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为4000元卖掉初夜 用动物血扮处女卖淫[组图]

龙魂名将 收藏 2 3232
导读:女子自述为4000元卖掉初夜 用动物血扮处女卖淫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09_7_7_82979_9582979.jpg[/img] 阿燕对自己的经历感到难以启齿。深城记者陈以怀 摄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09_7_7_82980_9582980.jpg[/img] 阿燕说她对自己曾经的经历感到羞耻。头条记者陈以怀 摄 我的第一次,卖给了一个40多岁的男人,他给了4000

女子自述为4000元卖掉初夜 用动物血扮处女卖淫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阿燕对自己的经历感到难以启齿。深城记者陈以怀 摄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阿燕说她对自己曾经的经历感到羞耻。头条记者陈以怀 摄


我的第一次,卖给了一个40多岁的男人,他给了4000元,另加100元的车费。


真的很恶心,开始的时候,我都不想吃饭,总感觉动物的血还在体内。


戴着一副墨镜,背着两个小袋,一身素装的她,走在路上,几乎没人会想到她曾经假装处女卖淫半年。7月2日,当阿燕(化名)见到记者时,起初她显得忧心忡忡,手甚至在发抖。经过一阵交谈后,她才平静下来,向记者道出那半年的心路历程。


[自述]为4000元卖掉初夜


阿燕是广西人,今年21岁。6月25日,她从老家来到深圳。这是她第三次来广东。她告诉记者,前两次是为了打工挣钱,而这次则是为了找到控制她卖淫的男女,希望能通过媒体把他们送进警局,让他们受到法律制裁。


据她描述,2005年她随老乡来到东莞,在厚街一家玩具厂做流水线工人,月收入不足900元。“虽然收入不高,但我每个月都会寄钱给父母,支持上初中的弟弟。”阿燕说,直到2007年6月份,她想换个工资高点的工厂,便把原来的工作辞了。


“我记得很清楚,那时我整天都在厚街新塘村的一些工厂门口转悠,只要工厂门口贴有招聘信息,我都会上前查看。”阿燕说,有一天上午,她在一家工厂填完“录用员工表”后,准备回到住处等通知,突然被一名30岁左右的女子叫住,对方表示要交个朋友,随后就一直跟着她聊天,大约聊了一个多小时,留下了她的电话才离开。


“我们聊天的内容很广泛,谈到了人生和理想,还有家境。”阿燕说,起初,对方没提及任何关于卖淫的事情,称自己原来也在工厂打工,后来出来做生意,收入很可观。“我看她很真诚,而且在外面打工也需要朋友,便不再对她怀有戒心。”阿燕说,她后来得知对方叫阿香,但做啥生意,一直不清楚。


接下来等通知的几天时间,阿香每天给阿燕打电话,两人相约一起逛公园聊天,慢慢地开始熟络起来。


三天后,阿燕被另一家玩具厂聘用,从事流水线工作,月收入在1000元左右。


阿燕说,其后阿香还是经常与她保持联系。直到2007年底,阿香约她到其住处玩。那一次,彻底改变了她的命运。


“虽然那时收入多了一点点,但我还是不满意。”阿燕说,阿香声称可以帮她赚到很多钱,“她问我是否有谈男朋友,在得知我从未谈过恋爱后,脸上露出了笑容。”阿燕说,阿香让她去“卖处”,一次相当于她近半年的工资。


阿燕起初有些迟疑,但阿香劝她说现在很多女孩子婚前都有性行为,而女孩子卖掉“第一次”后,还有办法长期装处女赚钱。“我想多挣些钱,便答应了。”阿燕说,她和阿香谈好,每次卖淫所得的钱,都是她分三成,阿香分七成,“客户”由阿香介绍,她自己只到指定的地方即可。


“我的第一次,卖给了一个40多岁的男人,他给了4000元,另加100元的车费。”阿燕说,那次她只把100元车费留下,其他的钱都交给了阿香,阿香表示以后会一起结算。


[手法]用动物血假装处女


“自那以后,我每天几乎都要接二三个客人,每次的价格是1000至10000元不等。”阿燕说,每次都是由阿香介绍嫖客,她会到指定的酒店与陌生男人进行性交易。每次所得的钱,她都如数交给阿香,但阿香却从未给她分过钱。


阿燕说,这期间,她完全被阿香和另一个男人控制,直到2008年6月,她因为一直拿不到钱,又被对方找人殴打,才逃出被控制的地方。


阿燕回忆道,她每次去卖淫,都是以处女的身份出现。“如果是处女,价格会很高。”阿香和那个男人每天都会去市场买鸭子、鸽子等小动物回来,杀死后留下血,只要给她介绍到客人,谈好价钱后,便让她带着已吸有血的小海绵前往指定的酒店。


