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勋 第十一卷 喜马拉雅 第三十五章节 春节攻势(二)

月亮下的船 收藏 19 61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461.html


“跳,跳,跳。”在跳伞长几乎粗鲁的推搡下,一名接着一名的‘海蛟’快跑两步,从机舱尾部打开的跳板式舱门处跃身而出,

一阵阵刺冷冻寒风骤然扑面而来,夜空甚是晴朗,到处都是黑沉沉的一片,由于在空中,高度每上升1000米,气温就下降6.5摄氏度,因此,即便地面上是炎炎夏日,高空中也是隆冬一般严寒,‘海蛟’们虽然穿着高空跳伞专用的跳伞防护作战服,

从6000米自由降落到1000米的开伞高度,仅需要3分钟不到的时间。由于在地心引力的作用下,随着高度的降低,空中的人体也会被加速拉向地面,这个时候,‘海蛟’需要留意戴在手腕上的高度表,因为高度表会根据气压的变化,来显示跳伞员所在的高度,如果指针飞速转动,那就意味着降落的速度越来越快。

所有人在跳出机舱的那一刻,都是保持身体俯卧,双手双脚向上弯曲的高空跳伞标准姿势,从地面上看来,这种姿势似乎有点像是蛙泳,但实际上没有这样的简单,在空中的时候,这些‘海蛟’们都不能随便做出过大的动作,否则整个人便会在空中翻滚起来,从而失去平衡姿势。从跳出机舱到降落伞拉开的这段时间内,所有人必须静静地保持这样的姿势,静静的享受黑夜的美丽,同时还需要保持和队友们的联系,这不是一种享受飞翔样的感觉。而是在战争中的一场生死攸关的跳伞。

高度越来越低,越来与低,苍茫一片的大地似乎迅速的迎面扑来,远处是大海,虽然夜幕中看不清,但能够真切的听得到海浪的阵阵涛声。高度依然在下坠中急速的降低。眼看着就是要到达地面了。“准备开伞!”耳麦里传来了命令声,所有人都抓紧了自己左肩头的开伞拉环。

砰,这是降落伞主伞打开的熟悉之声,随着降落伞打开的一瞬间,几乎每一个‘海蛟’都感受到了肩头骤然的拉升力。好了,谢天谢地,不用去手忙脚乱的打开副伞。

由于通常在开伞的那一刻,下坠速度为30-40米/每秒,即时速100多公里。所以这个时候,一旦打开伞,整个人便会在受到重力加速度的作用力,开伞瞬间,伞带对人体的肩部和腰部的拉力有时达到10个G,即体重的10倍。而且由于便于操控,高空低开必须是选用方形伞,这大大提升了人体在开伞瞬间的作用力,所以这是一种极为危险的跳伞。

夜幕下,一切都是那样的寂静,除了远处的城镇在黑暗中闪烁着点点迷离的灯火之外,到处都是那样的充满着安静,风呼呼的从耳边尖啸掠过,每一个人的氧气面罩下都起伏着沉重呼吸声,夜视仪的淡绿屏幕上,那一切都显得那样的充满清新。

地面上的先遣组打出的红外信号灯在草木丛中泛出点点的闪光,那便是空降场的所在地。好了,地面越来越接近了。夜幕中,这些飘荡着的蒲公英似乎并没有引起人们的注意。

而此时,现在雅加达在纳土纳群岛已经部署了第1海军陆战队部队,总部设在泗水海军基地的第1海军陆战队部队至少有一半以上的部队此时正位于在这个群岛之上。不过对于‘海蛟’们的到来,印尼海军陆战队员们显然并没有意识到,在他们的意识中,这是中国人的除夕之夜,似乎应该很是平静的,而不应该是一个战争降临的夜晚。

风轻轻的吹着,很难想象,这个海岛的夜晚会是充满着这样的重重杀机,当14亿中国人在电视机前收看着一年一度的春节联欢晚会之时,当‘中南半岛战区联合指挥部’、‘驻朝联合指挥部’、‘中国驻日联合指挥部’等数十万枕兵海外的官兵们向祖国人民拜年的时候,这群‘海蛟’们却誓言无声的悄然潜入了重兵布防的纳土纳群岛,拉开了南下之途的浩然序幕。

而这一夜的宁静或许是本身就是大战前的那种气氛的收紧罢了,当西贡城在一天前被汹涌而来的中国大军破城而降的时候,当西贡城外的守军被逐次围歼的时候,或许所有的一切都只是为这场即将到来的节日,而所献上的一份贺礼。

夜幕色的那一串串身影在飞奔着,带队的指挥员看了看表,现在是凌晨2点,按照计划,还有8个小时,作战才开始,而这8个小时,‘海蛟’们需要去做的事情却是很多。

夜色下的纳土纳岛上,四下一片死寂,似乎一切都被这片黑暗所悄然隐没在寂静之中。来自南中国海的那潮湿且充满着腥臭味的海风肆意的吹拂着,不时的还会传来阵阵的叫骂声,那是印尼军人粗野不堪的喊骂声,不过倒也没有太多的什么。

