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军 正文 040

翰峰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0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05.html[/size][/URL] 拐子在於除鞬和云当急切的注视中拿出银针,找准穴位一针针扎了下去。二十几根银针扎完后,怀玉的眼睛先动了一下。看了一下周围,突然直起身来,口中大叫着“还给我!还给我!”,双手十指大张,直抓向於除鞬腰间的“小寒”。 於除鞬一吓,赶紧摘下“小寒”递到怀玉手中。怀玉紧紧把剑抱在怀中,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05.html


拐子在於除鞬和云当急切的注视中拿出银针,找准穴位一针针扎了下去。二十几根银针扎完后,怀玉的眼睛先动了一下。看了一下周围,突然直起身来,口中大叫着“还给我!还给我!”,双手十指大张,直抓向於除鞬腰间的“小寒”。

於除鞬一吓,赶紧摘下“小寒”递到怀玉手中。怀玉紧紧把剑抱在怀中,一阵头晕目眩,往后便倒。

拐子见到此剑,如遭雷击,脑中一片空白,伸手便去抓怀玉手中的剑。於除鞬厉喝一声:“住手!你干什么?”,拐子清醒过来,恢复了本来木讷的神色,一言不发,走出帐外。

等在帐外的耿恭见拐子脚下发虚,忙上前扶住。拐子推开耿恭,自顾自走到远处,一屁股坐下,口中喃喃自语:“小寒…小寒…”。

耿恭听不见拐子在说些什么,刚想走到拐子身旁听清楚一些,却被云当叫住:“喂,你去问问他把人医好了吗?”。

耿恭听不懂她说什么,却认出了这是自己在酒泉见过的女扮男装的栾云,一时心头茫然,眼睛直直看着这个美貌的匈奴公主。

云当哪里还认得出眼前这个肮脏褴褛的奴隶是自己曾在酒泉城中有过一面之缘的耿恭,此刻见耿恭直直望着自己,神情甚是无礼。手中马鞭一扬,迎头抽向耿恭。耿恭把头一偏,马鞭从肩头滑过。云当更加来气,劈头盖脸朝耿恭一阵乱抽,耿恭左躲右闪,马鞭却始终连衣角都没挨着。

云当数十鞭抽出,把自己累得娇喘吁吁,却没有抽到耿恭一鞭,突然住手,看着耿恭,哈哈大笑起来。回头看见於除鞬站在帐口看着这一切,把马鞭丢给於除鞬说:“哥,你替我抽他。”。

於除鞬伸手接过马鞭,走到耿恭面前。问道:“你是汉人?叫什么名字?”。

耿恭赶紧将头低下,没有说话。於除鞬见他听不懂,又改用汉语问他,耿恭还是摇头不语。於除鞬不再理会他。走到拐子身旁,问了几句话。听得拐子答说病人已经无碍,只需静养。放心点了点头,拉着云当走进帐中。

数日后,耿恭和拐子随须卜居留回到营地。始终不知拐子所医的少女就是怀玉。


怀玉的身子慢慢好了起来,只是沉默寡言,常常一个人拿着“小寒”发呆。善良的云当不知该如何能让怀玉忘记不幸,总想拉着怀玉去骑马、射箭、采花、打猎……。开始怀玉总是摇头不语,也不前去。经不住云当生拉硬拽,渐渐的就像一个偶人一样被拉走,日子一天天过去,脸上终于也偶尔会对云当露出一丝微笑。可是每次当云当试图问起曾经一起在酒泉城中见过的耿恭时,怀玉禁不住心伤流泪,吓得云当不敢再有提及。

这天,云当找到於除鞬。劈头问道:“哥,大家都说你是匈奴最聪明的人,你能不能让一个没学过骑马的人很快学会骑马射箭呢?”。

於除鞬被问得有点不明所以,对妹妹说:“怎么了,咱们匈奴人自幼生在马背,长在马背,学不好骑马射箭,还算是匈奴人吗?”。

云当听他答非所问,一跺脚,轻轻抽了哥哥一马鞭。说道:“我教怀玉骑马打猎,只要马儿一跑快起来,她就老从马上摔下,更别提在马上拉弓射箭了,你有什么办法没有?”。

於除鞬明白过来,摇摇头说:“不熬过冬天,草原上的花儿不能开放,这可没什么轻松的办法。”。

云当说道:“我不管,你得想出办法来。对了,明天陪我去打猎。”。说完上马就走,把於除鞬留在原地发愣。

第二日,云当果然大早就来叫着於除鞬去打猎,於除鞬因为单于的病势渐轻,心情好了许多,也兴致勃勃跟着。


秋高马肥,晴空如洗,正是打猎的好季。怀玉已知於除鞬是救下自己的人,直视了於除鞬片刻。不知是在感谢他,还是在嫌他多事,不如就让自己死去,免得自己都不知该怎样活下去面对将来的日子。於除鞬冲怀玉微微一笑,笑容如同这秋日里的暖阳,怀玉的心头一阵暖意,嘴角竟也抿出一丝笑意。

云当见二人对视,一鞭抽在於除鞬的马股上,叫道:“昨天给你说的事忘了吗?想出办法来才许你看!”,於除鞬的马儿一惊,“哗啦啦……”飞驰起来。云当接着又是一鞭抽在怀玉的马股上,叫道:“今天好好练。”。怀玉所骑的马儿受惊刚跑出数十步,又将怀玉颠下马来。

於除鞬刚回马一箭射中一只惊逃的野兔,看见怀玉落马,连忙驱马赶到怀玉身旁。伸出手来,想拉怀玉上马。怀玉没有理会於除鞬的手,倔强的板着脸,重新上马。心浮气躁间,怎么也上不去,於除鞬跳下马来,用双手十指交叉,托住怀玉左足,怀玉一使劲翻身上了马。等怀玉跑出很远,於除鞬还在原地看着自己交叉的双手出神。

二天后,於除鞬送了一副马鞍过来。云当发现这副马鞍比平常的马鞍略有不同,两边各多吊着一块环状的皮子。於除鞬牵来一匹马,放上马鞍,左足穿进皮圈,右足一抬,轻轻松松跨上了马背。看得云当连连拍手叫好,高声大叫:“怀玉,快来!”。

怀玉不知出了什么大事,急急忙忙走到云当跟前。云当一把抓住她的手,叫道:“快来试试…快…”。

怀玉按云当所教,果然轻松上马。两足穿在皮圈中,飞马疾驰了几圈,感觉格外稳当。云当等她跑近时,递给怀玉弓箭。怀玉发现自己居然可以双手脱开马缰,稳稳一箭射出,箭身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远远插入草中。

云当大声欢叫,一把抱住於除鞬。说道:“哥,你是大匈奴最最聪明的人。这是什么好东西?我也要一个。”。於除鞬被她抱得有点喘不过气来,赶紧答应:“好,好,好,哥再做一个给你。”。云当放开他,歪头想想说:“我给它取个名吧,叫“马镫”,你说好不好。”。

於除鞬说:“好,就叫马镫。”。


本章后记:1 匈奴语中“居次”即汉语中的“公主”

2 马镫的出现大约应在南北朝时期。最早的马镫实物,发现于公元3世纪中叶到4世纪初的中国东北的鲜卑人活动的区域,出土地点在辽宁省西部与内蒙古赤峰相接的北票县。1965年,考古人员在北票县北燕贵族冯素弗墓中,出土了一对木芯长直柄包铜皮的马镫。这对马镫长24.5厘米,宽16.8厘米,是国际上现存时代最早的马镫实物。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