每次性交易前,她都会把吸了血的海绵放入下体,完事后,只要“客人”发现了血迹,以为她是处女,便会给出不菲的嫖资。



“真的很恶心,开始的时候,我都不想吃饭,总感觉动物的血还在体内。”阿燕说,但为了挣钱,她还是照做了。就这样,她假装处女卖淫时间长达半年之久。


“为了装处女,每次和别人性交易时,都没有采取安全措施。”阿燕说,她一直都很担心会染上性病,但为了钱,她不得不随着“客人”的意愿。


深圳市第二人民医院一位王姓医务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像阿燕这种情况,除了性交易过程中可能会传染性病外,还可能会因为动物血液传染一些疾病。王医生说,阿燕把动物血液放入体内,与自己的体液接触后,最容易发生疾病感染。


[调查]住处附近频见色情活动


阿燕说,她本以为出卖了自己,可以得到一些钱,没想到最后却是两手空空。她告诉记者,她这次来深圳,就是为了寻找原来控制她的阿香。


她没有直接到东莞,而是先到宝安区沙井,和原来打工时认识的老乡阿艳(化名)住在一起,慢慢寻找阿香的蛛丝马迹“沙井离东莞很近,来去也方便,又可以不让阿香发现。”阿燕说,她去过东莞原来租住的厚街附近,但没有见到阿香的身影。


而阿艳告诉记者,她几年前在东莞打工时与阿燕相识,但没过多久,阿燕便离开了工厂,自那以后大家基本没有联系。此次阿燕来找她,每天都很神秘,不知她在做些什么,只是经常发现她心神不定。


阿燕透露,她当时从事性交易的地点都很隐蔽,不会选择固定的地方,而负责组织卖淫的阿香等人,手上掌握着不少商人老板的联系方式,通常是直接打电话或者发信息透露有处女卖淫的资源。据记者了解,手机用户收到此类黄色淫秽信息早已不足为奇,去年东莞有关部门还下达过文件要求清理查处此类非法信息。


在厚街方家庄牌坊后面,厚街酒吧街对面的区域内,出租屋林立。据阿燕描述,当时她和阿香就住在附近。


厚街方家庄一便利店的老陈每天都会和附近形形色色的租客打交道,他觉得找处女消遣一事很无聊。但是老陈却肯定地向记者表示,“色情活动在这里并不是什么秘密,凌晨2点小店生意还可以,男男女女来吃个鸭脖子什么的。”


老陈透露,阿燕原来的住处确实有很多年轻男子不用上班,每天吃吃喝喝打麻将,跟年轻的女孩子住一起,晚出早归,当地人都称他们是少爷,实际不是拉皮条就是吃软饭的居多。


曾在某星级酒店做娱乐公关经理两年的蓓蕾(化名),现在厚街酒吧街某酒吧内上班。她告诉记者,在酒店上班的时候,她也会遇到一些客人消费时要她们做经理的找处女来陪侍“都是中年老板居多,说是找到了钱不是问题,实际上是不是处女谁知道啊”。蓓蕾自称没有操作过,但她听说过大概是怎么一回事“酒店当然不会提供这样的服务,据说有的经理知道客户有需要的话,能够代为联系”。


广东卓建律师事务所杨律师表示,如果阿燕所述属实,控制她的人的行为属于介绍卖淫,她可以向东莞警方报案,让不法分子受到法律制裁。杨律师说,虽然阿燕买淫是违法的,但如果她主动向公安机关自首,或会减轻或者免除法律制裁。


■疑点


她为何谎报姓名?


7月1日,一名自称吴姓的女子给本报打来电话,称自己曾被人控制在东莞厚街酒吧街附近的出租屋内假装处女卖淫。但是半年之后,对方一分钱没给她,还对她进行殴打。


“我只能和你在电话里聊,不能见面,更不能拍照。”她在电话里和记者交谈,称现在暂住宝安区沙井的朋友阿艳(化名)租住的房子里。


经过电话交流,她答应与记者见面。7月2日上午,记者与她在沙井汽车站附近见面。从她的身份证上看出,她叫阿燕(化名),姓唐,广西人,今年21岁。


“你为何要说自己姓吴?”记者问她。“毕竟我做这种事也难启齿,有些不好意思,只有随便说个姓了。”阿燕说,她把身份证出示给记者看,就是为了证实自己说的是真话。她说,现在不敢报警,因为知道自己的行为属于违法行为,怕受到法律的制裁。但是,她很痛恨曾控制她的人,希望把真相告诉媒体,引起警方的重视,把控制她的人绳之以法。



她有否报警求助?


阿燕说,去年6月3日,她因为拿不到一分钱与阿香发生争执,遭到对方殴打后,曾报警求助。当时她是以唐小姐的身份向110报警台报警,厚街警方接报后曾出警到现场处理。但阿燕由于害怕不敢重返现场,所以并未与现场警察有过接触,最后警方也没找到人。而她怕被阿香报复,不敢再报警,只有逃回老家。


7月3日,记者向厚街公安分局方面核实,希望查询阿燕所称报警求助是否属实,但由于事情发生在去年,而且缺少详细信息,并未查询成功。但有当地警员表示,如阿燕般以动物血液装处女卖淫的案例并不新鲜。至于东莞厚街警方是否曾经查处过类似案件,对方三缄其口,表示“无可奉告”。厚街警方表示,如果阿燕前往自首,将会由刑警队接手调查。


本版采写:头条记者 李朝红 黎明




5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