公路上,一队巡逻哨悠然吞吞的走过,带队的军官抽着烟,看着乌漆漆的天空。

而此时,路边的草丛中,一群幽灵正悄然无声的扑了过来,两名尖兵提着加装了灭声器的手枪、拉下着夜视仪,悄然扑了过来。

-噗噗-消焰弹出膛时,依稀的在沉寂的暗夜中发出一声声轻微的枪响。叼着烟的军官正晃晃悠悠的走着,却只觉得一丝带着温热的液体溅得自己满脸都是。

愕然着的军官,晃晃悠悠的转过头来,回首而看,身后背着无线电台的巡逻兵已经在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不知道哪里所飞来的枪弹给敲开了脑袋,人倒在地上一动不动,接着战术手电的光亮可以看到那猩红血液和着白花花的脑浆喷溅得到处都是,在灯光下泛出令人作呕的奇怪颜色。“妈的,有敌袭。”慌乱着的军官反应倒是不慢。

又是一发子弹破风而来,啪的一声打在一旁的另一名士兵的脑壳上,喷起的血雾在灯光下形成一阵血红。-砰-砰-砰-胡乱的枪声从印尼巡逻队的人群中炸响而出。所有人都在冲着四下里的黑幕深处匆忙的放着枪,哪管打到打不到躲在哪个角落里的敌人。

没有月色的夜晚,黑漆漆的一片中,什么也看不清,不断的有飞射的子弹带着嗖嗖的飞啸声,忽然从黑暗中打了过来,趴在地上动也不敢动下的印尼士兵们不断的被这接连而来的子弹所打倒。没有火光,那是因为使用的是消焰弹,而且对方肯定还有也是装置,只有轻微枪声,那么枪上一定装有消声器,该死,这是训练有素的特种部队。

“给我接通司令部,快!”慌乱之中,巡逻队长冲着一旁慌乱的下属们吼道。

可是通讯兵在刚遭到袭击的时候,就被打死了,子弹射进了他的脑袋里,将整个脑袋打成了稀巴烂。“把电台拿来,快点,给我电台。”趴在地上的军官连声的喊到。

噗,一个刚刚爬过去的印尼士兵还没有能够抓到电台,便是趴在那儿一动不动了,甚至他只来得及从喉咙间吐出一声浑浊的唉叹,便再也没有了任何声息。一枚从黑暗中射来的子弹,直接打断了这个可怜虫的脖子,血流得满地到处都是,失去生命的尸体软拉拉的趴在地上,一动不动。只有从可怕的脖颈伤口处流出的血依然汨汨的流通着。

“混蛋,再上去人,给我拿过来电台,否则我们都将死在这里。”至少这个时候,巡逻队长还没有失去理性,他知道如果无法和司令部取得联系,那什么都完蛋了。

两个士兵在他的敦促下,一前一后的爬起身来。“混蛋,压低点身子。敌人有狙击手。”几个军官们倒是知道这个时候的危险性,话还没落地,飞溅的血液喷射得正发出告警的军官满脸都是,一个跑在前面的士兵被夜幕中射出的子弹洞穿了他的眉间。满脸是血的尸体颓然跪倒。-扑通-一声栽倒在地,一动不动,黏糊糊的血液喷射得到处都是。

“注意狙击手,该死的,注意狙击手。”看着扑倒在地上的尸体,巡逻队长拼命的喊声到,但他却怎么也喊不出声,因为他感觉到一股冰冷的质硬堵塞了他的喉咙,怎么也让自己无法发出声来,那是什么玩意,僵硬的感觉将他的喉咙牢牢的堵塞住,任凭他怎么叫喊,却但却发不出任何的声音,倒是一股血箭从僵硬的脖颈处喷涌而出。

“该死,我中弹了。”低头而看的巡逻队满脸尽是惊恐之情,痛苦的颓然倒地,喉头间发出奇怪的咔咔声,血沫突突的流了出来。他的脖颈处整个的被子弹给打烂了,断裂的气管随着沉重的呼吸不断的泛出阵阵的暗红泡沫,生命随即从被子弹打断的喉管以及颈部大动脉处迅速的流逝。目光渐渐的黯淡下来,在这垂死的最后瞬间,他看到自己的部下一个接着一个被打倒,痛苦的尖叫声、哀嚎声、叫骂声似乎在耳边渐渐的迷离、远处。

“掩护,上,上,上!”一群幽灵样的‘海蛟’队员迅速的冲上来,端抵在肩头的枪不断的打出纷射的子弹,一群巡逻兵很快的便是被清理掉了,一个军官模样的‘海蛟’冲着身后扬扬手,更多的浑身上下披挂着各种装备、幽灵样的身影冲了出来,三两人为一组,端着枪相互据抢掩护着。这些鬼影样的‘海蛟’转眼又迅速的消失在夜色的暗黑之中。只留下满地的狼藉。而这对于纳土纳岛上的印尼人来说,才是噩梦的开始。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