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流 正文 第二十四章 全胜

无真子 收藏 6 1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2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23.html[/size][/URL] 其实这些左军将佐平日为非作歹,又有几人不是罪大恶极者?只是李明华考虑到以后还要用到这些军纪涣散的降卒,是以暂且留下这些将领人头,待回去对其公审后杀之,以达震慑目的! 左军白牛乡一路人马几日来被骑兵拖得疲惫不堪,领兵的左军家将皆也心知,若再如此被对方拖得十余日,不用大队来攻,拖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23.html


其实这些左军将佐平日为非作歹,又有几人不是罪大恶极者?只是李明华考虑到以后还要用到这些军纪涣散的降卒,是以暂且留下这些将领人头,待回去对其公审后杀之,以达震慑目的!

左军白牛乡一路人马几日来被骑兵拖得疲惫不堪,领兵的左军家将皆也心知,若再如此被对方拖得十余日,不用大队来攻,拖也得被这几百骑兵拖垮!待得到这边大败地讯息,将领心下大骇,急忙下令打道回府。

一众骑兵见左军要逃,却不肯就此放过。一路不分昼夜骚扰。

官兵归心似箭,却奈何强敌在侧,只得缓慢而行。倒好在义军主力接连两战,现在也极为疲惫,还要分兵押解俘虏,不能再行追赶。

骑兵沿途衔尾追击,一直追自城下方才罢手。

左军一路损兵折将,待退入城中,所剩却仅有半数。

左良玉闻听手下家将报来,勃然大怒,心中后悔当初为何小看了这本地的土匪,未派骑兵随行,才落得今日之败,当下便派出骑兵迎战,欲除胸中恶气。

义军骑兵营营长名叫方兴志,此时听探马来报,左军骑兵尽出,暗道不妙,心想:“对方骑兵倒不足为惧,只是若被他拖住,自己人少,敌不过他后面跟来的步兵,倒不如仗着川马能行小道,在山中与其周旋。

左军骑兵出城一路追击,道路越往后越是难行。义军所剩多为川马,速度虽不及官军,却善行崎岖山路,兼之耐力颇佳,官军追得一阵,见道路实在难行,也只得作罢!

方兴志领着骑兵并未远去,仗着探子灵活难缠,每每探得官军出城打食,倘若人数较少,便一举歼之,若人数众多,便沿途骚扰,搞得左良玉不胜其烦。

其实左良玉也未尝不想大军尽出,以报此兵败只恨,却奈何前有猛虎张献忠坐视,后有狐狼李明华窥探。

朝廷本早已数度催促解安庆之困,只是左良玉贪恋南阳富庶,不肯离去之故。如今留在此地已是如坐火盆一般难受,左良玉哪里还愿意停留,正准备着领命援救安庆事宜。

李明华等闻听左军将去,大喜!却不知若非横空杀出他二人,左良玉原该在此大败张献忠所部,甚至还有传说讲左良玉一箭射中张献忠眉心,幸得孙可望竭力救出,张献忠才保住性命。

左良玉加紧盘剥城内财货物资,待其离开时,距当初义军击退官兵之日已是月余!

李明华帅义军两战两胜后见左良玉退兵,也实不愿多生事端,遂将俘虏押解回营,与先前所俘左军一起公审罪大恶极地左军家将。

这些家将平日为非作歹,罪刑可谓罄竹难书!光是宣读罪行,就忙活了一上午,接着便是当着众俘虏开刀问斩。

被俘士卒虽平日多受这些家将欺辱,但如今唇亡齿寒,皆面露惊恐之色!待听张子雨宣布只问主犯,胁从不究时却是全身皆已湿透。

接下来便是整编训练,政治教育。只因这些投降左军皆为久经战阵之老兵,训练倒是用不着似以前般费力,主要也就是加强队列训练,以养成其服从意识,个把月下来,就基本可打散安插到部队了。

李明华这一月来却是忙晕了,若现在不乘左良玉离开间隙整合部队,等到张献忠缓过劲来,大家虽同称义军,却毫无无交情可言,更何况双方理念不同,根本走不到一块,到时即便能互不侵犯,小摩擦却在所难免,势必还得靠实力说话。

另外南阳义军虽几次巧胜官军,但硬碰硬地战阵厮杀今后却难免遇到。虽然义军通过政教工作,明白为何而战后,能凭借顽强意志获胜,但到时难免伤亡过大,如今也该当挑选些简单实用的武术传与士兵习练,以提高单兵技能才是。

太极拳虽精妙深奥,唯不能速成尔,倒是八卦拳中之迈步循圈很适合战阵中左右穿梭。李明华见战阵中多有被旁人路过顺手砍倒者,若能步履灵活,对敌之时,倒大可减少被旁人所伤几率。

李明华家学渊源,每每想得出奇制胜之简单招式,便在士卒中实践,上午授拳,到晚饭之前,便在战阵中检验,十数日下来,已是颇见成效。其中以八卦拳之步伐尤为突出,练习后与不用此法者对敌竟能减少三分之一的伤亡。

晚间,李明华随士卒一起用毕晚饭,又与一众军官讨论些训练心得,到回去之时,已致深夜。

李明华沿林边匆匆而过,行进间,隐隐觉得林中似有女子哭泣之声传来,心中李大感疑惑,暗道:“义军之中现下绝无女流,左近又无百姓,何来女子声音?”

李明华竖起耳朵循声找去,约莫向林中寻了百十来米,却见十来步外,一人身着军官服饰,脑后长发披肩,与男子大异,又见其双肩抽动,哭声想必自此而来!

见林中之人穿义军服饰,李明华倒放下心来,想道:“只要不是被掳来的百姓,自己军中就是有女扮男装者也不是什么大事,想是当日陕西流民中为活命混入义军者吧!看对方着军官服饰,倒该是个有几分本事的人。”

虽有些好奇,李明华也不愿多事,准备转身悄悄离去,方才跨出一步,只听头顶传来一阵扑……扑…..扑….地异响,一群野鸡被李明华惊得落荒而逃。

啼哭的女子听后面异声,大吃一惊,慌忙循声望去,遥遥看见树后转出一人,林中光线暗淡,也辨不清相貌,只知道对方也是着军官服饰。

李明华知道此时已不可能视作不见,便开口问道:“想家了吧!半夜跑到林中可不安全。”

那女子听出李明华声音,心中更加慌乱了,匆忙答道:“没…没有,将军怎么在此?”

李明华虽给手下授予职务,却不便自己封官,是以众义军除却起初那几百骑兵之外,都叫李明华将军。本来以大家意思是要叫什么王才好的,可李明华坚决不干。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