去,去干什么,车上装了些什么东西等等。扣了行驶证,开了罚单。不知怎么搞搞的,罚单成了无锡市锡山区运管处开出来的。说实在的,在此前,我一直都不清楚交通局下的运管处是干什么的,此次总算开了眼界。考虑到我们还要赶着去廊坊参展,我们便决定在回来的时候再去锡山区运管处处理此事。受此事的影响,后来的行程变得有滋而无味,一路上,我们不断地探讨要罚多少钱。据梅村服务区的保安说,这种情况至少得罚2000-5000大洋。老公说,如果罚单是交警开出的话,至多不会超过500大洋,如果是运管开出的话,就不好说了,我们与运管基本没有接触过。


22日周六下午廊坊撤展,我们就匆匆往回赶,23日周日下午到达无锡。下了高速后,我们一路询问,总算找到了无锡市锡山区交通局运管处。不好,铁将军把门!我们明明看到在无锡的服务区有人在执勤,也就是说有人在抓罚单,却无人处理罚单。锡山区交通局的大楼高高耸立着,大门紧紧关闭着,因为是周末,连个人影也看不到。运管处违章处理中心就在大门口,不但是铁将军把门,还狠狠地加了几道防盗门,门上还有监控。我们吃了个闭门羹,没办法,只好等到周一。想着大不了罚点钱,化钱消灾,而且化钱买教训,也很值得。这样想着,我们就买了张地图,逛起了无锡来。碰巧来到了市中心的南禅寺,虽然我们不是信男善女,但碰到寺庙还是想着去上上高香,保保平安。以南禅寺为中心,这儿有一个集休闲、娱乐、餐饮为一体的市民广场。粗粗逛了一圈,有经营花鸟虫鱼的,有经营美点美食的,有经营古玩玉器的,有经营服饰首饰的,也有儿童娱乐城……总之,是应有尽有。天下着小雨,心情也不算太糟糕。夜暮降临了,肚子开始咕咕叫了,找家餐馆吃饭罢!想着既然来到了太湖边,就吃一吃太湖蟹吧,尽管现在不是吃蟹时节,但想着蟹的美味和太湖蟹的大名,想着要不虚此行,那就去吃大闸蟹吧。太豪华的大酒店不能去,一来我们消费不起,二来到了大酒店做出了的菜就没有了当地特色。太小的餐馆里边没有蟹,那我们就去找中等的。找了一家,很热情,听说我们要吃蟹,赶忙说现在不是吃蟹的时节,现在已经没有蟹了。哈哈,真是可爱之极,我们家乡的菜市场还有螃蟹卖呢!又找了一家什么蒸馆,想着这里应该有蟹吧,服务员很热情地迎了上来,为我们选定了餐桌,并赶忙摆好餐具,待我们问及有没有螃蟹,服务员没好气地说,没有!没有,那我们就到别家吧!服务员头也没抬,一只正在摆餐具的手赶忙收拾起餐具,转变之快,让我们目瞪口呆!服务员板着张脸,一言不发。又找了几家,还是没有。看来,这次和太湖蟹是没有缘份了。后来,我们找了家鼎鼎牛火锅。现在,火锅大行其道,各个城市什么重庆火锅、川味火锅都很盛行,在廊坊就吃了两顿火锅。


周一醒来,已经快八点了。我们先去南禅寺上了香,再吃早餐,又转到昨天看到的一家渔具店让他们看看我们的产品。下着雨,北风吹来,直灌领口,冻得直哆嗦。渔具店老板和伙计各自叼着一支烟,伙计是个五十多岁的老太婆。头一眼看上去就不是特别顺眼。再次打量渔具店,这实在不是一家中高档渔具店,店里的摆设乱七八糟,高档的渔杆基本没有,渔漂只有三、四元一支的,店内灯光昏暗,没有多余的椅子,没有热水。我们站在通道里,冷地发抖。我们的渔杆实在不宜在这样的店内销售。老板也并非是识货的角儿。当然,并不是说,他没有买我们的渔杆,他就一无是处了,就事论事而已。大哥还在磨蹭,我决计要走了,把我们的产品放在这样的店中销售,我们是在自毁前程。


我们决定先去处理正事。七拐八弯,又来到了锡山区运管处。询问了工作人员,他说要罚3000-10000万,至少3000。这可是远远超过了我们的设想范围,我们想着至少也不会超过2000。于是,我们分头进行。老公他们和工作人员磨嘴皮,而我则在车里打电话给我交通局的朋友,向他咨询一下这方面的情况,尽管江苏和浙江不一样,但大方向总还是一致的。朋友说,我们当地运管是没有人货混装这一条款的。他说,也许这是江苏的地方条例。不过,他说,万不能和经营挂上钩,否则就得罚上30000-100000万。我的天哪,抢劫吗?又说,运管罚款是没有低于1000的,所以他让我做好了心里准备。江苏这个地方人生地不熟的,连个说情的人也找不着。大哥的朋友说,要不就找只“黄牛”吧,但是连“黄牛”也找不到。边上有一大客车,超载2人,罚6000。还有一人最为冤枉,他开着自己的车,半路上有人挥手,他便停下来载上,结果此人乃运管卧底,他被钓鱼了,还上了钩,得罚30000-100000大洋。真是欲哭无泪,索性连车子也不要了罢。不过,实际上,这样的钓鱼属于引诱违法,是不得使用的行政行为,车主完全可以告运管处。不过,平头老百姓一个,既不懂这些,又无法告过运管,要不就自认倒霉,要不就耍无赖,还有什么法子呢?又看到一群前来处理的人们,大约是打了熟人电话,应该是交通局的工作人员,款也不罚了,事情就地解决。中饭时间到了,看到他们的车子又转了回来,不一会儿,交通局内出来一美女,载上一起用膳去了。


