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抗战72周年民间抗战短篇小说《我爱中华我爱我的家乡》

水木四 收藏 12 710
导读:此短篇小说是我根据历史资料,还有当初亲历者叙述的记载,再根据自己的综合发挥而写成的。 一个盲人老汉左手挎着筐子,右手紧握着一根手杖,整条手杖锃亮如新,在阳光的照射下闪着耀眼的光芒。他走街穿巷地回收鸭毛,吆喝着:“收鸭毛咧!……收鸭毛……收鸭毛……边个有鸭毛快滴拿出来卖啰!”吆喝的调子高低起伏,旋律优美,错落有致,韵味悠长,声音婉转而有穿透力,响彻于大街小巷。 “盲佬!盲佬!”几个顽童在老汉的拍打着小手,欢跳着。更有一个顽童乘老汉不备,捡起地上的小石子往老汉的筐子里扔过去。但见老汉潇洒地微转身形,石

《我爱中华我爱我的家乡》这短篇小说是我根据历史资料,还有当初亲历者叙述的记载,再根据自己的综合发挥而写成的。纪念抗战72周年,便写就的。

正文内容:

一个盲人老汉左手挎着筐子,右手紧握着一根手杖,整条手杖锃亮如新,在阳光的照射下闪着耀眼的光芒。他走街穿巷地回收鸭毛,吆喝着:“收鸭毛咧!……收鸭毛……收鸭毛……边个有鸭毛快滴拿出来卖啰!”吆喝的调子高低起伏,旋律优美,错落有致,韵味悠长,声音婉转而有穿透力,响彻于大街小巷。

“盲佬!盲佬!”几个顽童在老汉的拍打着小手,欢跳着。更有一个顽童乘老汉不备,捡起地上的小石子往老汉的筐子里扔过去。但见老汉潇洒地微转身形,石子扔空。身手矫健的老汉却已在眨眼间窜到了扔石子的顽童前,手中的杖就要打下来,吓得顽童跌倒于地上。老汉只是在顽童的屁股上轻点了几下,说:“看你顽皮!以后可不许再这么顽皮了哟!”打得不重,顽童倒也没哭,只是不敢动,挨了几下,还以为会继续挨打下去,可是却一点感觉也没有了,当这个顽童睁开眼睛四望之时,却见老汉已经走远。吆喝声依旧:“收鸭毛!收鸭毛!”

“阿公,卖鸭毛!”有人在招呼老汉过去,老汉动作矫健地到了那人面前,称起鸭毛,用手提起鸭毛,估了估,说:“四两!”然后用称一称,在称杆上摸着星星点点,一笑,摆了摆称杆让那人看,那人点头:“好准啊!四两!”老汉便付了钱给那人。

“毅叔!”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老汉不由寻声扭头,但见一中年人推着一位坐在轮椅上的老人过来了。“老伙计,你还是这样的健朗啊!我知道你收鸭毛一定会经过这里的,便让儿子陪着我在这儿守候,这不,终于把你给等来了!”

老汉先是一愣,然后用手去摸坐在轮椅上的老人,眼泪止不住地流下来:“锋哥,你,你……”老人淡淡地一笑,说:“瘫痪了!双脚动不了!”老人说双脚瘫痪,老汉不由直视着其脚,问:“是不是因为五十余年被割伤发作所致?这五十余年来因伤每当天气骤变之时,你可没少受罪啊!唉!如果说五十年前我们的医疗环境再好点的话,许多受伤的弟兄就不会死了,而你这样的,也不用留下顽疾而受尽折磨了……”说到这,眼中的泪流了下来。

轮椅上的老人也无奈地叹了口气,说:“唉!是啊!当初医疗条件再好点的话,受伤的人也能救活更多了!”随之话锋一转,满怀歉意地说:“我将不久人世了,我以前械斗时打死你弟弟,毅,你要报仇现在还来得及,不然……”老人脸上露出了黯然神色。

盲老汉毅的脸扭曲了一下,大半个世纪之前,他的弟弟在械斗中被眼前的人所杀,他恨不得剥眼前之人的皮抽他的筋喝他的血,以祭亡弟,可经过一件轰轰烈烈的事后彼此不再有仇恨,有的是英雄相惜,可再听到弟弟他还是伤心。

毅痛苦地摇了摇头,说:“唉!事情都过去这么久了,不要再提了!何况我对你已经不再有仇恨了!我不是在弟弟的墓前为弟弟报仇了吗?我不是和你说过了吗?械斗时,大家各为本集体的利益而拼命,死伤再所难免,怨怨相报何时了!你在我弟墓前死过一回了,仇已算报了,你没有责任了!我和你没有仇是朋友!锋哥!”

最后一声呼唤锋哥暖进了老人的心窝,老人不由想到了五十年前大家同流血之后,他与毅来到毅弟弟坟前,以发代头来祭毅亡弟,从那时起,二人的关系便从仇人转化到了朋友。既然对毅的心愿已了,老人头朝上空,说:“在这段时间里,我经常见到五十余年前一起保卫家乡的同伴们,以及那些已经牺牲或者过世了的同伴,只要一闭开眼睛就看见他们飘浮在上方,在对着我笑,欢迎我的到来!我知命了,五十年前曾经一起战斗过的地方,我也去看过了,就差没见你最后一面了!现在这心愿也实现了!没什么好遗憾的啦!”

毅听后一呆,可是他什么也不说了,因为知道已经到了这个年龄有如风中残烛,不知几时会熄灭。“素娟她……”坐在轮椅上的老人眼眶中溢着泪。毅呆着了:“什么!她……”老人回答:“她去的很安详,说她见到彪明了!彪明在对她笑,来迎接她了!她去得很安详,很安详!”老汉仰天叹息:“她解脱了!她可以去找寻自己的幸福了!”泪流满面。

“毅,我想和你再喝一碗酒!干了这碗酒,了无遗憾!”老人说罢,其子已经倒满酒的碗双手捧向毅,毅与老人碗对碗,仰脖喝完,然后大笑。

“庆祝抗日战争五十周年!庆祝抗日战争五十周年!”广播声传出。毅听到这广播声叹了口气,自语:“一晃就是五十多年了!唉!”随之对坐在轮椅的老人锋,说:“我该走了!也该是时候去看看那五十多年来令我魂牵梦萦的地方了!”坐在轮椅上的老人锋最能了解这心情,说:“毅,你去吧!”毅走了,向着他该去的地方去了。

本文内容于 7/8/2009 8:49:44 PM 被水木四编辑

7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