我内急,找厕所,没有。我就想着要进交通局,有保安把门。不过,小菜一碟了,我正眼也不瞧他,他拦住了我,问我干嘛,我说我到办公室。于是,进人。他们的交通局真是宏伟,比美国加州的州政府还辉煌,十几个楼层,装潢豪华。上完厕所,想着来气,打算找他们局领导评理,我也算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人了。看了看楼层示意图,局领导基本在10楼,我就坐上电梯往10楼走。所有的办公室都关着门,没有政务公开栏,没有张贴照片和姓名。不知道局长是啥模样,也不知道局长在哪个办公室,仅看到一个会议室的牌子和一个办公室的牌子。按照常规,局长办公室应该是NO.1,也就是1001房间,于是,我就使劲地敲门,半天无人应。又敲了其他的门,又半天无人应。整个大楼空无一人,奇怪,今天是周一呀!又下9楼、8楼,在8楼碰到一打扫卫生的阿姨,她倒是蛮客气的,她说你应该到7楼,找运管稽征室。还未等我找到,保安来了,虽说没有解押,但模样甚凶,不和他一般见识罢,我走人,还不行吗?


这样一来二往,就到了晌午,又铁将军把门。上午9时上班,11时30分下班,下午1时30分上班,不知是几点下班。老公说,那工作人员让我们以单位的名义写个证明,可以给优惠,至于优惠多少,我们就不知道了。没办法,饭也吃不下了,那就写吧。大哥和大嫂拿了些渔杆到其他地方去看看,也没有找到合适的经销商。倒是打了两次的士,化了40多元,而我们来的时候,打听过那个叫红梅市场的地方,不到10分钟就应该到了,无锡的出租出也欺生!


等到下午1时30分,该上班了。其中在办公室上网的女同志来开了门。处理我们事儿的那人未到,我们便问她,他几时能到,她连眼也不抬一个,没好气地说“不知道!”又问她是否可以处理此事,我们实在不能拖下去了,今天肯定是要回家了;她说3000,没得商量。那就再等等吧。2时,那人姗姗来迟,理了个发,心情不错,看样子今天还有点希望。老公把证明和廊坊国际展览中心的临时停车证递了进去。那人看了看,说念在你们装的确实属于自己的东西而且是初犯,那就罚1500吧!1500!我耳朵没有听错吧,真是谢天谢地!没有没有!老公说,是1500。我们想再少一些,那人就不耐烦了。1500就1500吧,好吧!那人递出了一张罚款证明,空白的,盖过章,让老公签字。老公嘀咕着,这怎么是空白的呢?按程序这样做是不合法的。那人说,赶紧签。想着行驶证在他手上,没办法,就签吧!而后,他又开了张交款单据,让我们到无锡市农村商业发展银行交款。交款途中,无论如何都找不到地图上指标的路,恰好看到了另一家支行,交了款。再回来拿罚款证明的时候,发现那人在罚款原因中写着:什么什么道路运输经营!总之,还是和经营挂上钩的,后来再想想,确实如此,如果未和经营挂钩,运管处就没有权力来罚款了。我们真是当了个冤大头,被人家无故扣证罚款,还得把脸笑得跟花儿一样跟他道谢。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实际上,运管是道路运输经营管理,我们自个儿的车,装自个儿的货,爱装啥装啥,他管得着么?然而,他偏偏就管着了,还罚了1500大洋!一个字,黑!


由南往北,除了江苏省有高速交警和运管联合在高速公路服务区执勤外,其他省份都没有见到过。一般而言,高速交警只会在高速入口和出口处做检查。所以,以后,再路过江苏的时候就得多个心眼了,看看有没有交警和运管在,要知道只要被逮住了,那无论如何也能找出理由来罚款的。真所谓,欲加之罪,何患无词?不过,按理,无锡在是个富裕的地方,按理经济越发达,对这种违章处理的罚款就越轻,为什么无锡就是例外呢?一般而言,在我们浙江,对外地车辆都是网开一面的,能不罚款的,就不罚款,能少罚款的,就尽量少罚款。而江苏呢,据我同学说,逮到一个罚一个,而且是往死里罚!真是天攘之别哪!而且,在我们浙江,20座以下的车辆,不管是黄牌还是蓝牌都属于一类车,收费要比二类车将近低一半,而浙江以外,8座以上的车辆都属于二类车。因此,此次的“买路钱”都比预算的超过了2/5之多。而且,就无锡的政务公开状况而言,远远比不上浙江。在我们浙江,所有的机关单位工作人员的照片都必须上墙,而且必须写着姓名。而在锡山区交通局内,连个照片的影儿都没有看到过。运管处违章处理中心倒是是照片挂着,但是下面没有姓名,甚至连工号也没有一个。若要投诉,投诉谁呢?更为可笑的是,角落里有一句标语,“请您喝水”,不过,饮水机是秃头的,上面压跟儿就没有水。还有一句标语,“微笑服务”,那位女同志的脸板得像凳子一样直,嘴上可以挂十个洋瓶。我暗自在想,或许她失恋了!


无锡是个好地方,工业发达,高楼耸立,环境优雅。不过,我总觉着,无锡这个地方的发展模式是贵族经济模式,也就是说他们的经济是以外资企业、合资企业来支撑的,民营企业相对欠发达。所以,他们就养成了官僚的工作作风。所以,他们培养的是经理人,而不是企业家。所以,他们发展的后劲远远比不上我们浙江的草根经济。所以,他们的老百姓最后是没有发言权的。所以……


或许,我的遭遇是片面的,但愿如此!


4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